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导航

合作友链

强奸轮奸 >

精神病邻居的新妻

  精神病邻居的新妻


今天去申请了辞职,我很讨厌这份企业加班的工作,于是连公寓也退了到了一个新地方租房子,搬完家之后就像死鱼一样躺了两个多月,基本上都是叫了外卖就吃然后看看电影就睡觉,连续两个月不出门的生活让我原来就比较白的皮肤变得更白,整个人的状态也终于调整了过来。


原来十几岁就看过变装小说进行过自我开发的我忍不住买了一套粉色的CB锁还有一双梅红色偏小的女式透明凉拖。


等了几天到货了穿上之后CB锁之后我的心理也变成了女性一般,原本乱糟糟的屋子收拾得整整有条,原本就雄性激素分泌不足的我才一米六的身材,几乎没有鬍鬚,体毛也稀疏得可怜,所以我乾脆又刮了一遍,穿上围裙像主妇一样做起了营养餐。


晚上在一个抑郁症讨论组上进行聊天,里面的小A说讨论组里其中一个网友已经精神崩溃了,而且得了很奇怪的精神病,白天可以正常去工作,但是晚上连人都认不得。这个讨论组是一个抑郁症自救互助的讨论组,因为很多人付不起昂贵的心理医生费用,就在里面互相鼓励互相支持。


一问之下没想到这个人就在和我同一个大厦,星期天我就和小A一起上去找那位网友,当然我并没有洩露我就住在这个大厦的事实,因为我怕小A会拜託我照顾病人。健谈的小A和他聊了很久,这位先生姓秦,我和小A年纪都比较小就叫他秦哥,秦哥是两个月前妻子不幸遇到车祸去世了,精神受了很大的冲击,晚上有时候连记忆都会丧失掉,这几天更是严重,一整个晚上的记忆一点也记不得。


然后小A也只能安慰了一下秦哥,在下午三点多我们就离开了。


回到家里我又在网上看一些变装或者是女性化的内容,因为我有网络依存症,就自己提前设置了一个超过时间会自动关闭网络的APP,用来控制自己不要花太多时间在网络上。关闭网络后我点了外卖,到了家门口的时候我忍不住又上了两层楼,好奇地想看一下这位网友的公寓。


因为下午小A和他聊天的时候他说公寓是自己买下来和老婆生活的,而不是像我一样是租的房间。


走过去我惊奇地发现他的大门居然没有关,就是那样半开着,我忍不住进了屋,顺手把门关上,还好灯都是开着的,这个秦先生却在卫生间的马桶上发呆,根据小A说他晚上除了他老婆任何人都认不得,当然他老婆是不在了的,所以任何人在他面前经过也是像公园里的一只猫或者一只狗路过一样被他熟视无睹。


我本来打算走了的,但是从小我就有一种怪癖是幻想自己在别人家里以女性的身份和男主人做爱,此时我当然没有什么想法,现实和幻想的分界线我还是能区分开来的,但这并不影响我在秦哥屋子里到处看一下,我像做贼一样偷偷地走向了阳台,心想我以后幻想的地点又多了一个,然而我惊奇地发现阳台上居然还挂满了女式内裤和裙子,又走到其他房间看了一下,屋里所有的布置都像女主人还在一般,什么都没有扔掉。估计就保留在秦先生妻子离开的那一天的原样。


我感觉有些不好意思却又鬼使神差地在梳妆台前坐了下来,梳妆台上还有一份女性雌性激素不足导致不育的诊断书,旁边还有很多盒雌性激素,我的心怦怦跳地好像被什么触动了一样拿起了一盒,反正秦先生的妻子也用不上这个了,转身走到厨房我的心跳得更厉害了,再次鬼使神差地我用一次性杯倒了一杯水吞服了两颗雌性激素,再把包装和盒子都偷偷带走关上门离开了秦先生的702居室。


等我回到家里又忍不住拿出盒子把玩了起来,因为这个盒子上印了一个穿着裙子的漂亮女人,好像在暗示我吃了这个药就能变成图片上的女人一样。我又吞了一口唾液,忍不住用手摇了一下盒子,把剩余的药倒了出来居然还掉出了一把钥匙!


