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导航

合作友链

零散完本 >

[玄幻]永恒国度之秘密花园(全集)-34

  
第十集 第五章 新武器
离开皇宫,布鲁直接前往可比庄院,七天后的中午,他顺利到达可比家——这一路过来,他担心丹羽半路杀截杀他,但看来是他担忧过头。
进入可比庄院,布鲁看见可比一家正在吃中餐,他跑进来捧住卡真的小脸吻了一口,卡兰和侬嫒羞怒地看着他轻薄十三岁的卡真也没有出言阻止,直到他放开卡真,侬嫒才怒叱道:「杂种,你是否想让我再次驱逐你?」
布鲁笑道:「亲亲侬嫒,你怎么舍得?你还迫不及待你想试验我的新武器……」
「什么新武器?」卡兰莫名其妙地问,她隐隐地了解布鲁所说的「武器」指什么。
侬嫒羞涩地看了一眼卡兰,道:「你自己问他,我懒得说。」
卡真起身给布鲁打饭,卡兰凑嘴到布鲁耳边,天真地道:「妈妈好像不恼你了耶!」
布鲁扭首轻吻她的嘴唇,笑道:「恼一阵就够我受了,还要恼我一辈子吗?」
卡兰舔舔嘴唇,羞道:「我说过,我以后不跟你……」
「你不想试试我的新武器吗?你妈妈可是超级想试的。」布鲁说着淫语,卡真走过来狠狠地把饭碗撞在饭桌,嗔道:「吃饭,干活!」
「卡真,你要试我的新武器吗?」布鲁诱惑道。
卡兰和侬嫒大怒,同声叱道:「杂种,你敢碰卡真,我绝不饶你!」
布鲁拿起饭碗,扒了一口饭,咕哝道:「卡真,你瞧瞧,你妈妈跟你姐姐多么自私,就她们可以跟我好,不准你跟我好哩!」
卡兰嗔叱道:「混蛋,卡真还小……你只能够当他的哥哥!」
「我操,那亲亲侬嫒岂不变成我的妈妈啦?」
「这关系真是乱七八糟!我吃饱了,你们慢慢争论吧!」
卡真放下碗筷,走了出去,布鲁看着卡兰和侬嫒,问道:「今晚我该去卡兰的房间还是去侬嫒的房间呢?」
「我不会再跟你……」卡兰重申道。
布鲁笑道:「好吧,就到侬嫒房间。」
卡兰恼嗔地瞪他一眼,放下碗筷,道:「我也吃饱了。」
饭桌只剩下侬嫒和布鲁,两人对视一阵,布鲁道:「亲亲侬嫒,我很想要卡真……」
侬嫒默默地夹了菜放进嘴里嚼着,许久,幽然叹道:「卡真迟早是你的,你不能多等两年吗?」
布鲁一听,心中惊喜,猛地扒了几口饭,道:「今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让你心甘情愿叫你的两个女儿来助阵!」
期待中,夜幕降临,布鲁洗尽一天的汗水,轻然走进侬嫒的木阁,看见侬嫒又像以前一样裸着身体背对门口,他兴奋的脱光刚穿上不久的衣服,爬上床侧楼住她丰满的娇躯,伸手一摸她的鸿沟,却是沟水满溢,猜她是想到他的到来就已经欲潮狂涌,他二话不说,扛起她的一只美腿,肉棒抵在她闭紧的肉缝,腰部向前突挺,巨棒消失在她的淫糜的花道,她轻声呻吟出来,回首看了看她,撒娇道:「人家都已经睡着了,又被你弄醒。」
「亲亲侬嫒,你真是厉害,睡着了也流爱液……」
「为何要拆穿人家的谎言?」侬嫒翻起来,坐到他的胯上,双手掐住他的脖子,道:「说,你对我撒过多少谎?以前说你被迫跟塔爱娃好,后来我又知道夫恩雨、雅聂芝、茨恩,最近又有丹羽和水月灵,除了我们母女,你到底还跟多少女人好过?」
布鲁最怕女人们问起这个问题,他尴尬地笑道:「亲亲侬嫒,别吃醋,如果你今晚能够把我打败,我发誓以后不碰别的女人……」
侬嫒像泄气的皮球伏在他的胸膛,幽怨地道:「你是在欺负我吗?我又不是淫荡的女人……唉,我早应该明白,要让你专一的对一个女人是不可能的,想想你的父亲就可以知道你的德性,你的父亲玩过的女人可能要比你多一百倍,现在获得你父亲的力量,也许以后你比他更猖狂,只是你别像他那么无情,他把很多女孩残酷的杀了,而那些女孩,很多都喜欢他。」
布鲁轻轻地耸动胯部,让肉棒在侬嫒的暖穴里滑动……
「侬嫒,虽然我得到水月灵,应该说是获得封印的力量,可是我仍然感觉不到任何力量。」
「哦?怎么会?」侬嫒惊抬首,凝视布鲁一会,又道:「真的一点力量也没有吗?」
布鲁举手玩弄着她丰满的乳房,道:「只是有时候,会想起一些东西,好像是爸爸和妈妈的记忆,我有时候感觉到妈妈的魔法力量充满全身,就是感觉不到爸爸的力量,不知道封印出了什么差错。」
「我早该想到,这是结界魔法中的时间结界,能够把一些记忆选择性地封存,埃菲的记忆可能就是如此封存的。所以你能够时不时地想起有关于她的魔法,但真要完全懂得她的魔法及获得她的力量,应该需要一些时间。我想,这也是为了你的安全起见,毕竟精灵族不容许你有力量,因此,你获得力量的事情,不能够让太多人知道。你要知道,即使你得到父母的全部力量,也不足以跟整个精灵族为敌。」
「我清楚这点,这关系到的生死,我怎么可能不懂得?不到万不得已,面对她们,我不会进行任何挣扎。妈妈的风系魔法我想起一些简单的,只是我一直没能够触及关于结界魔法那部分的记忆。」
「如果埃菲所用的是封存记忆的结界,关于她的魔法咒语的修炼方法总会慢慢地浮现在你的脑海,但你们狂布宗族的传承,我不懂得。听说能够继承淫兽鞭的子孙,才能够成为宗主。改天问问奇美,你有没有继承淫兽鞭,如果她说你没有,可能血咒已经被狂布宗族别的血脉继承,你永不可能获得你父亲的龙兽血咒!」
布鲁听得心情有些低落,侬嫒轻吻着他的嘴唇,胯部轻轻耸动,紧凑的阴道套磨着他巨大的肉棒,安慰道:「不要想那些,有没有力量,对你而言都没有多大的损失,你现在不是过得很好吗?同时跟很多女人保持秘密的性关系,连我们三母女都成了你的禁裔。难道你还想像你的父亲一样,要杀光所有的精灵吗?来,张开你恐怖的肉翼,让我体验一下你的新武器,我已经期待很久!如果你能够永远都对好,我可以不计较你跟任何女人,这次说的是真话,不会像上次一样言而无信。」
「可不可以再加多一个条件?」布鲁贪心地道。
