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导航

合作友链

零散完本 >

舰队collection——轮舞(露出play)

  【轮舞】

衆位舰娘最头疼的时候又到了。

太阳刚一下山,川内就开始闹腾。

「啊哈!我的时间终于到了!夜晚真是……」

「消音耳塞,蓝色品质,五金一件!消音耳塞,蓝色品质,五金一件!」

「真是的,提督你别捣乱啊!」川内转过身,狠狠的握着拳头,死盯着一直

尾行的天海。

「这是内部交流,不许说军队一律不得经商!」天海也盯着川内。

——準确的说是色眯眯的往领口看。

「啊啊啊啊……我是说你别跟着我了啊!」

「行啊,我上别处卖去。」天海坏笑着转身就走。

「夜战!夜战!夜战!」

「消音耳塞,蓝色品质,五金一件!消音耳塞,蓝色品质,五金一件!」


「啊咧?川内老大又要去夜战了麽?」

「哦,江风啊。」川内停下脚步,「今天我一个人去就行了。」

「喂!你丢下我的话我会无聊死的!」

「那我陪你玩啊?」

话音未落,江风脸上就被架了一副特大号黑框眼镜。

「提督?!你不是走了麽?!」川内脸上的肌肉稍微有点抽搐。

「而且你爲什麽总是给我戴这副碍事的眼镜啊?」江风在太阳穴旁摸了摸。

「因爲我想早点把泽风接回家。」天海道,「到时候我亲手给你俩写一横幅,

民风淳朴。」

「提督你不是做生意去了麽?」川内道。

「——耳塞全卖完了,谢谢你啊,帮我打广告。」天海擡起空空如也的双手。

「所以记得付我广告费哦,说好了。」

川内调皮的眨了眨眼,继续向海边走去。


「嗯……还好是一个人来,有些事情果然不能让她们知道。」

躲在海滩上的巨大礁石后,川内松了口气。

毕竟今天晚上要做的事是自己的秘密。

如果不这麽做的话,最近的压力会把自己逼疯。

卸下舰装,整齐的摆放在沙滩上。

接着是手套。

脱下靴子,把长短袜一口气拉到脚尖。

接下来……

川内的双手颤抖着。

然而她深吸了一口气。

解开腰带和围巾,一下把上衣脱下来,又让裙子落到脚下。

拉开裹胸布,之后弯腰,擡脚,脱下最后一片束缚。

今天的晚风有些冷。

被风轻轻抚摸过的皮肤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穿回双脚的舰装,川内轻轻迈进海水,匀速向前滑行着。

晚风还是轻抚着她的皮肤。

——很舒服。

解开所有束缚,在大海上自由行进。


跟平时不一样,有些凉嗖嗖的,不习惯。

——江风,抱歉。

你们的老大是个只有靠裸露才能释放压力的变态。

看到我这样,你们会是什麽表情。

好舒服。

如果被人看见,会彻底羞耻到死吧。

但是真的好舒服。

反正晚上也不会有人看见。

那索性更疯狂一点。

手指上传来的是开关的触感。

大腿上的探照灯提供了不少光源。

啊……

川内级一番舰,是个喜欢暴露的……


探照灯好像发现了什麽。

川内第一时间关灯躲到了灯塔背面。

双腿间感觉比其他地方更冷。

摸了一把,手上已经被粘腻覆盖。

「啊……我这麽淫蕩的样子,你是看到了还是没看到呢……」

另一只手已经按上了自己胸前。

被冷风一激,感觉比平时弹性更足。

浅褐色的乳头充血的有些发胀。

左手在胸前拨弄着,右手伸向下面,中指灵巧的拨开花瓣,轻巧的在一片湿

润中搅动。

一根手指显然不够让她满足。

无名指也加入了进去。

抽动,翻搅。

川内不是铃谷熊野,手指甲并没留长,也没涂指甲油。

在经常需要近身厮杀的夜战中,那些都是累赘。

带来的好处就是,太大的动作也不用担心弄伤自己。

虽说手指不够长,但也已经足够。

川内很难形容自己是什麽感觉。

不管心裏,手上还是裏面。

她自己都没想到会对那种滑嫩的感觉上瘾。

再然后——

川内全身的肌肉收紧了。

死死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叫出声。

右手已经找不到一寸干燥的地方。

喘息。

拼命保持双腿的平衡,川内才没让后背被灯塔的石头刮伤。

右手举到面前,看着那一片狼藉,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川内突然想把探照灯砸到自己脑袋上,然而想了想还是没有。