我第二天发短信和秦先生说了他的门昨晚忘记关了,是我在上顶楼收被子的时候看到了帮他关上的,也和他说了我是他邻居的事,因为我看出来了他并不需要人照顾不会麻烦到我,所以我也放心的告诉了他。


因为还有一些存款还不想去工作,接下来机天的晚上我都会去看一下秦先生的门有没有关好,那个雌激素的药我也没有继续吃打算找个合适的时间把药放回去,因为我并没有侵佔别人财产的恶癖,那天晚上纯属脑子发热。


于是我下定了决心用那把钥匙什么时候偷偷地把药还回去,没想到还没等我的计划实施这天傍晚我又发现秦先生的门打开了,趁着这么好的机会我赶紧把药放回原位,因为秦先生在大厅里没有开灯在看电视,放回去之后我这时才发现卧室墻挂着的秦先生和他妻子的照片,他妻子并不是一般美女的鹅蛋脸,反而颧骨有点突出,莫名的和我的样子有八九成相似。


要是我穿女装的话应该也和她差不多吧,我不禁在心里想。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那天和小A过来的下午秦先生看着我看了有一分多钟,当时我的反应非常迟钝没有感觉到异样。站在卧室的我在发呆,这样子不漂亮的女生也可以嫁给这么高收入的秦先生,岂不是如果是我生出来的时候是女生的话我也可以吗?我不禁这样想。


原本我对自己的样子非常没有自信一直不敢尝试穿女装,心里却对推特上发美照的伪娘非常羡慕,看到秦先生的妻子我竟有了我也可以尝试的念头


看到秦先生卧室开着灯大厅却乌漆嘛黑地在看电视,我忍不住就找了一下灯的开关把灯打开了,却发现秦先生居然没穿裤子,我赶紧又把灯关上,这时对面大厦的霓虹灯打开了,原来关了灯什么都看不见的大厅这时候却大致能看到秦先生的身体却又不清晰。


这时候我忽然吞了一口唾液,因为此时秦先生大腿敞开仰坐的姿势和客厅很像我以前看的A片的情节,昏暗的灯光,还有豪华的客厅,裸着下身的上流男人,和电影片段里一模一样的沙发和茶几,就只差跪伏在男人面前一起一伏吞吐肉棒的带着项圈母狗一般的女人了。而此时秦先生根本对我视若无睹,我的下身有了反应,却被CB锁上的尖刺刺痛了一下又软下去了,但同时也提醒了我一下,是啊,这时候还穿着CB锁出门浑然不知的我不就是一条母狗么?


我不禁幻想自己戴着这个粉色的CB锁跪伏在男人身下吃肉棒的身影,这种想法一起来就完全没办法压制下去。而且此时我不知道前几天偷吃的雌性激素是带有抗雄效果的强效进口药品


吃过药的伪娘都会知道,如果突然停药了之后抗雄的效果消失原来的体内激素会加倍地促进情慾,而又锁住了没办法以男性方式释放的话就会忍不住以女性的方法进行发洩。


这时的我已经想不起来自己的身份了,反而想到的是秦先生对我的熟视无睹,爬过去带入一下幻想就好,然后我就走掉,我脑子里不禁这样想,心想只摆个POSS满足自己的慾望。然后呼吸非常急促,慢慢地就跪了下来爬到了秦先生的胯前,闻着秦先生男性气息的味道,要是戴上项圈……当真实地面对着一根男人的阳物,我心里非常庆幸它是软的,如果是硬的我怕我会无法自控地凑上去吸起来。此时秦先生动了一下身子,我知道玩火到此为止,转身爬了起来走了出门,準备把门关上的一刻突然听到一声“老婆你要去哪里?”


