合作导航

合作友链

零散完本 >

偷内裤的刺激

  这是一段真实的故事,在我刚满十八岁的那一年,我因缘际会的迷恋上了二十六岁的乾姐。没错是我妈认的乾女儿!之所以会迷恋上她,是因为有次去她家做客,吃完午餐很睏,于是就在她家客房午睡。

那天外面下着雨,我带着倦意,想开点窗户透透气,一打开窗户,就看见阳台上挂着几件衣服晾晒着,我好奇的凑近瞧,哇!两套黑色蕾丝边的性感内裤跟胸罩!没想到我那漂亮的乾姐会把这些内衣裤晾在这。

一定是雨天的关係,此时我的小弟弟已经慢慢的硬了起来了。这时门外传来脚步声,我赶紧跳上床装睡,果然是乾姐开门进来,看到我还在睡觉,然后就匆匆的收那些衣物。那天后,我就开始计画偷她的内裤与胸罩了。

终于有机会再去乾姐家做客,大人们都在客厅聊天,乾姐也在厨房忙着準备午餐,逮到机会了,我悄悄的溜进乾姐的卧房,进去她的更衣间,搜寻着每一个抽屉,终于在打开第二个抽屉时,一件件折叠整齐的内裤跟胸罩,琳琅满目的样式呈现眼前。

我兴奋的挑选着,每一件都是那么的性感,每一件我都好想偷走。不行会被发现的,于是我就选了一件那天阳台挂者的有蕾丝边的黑色内裤,我把她塞在我的内裤里小弟弟旁边,然后从容的走回厨房。

我站在乾姐背后跟她聊天,今天乾姐穿的是白色低领的紧身短T恤搭的黑色紧身短热裤,一双修长又雪白的美腿尽收眼前,我边看着她的背影,边将左手放在口袋里搓弄着小弟弟,眼睛盯着她两腿间最上面私处的地方,彷彿要看穿那层布料透视进去似的。

脑海幻想她从后面搞她的情境!!!就在我快忍不住的时候,乾姐却刚好回过头来,弯腰要拿东西,乾姐那 3 6 C 的乳沟尽收眼底!我的小弟弟不争气的就给它射了出来,噗滋噗滋的射了好多在内裤里。

我赶紧跑到厕所。好险,还没透到外裤,我脱下裤子,妈啊!内裤都溼了一大片,我拉开内裤,小弟弟此时已垂头丧气的投降了,而我那些千万子孙全部都躺在我刚偷来的乾姐的性感黑内裤里了。

我边用乾姐的内裤把残余在龟头的余孽擦拭乾净,边找洗衣粉想清理乾净,就在洗衣粉旁的脸盆,居然看到一些未洗的衣物,应该会有内裤或胸罩的,我像寻宝般的翻那堆衣物。

果然在最下面又翻到了一件又是黑色的内裤跟胸罩,呵呵!乾姐很闷骚喔,那么喜欢穿黑色的内裤喔!我拿起来,鼻子往私处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有一点点那里的味道,边闻脑子里又想着乾姐 3 6 C 的车头灯,浑圆而丰挺,我的小弟弟又站起来了。

年轻就是本钱,马上就又可以上战场了,于是我把那件沾满精液的内裤丢进那堆衣物,就用这件还留有余味的内裤,用摩擦乾姐私处的地方摩擦着我的龟头,跟那件没洗的胸罩搓弄我的蛋蛋,也许是兴奋过度,不到三分钟我又缴械了。

大量的精液一射!糟糕!全喷进那堆衣物里,我想停也止不住,就这样把上面几件衣服汙染了一大片。等我回神后,我心想,如果我帮她洗衣的话,一定会让乾姐起疑心,反正她一定是丢洗衣机洗,我只要把下面的翻上来,这几件沾到精液的藏到下面,应该不会被发现的。

于是我弄好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然后走出厕所,这时乾姐也作好饭菜了,招呼着大家吃饭呢!我那天一边吃饭一边暗爽着。

有了上次经验后,就更大胆了!每当我去乾姐家时,我一定会用她的内裤或胸罩帮我打一次手枪,但是去的时候都她家都有人在,根本没机会可以像第一次那样,近距离的打手枪,只能躲到厕所偷偷的来。

这次就想说碰碰运气,早一点去乾姐家,看是不是就只有乾姐一人,皇天不负苦心人,今天只有乾姐自己一个人顾家!趁乾姐在做饭时,偷偷走到乾姐的房间,躺在床上把乾姐的内裤套在自己的鸡巴上,正準备好好的发洩时。

却听到房门开起的声音。天啊!锉赛了!乾姐怎么会突然进来呢?正当我想将鸡巴上的内裤取下时,我们四目相望,只看见乾姐全身赤裸裸的,只裹着浴巾。

我非常地糗,恳求她不要大声不要告诉任何人,她先是愣住,然后露出邪恶的笑容说:「原来你有这种喜好阿,我不说可以,你以后都要听我的话,我只好答应。」

她满脸通红问我:「你喜欢我吗?」

我说:「 是。」

接着乾姐脱去她的浴巾,慢慢伏下身体,来用她高耸的乳房顶在我的胸膛,我闻着她的髮香,身体起了变化,我的鸡巴慢慢勃起顶在她的小腹漩涡处。

乾姐用手轻轻摩擦着我勃起的部分,慢慢的把小嘴靠向了我,我心里特别激动,因为要来真的了。我们激动的吻在一起,身体缠绕着倒在床上,我的手在她的身体上游走着,双手用力搓揉她高耸的乳房,用嘴吮吸着粉红的奶头,不停的用鸡巴隔着她的内裤撞击着她。

