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导航

合作友链

强奸轮奸 >

优酱的课后活动

  在课业压力与人际关係複杂化的高中生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宣洩方式。我不确定那些因为外貌阴柔就被人盯上的男孩子怎么想,对我来说,每天被急着喷发雄性费洛蒙的大男生欺负、瞧不起什么的,虽然很烦,但也不全是讨厌的事情。毕竟多亏了他们,我才认识到自己的另一面。

拜不断进步的科技所赐,发洩压力变成再简单不过的事情。我会在到校前绕进学校附近的公园,把装有香水、化妆品、便服与假髮的包包塞进故障的马桶水箱内,顺便更新交友软体上的个人资讯。

【<半小时限定!>PM6:30请到XX捷运站旁边的公园,餵优酱吃大家的臭鸡鸡♥】

放学后,我就在公园厕所里换装、上半妆,戴起黑色或咖啡色的假髮再接长一点,把自己打扮得像班上那些花枝招展的女生,然后赶往事先发布的地点。通常我会在半小时到一小时前抵达,这期间可以让我完成脸妆,决定是否改穿其它衣服上阵,时间允许的话再来挑个适当的小配件。比方说上个礼拜才从某位叔叔那儿收到的、写有「小公狗」的银项鍊。

我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女孩子。倒也不是什么複杂的心理因素,纯粹是觉得这样比较可爱。虽然这副模样在交友软体上常常被一些人针对,只要我在相簿中放一些肉棒或屁眼照,大部分的人都会闭嘴,有的人还会开始找我聊天。他们让我明白,就算是外表偏向女性的伪娘,只要性器官正确,根本没有问题。

今天是最简单的装扮之一──粉红色与白色款的半身式水手服、同套迷你裙、白色圆头女鞋、附小蝴蝶结的纯白过膝袜,再配一根猫尾巴造型的黑色肛塞。水手服与迷你裙都是便宜货,质地粗糙,弄髒也不心疼,如果没那么粗暴,大概可以洗两、三次才开始脱线与褪色。圆头鞋与过膝袜贵了些,但是我喜欢这双方便活动又算可爱的鞋子,袜子也是在合身舒适这点上付出不少代价。最后是肛塞,这个肛塞前端为粗三到四公分、逐渐加宽的串珠棒,棒身全长十公分;塞的时候只需要在前两颗珠珠上润滑油,自慰的时候才不会因为太滑不小心溜出体外,以免掉进马桶报销。

「哦……!」

看着小镜子里的自己从羞红着脸心跳不已,到满心期待凉滑珠子而加快呼吸,最后随着「啾咕!」一声迸出短鸣──肛门撑开之际,压抑的自我彷彿也跟着放鬆开来了。

滋噜噜噜──

第一颗珠子带来的解放感覆盖在后面五颗珠子之上,越来越大颗的珠珠没有因为尺寸差异卡住,它们走在两颗珠子润滑过的肉壁间,像是泥鳅般轻柔滑溜。曾几何时,我的肛门已经能够轻易吃下这串珠珠。用轻微酥麻着的肛门括约肌提紧第三还第四颗珠子、让整条串珠横越括约肌内外的同时,因为想到自己是为了什么目的扩肛而加倍害羞了。得意忘形的身体得到情不自禁地颤抖的惩罚,以及用肛门含住四公分粗的珠珠、轻盈甩动黑尾巴的奖赏。

时间还有十五分钟。我把打扮用的东西全部收一收,只留一面镜子立在卫生纸捲的盖子上,与镜中的自己一同展开暖身用的自慰。这座公园的男厕地板算是乾净,没有可以让我快速进入状况的尿骚味,事前自慰因此格外重要。

「哦……!嗯……!」

看着眼神像女人般妩媚的自己,探入水手服下的手轻轻推弄乳头,从迷你裙下触摸阴茎的手也缓慢滑动着。双手的运动配合肛门提紧、放鬆、提紧、放鬆……不一会儿,乳头就变硬了,肉棒也勃起成和中指差不多大。

