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导航

合作友链

零散完本 >

盛夏的小恶魔们

  《盛夏的小恶魔们》

由于暑期辅导进展顺利,我带着成绩终于有起色的三个孩子来到学校附近的游泳池。本来打算用中价位牛排来激励孩子们,没想到大家只要玩玩水就能满足了。这就是这个世代的国中生吗──

「唷呼!大熊老师,人家的泳衣漂亮吗?」

纯白连身泳衣……不坏。虽然是贫乳。

「我这件比较性感对吧?性感!」

有白点点的橙色比基尼啊……搭配麦子色的肌肤不错呢。虽然是贫乳。

「欸!干嘛跑那么快啦!啊,老师!我穿这样好不好看?」

竞、竞速泳装……不知为何穿得这么正经,不过意外地合适啊。虽然是贫乳。

「那我们先去玩那个吧!直线滑水道!」

「直线太可怕了啦!我只敢玩弯的说。」

「老师走吧、走吧!我们去泡温水池!」

被三个可爱的孩子争相搂着手臂的我,光是走在泳池边就感受到满满的妒嫉目光。但是那些家伙肯定搞错了一件事情。那就是……

「义贤、宇承、嘉辉……你们三个为什么穿女用泳装?」

……这三个都是我班上的男孩子。

暑辅三人组闻言,纷纷露出略感吃惊的眼神,好像问出这道问题的我才是奇怪的一方。

「当然是因为我们超──可爱吧?我们可是比班上女生还可爱的哦?」

「人家我们可是天天都很注重保养哦,能展现的时候当然要好好展现一番呀!」

「没错!没错!老师一直是单身处男吧?所以今天是特地给老师你杀必死的哦!」

「呀哈哈!你这样说的话,大熊回去一定会想着你打手枪哦!」

「欸──人家倒是不排斥哦?嘻嘻!」

虽然从教师的角度实在不该这么说,不过很遗憾地,他们三个确实长得非常秀气,也和各自的泳装十分相衬。或许是班上女同学都太过朴素,才导致这些正值发育期的孩子格外亮眼。但这个说话方式未免太轻浮了点,就算是男孩子……不,正因为是男孩子,才更该注意自己的发言!

我对着身穿白色泳衣的义贤和竞速泳装的嘉辉扠起腰,摆出身为教师的威严,当场纠正他们的行为。

「你们两个!说话要有分寸,不要随便扯到性……」

总觉得那件白色泳衣和大腿接缝处很下流啊……

「……你们现在还小,或许不知道有些大人对这类话题很敏感……」

唔喔?鼓起的地方似乎变大了?怎么回事……

「……要是不慎刺激到那些恋童癖,可是很危险的……」

我说这不是连性器的形状都浮现出来了吗?义贤你这家伙到底──

「大熊你在看哪里……好色。」

「不要对我的训话产生反应!也不要扭扭捏捏!还有要叫我老师!」

「老师……好色。」

「我才不色啦!」

义贤这小子不知为何扭捏害羞了起来,他的……肉棒……已经在白色泳衣下清楚地隆起。另外两个小子居然溜远远地在看好戏,只剩下我和义贤杵在这儿,这样下去可不行!总不能把穿着女用泳装又挺起小弟弟的他丢在泳池边不管,我只好带他到无人使用的烤箱室去冷静一下……还没泡水就进烤箱也真是够呛了。

我坐在铁板似的木头长椅上,边按眉间边对义贤说:

「你先坐下来,冷静一点后老师再……」

「嘿──咻!」

这小子竟然顺势跨坐到我大腿上!而且他的表情不再像刚才那么害羞,而是一如往常地轻浮。也就是说我被骗了吗!

「人家冷静下来的话,老师就会对人家做色色的事情吗?」

「这两者之间到底有啥关连啊……!」

「因为老师是处男吧?看到这么可爱的我,当然会兴奋吧?嗯?对吧?」

义贤边说边往前挪近,他的大腿就像沿着轨道前进般缓缓刮弄我的腿,肌肤柔软到难以置信啊……没能及时把他推开的我,在听到他的膝盖顶到椅背后才惊觉事态不妙。可是这个时候,我那不争气地翘起的肉棒已经顶到一团柔软的东西。是这孩子的睪丸吗……

「嗯哼!处男的身体就是这么老实!大熊你真可爱耶!」

不行,这情况怎么看都非常糟糕!必须夺回主导权!首先得打断他的发言,用我的声音让他重新思考!说点什么吧!