侬嫒温柔地道:「说吧。」
布鲁淫意十足地道:「你帮忙我奸淫别的精灵女性!」
「别妄想!我只是不管你的淫事,不会帮助你奸淫别的精灵。如果你再敢提出这样的要求,别怪我又对你不客气!」
侬嫒醋劲十足地叱骂,布鲁轻拥着她的腰身,笑道:「床上不够空间,我们到前厅去吧,在那里我张开肉翼。」
「嗯,我们到前厅去!」
侬嫒兴奋地答应,双手环在他的脖子,阴部不舍得跟他的肉棒分离,让他边肏她边走往阁厅。
在厅里,他把她放到茶桌上,提着她的双腿,继续一阵狂插,她的小高潮来临,同时见得布鲁的肉翼渐渐地扩张,下体的肉棒也在膨胀,且那种被嫩滑的软肉锯刮磨的感觉越来越浓,偏偏他就是那种「传说中干死女人的带钩」的龟头上翘的阴茎,又偏偏他的肉脊生长在他的阴茎背上,使得每次的进出都强烈地刮磨阴阜隐秘处的阴蒂和阴道壁上沿,这真是要她的命,经二三十下抽插,她的小高潮变成大高潮,阴道的快感带动全身的快感神经,整个身心为之沸腾……
「啊啊啊!噢噢呃!杂种,我的阴户要被你胀裂啦,本来非常粗巨的肉棒,现在变得更粗巨,还生出肉齿锯,我要疯啦!呀呀咦,杂种,受不了,要被你肏死,我就要死了,就要死了,哦哦哦,好舒服,死了也愿意!」
侬嫒首次见识布鲁的新武器,兴奋得疯言疯语,娇体扭动中,她的红唇也变得苍白,淋漓的香汗渗满她娇美的脸蛋,嘴唇哆嗦着,眼睛迷冶地看着布鲁,身体软瘫如泥,对他的新武器没有任何的抵抗力……
「亲亲侬嫒,帮不帮我奸淫别的精灵?敢不答应我,就肏死你!」
「绝不帮你!肏死我,都不帮你!你是我一个人的……」
「我插!插插插!插烂你的美穴,肏死你这淫妇……」
「啊噢!小杂种,敢说我是淫妇,啊呀,我不行了,要晕……」
侬嫒感到阵阵晕眩冲激她的脑门,就在此时,门外响起卡兰的惊叱:「你是谁?纳命来!」
布鲁急忙回首,喊道:「卡兰,我是你亲亲布鲁哥哥……」
卡兰看见布鲁的脸庞,惊得顿住来势,不敢置信地道:「你的肉翼?像一个魔鬼……」
「卡兰,妈妈受不了魔鬼的折磨,快帮帮妈妈,妈妈受不了啦!要死在他的新武器之下。」侬嫒见卡兰进来,不顾一切地求救,如果现在进来的是卡真,估计她也会毫不犹豫地向卡真求救。
布鲁把肉棒抽出,转身向卡兰,淫笑道:「卡兰,快过来,让魔鬼之棒惩罚你的精灵小穴!」
卡兰看见变得更长巨粗的奇棒,惊得两眼瞪直,颤着声音道:「杂……杂种,这就是你的新武器?」
布鲁抱住她,轻易地解开她的睡衣,把她放到侬嫒的身旁,看着两母女的肉体,更令他兴奋无比,虽然卡兰和侬嫒长得不相像,然而她们的肉体和肉穴是有些相像的,都是难得一见的妙美玉体。
他提起她的双腿,头埋进她的双腿间,吻着她隆胀的毛穴,舔吮她细窄的阴缝,她的淫液迅速流出,躺在她母亲身旁轻轻地呻吟,问道:「妈妈,他长了那恶心的肉锯,会不会很痛?」
侬嫒娇息急急地道:「不……不会,他的肉齿很滑、很柔软、像我们女人的阴肉一般,不会伤害到我们柔嫩的阴道,反而能够增加一些神奇的磨擦,特别能够撩逗女人阴道上沿的敏感,很……很爽的,我……顶不住他的新武器,可能我们三母女……都顶不住……这要死的杂种,在外面乱搞女人!」
「妈妈,不能够让他在外面乱搞女人!啊!胀死我了!」
卡兰正跟侬嫒讨论,布鲁却弯张起她的双腿,奇特的锯棒使劲地推进她的细窄的阴道,她不像侬嫒那般久经性爱且已生育,未经多少次性爱的阴道,被巨棒突入,有种浓浓的胀痛感,像是下体又一次被他的肉棒撑裂,可是另一种舒爽的感受同时存在,让她又爱又怕,她转首过来看着布鲁,又侧脸过去面对母亲,呻吟道:「妈妈,除了跟水月灵、塔爱娃和丹羽,他还跟谁有关系?」
「多着,以后跟你慢慢说,我现在没有力气说话……你感觉如何?」
「很……很好的感觉,嗯噢,只是粗了一点点,以前都那么粗了……」
布鲁道:「现在只是比以前粗一点点而已,不过,这确实不好!我其实想短小些的,你们看,男性精灵那些细短的白白的阴茎看着才可爱,而且很多精灵儿的蜜穴都很小的,你们母女虽然不是很高大的精灵,缝儿也很小,可是你们的穴儿特肥,容纳性很强。要是遇到别的精灵,我怕她们容纳不了。唉,还是可爱的鸡巴比较好,精灵喜欢可爱的小鸡巴!」
侬嫒白了他一眼,羞怒地道:「我不要小鸡巴……」
「我想要他短小一些!」卡兰跟母亲持相反意见。
「那我收翼,恢复原状!」布鲁体谅地道。
「不要……」卡兰娇叫,羞道:「人家也想全程体验新武器,下次……再恢复原状……」
「难得卡兰亲亲说出这样的话,我要加倍努力!一定要让你们甘心把卡真叫来助阵,说什么还小,我插!」
布鲁想到卡真,肉棒更坚硬,扛着卡兰一双玉腿,在她胯间狂插不止,抽插百来下,卡兰高潮狂涌,爱液急流,歇斯底里地娇叫:「妈妈!他的新武器果然厉害,又粗又奇特,噢喔!噢喔!第一次让人家那么痛苦,第二次之后就让人家那么舒服,才几次就迷上和他做爱,妈妈,你不要再赶他离开。」
喘息过后的侬嫒,瘫痪地躺着,侧首看着女儿淫糜的状态,刺激得她下体淫液劲流,伸手抓女儿的乳房,淫荡地道:「卡兰,你的乳房比妈妈的还大……」
「妈妈,你好淫荡!我也要抓妈妈的乳房……」
「小妮子,你早抓过了,小时候你不是抓着我的乳房吃奶吗?」
「噢妈妈!噢喔!我要死了,他抽得太厉害,好像要射精啦!噢妈妈……」
卡兰兴奋得狠抓侬嫒的乳房,侬嫒痛叫抗议,可是她似乎听不到,闭着眼睛熟受布鲁最后的冲刺,在她的肌肉抽摔中,他把狂野的精液射进她的体内,她抓着侬嫒的乳房的手颤了几颤,从乳房滑手下来,整个人没了动静。
侬嫒侧身起来瞧了瞧,发觉女儿被布鲁插得昏眩过去。
布鲁抽出巨棒,把两母女挟抱在腰间,收起肉翼,抱她们进入寝室同躺于床上,吻了吻昏迷的卡兰,掉首过来和侬嫒相吻一阵,道:「卡兰还是嫩了些,果然是我的亲亲侬嫒厉害,还想不想要第二次?」
侬嫒怕怕地道:「明……明晚,我今晚已经虚脱,趁我还有没睡着,我和你说些事。」