我的肉棒……小小的,色泽很淡,包茎,想被人疼爱的日子会故意不尿乾净,让覆着包皮的龟头充满尿骚味。要是在这种相对乾净的厕所里等人,我就可以用指腹轻压湿冷的包皮口,再吸嗅沾上尿骚味的手指;一边闻我的气味,一边套弄勃起也没多大的包茎肉棒。

滋噜、滋噜。

「嘶、嘶嘶……」

滋啾、滋噜。

「呼呜……!」

尿骚味是很具侵略性的味道,特别是在充满这股刺鼻臭味的厕所里享受过大家的肉棒后,往后只要深嗅几口就能让身体发热。从换上女装开始就蠢蠢欲动的阴茎,也在正式套弄时轻易挤压出淫水声。

才弄几分钟,湿臭的包茎口就涌现一阵晶莹的淫液。虽然还想继续玩弄,不过我不是那么地持久……必须避免自个儿提前射精的事情发生。

令人坐立难安、肛门持续不断运动着的最后几分钟过去,外头终于传来使我心痒难耐的步伐声。

我戴上眼罩,将门锁转开,跟着顶住迷你裙、雀跃不已地颤动的肉棒,一同迎来今晚的主人们。

「优酱,找到你啰──!」

无需确认,也用不着无谓的寒暄,看到我两腿开开地坐在马桶上、吸着手指、尾巴蠢动的模样,开门者自然而然就走了进来。在他后头陆续有脚步声接近,所以也没时间给他做些多余的事情,只管解开裤裆、掏出肉棒,鼻腔残留着尿骚味的我就会敏锐地捕捉到肉棒气味、转头朝向臭味来源处开唇舔舌。

「来,含住……对、对。」

「嗯咕、咕……滋噜!滋咕!」

今天的第一个主人,有着粗度相当令人满意、嘴巴都撑到有点痠的尺寸。粗大、湿黏,好像从稍早就自慰过,龟头很臭,没有过长的包皮,似乎是刻意让龟头沾尿的样子,而且是一整天都这么做才能有这种臭味。

我……非常喜欢。

……最喜欢气味特浓的臭鸡鸡了!

「嘶噜!嗯、嗯噜!嗯咕!啾咕!啾咕!」

虽然很喜欢肉棒臭味,嘴巴却不听使唤地吸舔着、吮弄着,等到飘臭的尿垢与精垢都混着口水吃下肚,才发现味道变得没那么激烈了。取代这股尿臭味的,是从主人多毛的睪丸一路热上肉棒及龟头的腥味。少许精液结合淫液的肉棒汁流入嘴里、伴随连绵不断的吹箫声翻搅着,每一下都像是波浪拍打般震得我双眼迷濛、脑袋一片片地空白化。在这令人愉快的空白化中,主人强硬地抱住我的头,用他蓄势待发的大屌兇猛地抽插我那唇蜜开始褪掉的小嘴。

「嗯噗!滋噗!滋噗!噗咕、咕、咕呜呜……!」

我一手抱住主人大腿,一手轻抚他抓住我肉棒的手,尽责地扮演好一个会配合吸吮的飞机杯,享受着主人给予的爱抚。和嘴巴被老二狂抽猛插比起来,包茎肉棒在主人手里套弄的频率算是很温柔了,大约每秒两下,但是我的身体太兴奋又太敏感……结果就在主人肉棒深顶到几乎令我作呕时,紧跟着灌入喉咙的温热精液一同射精了。

「咕、咕噜……噗呼!非、非常感谢主人的精液……!」

一边给主人握紧肉棒射精,一边吞下主人的精液并诚心感谢──今晚的限时活动就在水手服与迷你裙飘出的精臭味中,揭开了序幕。

「优酱,换我这边……」

「嗯啾!啾!啾噜!啾噜!嗯、嗯咕……!」

在黑暗中和龟头特别臭的中年肉棒玩亲亲,然后一口将龟头吸入嘴中。

「优酱已经射过啦……嘶噜!嗯!嗯噜!嗯噗噜噜!」

「滋咕!滋噜!滋噜!嗯……嗯呼!啾!啾呼……!」

被不认识的叔叔含住黏滑湿软的阴茎,每次叔叔用力吸吮,都让努力帮臭鸡鸡口交的我舒服得喘不过气。

「奶头挺起来了呢。可以吃到这么多肉棒,优酱很兴奋吧……」

「啾噗!啾噜!啾!啾咕……嗯……嗯噗呼!」

给埋首在我双腿间、吸吮包茎肉棒的叔叔揉弄乳头时,第二发浓醇的精液也灌进舌根后方。我和这条浓厚的中年肉棒相当合拍,它每射一波精液我就吞一波,前后三次精液都是刚射出就吞下,而且比前一位主人还浓烈,我好喜欢……傻瓜般的脑袋都快忍不住想和肉棒的主人告白了呢!

