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导航

合作友链

零散完本 >

[都市成人]遍地桃花《全》-28

  


正文 第191章 邻家保姆的诱性感惑
说来也怪,张海天和吴天瑜在床上那么剧烈的动作和叫声,不但没有将小宝给吓着,相反的,小宝却在那听了让人热血沸腾的声音中沉沉的睡了过去,而轻轻的将小宝给放到了一边以后,吴天瑜不由的勉强的支撑起了自己的那已经被张海天弄得是酸软不堪的身体,紧紧的搂住了张海天的脖子,那腥红的唇,如雨点一样的在张海天的脸上亲吻了起来,一边亲吻着,吴天瑜一边对张海天道:“海天,你真好,你真的太棒了,你让我,让我体会到了,体会到了做为女人,做为女人,竟然会有如此的快乐,竟然会有如此的快乐。”
感觉到了吴天瑜的体内燃烧着的火一样的激情,张海天的心中也不由的感动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由的温柔的抚摸着吴天瑜的那个光滑如玉的后背和雪白而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的要紧的部位,对吴天瑜道:“老师,海天也体会到了,你的身体,竟然会给我带来那么美妙的感觉,老师,我谢谢你,真的,海天也好高兴呀,以后,以后,海天还可以跟老师再干这样的事情么。”
听到张海天这么问自己,吴天瑜不由的抬起了身体,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白了张海天一眼以后,吴天瑜才娇嗔的对张海天道:“海天,你看你说的,我刚刚不是说过了么,只要你愿意,天瑜随时随地,都会给你的,因为以扗,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还有,以后你不要叫我什么老师了,你就叫我天瑜妹妹吧,我叫你海天哥哥,我,我虽然比你大了一些,但是,但是我,我却愿意做你的情妹妹的,因为这样子,这样子,我才会感觉到充实一些的。”
说到这里,吴天瑜的那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不由的微微一红,而一个头也不由的深深的埋入到了张海天的怀里,羞得几乎不敢看那张海天一眼,吴天瑜现在的样子,和刚刚在和张海天大战的时候所体现出来的那种风骚的样子,科是判若两人了,看到吴天瑜的样子以后,张海天的心儿不由的怦的一跳,而那身体的某一个部位在吴天瑜的香软的身体的诱惑之下,不由的又开始有些抬头了起来。
而张海天的身体上的变化,吴天瑜马上就清楚的感觉到了,感觉到了张海天的身体上的变化以后,吴天瑜不由的啊的轻呼出声来了,为了证实自己的感觉没有错,吴天瑜不由的伸出了手来,放到了张海天的那身体的某一个部位之上,在感觉到了自己的感觉没有错以后,吴天瑜不由的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妩媚的看着张海天:“海天哥哥,你,你真的好历害呀,你真的好历害呀,妹妹,妹妹喜欢死了,你,你那里,你那里又硬起来了,而这离你,离你发泄过的时间,发泄过的时间还没有过上三分钟呀,天啊,海天,你太历害了。”
那一个男人不愿意听到女人说自己历害,张海天当然也是如此的,听到吴天瑜的话以后,张海天感觉到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受用的感觉,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由的故意的在吴天瑜的手里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的某一个部位,捎带着吴天瑜,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坏坏的笑容对吴天瑜道:“天瑜妹妹,怎么样,你哥哥历害吧,怎么样,天瑜妹妹,你哥哥还有很多的花招没有用出来呢,要不然,我们再来一次,我保证,一定让你欲仙欲死的,你看怎么样呀。”
听到张海天那么一说,吴天瑜的那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上不由的露出了一丝向往的神色,但马上的,吴天瑜跟想到了什么一样的,连忙从张海天的身边爬了起来,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对张海天道:“海天哥哥,不行了,妹妹,妹妹感觉到,给你弄得,弄得全身都是软的,哪里还经得住你的折腾呀,你就饶了我吧,还有,赵玉芬买东西也快要回来了,给她发现了,就不好了,行了,海天哥哥,以后,以后我们不是有的是机会的么,今天就饶过了我吧。”
张海天听到吴天瑜这么一说,不由的看了看时间,赵玉芬已经出去了有两个多小时了,应该是快回来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由的叹息了一口,一边不甘心的伸手在吴天瑜的那一对正在那白色的家居服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那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山峰上捏了一把,一边对吴天瑜道:“天瑜妹妹,那也只能是这样子的了,好,哥哥今天就放你一马,不过改天,你可一定要加倍的补偿我呀。”
感觉到了张海天的手儿在自己的那一对正在那白色的家居服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那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山峰上捏了一把以后,吴天瑜的那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不由的微微一红,在这种情况之下,吴天瑜一边不轻不重的充满了爱意的在张海天的手背上拍了一下,一边对张海天道:“海天哥哥,不要了拉,妹妹,妹妹改天一定会补偿你的,你就放心好了,我,我,我要去洗一洗了,好不好,海天,你看着小宝一会儿。”
张海天听到吴天瑜这么一说,不由的心中一动,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的少年心性又一次的暴露了出来,于是,张海天伸出手来,拉住了吴天瑜想要回到卫生间里去洗的身体,而坏坏的对吴天瑜道:“天瑜妹妹,刚刚我感觉到,你的身体深处流出来的东西和我射到你的身体里的东西,好像并没有流出来,你就穿上了短裤了对不对呀,行了,你就别去洗了,好不好,在这里陪我一下吧。”
听到张海天这么一说,吴天瑜不由的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的不解的看着张海天:“海天,你要干什么呀,为什么不让我去洗呀,那东西,那东西还在我的身体里面呢,我要让她流出来,不然,不是脏死了么,而且,感觉也是怪怪的,啊,海天,快放开我,我感觉到了,我感觉到了,那东西,那东西就要流出来了,就要流到短裤上去了。”随着吴天瑜的啊的一声,吴天瑜的那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不由的更加的红润了起来,而那一双本来是微微的分开来了的双腿,也不由的紧骒的夹在了一起,那样子,就像是要夹住什么东西不让什么东西从自己的身体深处流出来一样的,那样子,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诱人的味道,而随着张海天在听到了吴天瑜的话以后,并没有放开吴天瑜的意思以后,吴天瑜的那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上不由的露出了一丝急切的神色。