「叫……叫我老师……」

「噗!啊哈哈哈!好唷、好唷!大熊喜欢这种玩法的话……老‧师!」

教师的威严……蕩然无存!

「吶吶!大熊你为什么勃起了呢?告诉人家嘛!」

而且马上就不叫我老师了……!

「说嘛、说嘛!要是答案能让人家满意,就啾你一下唷!」

「别……别瞧不起班导师啊!义贤你这家伙!」

「啊──咧──?是谁对着自己班上的学生勃起呀?劲头还很猛呢!对着人家可爱的蛋蛋一颤一颤的!」

糟糕……我得冷静下来才行!可是这个距离实在太近了,都闻得到这孩子身上的气味。是洗髮精或沐浴乳吗?总觉得是很舒服的味道啊!还有我说那张脸是怎么回事!妆化得像个女生,嘴唇看起来有够水润,然后睫毛也装得太浓密了吧!我是带你们来游泳放鬆心情的,不是叫你们来这边勾引人的啊!对象还是自己的班导……!啊──不行了,我的脑袋要短路了……

老二也……完全进入战斗状态。

「哦唷──?好像比刚刚更硬了耶!大熊的鸡鸡!」

「你……你说这些话不害臊吗!」

「哈哈哈!大熊表情那么认真,鸡鸡却一直顶着人家呢!超──色的!」

别再挑逗我了……!

「啊咧咧?不要避开人家的视线嘛!处男的大‧熊‧老‧师!」

身体也别压上来啊……!

「吶、吶!要是忍不住也没关係哦?想看着人家的身体打手枪也OK唷!」

不要净说些害我胡思乱想的事情啊……!

「快忍不住了?快忍不住了对吧!呜嘻嘻……那就!吃人家这招追加攻击──!」

「什么追加攻……呜!」

说时迟那时快,嘻嘻笑着的义贤身体一弯,就把他的左腋贴到我鼻子前!

「你这是做什么!快、快拿开!」

「呼呼!不用客气哦?尽情吸嗅人家的体味,然后用人家可爱的身体当配菜打手枪吧!」

呜啊啊这家伙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啊!我该在这边孤注一掷、把他甩到地上去吗?不行,太暴力会引来舆论压力啊!现在是讲究爱的教育的时代,所以只能……只能……

「嘶……」

只能先迎合这个孩子……

「嘶嘶、嘶……」

之后再想办法……

「嘶!嘶嘶!嘶嘶!嘶、嘶嘶!」

不行,这块乾净柔软的腋肉味道实在太诱人了!

「啊、啊哈哈……!好了啦,别闻了……」

「嘶嘶!嘶嘶嘶!」

「大……大熊老师……?」

「嘶噜!嘶噜!啾!啾噜!啾咕!」

「呜……!不……不可以用嘴巴吸!STOP!STOP啦啊啊……!」

回过神来,我已经抱紧了义贤那一点也不像男孩子的纤细的腰,将散发出芬芳体味的腋肉吸入口中吮弄。刚刚还不断喊我处男、把我逗着玩的义贤慌张失措地用右手拍打我的脸颊,但是他的左腋被我吸得非常紧,凭那点力气根本动摇不了我。相反地,还因为这些无谓的挣扎使他的睪丸不断与我的坚挺老二互相磨擦,他那隔着白色泳衣、顶在我腹部上的肉棒随之颤动。

什么嘛,装得一副很有经验的样子,我看根本就是和我一样的处男之身吧!处男打扮得和女孩子一样再来挑逗处男,这像话吗!身为教师,我绝对有义务纠正这个孩子的行为!

「嗯呜……!终、终于放开了……痛死我了啦!猪头!大笨蛋!我不要跟你玩了啦!」

没错……这一切都是为了这孩子的未来着想!

「我要去找小宇他们……」

义贤弯身把手贴到椅子上,正準备移动下半身离开,我趁机吻了他那对置身烤箱仍水润感十足的嘴唇。

「嗯……嗯呼?」

然后该怎么做……A片的话……应该是舌头吧!对!就乘着这股气势把舌头伸进去!