想到身为小公狗的自己竟然会想对乱交对象告白,肉棒就抖得好厉害,让趴在我大腿内侧吸屌的叔叔很是开心,又捏疼了小而硬挺的乳头。

接着进门的主人有着一根垢臭味丰富的肉棒,他的龟头方正肿胀,上头零散地结成黏臭的污垢,感觉得出来是和我一样的包茎肉棒。不同之处在于,这位主人似乎已有好一阵子没翻开包皮清洗,才能孕育出味道浓于尿臭的气味。被这颗臭龟头顶住鼻孔的我,不由得颤抖着身体猛吸气──

「嘶嘶!嘶!嘶……齁哦哦!」

──发出了陶醉的淫鸣。

主人没有把肉棒往下塞进我嘴里,反而将他退下来的包皮挤回原位,本来像铁鎚般的臭龟头顿时成了有着湿臭皱折的包皮口。这时,另一位主人拉起我的右手去帮他打手枪,那是根味道完全闯不进来、但是尺寸令人害羞的阳具,手淫感受到的热胀感也相当教人害羞。我一边替右侧的主人手淫,一边用鼻孔深吸包皮口飘出的浓密酸臭味,而这位主人也在我闻到忍不住呻吟时,要我握住他的包茎老二打手枪。

「嘶……!嘶……!齁、齁哦……!嘶、嘶嘶!嘶嘶……呵呜!」

明明是刺激性强烈的酸味,却让人越吸越兴奋。一定是因为我是只淫贱的小公狗吧!已经吞下两位主人的精液、现在又帮两位主人手淫并吸嗅其中一人的臭鸡鸡……短短数分钟内发生的事情在黑暗中形成一幅淫秽的构图,图中的我深深着迷于肉棒臭味而夹紧大腿,使伏在我双腿间的叔叔反射性地对着包茎肉棒咬了一口,把瑟缩于包皮内侧的龟头咬出一阵白浊精液。

「呜嗯……!」

在双手不断来回套弄着两根阳具的状态下,我边嗅着湿臭包皮口边射精了。儘管如此,伸入我唇间、玩弄着腥臭小嘴的,仍然只有主人的手指。我射精后就含着主人手指吸吮,主人的龟头臭味越强烈,我就吸得越用力;底下的叔叔似乎有所感应般,也配合我的吸劲改变吸食肉棒的力道。我们三人透过彼此的肉棒营造出一体感,这种感觉既舒服又畅快。

「优酱,我要射了喔……!」

沾上淫液与鼻水的包皮发出咕滋咕滋的声响,臭鸡鸡主人低语着要射精了、要射精了……慢慢地把他的湿滑包皮退下,恢复成结了臭垢、壮如铁鎚的热烫龟头。他用这颗又臭又强壮的龟头滋滋地推弄我的脸颊、沿着鼻子侧面磨蹭,然后带着满溢的臭味滑至唇间。

「啾、啾……」

我噘起了嘴亲吻主人的臭龟头,唇瓣才刚贴住黏热的表面扩张开来,这根肉棒就在我含住它的时候射精了。

「嘶噜!噜、噜噗!」

使我陶醉万分的臭肉棒一射精,我便像个深怕冰棒水滴落的孩子,贪婪地含住整颗龟头的同时急着吸吮快从唇边滑落的精液。主人的精液量多且浓,很适合一口吞下去,但我没那么做,而是含住满嘴精液继续吮弄外型方正的龟头。