我吓得赶紧关了门往自己屋里跑,进了门一摸口袋才发现手机居然还留在秦先生家里的梳妆台上,这是万万不能的事情,不然第二天秦先生清醒过来看到我的手机甚至可能把我当做入屋的盗贼。


于是我赶紧又往楼上走去,希望秦先生还没有清醒过来,快要进秦先生家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刚才回自己屋的时候习惯性地换上了女人穿的梅红拖鞋,此时居然就这样穿着女式拖鞋走进来了,不过看着自己脚上的拖鞋我的情慾又上来了,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顺手把秦先生家里的钥匙和自己钥匙串在了一起,此时穿着红色拖鞋用钥匙开门就像是屋子里的女主人一样。我越这样想越是止不住自己的想法,偷偷进门瞄了一下秦先生还是坐在那里恍然不知的样子。我赶紧进屋轻轻地把门关上。


进屋拿回了自己手机的我,在出门的时候又穿上自己女式的红拖鞋準备回家,却又莫名地停了一下,目光看向了鞋架上的女鞋。廉价的红拖鞋稍微有点窄脚的感觉让我忍不住拿起鞋架上的女鞋来对比一下。是啊,时间才八点多,就像来回了两次都没发现陷阱有危险的老鼠一样,在黑暗中我拿起了秦先生妻子的鞋穿了上去,意外地一点窄脚的感觉都没有非常舒适,就像是穿了很久一样非常的合脚。我忍不住把玄关的小灯开了起来,似乎是不相信一般换了一双又穿了上去。…合脚…合脚…还是合脚


那么说…我换上了一双秦先生妻子的拖鞋走到了衣柜,我拿了一件觉得比较好看的连衣裙,除了胸部之外也是几乎合身,一时间我觉得这一切有些虚幻的感觉,要不是房间里秦先生妻子的死亡报告还放在电脑桌上,我甚至都要怀疑这些衣服是特意为我準备的。我知道自己幻想自己在别人家里以女性的身份和男主人做爱的怪癖又作怪了,特别是在这么强烈的慾望下而且还是以女主人的身份。


我戴上了一顶看起来很有贵妇feel的帽子,在卧室的床上摆了几个pose,又穿着这身衣服在屋里走来走去。


到这里已经到达了我理性的底线,我从来没想过我可以做这种事。然而在看着梳妆镜裏的自己又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趁着我还有理智,我把衣服按照原位放好,毕竟我还没打算走出这一步,就是我準备好了走出这一步,秦先生也不见得会接受。


我把所有的一切收拾妥当,钥匙也放回了药盒里,转身离开了,身下的欲望我回到家里可以用dildo慢慢解决,但这个玩火一般的夜晚将成为我记忆里最深刻的一幕永远不会忘记。


第二章




第二天,讨论组里发出了一个让我惊吓的视频,里面是秦先生卧室的床上,我摆着各种性感诱人的姿势,有四分钟三十五秒,我吓得冷汗直往外流,然而秦先生下面一大段的说明稍稍让我镇定了一下。幸好我昨晚在床上戴着帽子没被看出来是短髮。秦先生又坚称这是他妻子的灵魂,所以我并没有被暴露出来。


但因为秦先生的说法太过惊悚,讨论组里面又大多是无神论教育出来的,一个激进的网友甚至觉得秦先生应该去精神病院。


然而被举报进了精神病院很有可能是终身都要关在里面不能出来了的,很快帖子就被秦先生撤回删掉了,然后秦先生找到了我,因为小A也不相信他说的话,我深深地为自己玩火一般的行为感到后怕,经过交谈了解到摄像头是在我提醒了秦先生门没有关之后才装的,也就是第一次我偷雌性激素的事没被拍下来,而且装的摄像头只对着卧室的大床,因为床底下有比较重要的证券和财产,我正以为自己逃过一劫,强作镇定地问秦先生打算怎么办,没想到秦先生说出来更让我害怕的话


“我会一直等她,她一定会回来找我”


「那如果她再也不出现了呢?」我说


“我昨晚看了这个视频今天感觉精神好了很多,我知道洁茹一定会出现的”


我已经不知道怎么接话了,我本来就不会安慰人,何况这次遇上这件的事情,如果没有这一次的刺激,可能秦先生会通过药物,能慢慢从噩耗中走出来也不一定,但是现在……


“这个钥匙你拿着,麻烦你隔两天上来看一下我,如果我更严重了麻烦你打这个号码联繫我乡下的堂哥送我到精神病院吧”