正文 第192章 保姆春潮
看到了吴天瑜的那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上所展现出来的那种急切和妩媚混合在一起的诱人的表情,张海天的心中不由的又开始热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由的搂住了吴天瑜的一个纤细的腰身,一边贪婪的呼吸着从吴天瑜的那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少妇的幽香,一边坏坏的对吴天瑜道:“天瑜妹妹,我就是不让你去洗,那东西,要流,就让她流出来好了,行不行呀,你在这里陪我一下吧。”
吴天瑜听到张海天那么一说,一个香软的身体不由的微微的颤抖了一下,在这种情况之下,吴天瑜不由的看着张海天:“海天哥哥,你倒是说一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子做呢。”就在说话之间,吴天瑜感觉到,虽然自己的两腿夹得紧紧的,努力的不让从自己的身体深处流出来的和从张海天的身体里射出来的混合在了一起的东西从自己身体里流出来,但那东西却因为重力的影响,还是止不住的流了出来了,很快的就浸湿了正紧紧的包裹着自己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女性的身体最重要的部位的那短裤了。
到了现在,吴天瑜也知道,自己再怎么夹紧双腿也是没有用的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吴天瑜不由的索性的让双腿分了开来,任由那在自己的体内的东西畅快的流了出来,而同时,吴天瑜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张海天,想看看张海天怎么回答自己的问题,张海天看到吴天瑜正在那里看着自己,不由的坏坏的对吴天瑜道:“天瑜妹妹,那东西,是我们两第一次在一起的证明呢,怎么能轻易的洗掉的呢,而且,我想,你性感的短裤上,如果不但带着你的两腿交叉处的那种女性的身体深处特有的幽香,还带着你身体里流出来的和我身体里射出来的东西混合在一起的味道,那应该是何等的诱人呀,你说是不是呀,天瑜妹妹。”
听到张海天这么一说,吴天瑜才恍然的想了起来,刚刚自己在和张海天疯狂的时候,张海天是说过喜欢带着女性的体味的短裤之类的话,而想到这里,吴天瑜才意识到了,张海天刚刚不让自己进卫生间里去洗掉那些东西,就是想等到那些东西流到了短裤上之后,使得那短裤上不但沾着了自己的两腿交叉处的那种女性的身体里特有的幽香的味道,还带着了自己和张海天的身体里最精华的东西的味道以后,张海天就会将那短裤给要过去的。
想到这里,吴天瑜的那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不由的更加的红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吴天瑜的眼前不由的浮现出了张海天一边拿着那曾经紧紧的包裹过自己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女性的身体最重要的部位的短裤,一边贪婪的呼吸着,闻着那短裤上散发出来的那诱人的气息,一边用手在自己的的身体的某一个部位上不停的套动着的情景。
想到这些,吴天瑜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竟然又微微的发热了起来,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上的变化以后,吴天瑜不由的吓了一大跳:“天天瑜呀吴天瑜,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和海天在一起的时候,说不到三句话,就要想到要和海天干那事呢,你这是怎么了呀。”想到这里,吴天瑜不由的强行的收敛了心神,使得自己的那体内的冲动微微的消退了下去以后,才妩媚的看了看张海天:“海天哥哥,你坏死了,就知道欺负天瑜妹妹,行了,你不就是想要这个么,好,好,等到天瑜妹妹的短裤干了以后,天瑜妹妹会将短裤拿给你了,对了,海天哥哥,妹妹的这条白色的紧身裤你想不想要呀。”
听到吴天瑜这么问自己,张海天不由的微微一愣,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由的打量了一下那正紧紧的包裹着吴天瑜的身体的下半部的将吴天瑜的身体下部的那优美而诱人的轮廓尽情的展现在了自己的面前的那白色紧身裤一眼,在没有发现那白色紧身裤有什么异常以后,张海天不由的抬起了头来,一脸的不解的问吴天瑜道:“天瑜妹妹,你干嘛要将你的裤子也送给我呀。”
听到张海天这么问自己,吴天瑜的那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上红得就像是要滴出蜜来一样的,在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白了张海天一眼以后,吴天瑜才用微不可闻的声音对张海天道:“海天哥哥,你是不知道呀,刚刚你实在是太疯狂了,我感觉到,我感觉到,我的身体深处喷出来的东西太多了,而你射在了我的身体深处的东西也实在是太多了,真的,就在我跟你说话的这会儿功夫,天瑜妹妹已经感觉到了,那东西已经全部的流了出来了,不但,不但浸湿了我的短裤,还将,还将我的紧身裤也打湿了呀,所以,所以,我想你应该会喜欢的,所以,所以,我才提出来要将那沾着了我们的身体里流出来的东西的白色紧身裤也送给你的。”
听到吴天瑜这么一说,张海天兴奋得几乎两眼放光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由的弯下了腰来,看了看那正紧紧的包裹着吴天瑜的两腿交叉处的那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身体的最重要的部位,在发现那地方果然有一丝的湿迹以后,张海天不由的兴奋的点了点头,抬起头来,在吴天瑜的那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上轻轻的吻了一下以后,才对吴天瑜道:“天瑜妹妹,我太爱你了,真的天瑜妹妹,你对我真好,海天,海天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但是,张海天的话,却使得吴天瑜不由的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也不由的闪烁着一种复杂的神色看着张海天:“海天哥哥,你对我说这样的话,我的心里高兴得很的,但是,但是,我,我已经是一个有夫之妇了,我,我配不上你的,而且,而且,今天一见到你的一柱擎天,我就,我就忍不住的想跟你来上一次,我,我是不是,是不是很坏呀,海天,你要跟我说实话,好不好呀,其实,其实天瑜妹妹以前也不是这样的人的,今天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是不是我的老公太不行了,所以,所以我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呀,海天,我做为一个有夫之妇,竟然还会主动的去勾引你,想要你来干我,我是不是很坏呀。”说完这些话以后,吴天瑜感觉到自己的全身仿佛一下子一点力气也没有了一样的,不由的软软的倒在了张海天的怀里。