「嗯啾!啾!啾噜、啾……嗯!嗯咕!啾咕!」

哦哦……这不是挺顺利的吗!这孩子的舌头也自己动起来了呢,滑溜溜的感觉真不错。

「啾!啾噜!啾噜!嘶、嘶噜!嘶噜噗!」

嗯?开始反攻了啊……这是那个吗?轮流进攻的意思?搞不懂啊……总之就以气势给他吻下去吧!

「嗯咕……!啾咕……!啾咕……!啾……嗯、嗯哼嗯嗯!」

我们不晓得吻了多久,双方唇舌越来越乾燥,两根肉棒却始终精神饱满地顶着彼此的身体。这样下去好吗?我吻的可是男孩子啊?而且是自己的学生──不,就是自己的学生才要教育他,以免他继续走歪!

我要用我的肉棒来告诉义贤这孩子,他的轻浮是会带来危险的……!

「哈……!哈啊……!明、明明是处男……为什么你的舌头那么厉害?」

「喔?我这个处男的吻功还比你厉害是吧?难不成你也是──」

处男──两个字还没说出口,义贤就被我抖了一下的肉棒给吓到浑身一颤。这家伙的惊吓反应还挺可爱的嘛!

「我、我我我才不是处男哦……!」

慌张否认的义贤尴尬地笑着,乳头却隔着质料差的泳衣激凸了呢!看到这两颗小乳头就忍不住伸手抠弄。

「噫噫!等、等等!不可以抠……哦……哦哦!」

「噗,才抠几下就舒服到发抖了吗?」

「才不是……!才不是这样……!呜嗯……!嗯、嗯哦哦……!」

我抠我抠我抠我抠──!

「噫……!噫呜……!啊……啊啊……!呼嗯啊啊啊……!」

义贤反应夸张到就像A片中的女优,但我看得出来他绝对不是在伪装,大概就连他自己也很惊讶身体竟然敏感得超乎想像吧!就在他被我抠到边叫边颤抖、身体不自觉地拱起来时──

「哈啊……!啊……!」

──这家伙的短小肉棒竟然射精了。

连乳头都这么敏感的孩子,插入时又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想知道……想知道啊!

我停止逗弄义贤的乳头,把射精后整个人变得软绵绵的他抱了起来、水平旋转一百八十度,让他屁股对着我这边,然后掏出硬到不行的肉棒。

「嗯呜……!」

位置就绪,我伸进白色泳衣下直接抓弄义贤那根软掉的小肉棒,咕滋咕滋地把整个手掌弄得都是精液后,再将他的精液抹到我的老二上。润滑这样就够了吧。接下来只剩一个步骤了!

「老、老师……你该不会真的要……」

「怎么现在就喊我老师了?像刚才一样嚣张地喊我大熊啊!」

「没……没有嚣张啦……只是逗老师玩……」

「那就玩到底吧!嘿咻!」

「哇啊……!」

我掐着义贤的双腋好把他架起来,要他自行拉开泳衣边缘并扳开屁股肉,他急忙摇了摇头。

「不……不要啦!人家……人家还是……」

「喔──?是什么啊?」

「第……第一次……」

「所以你也是处男啰?嗯?」

义贤耳朵都红了,在我的追问下不甘心地点了一下头。如果他以为承认处男可以躲过一劫就太天真了。

「那、那个……第一次……要跟喜欢的人……」

「那就来跟老师的肉棒谈场恋爱吧!喔啦──!」

左手继续架着,右手放开后迅速把义贤左臀上的泳衣边缘往右狠狠拉开!在他急着恢复平衡时,用湿答答的龟头顶住他的屁眼,然后右手再回到他的右腋、双手同时往下施力!

「噫啊啊啊……!」

咕滋滋!

龟头一把屁眼撑开,整根肉棒就顺畅地滑进去啦!完全插入──!

「啊……!啊啊……!好热又好痛……!老师,快拔出去……!」

「喔?你确定?」

「确定……!确定……!快点拔出去……!」

既然是班上孩子的请求,身为班导的我当然得帮他一把。于是我再度掐住义贤的腋窝,慢慢将他的身体架高起来,深入直肠的肉棒也跟着滋滋地往外滑出──就在龟头触及肛门括约肌的剎那,再度把他身体重重地压下!