说完秦先生把一条一模一样的钥匙递到了我手里。


——————————————————————————————————————————————


我回到家里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东西也没吃在屋子里躺了一个晚上。


——————————————————————————————————————————————


等我熬到天色变白了去秦先生家里看了一下,他还在看着电视,这一次到天亮了他也没有恢复正常,我感到非常愧疚,中午我又去了一趟,不管怎么拍打他甚至掐他都没有一点反应。


为了不让秦先生终生都在精神病院度过,终于,我下了某种决心。


我费了几个小时找到了附近的一个已经做了全身手术的变性姐妹,在她那里买了她以前存留下来再也用不上的伪娘假髮,还有抗雄激素,孕酮等一些配合雌性激素使用的药物,当然我也没有那么傻,这些药在三个月内停掉之后是可以通过身体慢慢变回原状的,并不是永久性的。


这个变装姐妹现在已经是完全以女性的身份在一家按摩美容院里工作。她告知我皮肤是没有那么快变得光滑的,但是我此时已经是什么都顾不上了。走的时候她还帮我化了一个淡妆。


回到我自己的出租屋里已经是晚上八点多,我因为一整天都没吃东西很快就排空了肠道,以防万一我还给自己清洗了几遍。


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但是我不能眼看着自己就这样"杀"了一个人,我吸了口气,带上来我原有的还有刚买来的东西走上了楼梯,走到门前我又吸了一口气,走了进去。


屋子里秦先生还是那样坐在那里看电视,我倒给他的水也没有喝,像木头人一样。我穿上了原来女主人的拖鞋,又走到卧室穿上了女主人的裙子,戴好了和女主人原来几乎一模一样的假髮,走到了秦先生面前和他说话,可是他一点也没有反应。


这下把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情急之下看到了卧室的电脑,也顾不上侵犯私人隐私了我打开了电源準备查找有关他妻子的痕迹。


刚打开无非都是一些照片还有合照婚纱照,甚至还有一些新婚旅行视频,我模仿着视频里的称呼还有语气多次尝试唤醒秦先生,可是也还是一点也没有反应。


一直到后半夜我急得全身是汗,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于是穿着女主人的拖鞋在卫生间洗了个澡,妆也化掉了,洗完澡出来,我想起来那天晚上跪伏在秦先生面前他居然在发病状态动了一下,临出门还喊了我一声老婆。


我豁出去了,吃了两片雌性激素还有一大片抗雄激素,自我暗示我就是他妻子,像前天晚上一样爬了过去,这时候我只想着救人,把他的裤子拉链拉开就把整根东西吞进嘴里,然而秦先生还是没有反应,吹了好一下子也还是软软的,而且可能是雌性激素起效了的缘故,我居然弄巧反拙地一点性慾也没有了,奇怪的是我心里上并没有感觉到对嘴里阳物的抗拒,反而是进入了一种奇妙的状态,我的身体顺从地吞吐着嘴里的肉棒,没有慾望但就像是理所应当的一般,不厌其烦地吞吐吮吸着,然后在阳物竖起来了以后我毫不犹豫地坐了上去,仅靠着口水和之前清洗时的一点点灌肠液,慢慢挤进了我的体内,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作出这样的举动,但其实这是有迹可循的,人和人脑电波其实会互相影响,就像猴子能被互不相连的另一个岛的猴子影响掌握新本领,一个普通的学生进入了英才班也会莫名地得A,而我在屋里女主人残余的脑电波上作出和她一样的举动再正常不过了,何况我还一直在自我暗示自己就是女主人。


我的身体坐在秦哥身上前后摩擦着,似乎我就应该这样做一般。像A片那样不停上下是非常累的,很多熟练的夫妻都知道。而我就像无师自通一般做出了这种行为。后续的润滑也由我体内分泌的少许肠油继续维着我和秦哥之间的夫妻运动,这是种非常少有的体质,仿佛我就是为了此刻生出来的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秦哥在我体内的肉棒软了下来,我早已在网络上看过了伪娘把自己清洗到A2M的程度(A2M:肠道和嘴一样乾净),所以我把自己也清洗得乾乾净净,此时是毫无心理负担地用嘴开始清理秦哥的阳物,一直都是看影片,当真实自己作出这么下贱的行为时我锁住的小鸡终于有了反应,但是此时我已不需要它给我的情慾了。