——回去吧。

不管回去是干什麽,就算是和神通或者那珂……

已经到了海滩。

双腿一软,川内扑通一声跪在水裏。

火热的身体被海水一激,差一点就抽筋。

放在礁石背侧的衣服不见了。

这一下可就让她慌了神。

从海滩到轻巡宿舍可不是很短的路途,而且路上几乎没有遮蔽物。

更何况大门还有人值班。

所以先在门附近的树下躲一躲。

到了树下,川内敏捷的躲进了阴影。

门口没有人。

不知道爲什麽,总之是没有人。

心裏窃喜的同时,她就準备沖出去。

然而她的脚突然悬空了。

树上伸下来一双手,抓住她裸露的上臂,一下就把她拽了上去。

刚一回头,一个男人就封住了她的嘴唇,舌头有点野蛮的挤了过来。

那股子烟酒混合的味道让川内确定这是谁了。

「提督?!你怎麽……」

刚跟天海分开,川内就差点叫出来。

「今天的值班人员……吹雪,丛云,绫波,时雨,岚,萩风……」

天海一脸淫笑。

川内哭笑不得。

这全是自己的老部下和经常夜战的战友。

「你这家伙……一定是故意的吧?」

「你终于学会先问是不是再问爲什麽了。」天海道,「放心……我把这儿的

人全调走了,就说替她们值班。」

「……我怎麽不知道你还有尾行的恶趣味。」

「就算你每天嘻嘻哈哈的去夜战,我也能看出你多痛苦。」

「爲什麽感觉你什麽都知道。」

「同病相怜吧。」天海道,「先从树上下去……我屁股都硌疼了,你还没穿

胖次。」

「你等等……」一个翻身从树上下去,川内好像发现了什麽,「难道……」

「对啊。」天海也跳了下来,右手上是一条纯棉内裤。

「真是受不了你……」

「别想就地躺下,我可没说跟你野战。」天海道,「我想的是先跟你聊聊。」

「你什麽时候这麽绅士了?」

「不是我绅士啊,是我这个一夜十三次的性能力太强,我怕万一动真格你被

干到失神嘛玩意儿都说不出。」

「爲什麽你脸皮能厚到这种地步?」

「我操,我怎麽不知道我这人还有脸皮呢?」


这场面非常的……难以形容。

除了脚上的舰装,川内一丝不挂。

至于天海,则是穿着最低限度的背心和长裤。

互相揽住对方的腰,少女的右手和男人左手十指相扣。

两人脚步协调一緻,在海面上跳着交谊舞。

月光相当明亮。

然而两个人在海面上的倒影被海浪打成了数十个碎片。

「原来你也会跳舞。」川内轻笑道。

「可不是只有你多才多艺。」天海道。

「嘛,倒也不坏。」

「想说的只有这些?」

「那你还想听什麽啊?」川内轻轻踩了一下天海的脚。

「我觉得你是在纠结。」天海道。

「哦?」

「前两天民船遇袭,半夜让你们出去,回来我就觉得你有点强顔欢笑的架势。」

天海道,「我刚才说过了……同病相怜。」

「你这个家伙……」川内深吸了口气,「要是能再婉转点就好了。」

「再婉转点?我不爱动脑子……」

「嘛,算了,这才是提督你。」川内道,「那天啊……看着那麽多人浮在水

上,有人呼救,有人哭泣,有人祈祷,还有人干脆就昏了过去……」

「然而我下了命令,攻击潜艇,不準救人。」

「当然了……我也明白,那些人不知道也不理解我们的存在,就算救了人,

他们又会被怎麽样……这谁也不知道。」川内眼神黯淡了一点,「让吹雪她们几

个恨我也好。当时她还很激动的问我爲什麽那麽冷血……大概现在她们还这麽觉

得。」

「被杀不太可能……也许是记忆消除……这年头的技术发展太快,那些家伙

到底掌握着些什麽我也不知道。这是黑衣人还是TLT……」天海道,「要不是

深海那帮家伙不吃常规武器,没準我们都是不被需要的。吹雪回头我去劝劝她,

毕竟是初始舰,脾气我还算摸得透……唉。」

「好了,也别这麽郁闷的歎气了。」川内的语调轻轻向上一扬,「夜~ 战,

来吗?」

「别在这儿了,回床上去。」天海道,「野战出汗太多,容易感冒。」

「可是提督,你们平常不是说笨蛋不会感冒的吗?」

「我可不是夜战笨蛋啊。」

「你就是夜♂战♀笨蛋~ 」

「我这夜战又不是你的夜战,再说别以爲作者给你台词裏加了俩符号我没发

现。」

「全都无所谓啦,今天晚上我可不会让你睡的。」

「明明是你会被我干得明天晚上都起不了床。」

两人走到岸边,天海从暗处找出川内的衣服。

川内仔细地看了看。

「……我的内衣呢?」

「我拿走当纪念了,你就真空着跟我回去吧,暴露play还没结束。」

说着,天海稍稍弯下腰,在川内脸颊上轻轻一舔。

而川内一偏头,毫不留情的咬住了他的耳朵。

「我操疼疼疼疼疼啊——」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