「呜欸欸欸……!」

然后是休息时间……零秒!也就是说,马上再来个架高高后自由落体!

「啊啊……!」

自由落体!

「屁股好烫……!」

自由落体──!

「烧起来了啊啊啊……!」

呼!没想到才搞几下就快没力了,接下来就用顶的吧。

这小子的屁股真是又柔软又紧,抽插爽度完全不是自慰套能比的啊……可惜现在无暇享受。

肌肤被烤箱烘得差不多到极限了,还有随时都可能会有人进烤箱的风险,这里只能一口气搞定啦!

「义贤你这小子给我做好觉悟!这就是轻浮地勾引男人的下场!喔啦喔啦喔啦喔啦──!」

啪滋!啪滋!啪滋!啪滋!

「呜哇……!啊、啊啊……!」

将以身作则教育孩子的这份心情,尽数注入阳具中!

「啊……!啊……!啊呵……!嗯、嗯呵……!」

把身体的一部分化为教育工具,就地教导心爱的学生!

「呼呵……!呼呵……!老师的鸡鸡……!好厉害……!」

这股喜悦,我确确实实地感受到了!

「好棒……!好厉害啊……!屁屁被老师干到夹不起来了……!」

啊啊,这就是寓教于乐的境界啊!

「老师……!大熊老师……!」

金精度人──中出无类!(译:射惹儿)

「嗯哈啊啊啊……!」

随着激烈抽插的肉棒在一记深顶后喷出精液,义贤也发出像极了女孩子的淫叫,脱力似地倾倒在我身上。我一手抱紧他的肚子,一手扑上他那兴奋胀挺的小乳头,抚摸乳头的同时吻住他的嘴。直到肉棒射完精并开始疲软,充斥师生间的教育激情才逐渐冷却。

「呼……呼……老师,你好过分……」

义贤的嘴唇因为两人的口水再度湿润,非常可爱啊……忍不住又吻了上去。亲着亲着,肉棒快要滑出来时,他忽然挣脱我的拥抱、啪地一声跳了下去。义贤背对着我做了趟深呼吸后,转头朝我扬起了擦枪走火前的邪恶笑容。

「大熊你这个变──态!对可爱的我下手,后果可是非常严重的哦!要是我告诉爸爸的话……」

糟……糟糕!非但不受教,还出言威胁师长……!事到如今,只剩下最后的手段可用了!

集中精力──

「喝剎!」

再勃起!

「义贤……!你竟敢恐吓老师吗……!」

对準滴着精液的小屁屁!

「哇啊啊……!好啦!我骗你的!骗你的啦!」

「喔?欺骗师长的话──」

「噫噫……!不要过来!啊……对了!我、我告诉你小宇他们的计划,你就去找他们算帐吧……!」

经过义贤慌慌张张地说明,我才发现事情比想像中更大条!这三个孩子竟然打一开始就是来游泳池钓凯子的!姑且不论他们真的可爱到可能会被人下手……身为他们的班导,我怎么可能会坐视不管!

「不过话说回来……你干嘛勾引我啊?」

「啊……实、实战演练……?」

「不许给我演练!也不准再去找别的男人!懂了吗!」

不料我的苦口婆心没传进义贤的耳朵,反而把他眼睛撞出了爱心!

「是的──!以后人家就是大熊的女人了──!」

「你是男的吧喂!」

我实在跟不上这些孩子结合了小恶魔心态的飞跃式思考,唯有一件事可以确定,那就是方向无误……!趁着义贤乖下来的时候,出发拯救另外两个孩子吧!

一离开烤箱,马上就远远看见身穿橙色比基尼的宇承!竟然跟陌生男性搂搂抱抱的,为师深感悲愤啊……!

「你们两个给我分开!宇承,过来!你,哪间学校的!」

「老师……!」

「啊啊?你这老头谁啊?干嘛来打扰我们?」

看起来是高中生啊……也算是半个男人了。这里就以男人的方式决胜负吧!

集中精力──

「喝剎!」

勃起!