「嗯。」布鲁玩弄着两母女的乳房,卡兰在此时醒转,呻吟一声,侧趴在他的身上,看着对面的母亲,有些不好意思,闭起双眼,悄悄地伸手握他的肉棒,发觉母亲的手也在他的肉棒上,她急忙缩手回来,怨道:「杂种,我和妈妈都被你害了,如果让人知道我们母女和你这样,我们会变得很惨。」
布鲁道:「以后还在我的面前说只给我一次吗?」
卡兰羞道:「说说都不行吗?又不是真的不给……」
布鲁得意地笑着,淫声道:「不行了,又硬了!」
说罢,他侧身向着卡兰,扛起卡兰的玉腿,肉棒当即送进她淫液充足的肉道,舒服地抽插一阵,忽地又转身把肉棒送入侬嫒的宝穴,叹道:「同时肏母女的小穴,真是超爽!」
侬嫒白眼一瞪,看见卡兰紧贴着他的背部摩擦,她贴紧他的胸膛,轻轻地闭起眼睛,感受着肉棒在她阴道里的磨刺,迷情地在他耳边道:「如果你狠得下心肠,你就要了卡真吧,我真的不管你和她的事情。」
卡兰听得一愣,微微抗议道:「妈妈,你别使坏,卡真还小,哪经得起他的巨棒的摧残?」
「经得起的,只要她愿意……」侬嫒在性爱中,什么话都不怕说。
卡兰气嘟嘟的看着侬嫒,布鲁忽然道:「我现在不需要去弗利莱牧场干活,下一站是往尤沙城堡,可你们也知道丹羽在那里等着,我能不能长期地待在可比庄院?」
侬嫒幽怨地道:「你想让整个精灵族知道我们跟你的事情吗?」
「可是我真的不知道去哪里……」
「到药殿去。」
「这是好主意。」
布鲁兴奋地对侬嫒母女展开新一轮的狂猛攻势……
第十集 第六章 药殿迷情
布鲁在可比庄院渡过疯狂的三天,虽然没有得到卡真的童贞,然而时常把卡真搂在怀里逗玩,也大大地满足他对卡真的占有欲。离开可比庄院,他没有回木屋,而是直接前往药殿,就现在而言,他觉得最安全的两个地方,当属可比庄院和精灵药殿。
一路上,他想着夫恩雨和茨茵的肉体,碰到穿裙的精灵女性,就开始修炼他的风系魔法——悄悄地起一阵风,把女性的裙子掀飞,听得女人们一声尖叫,他装作不知情的样子朝她们喊「什么事啊需要帮忙吗」,只是每个精灵女性都是紧掩着裙摆厌恶地瞪他一眼就离开了。
布鲁更是觉得母亲的魔法非常之有用,加倍地思索被母亲封存的记忆,但是效果极不明显,他现在所懂得的也只是把女人的裙子吹翻的「轻风」,然后看一下精灵女性花花绿绿的小内裤罢了。
「如果能够用风把女人的衣服撕碎,那该有多完美啊!」
心中念着淫语,布鲁在黄昏时分,踏入精灵药殿,看见很少穿裙子的奇美竟然穿着黛绿的纱裙走出来,他心中邪念又起,咒语也不念,手指悄悄地往她的裙子轻勾过去,一阵轻风自然地由地卷起,长裙随风掀飞,修长结实的美腿展露,他的眼睛直瞪瞪地朝她的私处看去,只看到浓浓的一丛金黄的卷毛——奇美竟然没穿内裤,这叫他大吃一惊,又见她慌张地把裙子压拉下去。
奇美看见布鲁淫眼看着自己的下体,怒叱道:「杂种,你看什么?」
布鲁走到她面前,指指自己顶胀的胯部,道:「奇美药士,怎么办?刚才不小心看到你的美腿,我的宝贝上火了!」
奇美啐道:「找茨茵去!」
布鲁凑嘴到她的耳边,细声道:「为何不叫我找夫恩雨?为何你没有穿内裤?难道精灵王在药殿?」
奇美退后一步,诧异地盯着他,道:「你怎么猜到精灵王在此?」
布鲁耸耸肩,道:「我靠近你的时候知道的,你的蜜穴散发男人精液的味道。想不到精灵王如此淫荡,为了方便,不准你穿内裤!奇美,我们找个角落,也让我爸爸给予我的肉棒插插你的美穴吧,我在很多方面可是继承爸爸的哦,你不想试试吗?」
奇美怒道:「我不会让你们两父子糟蹋,在你面前,我是你的长辈,你最好收起淫意。我给任何男人玩,就是不给你玩,你是他的儿子,如同……我的儿子!」
布鲁心中感动,看看四周没人,轻声问道:「奇美药士,我想知道,淫兽鞭是怎么样的?能不能够具体地跟我说说?因为只有你了解淫兽鞭……」
「回你屋去!」奇美率先走往布鲁的小屋,布鲁把门掩了,她转身道:「淫兽鞭,你不可能习得,但我可以跟你说说。淫兽鞭带着淫血传承,能够令阴茎变得暗红如黑血的颜色,而且闪烁着黑红的光芒。拥有淫兽鞭的男人,他们的阴茎能够变三种形态……」
「是不是阴茎上长肉锯?」布鲁急急地问道。
奇美狠瞪他一眼,道:「不是。从来没见过那种怪物……你父亲曾在我面前展现的三种形态,是指阴茎的尺寸变化。他原本的阴茎尺寸大概是二十七公分,你青出于蓝,比他胜出一点点,我猜大概有二十八公分多。但你的父亲,推动淫兽鞭的时候,可以把他的阴茎增长到三十三公分左右,粗壮无比,第二种形态最神奇,他能够最低限度地把阴茎缩短到十三公分左右,把他原本的尺寸缩短一半,而且粗壮度像常人那般。我曾经问过他,他说这是远祖为了和一些娇小的女孩做爱所形成的特殊淫术,随龙兽血咒传承。第三种形态,就是二十公分左右。如果加上他原来的尺寸,就是四种形态变化,然而我从来没见过他的阴茎生长出什么肉锯。你为何要如此问?」
布鲁笑笑,道:「我觉得既为淫兽鞭,当有其特别之处,比如像生刺啊什么之类,原来这么平常,只是尺寸变化……」
奇美啐道:「淫兽鞭真正的神奇之处并非尺寸变化,而是能够令女人发情……懒得跟你说。今晚你找茨茵去,我和夫恩雨要应付精灵王。」
「等等!」布鲁出言留住奇美,问道:「按我的尺寸,如果是淫兽鞭的话,能够让形态如何变化?」
奇美瞧了瞧他臌胀的裤裆,道:「我怎么知道?你虽然跟你父亲一个德性,但不一定跟他完全相同。」
「奇美药士受得住我父亲三十三公分时的形态吗?」
「我差点被他搞死,得了吧?我要走了!」
奇美开门出去,从她的语言中,布鲁知道高挑健美的奇美经得住父亲的任何形态,觉得淫兽鞭神奇无比,可是他为何没得到淫兽鞭呢?难道龙兽血咒已经被宗族的其他人继承了吗?
布鲁知道夫恩雨和奇美要陪精灵王,他也没有任何伤感,她们原本就是精灵王的禁裔,却被他偷偷地享用,加上一个雅聂芝,他给精灵王戴了两顶大大的绿帽——哈哈,值得找茨茵庆祝!