乾姐轻声呻吟着,双手抱着我的头,肥大的屁股不停的转动着,磨擦着我的鸡巴,我的手移到了她那丰硕的又肥又大的屁股,用力揉搓着那两扇柔软肥硕的臀面,她呻吟着转动者屁股迎合着我的侵蚀。

「啊……我喜欢你这样模我……我都是你的……别碰我那里……坏……啊啊阿阿…」

说完她把我仰面推倒,除去我鸡巴上的内裤,用手轻轻抚弄我的两个蛋蛋,嘴里套弄着勃起的的鸡巴,舌头舔着我得龟头和阴茎,渐渐由慢到快,她的嘴鼓鼓的,秀髮已经散乱,双颊通红,高耸的乳房晃动着,又肥又大的屁股一撅一挺,上下快速套动我得阴茎。

我快忍不住了,叫道:「姐,我……我要尿尿……」

乾姐不听我的哀告,继续快速套动,双手紧紧按住我不让我起身,我猛地往上一挺,精液全数喷进了她的嘴里,她大口嚥着,全部吞了下去,还细心替我舔净。

我接着说:「姐,我也替你服务。」

摸着乾姐她的乳房很柔软,在我的手指下变形着。粉红色的乳头早已挺立起来了,在我的吸吮下湿湿的。雪白色的肌肤,泛着比她发烧的脸上稍淡的红晕,看起来格外的粉嫩迷人啊。

虽然下面早已是洪水氾滥,我的右手还是在勤奋地挖掘着。手指在越来越湿滑的花瓣上和吐着淫靡热气的洞穴中穿梭着,呼应这节奏的,是乾姐越来越大声的喘息和呻吟,双手抓紧地毯。

没一会的时间乾姐终于达到高潮,全身都开始颤抖,同时疯狂摇头,嘴里不停地喊叫。


我实在是受不了,猛地用双手擡起乾姐白嫩的大腿,让她的屁股微微提起,让整个阴户完整的暴露在我的面前,然后挺着肉棒直直插进去。

乾姐紧凑的阴道被我的阴茎一点一点的挤开,红通通的龟头一点点的陷入,并迅速撑开阴唇,逕直刺入湿滑紧密的肉缝深处,直至阴茎整根尽没,乾姐被我粗大阴茎插入的嫩穴时,很快的就顶到乾姐的子宫里。

「真紧!好爽喔!」我快活的在乾姐身上挺身猛干,阴茎在他老婆的穴缝里急速的进出不止,条件反射般地夹紧了阴茎,与此同时,白皙臀肉也跟着紧夹了。

我的肉棒被乾姐的嫩穴这么一夹,舒服得浑身一抖,紧接着背脊一阵酸麻,过度的快感令我『噢』的叫了一声,同时将阴茎用力地往前一挺,顶到乾姐嫩穴里一股滚烫的精液,猛然射进了乾姐子宫深处。

========================================================

实在是太性奋了!我故意的让肉棒在乾姐的小穴里停留了一下才拔出,抽出的鸡巴还没有因此软掉,看着乾姐的嫩穴慢慢渗出我的子子孙孙身,我的慾望又被高高顶起,像火一般在燃烧自己,接着我又用手捞起乾姐的一条腿,将其擡起,曲压在她的胸前,这时湿润迷人的肉缝全部暴露在外。

一手扶着粗大的肉棒狠狠的插进又乾姐阴道内,大力抽插起来,粗挺火热的龟头每一下都粗暴地戳进她娇嫩的小穴深处,阴囊随着肉棒的大力抽插不停地撞击着她白嫩的屁股,发出「啪、啪、啪」的声音,我的阴茎与乾姐阴壁里嫩肉每磨擦一次,乾姐的娇躯就会抽搐一下。

而乾姐她每抽搐一下,小穴里也会紧夹一次,夹着我的龟头越来越舒服,我知道乾姐已经被我搞的只希望里面赶快塞满的巨棒。于是我更加像红了眼的野兽按着粗大的阴茎狠狠的插进了乾姐的阴道内。

一下把阴茎往外抽拔只剩龟头在乾姐的小穴口处,然后再用力地急速插入,次次都深入到她嫩穴里,每当阴茎一进一出,乾姐那小穴内鲜红的阴唇随着的阴茎抽插而淫蕩地翻出翻进,让乾姐忘情地娇躯不停地颤抖、小腿乱伸、肥臀猛扭。

经过一翻搅弄后我又再度恢复大起大落地抽送,只是抽送的速度更快力道更重;乾姐此时已经极尽疯狂……「啊…啊…啊…啊…啊…不行了…要出来了!」

那一瞬间乾姐解放了,阴道紧紧包住我的大肉棒已经达到最大程度,而祖辉也深知自己的能耐已经快到了极限……我又再疯狂抽送几下以后;大肉棒也爆发了,一股滚烫黏浊的精液射在乾姐的子宫深部。

后来我们洗了鸳鸯浴在浴室走廊上要搞了一次,乾姐才準我回家。那天之后每天都要去乾姐家报到,不然她要把我的糗事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