「呜噁!这家伙有病啊……算了算了,没兴致啦!妈的……」

「等一下,阿威哥哥……!」

「宇承!」

我一把拉住宇承的麦色手腕,硬是将他往反方向带开。有没有哪个地方可以私下谈话……烤箱开始有人了,热水池和足疗区也都是些老人家……喔!滑水道人满少的,就去那边吧。

宇承心不甘情不愿地给我拉着来到滑水道池子边,他本来还一张大便脸,不知道是不是看到我的跨下后就换回轻佻的态度。

「嗯──哼──?老师莫非是吃醋了?」

「谁吃醋啊!我是要告诉你……呜喔!」

突然间,柔软的麦色肉体抱了上来!

「呀──老师鸡鸡好硬!好色!超色的!」

「你……你给我住口!放开……!」

「我才──不要!呜嘿嘿!」

不妙……虽然附近人少,仍然吸引到质疑的目光了!可恶,远远看来不就好像我在对小女孩下手吗!

此时,抱着我的宇承可爱地抬起头来问道:

「所以呢所以呢?老师跟小贤做了齁?现在要兽性大发侵犯人家啰?」

「我说你们这几个小鬼,脑袋到底是多淫乱啊……!」

「才不淫乱呢!只是……」

宇承鬆开了一只手,要我把耳朵靠过去,然后他垫起脚尖,对姑且一试的我送出轻飘飘的耳语:

「只是欠干哦!」

妈的……中计了!

我终于知道这群淫乱小鬼头的手法了!他们只要製造两人独处的情况,再用身体和语言勾引我,就能把我逗到老二大爆硬!身为师长、甚至是班导的我,当然会想悲愤地给予行为纠正!也就是说……正合他们的意!

好,我摸透了!下一次不会再中招了!至于这一次……

「呀……!讨、讨厌,人家只是逗你玩啦,没有想要真的做哦……」

出现了!欲擒故纵!为师我明知前方是陷阱,也只能硬踩下去了啊!

「老师……鸡鸡抖得很厉害耶?」

宇承这家伙也涂了唇蜜吗……粉红嘴唇好可口的样子啊!

不对,现在不是杵在原地的时候,得先找个真正独处的地方才能放心地再教育……就滑水道最上层吧!

「啊,老师,那边写说九点才开始……」

「已经有水就没关係!有事情老师负责!」

我带着宇承越过告示牌,接连爬到最上层,将滑水道侧面大家看不到的地方划为临用教育圣地。

现在时间是八点……五十五!糟了个糕!再五分钟就要开启了!

「吶……老师,总觉得有点心跳加速……」

「没时间给你感性了!五分钟内解决!」

「欸?解、解决?那个,人家还是希望能慢慢来,先约会之类的……呜哇!」

就说没时间了还在那边慢慢来,被为师的教育棒吓到了吧!

「好、好大!而且湿湿的……老师果然跟小贤做了吧?」

「你上课有这么积极发问就好了。嘴巴张开!」

宇承瞪大了双眼、咕噜一声嚥下唾液,粉红嫩唇勾着口水轻轻敞开。很好,看来他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做了!

「再教育……开始!」

「嗯咕!」

呜喔……!比想像中还柔软的触感……这就是男孩子的嘴巴吗?

「滋、滋咕!滋咕!嗯……嘶嗯、嘶噜、嘶噜、嘶噜咕!」

这孩子的假睫毛比义贤来得浓密,又浓又翘的,从上头往下看简直就像个爱漂亮的小女生。脸颊和鼻头十分光滑,含住肉棒的嘴唇小巧可爱,耳朵上夹着的耳环正随着吸含动作不停晃动。

「嗯噜、嘶噜、嘶噜噗!哼嗯……呸噜!呸噜呸啰!」

高……高速弹弄!这不是AV女优的特技吗……!回头再训训这几个小鬼吧……现在得先撑过这波攻势!

宇承的嘴唇滑到龟头中央轻轻含住,舌头对着龟头展开激烈的左右舔弄,每次约三到五秒,舔弄时的声音既下流又惹人心痒。

「嘶噜噜、嘶啵噜噜噜噜!呸噜嘶噜噜噜!」

这爽度……一不小心就会射精!好在我的专长是国文!乐天长恨歌出马,灭却心头火自凉……!

靠着先贤们的信心加持,口活这关总算是撑过去了。不过等等!精液还是射出来了不是吗!虽然并不是我的教育棒,而是宇承边帮我口交边自慰的小肉棒……总之他的精液全都射到我的小腿上了。

「嗯咕、咕……噗呵!哈……哈啊……!好舒服……」

意料之外的发展啊……!