走出门来,布鲁直往夫恩雨的药间,见了夫恩雨,其时蜜菲蕊也在,见到他的时候,她的神情很不自在。
但布鲁清楚,经过上次救他的命,蜜菲蕊已经不需守夫恩雨和他的秘密,她也不必时刻提心吊胆,所以夫恩雨跟奇美所说的要把蜜菲蕊给他的话,也等于白说,心中未免失望。
「杂种,我们没有召唤你,为何跑到药殿?」
「夫恩雨大人,我不想去尤沙城堡。」
「这由不得你不想,尤沙家是你必须去的,难道那里也有人要杀你吗?」
「我只是暂时不想洗衣服,想给夫恩雨大人干些活,以报救命之恩!」
「也好,这几天有些活要做,你留下来帮忙,但我不能留你太久,否则尤沙家会找我闹……」
「那晚上……」
布鲁不避蜜菲蕊在场,直接问夫恩雨,蜜菲蕊红着脸看了一眼他,道:「夫恩雨大人,我先出去一会。」
「蜜菲蕊,你不需要出去,这事你又不是不知道。杂种,精灵王昨天来找我,至少会呆过今晚,克卢森亲王也在药殿,你别乱来。」
布鲁惊道:「夫恩雨大人跟克卢森亲王也有一腿吗?」
夫恩雨笑骂道:「去!我有那么淫荡吗?克卢森是陪他的正妻席琳•托姆拉来治病的,我除了跟精灵王,就跟你杂种有一腿,想不到我夫恩雨同时跟精灵族最高贵的男人和精灵族最低贱的男人偷情,唉,上辈子欠了你!」
布鲁想起在亲王俯所闻,问道:「夫恩雨大人,席琳夫人什么病啊?」
夫恩雨道:「医者必须有点医德,别人的病哪能够随便跟你说?」
「看来这病很难治!」布鲁感叹道。
「没得治!」夫恩雨说着,站起身,朝布鲁挤了挤眼,道:「你跟蜜菲蕊在这里干活,她会安排你,我到雅草那边看看她的药配得如何。首先声明,今晚别找茨茵,如果被精灵王和克卢森亲王发觉,你会死得很惨!」
布鲁看着夫恩雨离开,掉头看蜜菲蕊,却见低首浮红,可爱而娇美,不由得走过去问道:「蜜菲蕊药士,我该做些什么?」
「嗯……做……做什么!你帮忙把药材分类摆好……」蜜菲蕊语无伦次地道,她和布鲁相识也有好几年,一直相处得很自然,自从上次撞见他和夫恩雨的好事,她的生活失去以前的平静,每次面对他,让她感到无所适从,何况救他的时候,她和羽轻如赤裸地躺在他的身边,他醒得又比她们早,什么都被他看光了!
后来她从茨茵的口中得知自己昏迷的时候,不但被她吻遍私处,还差些被他毁掉贞操,她更加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如果要惩罚他的话,那是不可能的,要知道因为他的事情,药殿跟他一条船上,只要船翻,谁都别想逃过精灵的惩罚,所以他与药殿的事情、及他与可比家的淫事,她们都必须保密。
布鲁依言做事,当蜜菲蕊渐渐放松警戒,他悄悄地从她背后把她搂抱住,她惊然回首,开始挣扎,他轻声道:「蜜菲蕊药士,只要你告诉我席琳夫人得什么病,我就放开你。」
「我不能够说……呀!杂种,拿开你的脏手……」
布鲁见她不从,他的手按在她的胸部,她羞得猛拍他的手,却不敢真的打他,慌乱之际,娇声说道:「席琳夫人的病不知道如何命名,只知道她每次发作,会狂跳脱衣舞,性欲旺盛,需要满足之后才安静,可是那个时候的她,没有任何男人能够满足,因此长久以来都是用药物压制。她基本每三个月要发作一次,但是最近缺药,她常发作,所以克卢森带她过来,催促我们赶制成药,这个药大概明天能够完成。你放开手啦,我已经说了。」
「谢谢!」布鲁放开她,在她转身之际,他抱住她的脸,给了她一记长吻,她红着脸傻傻地看他,眼泪了流出来。
布鲁感到事态严重,急忙擦拭她的眼泪,安慰道:「别哭,你不喜欢,我不逗你。瞧你三四十岁了,还像十四五岁的小女孩一样爱哭。」
谁知他越是叫她别哭,她却由流泪变低泣,他害怕被人撞见,急忙道:「蜜菲蕊药士,你别哭啦,别人看见,以为我欺负你。算我错了,我向你认错,以后在你面前一定乖。」
蜜菲蕊举手上来拭了拭眼泪,可怜兮兮地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布鲁点点头,道:「只要你不哭……」
「嗯,我不哭。若不是你,我很少哭……」
布鲁笑笑,继续干活,好一会,他道:「什么时候,你会因我笑?」
蜜菲蕊一愣,无语地低头做事。
晚上,布鲁乖乖躺在木屋,听得外面响动,起床往外看,却见茨茵轻手轻脚地走出药殿,他猜测她是去会马多,无语地躺回床上,不多久就睡过去了。
翌日,进入夫恩雨药间,只见蜜菲蕊,他这次没有挑逗她,默默地跟她一起干活,直到中午时分,夫恩雨和奇美进来,看见他们两个静静的各尽其职,夫恩雨笑笑,道:「奇美,看来他也不像你说的那么淫邪,你瞧瞧,就他和蜜菲蕊的时候,他也没有碰她。」
布鲁抬起首,道:「夫恩雨大人,精灵王和克卢森亲王离开了吗?」
「嗯,都离开了。」夫恩雨随口应道。
布鲁兴奋地道:「今晚我又可以给夫恩雨大人洗脚啦!」
夫恩雨道:「我可不想今晚跟你搞事,不知道为何,现在不喜欢在跟别的男人做事之后,立即跟你做,觉得有些对不起你……而且今晚你也没有机会。克卢森亲王走前让我通知你一声,如果在药殿你没事做,就到亲王俯。」
布鲁问道:「王俯有什么活让我做?」
夫恩雨道:「克卢森的大孙女基幽爱要出嫁,格花容色的大女儿姆依也要出嫁,应该需要你帮忙。」
布鲁惊道:「她们要同时出嫁?我怎么一点消息都没听到?要嫁给谁?」
「听说一起嫁到尤沙家。」
「哇,索列夫一次娶两个吗?而且都是比他大十岁的……」
「不是索列夫娶两个,姆依嫁给马多,索列夫娶基幽爱。」
「也算门当户对,马多那小子真他妈的艳福不浅!」
「你的艳福难道比她们差吗?侬嫒、卡兰、雅聂芝以及我,哪个比她们差?」