「嘶噗!嗯!嗯噜!噜啵、噜噗!」

舌头在充满精水的唇内徜徉着,触及龟头时灵活地扭动。香味消散的嘴唇用满嘴腥臭前后刷弄着热度缓缓消退的阳具,当它表面浮现的血管也消下去后,就转而洗刷垢臭龟头。

「啾噜!啾噜!嘶、嘶噜!嗯噜噜!啾噜噜噗!」

我想替主人清洁他的臭龟头直到完全乾净,可是或许在舔刷时太用力了,害主人刷到一半就把软掉的肉棒抽出去。啊啊,那颗龟头上还有些臭呼呼的污垢呢,想用舌尖舔舐,想用舌腹刷洗,想让它带着主人的气味与我合为一体──可惜最后进入嘴里的,是另一位快被我手淫射精的主人。

「小优,含住……嘶呜!」

「嗯噗!滋噗!滋咕!滋噜……呜、呜咕!」

这位主人的精液也很多,比我那不中用地被叔叔吸食乾净的小肉棒流出的精液还多,仅仅是大口地吞嚥精水,都能产生一股搔击心头的满足感。

左右两个位置的主人轮替时,底下的叔叔用他带来的自慰套盖住了我的阴茎。我听见滋咕、滋咕的湿润磨擦声,包皮在插入柔滑的穴口时退开了,敏感的龟头与疲软的肉棒在主人们的摸头与阳具蹭脸中又胀了起来。当我用发痠的嘴巴吸住左侧肉棒,叔叔从自慰套的另一端塞入他的老二,那根尺寸足以让自慰套发出哀鸣的老二强势地顶住我的龟头,进而噗滋滋地把我的小肉棒压扁。

「嗯呜……!呼……呼噗、啾噗、啾噗、啾噜噜!」

还没完全勃起的肉棒,给叔叔强壮的阳具一次又一次地挤弄、压扁,最后带着龟头相吻点燃的兴奋感瑟缩起来,即使软掉了依然保持勃起时的刺激感。叔叔将我的小乳头捏紧、拉扯、使劲搓弄,把我疼到吸着肉棒的脸都紧紧皱起,那根粗暴地在自慰套中撞击着我的阳具终于射精。我的龟头被撞得好痠好麻,有点痛……但是从尿道涌现出暧昧的温热感看来,我似乎也和叔叔一起射精了。

「哦……!哦呜……!呜……呜呜……!」

我含着温热的阳具无法说话,只能透过呜呜声来表达此刻肉棒有多么酥麻又脆弱──叔叔抓紧灌满精液而黏糊糊的自慰套,来回磨擦我们俩相吻在一块的肉棒。

滋咕!滋咕噗!

精液与空气在狭窄的飞机杯里,给一根小小软软的、一根又粗又软的阴茎挤弄着,发出一连串下流的声响。叔叔维持这动作趴上来,掀起水手服,吸吻被他捏疼的乳头。乳头整个被用力吸住时,身体不由得拱了起来。

「呼……!呼……!嗯咕、滋咕、滋噗!滋噜!啾噜!」

我在一根接一根射精的肉棒之间打转,吞下一口又一口的浓稠精液,让主人们尽情射满我的嘴、我的脸,射完精后再对我这个满脸腥臭的小公狗吐出嫌弃的口水──我是条让主人餵食精液就会兴奋到摇尾巴的狗狗,然而那尾巴也在某个主人拉扯下滑出体外、喀啦一声掉落在地。现在我没有可以摇动的尾巴了,取而代之的是朝主人们大方露出的屁眼。

「啾噗!啾、啾噜!啾噜!嗯……嗯噜!嘶噜、噜、噜噗!噗呵……!哦……哦齁……!」

贪求精液的身体主动扑向主人,吸饱淫汁精水与唾液的眼罩都被扯掉了;软趴趴地贴垂在睪丸上的小肉棒不知被摸过多少遍,滴着润滑液与肠汁的肛门也给趁乱犯规的主人指姦着。

「不……不可以挖屁眼……!齁哦哦……!」

口是心非的言词在主人们耳中不过是渴求更多爱抚的汪汪声,越来越舒爽的身体渐渐只发得出低俗的淫叫声。身体彷彿突破了外形的限界,前一刻还两腿开开地蹲在马桶上吸着肉棒、给两个主人粗鲁地指姦屁眼,转眼间又像章鱼般滑溜溜地趴到沾满大家体液而飘臭的地板上,一边含住大到令下颚发疼的阳具,一边给跪在身后的主人用龟头顶住开开的肛门……我的脑袋一片空白,还滑稽地用颤抖的手抓住手机,一字一句修改交友软体上的状态。