「啊,人家已经射了说……这边好像也要开放入场了,到此为止吧?下次再帮老师──」

教育棒已经是一触即发的状态,宇承看来也还没教育完成,怎么可以在这里停止呢!但是已经听得到救生员和排队人潮的上楼声……再这样下去会被发现的!

退路只有一条。

那就是……把宇承的泳裤用力往下拉!

「噫呀!」

接着把他扛到滑水道上!

「等、等等!趴姿不行!很可怕啊……!」

然后将湿热的阳具塞入他的小屁屁!

「啊……啊咧?好痛……好痛啊!老师!好痛!」

四肢从麦色肉体的两侧夹紧、身体覆盖上去!姿势完成的同时,肉棒亦深插到底!

「太、太大了……会受不了啦!呜欸欸……!」

最后……在救生员即将窥见一切之前,向着自由的滑水道推进!

「呜哇啊啊啊……!好可怕啊啊啊……!」

「不用怕!有大熊老师在!」

利用弯道时滑动的身体会稍微鬆开这一点代为抽出,之后马上又抱紧宇承重新插入!

「呜欸……!老师的……鸡鸡……!」

这座滑水道总共有六个弯道,胜负就在六次抽插内决出!不过一眨眼就过去五道了……!

被教育棒深顶五回的宇承双眼轻微地翻了起来,肛门下意识地吸得死命紧,但是他的孱弱括约肌绝非教育棒的对手,第六弯道的拔出非常漂亮!或许有五公分这么长!紧接着,就乘着这五公分的气势一口气猛插进去!

春精化雨──中出无类!(译:射惹儿)

「嗯嘿欸欸欸……!」

就在宇承的麦色小屁股接收我的谆谆教悔、并使他喊出夹杂着惊恐与欢快的呻吟声中,我们师生俩顺利落在最后的直线滑水道,维持着合体姿势完美落水!喔,得趁浮起前把他的泳裤套好才行!

「呼……呼呵……!」

摀着屁屁走到池子边的宇承沿路滴下了精液,一来到池子外,他立刻羞红着脸抱住我……教育成功了啊!再来只剩嘉辉那小子啦!

竞速泳装应该很好认才对,可是不管我怎么找都找不到嘉辉,是漏掉哪个角落了吗?直弯两种滑水道、成人泳池、学生泳池、按摩浴池、三温暖区、足疗区、小卖部……来回看了好几遍,就是没有嘉辉的影子,这就怪了。

「呀!大熊、小宇!」

「义贤来得正好!宇承你也别一直软趴趴的,两个人都来帮忙找嘉辉!」

相较于软绵绵地抱着我右臂的宇承,义贤的小恶魔个性已经完全复原。他像个急欲和人分享心情的小女生般凑到宇承面前,一脸兴奋地问道:

「你跟大熊做了?做了吧?很猛齁!跟练习的时候完全不一样齁!」

你们是练习了什么啊!

「呜、呜嗯……屁屁还在刺痛……」

的确,教育有时候是会痛的啊……

「啊哈哈!我也是唷!不过呢,只要想到这是开苞的证明,就觉得可以和刺痛感和平共处了!」

开……开苞!这句话绝对会引人侧目!没人在看吧?应该没人听到吧?

「啊──咧──?大熊你怎么慌慌张张的呢?」

「闭嘴!还不是因为你口无遮拦!」

义贤闻言,非但不反省,还跑到另一边去抱住我的左臂!

「所以说、所以说!是因为开──苞──才紧张的吗?」

「嘘……!别引起误会啊……!」

「啊哈哈!明明被开苞的是我们,大熊却比我们还紧张耶!」

「那是因为你们欠缺羞耻心啦……!」

不行,得冷静下来,别一直被义贤这孩子牵着鼻子走……要是在找到嘉辉以前先被当成可疑人物抓起来就糟了。虽然每个地方都看了好几遍,还是重头来过吧。首先是滑水道──

「吶吶!大熊你在找嘉嘉齁?」

「嘉嘉?喔,嘉辉啊……」

「人家大概知道他在哪里唷!小宇应该也知道吧!」

宇承点了点头,和我对上视线后又害羞地垂下头去,手腕抱得更紧……为什么要害羞啊!这样会被别人误会我做了什么教育之外的奇怪事情啊!