夫恩雨笑骂着,走到布鲁面前,伸手进他的裤裆,握住他坚硬的肉棒,若无其事地道:「离中午饭还有些时间,你到雅草药间去吧,我说过,忽然不想在这种时候跟你做爱。雅草不管你跟茨茵的事情,你可以随意在那边发挥。只是你别惹雅草,别以为她是我的手下,可是我管不了她。在精灵药殿,我和蜜菲蕊的战斗魔法都很弱,可雅草的战斗魔法很强,她是药司,同时也是超强的魔法斗士,茨茵则是不弱的武道精灵,至于羽轻如嘛,虽然雅草表面不疼爱她,可是她从小随雅草修习土系魔法,是精灵族少数拥有土属性精灵之一,别看那小妮子很弱,发起狠来,辣得紧。十五岁的时候,失手把茨茵打得重伤,你最好别惹她们两师徒生气。」
布鲁惊道:「羽轻如有这么强吗?」
奇美插言道:「别被她的外表骗了,救你的时候,山特凯夫妇冲过来阻止,却不敢轻举妄动,不仅仅只是因为我的存在。雅草可是强悍的土系魔法和催眠魔法精灵,拥有土系属性的精灵,平常都很安静,只是羽轻如是个特例,那小东西活泼开朗,看似永远长不大,但是脑袋很好。」
「谢谢你们,我不惹她们。」
布鲁说罢,向雅草药间走去,他不会傻得惹雅草,可是羽轻如嘛,似乎不像她们说得那么可怕,某种意义上讲,他和她是一起长大的,因为他每年都会给药殿干很多活,而干活时候,他和她们是一起的,所以即使不怎么说话,也像是一起长大一样,总有些别样的情怀。
他想,也许这就是青梅竹马……
在药间,布鲁见只有茨茵和羽轻如,惊讶地问道:「雅草大人呢?」
羽轻如道:「她还在睡觉哩,这几天她很累。」
布鲁想起雅草也是催眠精灵,需要比常人更多的睡眠。
「我中午饭后就离开药殿,夫恩雨大人让我过来问问你们有什么活要我做。」
「快到中餐时间了,还做什么活?」茨茵回答一句,走出药间。
布鲁靠近羽轻如,小声道:「羽轻如小姐,你骗了我哦!」
羽轻如明眸眨眨,道:「我骗你什么?」
「夫恩雨说你在十五岁的时候就把茨茵打成重伤,为何上次跟我说你打不过她?」
羽轻如的小脸浮红,嗔道:「夫恩雨就爱打小报告!」
布鲁笑道:「你当时故意昏迷,是不是想跟我成好事?我终于知道你暗恋我很久……」
「才没有,我怎么可能暗恋你?」
「我觉得有可能,你十岁就进药殿,只跟我在一起,没接触过别的男孩,你不暗恋我,暗恋谁?」
羽轻如的脸蛋更红,抢白道:「我明知道你是杂种,怎么可能暗恋你?你这自大狂,不跟你说了。我知道夫恩雨大人叫你过来是找茨茵姐姐的,不打扰你们好事,省得又想把我迷昏。」
她羞羞地离开,茨茵刚巧进来,布鲁把她推到药桌上,扯掉她的裤子,在她的胯部摸索一阵,她的淫液迅速滋润阴户,他举巨棒从她屁股后面搠进她的肉道,在她的呻吟中,边插边道:「茨茵,你昨晚跟马多混得如何?」
「我在救你之后已经跟他断了关系,昨晚他找我,说他快要跟姆依结婚,想跟我最后一次,嗯啊!啊啊啊!杂种,你越来越强,和你之后,我对马多没有兴趣。昨晚我没跟他做,很早就回来了,你没有看见吗?」
「我睡得像头死猪,管你什么时候回头!」
「杂种,现在药殿的人都知道我跟你的事情,我也不怕了。我们药殿之人,永世不得结婚,除非舍弃药殿的身份。我们不好在外面随便找男人,因为药殿是神圣的。可是我不像雅草她们是处女,她们可以熬,我不可以,所以跟马多好上。我承认我是个闷骚的女人,喜爱性事,却很少得到性,因此曾偷偷的有过好些男人,他们都在战争中牺牲了。这二十年来,我守身如玉,直到跟马多好上。本来因为你的血统,很憎厌你,也很怕被你奸淫之事传出去,那样我将没有脸面活在精灵族,只是后来发觉夫恩雨都跟你好,接着又在秘室里被她们撞见,我放开了一切担忧,觉得你比我以前所有的男人都要好百倍,而且我守着你太多的秘密,如果不从心里把你当成我的男人,或者跟别的男人继续保持关系,我怕有一天会不小心泄露这些秘密。因为你的秘密,也是我们的秘密,泄露出去,对我们也是致命的。以后闷骚的茨茵,乖乖地做你的女人,好吗?」
布鲁没想到茨茵对他说出如此深情的话,感动得狂抽,双手拢着她的豪乳,呼喝道:「这是你说的,我可没有逼你!」
「嗯,我说的,可是你也要守着我们的秘密,我爱上和你做爱,不代表我爱上你,但可以承诺只跟你发生关系,不跟别的男人好。我也不求你对我有多好,只求你别总是把我想成婊子,我……没那么坏。」
布鲁忽然想起曼莎,茨茵的话提醒了他,曼莎虽然表现出很爱他的样子,但却不愿意跟马多断绝关系,相比之下,茨茵倒是干脆,只是仔细一想,曼莎曾深爱马多,要她跟马多断绝,显然比茨茵难许多。
曼莎的情毕竟比茨茵要纯洁和珍贵,或者茨茵根本没对马多动过情,也没对他布鲁动过情,只是为了找寻一个性伴侣罢了。
茨茵宽大的阴道仍然能够夹得他的肉棒紧紧,他抛开一切思绪,疯狂地享受她的肉体,直至把她弄得两三次高潮,他才有一点点射精的欲望,恰在此时,羽轻如跑了进来,看见他狂插着茨茵,她视若不见,只是冲着他们道:「你们完了没有?中餐都到了,夫恩雨和雅草大人在等你们吃饭。」
「羽轻如小姐,借你的处女阴道用用,我很快就会射精!」
「用蜜菲蕊的去,你上次不是往她那里狂插吗?」
羽轻如轻笑着离开,看不出她有任何的醋意,难道她不喜欢他?看着她曼妙轻巧的背影,布鲁心中一阵荡漾,精液狂喷……
第十集 第七章 双胞胎寡妇
五天后的清晨,布鲁进入王俯,管家安排他帮忙搬运重物,这些都是基幽爱的嫁妆,没想到卢克森不惜下重本嫁女儿,且嫁得突然,他估计索列夫也难以接受这突然,想想索列夫的三个情人,不知道索列夫该如何处理?
又一想,马兰黛这辈子别想成为索列夫的正妻,充其量她们也只能够做索列夫的侍妾,倒是她的弟弟比她幸运多,可以娶得格花容色的大女儿,虽然没有尤沙五姐妹的份量,却也算是精灵族中的权贵人物。
只是马多那小阴茎如何满足丰硕健壮的姆依•律以奇呢?他很有些怀疑……然而又想,姆依本是同性恋,为何愿意嫁给马多?难道马多真的那么有魅力,不但曼莎和茨茵先后投入他的怀抱,就连格花容色同性恋的女儿都愿意下嫁给他,哼哼,蜜芬会不会也变成他爱情的俘虏了?