——————————————————————————————————————————————


事后我清理乾净地面,也拉着秦哥去洗了一个澡,此时我已不在意他是否会清醒过来,然后我像妻子伺候丈夫一样把他擦干,又用浴袍包好,再到处收拾了一下,在天亮前离开了秦哥的家,但是出门的时候就连我自己都没在意的一件事,是我很自然地穿着原来女主人的一双高跟凉拖回了家。


我休息了一下买了一份丰富的早餐到秦哥家里,顺便把自己鞋换了回来,秦哥还在那里发呆,我只能躺在另一张沙发上睡觉,在差不多中午的时候,他醒了过来,我都做好了和他摊牌说明一切的準备,然而他并没有昨天晚上的记忆,反而是感谢我照顾他一早上,晚饭他吃了很多,然而到了夜晚又恢复了那种发呆的状态。当晚我没对他做任何事,结果第三天早上一直到下午他也没有醒来,迫不得已地我在第三天晚上又走进了他的房间,如认命一般穿上了女主人的衣服,顺手地还扎上了一条马尾辫,帮他打扫起了卫生,最后穿着家政妇的衣服跪在地上吞吐着他的阳物,他的身体终于又有了轻微的一点摆动。


接下来的第四天第五天一直到第十天,我发现只要能成功让他射精,到了白天他就能恢复正常,原来请了假的工作居然也能回到工作岗位上了,但是他每天晚上都吃得很多,好在我是个夜猫子,一天也只要睡七个小时,这期间我看了很多有关家庭主妇的书,也学会了怎么化妆和穿衣打扮。


后面又过了半个多月,到第二十九天。和秦哥做了这段时间的露水夫妻我对他的阳物比对自己的还熟悉,毕竟每天吃在嘴里,不知不觉雌性激素都吃完了两盒,皮肤也变得光滑了起来,胸部慢慢发育差不多有了A,白天出门只好缠起来。我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因为愧疚还是因为这次事件给了自己一次当别人妻子的藉口和机会。


毕竟我不想做的话不会做得这么好,这么……自然……


第三章


事情的转机在第三十五天的晚上,在我穿裙子的时候秦哥居然从后面抱住了我,然后迅速地往我的后门插进一根针筒一样的东西,但是头部却是圆形的,一下子就捅了进来,然后一按到底都注入了我的体内,我正惊异他已经清醒了过来却被捂住了口,随后秦哥做出来"嘘"的动作,在我闭嘴等待着他下一步要做什么的时候,一股火热的情慾从我下身传了过来,他抱着我说


“现在怎么解释都是尴尬的,请你当我的妻子,我们大干一场就都能打开天窗说亮话了”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点了点头,然后被他整个人抱了起来,放在卧室的大床上,这次他主动地撩起了我的裙子,摸到了我的CB锁,自从那天我穿上了他妻子的鞋之后这个锁除了必要的清洗以外我都没有脱下来过,我一脸惊异地看着他把我CB锁上的小铜锁打开,然后给我换上一个他的铁锁。随后他靠在我耳边说了一声:


“帮我个忙好吗?”


我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事实上这时候我也无法作出其他反应,强烈的催情药逐渐地充斥着我的神经,大脑里只想这个男人尽快过来赐予我欢愉,随后他让我趴着,接着他把一张纸递给我让我确认,里面写着他给我一百万要我移植他妻子的子宫,为他生一个孩子,而他已经偷偷拿我的DNA去做过化验我和他妻子的器官非常吻合不会产生排斥,而且不移除我的男性器官,剖腹生下孩子之后合约完成。上面的化验单的日期是昨天……


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却不给我思考的时间,戴着医用手套的手指已经伸进了我的体内,熟练地搅动着,接着马上又是一管冰凉的液体注射进来,还在我屁股上注射了一针针剂药水。