也罢……当务之急是找到嘉辉,免得他受到伤害。

「好!义贤你带路,宇承……呃……你要不要自己走?」

摇头。

「好吧……那就维持现状,出发!」

「雷兹狗──!」

义贤带我去的地方并非泳池或三温暖,而是小卖部旁边的……男子更衣室。

「嘉嘉他说他不想要妆被水弄花,所以如果要打砲就会在这个地方!隐密又安全哦!」

「别把更衣室说成砲房啊……!」

既然来到这儿,当然得一探究竟。于是我拖着至今仍软绵绵的宇承,和义贤一同进了更衣室。

「喂,你看,那家伙竟然把小女生带进来……不会是想做变态的事情吧?」

妈的……我怎么可能会做那种事!顶多只是教育一番啊!

「大熊、大熊,那里!最里面那间啦!嘉嘉的泳衣就挂在上面唷!」

「喔喔!泳衣挂着是代表办事中吗……别开玩笑了!喂!嘉辉!把门打开!」

我边吼边拍打隔间门扉!一想到可爱的孩子很可能正被陌生人侵犯,心如刀割啊!

拍到里头传出慌张以及怒吼两种声音后,没几秒门就打开了,果然又是个年轻帅哥!

「他妈的!你这家伙是怎……」

「全民受教拳!」

「……呜噗!」

嚐到教师的厉害了吧,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屁孩!

「老师,不要打他啦!」

「这家伙侵犯我的宝贝学生,我教训他刚好而已!义贤、宇承!你们去保护嘉辉!」

「好的唷──!」

「嗯嗯……!」

好了,这下孩子们总算到齐,也都乖乖躲在隔间里。我可要拿出全力啦!

集中精力──

「喝剎!」

勃起!

「干……!不要过来……!变态啊……!」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家伙敢对嘉辉的屁屁下手,那么我就肛爆他!

──想是这么想,但我可不是变态啊。这里再补两记全民受教拳就够了。

「下次你再敢找我学生麻烦,我就让你终生挂肛门科!」

「给……给我记住!」

现场响起掌声,方才那些在背后骂我变态的人们都鼓掌叫好,这也算是洗刷我的冤屈了吧……剩下的问题只有嘉辉了!

「嘉辉你这小子!行为不检点要处罚啦啊啊啊!」

「老……老师!对不起啦……!」

教育棒一现形,义贤自动替我关上门,然后和宇承联手把嘉辉固定成手扶墙壁、抬高屁股的趴姿,那被年轻帅哥插入过的屁眼已经呈现微微张开的模样。準备受罚的嘉辉照理说应该很害怕才对,不知为啥他回头望向肉棒的眼神却充满期待……也罢,马上就让你这乱来的孩子嚐到教育的滋味!

「教育……开始!」

「呜咕……!啊……啊啊……!」

嘉辉的肛门滑不溜丢地,看起来又不像办完事的样子──啊,是润滑液吧!多亏这些柔滑的液体,整根肉棒顺畅地插了进去!

「好……好粗……!屁屁……会坏掉的……!」

浑身颤抖着的嘉辉瞪直了眼睛,包茎小肉棒却亢奋地乱抖一通。嘻嘻笑着的义贤握住了那根包茎肉棒,咕啾咕啾地套弄起来。宇承则是温柔地吻了嘉辉的唇,两对湿润的小嘴唇互相含吸。我双手分别抓住左右两个孩子的小肉棒,干起义辉的同时,不忘以掌心来训斥他们俩。

「啊哈……!嘉嘉的小鸡鸡好像快射了哦……大、大熊,轻一点……啊啊……!」

「嗯!嗯呜!呜……啾、啾噜、啾噜、啾呵……呵呜!呜!呜咕!」

「啾!啾!嗯啾!啾呼……嘉嘉的味道好棒……一起射精吧?啾、啾噜、啾噜……」

呜嗯……!是因为刚被使用过吗?动起来要比前两个还顺啊。就算没用双手固定住那对富有弹性的小屁屁,肉棒还是能迅速抽插。这么一来,我就能稍微加重手腕的力道、先下一城!