布鲁晃了晃脑袋,把一个大箱举到肩上,心想爱情不是他玩的,那是精灵们才喜欢的游戏,他与爱情不相干,所以和那么多女人,也谈不上爱谁爱得死去活来,只是稍稍对某几个女人隐约地生出独占欲。
思索中,撞到某人,急忙定眼看去,却是一个从未谋面的纯美女孩,他连忙道歉:「对不起,我没有看到你,你没事吧?」
他左手托着木箱,伸出右手去拉那女孩的手,女孩凝视他的脸庞,忘了把手儿从他的巨手里抽出,问道:「你……就是布鲁?」
「嗯,你认识我吗?我从来没有见过你?」
布鲁俯视她,这个纯美的金发精灵只有一百三十多公分,比诺特薇还要矮三四公分,如此娇小的精灵,他却一次都没有见过,不由得满心好奇。
他依稀记得精灵族有十来个娇小精灵儿,其中四个就在克卢森王俯,好比沙珠和沙珠的徒弟以及克卢森的媳妇,就是娇小的精灵,另外还有尤沙城堡的沁颜香以及诺特薇的母亲,这些是他比较熟悉的,至于他不怎么接触的,南部有两姐妹都是一百二十多公分的娇小精灵,精灵皇宫里有三个使女也是一百二三十多公分,其余几个娇小的精灵,都有一百四十多公分以上,他都有见过,就是没见过面前这个小精灵。
「你像你父亲一样强壮……」精灵儿感叹道。
布鲁惊道:「你见过我爸爸吗?」
精灵儿的眼睛闪现一丝痴迷的神色,朝布鲁绽放一定甜美的微笑,道:「我该走了,很久没出屋,今日姑婆让我过来送些礼物给基幽爱小姐,却撞见你。其实……我很早就想去看看你的,你生得比你父亲好看,只是仍然可以从你的面貌和眼睛看到他的痕迹,加上埃菲的血统,真是完美的血承。」
说罢,她偏开布鲁,迈开小腿走了。
布鲁觉得她友善,也不憎恨他的父亲,不由得喊道:「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精灵女孩蓦然回首,双眼惊讶地看着他,嘴唇抖动着,颤着声音道:「你……你叫我小妹妹?」
「嗯,你看起来很小……」
「你真的很像他……」女孩提起「他」,两颊桃红。
布鲁莫名其妙,再次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仙蒂•幻灵。」女孩转首匆然离去。
布鲁喃喃沉思道:「仙蒂•幻灵?难道她跟沙珠•幻灵是亲戚?为何我从来没有见过她呢?」
「杂种,动作如此之慢!」
基幽爱的冷叱响起,布鲁急忙仰首直走,看到前面的基幽爱,心想如此骚格霸道的女人,索列夫以后想出来跟女兵们玩性爱游戏是不可能了。
午休后,布鲁被管家安排到格花容色的小院,帮忙格花容色准备婚礼的工作,基本上,他负责的都是重杂之活,毕竟他是精灵族着名的「苦力」。
与南前院相比,他比较喜欢在东大院干活,因为他的住处在东大院,恰是安邦和格花容色的小院之间,安邦没有子女,因此院子里只有一幢阁楼,格花容色的小院却有三幢木阁,主阁为夫妻所住,另两幢木阁是后来陆续建的,本来是姆依和天依住一幢,可后来夫妻俩怕天依被姆依带坏,又让天依和他们夫妻一起住。
出了东大院内门,就是诺特薇的闺阁,这也是布鲁喜欢在东大院干活的原因之一。
想着今晚有机会跟诺特薇或者丹菡翻云覆雨,他满心狂热,干活也特别卖力。
可惜到了晚上,他彻底失望,因为安邦不出去风流,克卢森也走进诺特薇的阁楼,这真叫他想撞墙——拿鸡巴去撞。
好不容易睡醒,又被安排到南前院干活,整天呆在这里,终于把南前院的活做完,但夜晚已经来临,沐浴后,他累得爬上床就睡过去了。
翌日,他给格花容色干活的时候,意外地看见姆依与基幽爱一同出去,恍然明白为何姆依要跟着基幽爱嫁到尤沙城堡,趁没人注意的时候,把一直在呆呆地看他干活的天依扯到门背,胡吻她一阵,问起基幽爱和姆依的事,天依所说的,证明他所想的是事实,心中感叹不已。
——两家急着把女儿嫁出去的原因,也许正因为她们的不正常伦理,双双要把责任往外推,这样也是最好的掩饰方法,就像格花容色急急地把精灵族唯一的一对平民双胞胎女孩娶进家门一样,他们也叫马多和索列夫背这黑锅,叫这两个家伙有苦说不出,唉,索列夫跟马多成了难兄难弟,看来以后索列夫要玩女兵,基幽爱也不会管他。
但就表面上来看,马家和尤沙家沾了光彩:基幽爱和姆依都极为高贵。
所以在她们未真正进门之前,索列夫和马多应该会极度期待吧?
「杂种,杂种!你跑哪里偷懒了?」
外面传来呼唤,布鲁伸手进天依的裙子,隔着小内裤摸了她的小穴,就急急忙忙地冲出来,看见肥美的女人叉着腰瞪他,于是跑到她面前,道:「夫人找我吗?」
面前这个丰满无比的女人,正是艾米朗的双胞胎妻子之一,但他很难认得出谁是姐姐谁是妹妹。就他所知,芭英蕾•戴娜是姐姐,芭洛如•戴娜是妹妹,面前这个是芭英蕾呢还是芭洛如?
让他倍感奇怪的是,精灵族两对双胞胎,一对是平民,一对是公主,平民生得丰满,公主生得高挑,格花容色看上这对姐妹,可能因为她们丰满的体格,毕竟格花容色本身就是肥健的女人,所以她给儿子找媳妇,当也以她的眼光出发。
这对双胞胎精灵虽然没有格花容色那般肥胖,可也算是极度丰满,然而她们的脸蛋却很是秀美——格花容色绝不会给儿子讨两个丑陋的女人。
「跟我过来,我的门插坏了,你帮我量量,重新订做一个门插给我!」
布鲁跟在她的后面,看着她招摇的大屁股,肉棒迅速硬起来。
她穿着宽大的花裙,走路的时候,结实爆胀的屁股几乎破布而出。
在她走进大门之际,他撩起一阵风,把她的裙子吹得劲飞,她那丰满圆润的大腿和屁股爆现他的眼底,她惊叫着压拉住花裙,回首见他色迷迷地瞧着自己的屁股,她伸手过来把他一拖,他的身体离地飞起,竟被她的大力量丢进了房间,接着她掩上门,怒叱道:「杂种,你是否看了我的屁股?」
「夫人,我不是故意的,谁知道门前突然起风……」
「看了就是看了!不管是故意还是意外……」她怒叱着,一双桃花眼(这双眼睛生在她圆满娇俏的脸庞恰到好处)瞪着他,语气转变道:「我的屁股好看吗?」
布鲁不知道她问这话的背后意思是什么,但是她既然问起,他就必须回答,便道:「夫人的屁股很性感,圆润结实,肉光四射,就像……就像……啥呢?」
「像什么?快说!」
「夫人,我没读过什么书,找不到形容词,反正就是迷人啦!」
「起来吧!」女人似乎愿意放过他了,他急忙爬起,正要去看门插,谁料她又道:「杂种,脱掉你的裤子!」
布鲁大惊,道:「夫人,为……为何要我脱裤子?」
「你看了我的屁股,我也要看你的。」
「这不好吧?杂种的屁股不好看……」
「你脱不脱?如果你不脱,我就告诉我婆婆,说你非礼我!」