【<肛交解禁!>优酱、要被轮姦了♥♥♥】

「优酱看这边──!」

过分期待着肛门被突破的剎那、因而眼神呆滞的我,凡是主人给予的指令都无条件遵从。当我看向拿着手机录影中的胖主人、含着肉棒比YA的时候──套上一层薄绿色保险套的肉棒狠狠捅进了我的屁眼里。

「咕呜……!」

肛门沦陷时皱紧的表情被录下来了,一定很丑吧……不过没关係,因为跪在我面前的主人马上就压紧我的头顶、用力抽插着沾满精水与唾液的嘴巴。

「嗯噗!滋噗!滋咕!滋咕!滋啾!滋咕!」

啪滋!啪滋!啪滋!啪滋!

轻易撞开肛门括约肌、进而整根深入直肠的阳具开始了流畅的活塞运动。屁股给这根肉棒的主人撞得啪滋作响,每一下都插得很深,能够清楚感觉到龟头用力刮弄着肠壁。短短十秒内就加速到最大的肛交没有带来半点疼痛,只有不停递增的快感,把嘴巴被当做飞机杯猛插的我眼神忍不住飘动了。

「优酱!你最喜欢的精液要来啰!呼喔……!」

「咕噗……!呜……嗯……嗯咕!」

视野边缘酥麻地朦胧化,意识与身体也出现些微的时间差,以至于精液都注入喉咙了,享受着肛姦快感的脑袋才慢吞吞地发出吞精指令。

「小优,口红都掉了喔!我来帮你涂一个吧!」

「呼……!呼……!呜、呜嘻噫噫……!」

明明这位主人的肉棒不是很大,我却还是沉迷于肛门被人快速抽插的快感中无法自拔。被抓起双手、抬高身体猛干一番的时候,拿着麦克笔而非口红的胖主人就在我身上画出大大的肉棒,接着每个人都往我身体涂鸦或留下辱骂的字句。

『女装变态!』

我是欠干的女装变态……

『臭屁眼小狗!』

我的臭屁眼正被不认识的主人猛干……

『噁心粪穴!』

被灌满精液的保险套压迫到肚子咕噜噜地翻腾,一爬到马桶上就忍不住拉出臭臭的大便……

『去死吧!』

拉完大便的屁眼没能休息,马上又被另一根威猛的肉棒操得要死要活,真的是被主人们往死里干……

『插屁股也能高潮的死变态!』

就在这个主人毫不留情地猛捣脱完粪的屁眼时,我那给人用力握住、捏揉着的包茎肉棒又射精了……高潮引发的后庭收缩十分强烈,却被来回插弄的阳具硬生生撞回原状,继续把射精中的我干到痠麻不已、频频哀叫。