「喔啦喔啦喔啦──!你们这两个故态复萌的家伙,接招吧──!」

全神贯注于双腕、加速套弄!

「哼呜……!太……太快了……!大熊……!」

「啾、啾咕、啾呼……呵呃!哼呃!老师……老师……!」

喔,那么快就腿软了吗?这就赏你们个痛快!

咕滋咕滋咕啾咕滋!咕啾咕滋咕滋咕滋!

「噫……噫噫!」

「哈啊啊……!」

噗咻──!噗咻──!

两根炽热的小肉棒伴随交错的呻吟一齐迸发、往墙壁射出满满的精液,最后随着瘫软的身体垂了下来。我用沾满精液的双手抱住嘉辉的腹部并摀住他的口鼻,闻着同伴精液味的嘉辉变得更加兴奋,滴着精液的包茎小肉棒黏呼呼地勃起。

「原来你这小子已经射啦,难怪夹得特别紧……别以为这样就可以迴避处罚啊!这个早洩包茎!」

「呜……呜嗯啊啊!」

就算是涂满润滑液而咕溜咕溜的屁眼小穴,仍然在射精后夹得非常紧,我得多施点力才能把嘉辉下意识提紧的肛门撞开、进而捣弄他这顽皮的屁股。

「老师的鸡鸡好猛……!啊……!啊……!小宇的味道也好棒……嘶噜!嗯、嗯噜!嘶噜!嘶噜噗!」

唔!竟然舔起本该令他产生警惕之心的精液……果然还是得回归教育棒才行!那么,就让老师来拯救你吧!嘉辉!

「哦……!哦哦……!要坏掉了……!要被老师的超猛鸡鸡干坏掉了……!」

桃李之精──中出无类!(译:射惹儿)

「啊嘿欸欸……!」

呼,终于搞定了!

看着孩子们无力地倒在地上喘息,我想他们的身体已经生聚教训,今后不会再用这么轻浮的态度去勾引男人了吧!

「哈啊……!哈啊……!大熊的精液,超腥的说……!」

义贤……

「呼呵……!老师的肉棒汁,超美味……!」

宇承……

「我、我也要……!我也要吃老师的肉棒……!」

嘉辉……

「你过去一点啦,人家舔不到了!」

「很挤欸!先让我吸一口……」

「换我了啦!啾、啾噜……」

……才感慨不到十秒,你们干什么又凑上来舔我的肉棒啊!又要再重头教育一遍了吗!

「你们这几个……不受教的臭小鬼啊啊啊!」

「呀──!大熊生气了!鸡鸡爆筋了呢!」

「爆筋肉棒好厉害……!嘶噜!嘶噜!呸噜呸噜!呸噜呸啰呸噜呸啰!」

「老师的蛋蛋气味超浓的……!嘶、嘶嘶!嗯嘿欸……!」

再教育啦啊啊啊啊!


§


经过多灾多难的池畔教育,这三个孩子总算安分下来了,各自和我约定不再打扮得花枝招展到外面钓男人。为师我真的非常感动啊!不过更令我感动的是,他们决定要好好唸书来报答我!

「──就是这样!所以今天开始要打扰了唷!处……啊不对……已经不是处男的大熊老师!」

向日葵无袖洋装!被太阳晒出一窝汗的腋肉曝露出来了……!

「老师!今天会有很多很多的功课要向你讨──教──哦!」

荷叶边连身裙!姑且不论这身装扮非常可爱,那个好像把撞球杆捅进撞球里面的动作是什么啊……!

「唔……嗯……算了,直接开干吧?」

穿得最朴素却连藉口都懒得想吗……!

「好啦、好啦!别难过嘛!今天会让大熊爽歪歪的唷!」

「人家啊!被老师的超猛鸡鸡插过后,自慰都不能满足了说!」

「老师你看──这是被你开苞的屁屁哦!」

一进门就自动跑到床上、扳开屁股的三人纷纷露出小恶魔的奸笑,深感悲愤的教育棒再度耸立!

既然这些调皮捣蛋的孩子还没定下心,为人师表的我只能拼下去了!

无论几次,我的教育棒都会为了可爱的孩子们硬挺!

「做好觉悟吧!你们这些淫乱的臭小鬼!」

「是的唷──!」

「迫不及待了说──!」

「快点插进来嘛──!」

暑辅……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