布鲁无奈,把裤子褪落,挺着一根巨棒立在她的面前,却见她目瞪口呆,他刚要提起裤子的时候,她走前一步,伸出肥嫩的手儿握住他的肉棒,惊叹道:「杂种,你是真男人!不像我家那个……唉,第一次这么近看男人的东西,也是第一次碰男人的家伙。」
光天白日之下,门又没有锁,布鲁怕被撞见,急忙拉起裤子穿上,边系裤子边问道:「夫人,你是艾米朗公子的妻子,为何说第一次呢?」
女人一惊,道:「我……我有说吗?我是说第一次看你的东西,是你听错了。今天我不为难你,因为你让我了结一个心愿。可惜妹妹跟婆婆出外购物……她也很想看吧?」
布鲁终于知道面前的女人是姐姐芭英蕾,她口中的心愿,应该是她得以零距离接触男人的阴茎,毕竟她们的丈夫是屁精,碰都没有碰过她们,致使她的性格也跟着有些变态,今日捉到机会,免不了要观看一下男人的家伙——杂种虽然低贱,仍然还是男人嘛。
「芭英蕾夫人,我该干活了!」
「嗯,杂种,今日之事,你不能够对别人说!」
「怎么会?我什么都给夫人看过,说出去多丢脸!我可还是处男耶……」
面对不知他底细的芭英蕾,布鲁不经意就说出经典口头禅。
「处男是悲哀的!」芭英蕾想到自己身为人妇,却还是处女,感触良深。
布鲁装出一付哀伤的样子,道:「我也知道处男很悲哀,可没有女孩看得上我,叫我如何不做处男?上次塔爱娃诬蔑我奸淫她的女儿,操,我至今还是悲哀的处男,怎么奸淫她女儿?幸好精灵王公正无私,还我清白!」
「清白有何用?」芭英蕾随口应了一句,走出门去。
布鲁看了看断掉的门插,想不明白如此结实的门插为何折断,百思不得其解中,他走出来选了一根木头,制作门插,但他故意拖延,直到傍晚时分,才制成新的门插,芭英蕾好心地给他一餐不错的晚饭。
之后他回到住处,躺睡一会,怀着别样的目的悄悄地摸到格花容色的小院,听得有压抑的吵闹声从艾米朗的阁楼传出,他轻手轻脚地走到门前远处躲起来,只见艾米朗赤裸地趴在桌子上,一个男使正使劲地肏他的屁眼……
布鲁只感晚饭都要呕出来,虽然他也想玩屁眼——可他只想玩女人的屁眼,叫他玩男人的屁眼,他宁愿阳萎也不干。
「以为锁门我就不能够进来?这次把门都踢坏,看你们两个肥婆如何把我关在门外?不准我带男人回家?有本事你们也带男人回家,我不管你们!噢啊,心肝,弄得我好爽,使劲。咱们不要理那两个肥婆,她们怕我妈妈,只能够在我面前吵吵,在外面屁都不敢放一个!」
「艾米朗,如果早知道你是这样的人,打死都不会嫁给你!叫我们两姐妹守活寡,你不想做男人,我们还想做女人。你说的,叫我们找男人,你别后悔!」
「随便,爱怎么找就怎么找,最好找帅一点的,我也喜欢。」
「姐姐,不要和他吵了,会被外面听见。门坏了,明天叫杂种造对新门……」
姐妹俩的声音消失了,只有艾米朗兴奋的淫叫在嚣张。
布鲁看见芭英蕾走出来把破门掩了,他急忙回转,却见诺特薇在屋里,他兴奋地抱住她,问道:「克卢森今晚不找你?」
「你去哪里了?」诺特薇不答反问。
「随便走走。」布鲁诚实地回答。
「亲王陪妮可瑞姐姐。我先回去,待会你到我阁楼,我……想死你了。」
布鲁把手伸进她的睡裙,摸到她没穿内裤,小小穴儿湿得一塌糊涂,他急忙褪下裤子,不理她的抗议,把巨棒顶进她细小紧窄的肉道,抽插着呼喝:「呼嘿!先插一阵,再到你床上去,我今晚要把你的小穴儿肏肿……」
「嗯呃!虽然长了些,但还是粗棒更舒服!这几晚亲王不会找我,穴儿肿了也不怕哩!杂种,我待会过去邀请丹菡姐姐到我房里睡,安邦不会反对的,你要怎么感谢我?」
布鲁阵阵狂插,闷喝道:「我用肉棒重重的、深深的感谢你……」
第十集 第八章 微型之家
在丹菡和诺特薇的肉体夹攻下,布鲁幸福地战斗半晚,把两女击得丢盔丢甲,丹菡竟然跟他说,她有一段时间没做爱了,安邦对她的肉体失去兴趣,不是她要求,很少碰她,而这段时间,她已经不再向安邦提出性的要求,安邦也把她当性冷淡看待——为何搞得她性冷淡,安邦心知肚明。
两女怕出事,半夜把他送走,布鲁直睡到天明,意外地被芭英蕾唤醒,他知道她是要他去修门,但却故弄玄虚地道:「你是芭英蕾夫人?谢谢你叫醒我,差点忘了今天在这里没饭吃,要赶紧出外面找活干。」
芭英蕾道:「今天你不用离开,我们的门坏了,你帮忙修门,下午或者明天再走。」
布鲁惊道:「昨天不是好好的吗?怎么今天坏了?」
芭英蕾道:「这个你不用管,反正是坏了,你去修好。」
「好的,我洗漱之后就过去。」
布鲁起床,见她盯着他的膨胀的内裤看,他佯装不知道,她也很快收回眼睛,转身出去了。
不久,布鲁来到艾米朗的两层阁楼前,正好艾米朗从里面走出,他笑道:「艾米朗公子,你早啊,我是来修门的。」
艾米朗瞧了瞧布鲁,道:「把新门造结实点。」
「嗯。」布鲁应着,开始拆除旧破的门叶,却见格花容色和天依进来,看了他一眼,格花容色叹息一声,道:「天依,我们走吧,真是没眼看!」
天依娇声道:「妈妈,我找两位嫂嫂玩,你先回去吧。」
格花容色不管天依,独自离开了。
天依站在布鲁身旁,道:「我以为你今天要离开呢,没想到你还在这里。哥,如果这里的门天天坏,你是不是也天天留在这里干活?」
布鲁笑道:「怎么可能天天的坏?」
天依撒娇道:「可是人家想天天看到你!」
布鲁语带双关地道:「那是要付出代价的。」
天依摇了摇小屁股,娇笑道:「我付得起……」
布鲁受不住诱惑,就想把她推到暗处乱搞,不料戴娜姐妹从外面回来,天依立即装出一付大小姐模样,命令道:「杂种,快干活,偷懒的话,本小姐可要打你!」
「天依小姐,杂种干活从来不偷懒!」布鲁也识时务地跟她对白。
「天依,你今天起得很早啊。」
「两位嫂嫂早!」天依朝戴娜姐妹问好,忽然朝布鲁道:「杂种,你知道如何识辨两位嫂嫂吗?」
布鲁亦感兴趣地道:「如何识辨?」
天依骄傲地道:「告诉你哦,我的两位嫂嫂长得一模一样,可是性格不同,芭英蕾嫂嫂比芭洛如嫂嫂凶很多。」
「哇,天依,小心我打你,竟敢说我的坏话?」芭英蕾笑骂。
布鲁注视芭洛如,发觉她的眼神果然比芭英蕾温柔许多,他道:「没有啦,我觉得芭英蕾夫人很有男子气概,像格花大人一样!」
芭英蕾骂道:「女人要什么男子气概?干你的活,多嘴!」
芭洛如道:「天依,我们上楼去吧!嫂嫂给你好吃的。」
「嗯。嫂嫂你们上去吧,我要回去找妈妈。」天依拒绝芭洛如的邀请,看着她们两姐妹进入二楼的寝室,她细声道:「哥,过些天我跟姐姐到尤沙城堡,到时候我去找你哦。」
「真的?」
「嗯。」
天依轻吻了他的嘴唇,羞喜地跑了。
布鲁完成工作之后,才埋怨自己干活能力太强,出了王俯,他可不知道该往哪里——按理说,他必须得去尤沙城堡,可是想到丹羽,他很犹豫,怎么办呢?