「噫噫……!噫……!啊……!啊……!啊嘿……!」

在镜头前露出自慰时绝对做不出来的下贱表情。

「优酱要被干死了……!要被主人干死了……!啊嘿欸欸欸……!」

像洩了气的皮球般趴卧在马桶上,享受着自慰时绝对到不了的、极其猛烈的后庭高潮。

「噫啊啊……!乳头又被玩弄了……!」

小小的乳头被金属器具拉长后固定,夹紧乳头的金属环上又绑了装满精液的保险套。

「哦……!哦齁……!齁……齁哦哦哦!」

不晓得高潮多少遍的屁眼缩紧再缩紧,每次都被不同的主人强势地撞开,最后连提肛的力气都没有了。

「呜嗯……!啾!噗啾!噗噜!嗯!嗯呼!呼呵啊啊……!」

迷你裙上垂晃的精液保险套越来越密集,不曾休息的肛门又热又麻,在这种使人头昏脑胀的状态下,不管愿意亲吻我的主人是谁,我都会无可救药地爱上他……

「嗯噗!滋噗!滋噗!滋咕!啾!啾咕!啾噗!」

……并在短短数秒后被心爱的主人当成嘴巴飞机杯使用,口爆过后便简单地抛弃了。

「咕噗啵啵啵……!」

最后的最后,剩下几个主人把保险套里的精液全部倒往堵塞住的小便斗,再朝里头吐痰、放尿,弄出一滩冒着恶臭气泡的黄白色臭汁,然后按住我的头、让我整张脸浸在臭汁里。他们用这些臭汁涂抹我的脸、要我像小狗般舔食,看着我狼狈凄惨的模样,再将肥壮的肉棒塞进已被搞到鬆垮垮的屁眼里大肆抽插。

「噫噫噫噫……!」

直到最后一名主人射完精,小公狗的屁眼却还是依依不捨地巴着主人的肉棒,在肉棒抽出后跟着翻开来了。

「呜哇……脱肛啦?我们会不会玩太狠啦?」

「别担心,他可是优酱喔!休息一个礼拜又会活蹦乱跳欠人干的啦!」

「说得也是!那小优,我们先走啰!」

没有了黑尾巴、而是拖着肥肥短短红尾巴的我,就这么浑身洒满臭汁与小便、气喘吁吁地躺在公厕地板上,以几乎翻白的双眼与痉挛不止的身体送别了好好地使用这条小公狗爽上一发的主人们。

「呃……呃呼……!」

没有力气把身体弄乾净了。

也没有力气把脱垂的直肠收回括约肌里面了。

喜怒哀乐全部化为体液泼散一地,而后毫无价值地流入排水孔里。

倒在地板上不停喘息的小公狗,最终在脱肛的屁眼和被打红的屁股传来的热麻感相伴下,品嚐着给器具固定成拉扯状的乳头所发出的疼痛感、缓缓失去了意识。

──像这样每个礼拜举办一、两次的轮姦活动,持续整年也有将近八十场。我的身体在各方面都有不少变化,与其说成熟……在我看来,是更加与小公狗这个称呼相衬了。

一年后的我,已经不需要自己发布动态,只要好色的主人们想要,随时会把放学后以女生打扮在外逗留的我拖进公厕里。

【<敏感乳头祭!>快来一起玩弄优酱的大乳头♥】

我的乳头──在某位主人週週调教之下,勃起时已经有一点五公分这么长了,好像女孩子的奶头。乳晕似乎也有大一点点,但勉强还能算是男生的乳晕。不知道是不是经常被吸奶的关係,乳头本来是粉嫩的粉红色,一年后变成了浅褐色,敏感到光是被主人吸奶都能马上勃起!

【<敏感乳头祭!>优酱的大乳头、肉棒乳环合体!】

某次被以吸奶和玩奶头为主的轮姦中,我的大乳头被主人穿了环,挂上爱心形状的桃色乳环,乳环下方挂着附睪丸的阳具饰品。只要被扯弄乳环,乳头就会又疼又爽;胸前的肉棒吊饰叮叮作响,下面的包茎肉棒也乒乒地挺起!

【<必取优酱!>必取化的优酱今晚会出现在XX站附近的某公园!大家来教训坏孩子吧!】

在主人指示下把全身晒成麦子色,还戴起红色与紫色的花俏假髮、浓妆豔抹得像个很会玩弄男孩子的坏女生,其实只要屁眼一被插就会屈服……♥

【<必取优酱!>在大家努力下捕获的优酱@儿童游乐区屁眼调教中!】

趴在深夜的溜滑梯上、两腿大开地向主人们露出的肛门,已经不是紧致的小屁眼,而是又大又黑、皱折超级深厚的鬆弛大屁眼……♥

【<必取优酱!>祝!肛门双拳交达成!啊嘿──♥♥♥】

被身强体壮的主人用两个粗壮的拳头突破肛门及括约肌、粗暴地塞进直肠内,肠子都变成主人们的形状了……♥

【<深夜限定!>窒息高潮挑战中!】

不管是肛门扩张还是勒颈揍肚,只要主人们能用我的身体射精,我就非常幸福……♥

【<深夜限定!>优酱、去了♥♥♥】

啊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