天啊,在这个情况下签的合约能作数吗,我感觉整个大腿都在发抖,接着一根火热的肉棒插进我的身体宣示着他作为男主人的权力,事后我才知道他在我体内灌注了整整四支分量的犀牛快感增强剂还有一点五倍的女用催情药。没抽插几下我前面小弟弟的精液就喷涌而出,轻易就达到了伪娘讨论区里说的一辈子也忘不了的插射状态,随后一根嗡嗡作响的按摩棒代替了肉棒继续在我体内抽动,一个转身那根我熟悉得不得了的肉棒伸过来,我几乎是下意识地张嘴含在了嘴里,此时秦哥还在指着合约,我想也不想用眼角看了一下签名的大概位置就把名字写了上去。


接下来我们两只肉虫不停地换着地方做爱,甚至还在阳台做了一次,大多数情况秦哥都没射出来我就要求换地方,在药物的作用下我近乎偏执地要做完每一个地方,这既是我在别人家做爱的幻想,也是我心里认为作为一个女主人应有的对这个家里主权的一种宣洩。


我也不想知道他是第几天清醒过来的了,此时的我只想当一个在他身下辗转承欢的女人




终于在过了凌晨两点的时候秦哥停了下来,又恢复了那种发呆的状态,说明他的精神病是真的并没有骗我,我累得双腿发软,情慾却仍未降下来,想了一下居然爬过去卧室的床边把秦哥那份合约叠好收起来放进了他的公文包里,再爬回来发现秦哥坐着睡着了,于是抱着这个男人的身体两个人在沙发上一起睡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过来秦哥已经去上班了,也带走了那份合约,虽然我的男性意识和理智比较抗拒这件事情,但是在昨晚记忆里我的女性意识是同意的,甚至是配合着秦哥做这件事的,这就够了,事实上后来我也一直没有见过那份合约,反对也无从谈起。


这一天过后我和秦哥很少在大厅的沙发行事,都是不停地尝试新花样,一层窗户纸被捅破了以后,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开始的我们两人都没有提起,却又都心知肚明。确实是像秦哥说的那样子,大战一场之后我们就像两夫妻一样没有了隔阂。秦哥一回家就叫我老婆或者是他原来老婆的名字洁茹。从此我在他家里落落大方地穿着原来的鞋,原来的衣服,用着原来的化妆品,仿佛这一切本来就是我的一样。但是秦哥每天前半夜的发呆的精神病还是没有好转,发呆期间也没有任何记忆。


终章


在秦哥每天给我餵药的努力之下我终于有了接近C的罩杯,乳腺也彻底发育完成可以给将来生下来的小宝宝餵奶,万事都準备好后我接受了子宫移植手术,同时还有一个阴道,想起来我真是过分。我把原主人的老公抢了过来,穿着她的衣服鞋袜,住她的屋子,用她的化妆品,现在身体上还长着她的子宫,以及能为她带来快感的阴道。可能是作为上天对我的惩罚,移植的阴道神经存活率只有60%,也就是说我只能拥有她一半的快感,莫名地我心里竟生出女人才有的嫉妒,为这件事生气了好久。


再又用嘴服侍了我的秦哥一个月后,我的嘴都酸了终于下面的小嘴可以用了,但是也只用了一天,那天医生在我体内放了两颗卵子,一颗已受精一颗未受精,两颗都是秦哥原来妻子留存在人间最后仅有的记号,这是我特意要求的。


接下来一整天秦哥都在我身上征伐,两个奶子摇晃着接受男人给自己受精的感觉真的超讚,这样总有一颗受精卵能成功发育,运气好的话甚至我还能生出一对双胞胎。然而上天并没有对我那么好,之后检查出来成功存活的只有一个婴儿,但我坚信留存下来的一定是秦哥在我体内射精产生的那一个。






一个月后……


附近的所有人都知道702室的女主人去世了,此时702室却刺眼地贴着一副新对联,最顶上写着「新婚幸福」,而502的住户却失蹤了,留下来一地的男人衣服,而没有人知道,三个月前那天晚上我冒冒失失地闯了进去,最终却当了自己邻居的新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