(只能够硬着头皮去找夫恩雨或者侬嫒……)
用过中餐,布鲁启程离开王俯,走没多远,后面传来甜美的呼唤:「杂种,等等,沙珠大人要你帮忙。」
布鲁回首,却见一个绿发娇小精灵跑过来,那小腿儿虽然短细,跑步的速度却非常快,他看到这经典的绿毛,认出她是沙珠的徒弟莹琪。
精灵族里,只有她是一头绿发,而她的师傅沙珠也是精灵族独一无二的红毛,当然,她们两个都是现今精灵族最矮小的,沙珠一百零八公分,她也只有一百零一十五公分。
「莹琪小姐,沙珠大人又要我做什么?不会又是叫我帮她搬石头吧?」
布鲁最怕沙珠唤他,因为沙珠很无聊,在她的小院里堆着许多巨大的石块,她久不久就叫他把石块来回地搬运,从这个位置到那个位置,却永远都不把石头搬出她的院子。
莹琪笑道:「好像是的,沙珠大家喜欢看你搬石头的辛苦样。」
「变态沙珠!」布鲁在心中咒咒一声,脸上却笑着,道:「好的,我跟你回去。」
布鲁随莹琪到达沙珠的小院,沙珠正坐到石头堆上,朝他道:「布尔的小杂种,锻炼你野性肌肉的机会又来了!」
「我的肌肉已经很结实,充满野性,沙珠大人,我在你这里干活都没饭吃,你能不能放我一回?这些石头搬来搬去,都不知道多少回!」布鲁哀求道。
沙珠微怒道:「杂种,你现在敢违抗我的命令?」
「不敢!」布鲁走到石堆前,默默地弯腰下去抱起百多公斤的巨石,随便抱到另一边放下,回头接着继续搬运,如此一阵,他汗水淋漓,沙珠见了,兴奋地道:「杂种,脱掉你的上衣,你瞧汗水把你的衣服湿透了。」
布鲁依言脱掉上衣,其实每次给沙珠搬石头,到了这种时候,沙珠都会命令他脱掉上衣,所以他一直觉得沙珠比格花容色还要变态,只是别人不知道罢了。
「哇,莹琪,你瞧瞧,以古珞蒙的肌肉也没有他这般充满野性,这全是我的功劳,是我把他锻炼成这样的!」
「沙珠大人,是他的血统问题……」
「我的功劳……」
「血统问题……」
两师徒不管布鲁,争执不休,这是常见现象,布鲁听而不闻。
「……莹琪,我是师傅,还是你是师傅?」
「你是师傅……」
「知道我是师傅就好,我说他野性的肌肉是因为我叫他搬石头,你却每次都跟我吵,难道你觉得你比我懂得多吗?」
「我没有沙珠大人懂得多,可是……可是布尔没有搬石头,也很强壮。」
「你怎么知道他没有搬石头?或者他小时候经常搬石头呢?狂布宗族的家伙个个强壮如野牛,就因为他们代代都是做苦力的,这点都不懂,还敢跟我争论。我沙珠遇过的男人比你多一百倍,你小处女一个,懂什么!一边去,我要看我锻炼出来的肌肉!杂种,摆个酷酷的姿势……」
布鲁只得双手举石,侧首向天,摆出一付英雄气概,苦笑道:「沙珠大人,你老要摆这种姿势,让我觉得很难堪。」
沙珠从石堆上飘跃下来,走到布鲁身旁,踮起脚儿伸出手去捏了捏他的胸肌,咯咯笑道:「哟嘻嘻,果然是你的肌肉最结实,我以前有过无数男人,他们的肌肉都没有你的结实。莹琪,你也来摸摸杂种的肌肉,在精灵族,没有别的男人的肌肉比他结实,看看这汗水,闪耀男人的力量!」
莹琪啐道:「沙珠大人,我讨厌四肢发达的家伙。」
沙珠不跟莹琪计较,依然仰脸儿朝布鲁笑道:「小杂种,将近一年没叫你搬石头了吧?你是不是以为我已经忘了?笑话,我怎么可能忘记呢!」
布鲁清楚沙珠有时候很爱自言自语,所以他也懒得回答她,只是哀求道:「沙珠大人,我很累的,你别让我摆这造型好吗?我这辈子最讨厌这个造型!」
沙珠失笑道:「可我最喜欢,想想布尔的小杂种被如此调教,让我心情大爽,像吃了兴奋剂一样,又像被强壮的男人把我推上高潮的巅峰,有一种别样的满足。」
布鲁低首看到沙珠隐约的乳沟,胯间发热,心念一转,脑中闪过一抹意念,默念那突然而来的咒语,悄无声息的细小风刃切断他的裤腰带,长裤和内裤一同掉落,粗长的肉棒昂立在胯前,同时听到三声娇呼,沙珠和安琪的眼睛定格在他的胯物,而他却看向另一边,只见屋角处站着一个惊愣的精灵儿,正是他前些天撞到的仙蒂•幻灵。
「杂种,穿上裤子!」莹琪惊叱。
布鲁丢开巨石,急忙提起裤子,怪叫道:「我的裤带全断了,怎么这么倒霉啊,内裤和外裤一齐坏掉,叫我怎么办?沙珠大人,都是你叫我搬石头害的,这次丢脸到家了,我还是纯洁的处男啊!被你们看光了!」
沙珠不理会布鲁的叫嚷,掉首叱道:「仙蒂,你怎么跑出来了?」
仙蒂红着脸儿走过来,道:「姑婆……」
「闭嘴!谁是你的姑婆?」沙珠的脾气突然上来,骂道:「回去,没事别出来坏我心情!」
仙蒂道:「我只是过来看看他……」
「以前为何不见你出来看他?」
「前些天我见过他……」
「原来如此,在他身上找到记忆?怪不得平白无事的跑出来!算了,爱看就看吧,看我如何训练他的肌肉。莹琪,你到他的住处找他的裤子过来,那里应该有一两套他的衣服存着。」
「我才不要拿他的脏衣裤……」莹琪拒绝道。
布鲁急忙道:「沙珠大人,我自己回去拿吧!」
「等等!」仙蒂阻止,道:「你提着裤子走路不方便,我去吧!」
「谢谢你,小妹妹!」布鲁由衷地道。
仙蒂盈盈一笑,道:「别叫我做小妹妹,我可以做你的妈妈了。」
「你做他儿子的妈妈吧,小骚包!」沙珠破口大骂,见仙蒂走了出去,她瞪着布鲁,怒道:「杂种,为何你的阴茎硬挺挺的?」
布鲁心中一慌,道:「我不知道,它自己硬的……」
「是不是想着跟我做爱?」沙珠大胆地问道。
布鲁道:「怎么可能?我从来不敢想……」
沙珠脸色大变,怒道:「杂种,为何不敢想?」
「沙珠大人如此尊贵……,如此娇小……」
本来沙珠听到前半语言,脸部绽笑,只是听了后面四个字,她的脸色变得可怕之极,飞身一个施踢就把布鲁庞大的身躯踢飞,然后踩落他的胸膛,骂道:「敢小视我!看我把你踩扁,没人敢在我面前说我娇小,我可是容纳百川的沙珠,你竟然敢蔑视我?踩……」
布鲁痛呼道:「沙珠大人,我没有蔑视你!」
「没有蒽视我?你明明说因为我娇小,所以连想都不想,这是对我最大的蔑视和侮辱。」
「我想操沙珠大人……」布鲁突然大喊,沙珠一听,当即跌坐在布鲁的胸膛,怔然凝视他好一会,忽然娇笑道:「莹琪,你听到没有,他说他想操我,看我的魅力也不输于那些高挑的精灵。不错,杂种的眼光最好。小杂种,如果你不是半精灵,我立即跟你做爱,叫你知道我沙珠才是最好的女人。」
莹琪走过来,叹道:「沙珠大人,你别老是这样,让人以为你是花痴。」
不料沙珠忽然道:「小杂种,你想操莹琪吗?」
布鲁看了看莹琪,点了点头,道:「想。」
沙珠站起身,道:「改天我让仙蒂破掉你的处男之身,她有义务教你某些东西。何况要把她从长久的思忆中解脱,也只有你这杂种能够办到。我真想看看,巨棒如何进入她的小穴……」
布鲁虽然知道沙珠说话一直很出格,可是从来没想到她出格得如此厉害,而且她说的话,有时候经常前后矛盾。
幸好仙蒂很快回转,布鲁穿上裤子,重新干活,沙珠依然坐在一旁,看着他。
仙蒂也坐她的身旁,她悄悄问道:「仙蒂,他们两父子的肉棒谁的粗长?」
仙蒂红着脸,道:「我怎么知道,姑婆——」
「小骚包,我要疯了!你将得到报应,叫你欲哭无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