正文 第193章 冷艳保姆,勾引推倒(01)
听到吴天瑜跟自己趟开了心扉,说起了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张海天的心中也不由的感动了起来,在感觉到吴天瑜的一个香软的身体又一次的软软的倒在了自己的怀里以后,张海天不由的伸出了手来,轻轻的搂住了那吴天瑜,不过这一次,张海天的心中却并没有任何的情欲的想法,而只是想轻轻的搂住那吴天瑜,因为在这一刻,张海天感觉到,吴天瑜竟然是那么的无助,那么的娇弱,很是需要自己男人的胸怀去安慰的。
一边享受着将吴天瑜的身体搂在自己的怀里给自己带来的那种难得的温存的感觉,张海天一边轻轻的对吴天瑜道:“天瑜妹妹,不会的,不会的,我爱你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认为你坏呢,你说是不是呀,天瑜妹妹,不说别的,我对你的那曾经的紧紧的包裹着你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女性的身体最重要的部位的那短裤都那么的情的独钟,又怎么会去在乎你有没有丈夫呢,而且,你看到我就想让我干你,那不是也正证明了我在你的心中还是很有吸引力的么,我又怎么会认为你坏呢。”
吴天瑜将自己的心里的话出了出来以后,感觉一个人轻快了不少,现在又听到张海天这么一说,吴天瑜不由的吃吃的笑了一笑:“海天,你坏死了,你要我的短裤,还不是为了冲动的时候,好用我的短裤来打手枪的么,还什么因为爱我的短裤而会爱我的人呢,真是笑话,好了,不跟你说了,刚刚只是跟你开开玩笑的,我和你在一起,也只是玩玩的,你不要想着会和我在一起天长地久的,因为我是有老公和孩子的人了,为了我的家庭,我是不会长期的跟你在一起的,海天哥哥,妹妹说的话,你听到了没有呀。”
吴天瑜的话虽然是这么的说着的,可是那看着张海天的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闪烁着的那深情的目光,那说话时的那种闪烁着的表情,都在向着张海天暗示着,吴天瑜在说这话的时候是言不由衷的,张海天深情的看着吴天瑜:“天瑜妹妹,你不用这么说了,海天知道你对海天的心儿,但请你放心,海天不会做出你不愿意做的事情的,我们现在在一起,你不要以为我只是贪图你的恬而美艳的身体,我是带着感情来的,你要你的家庭,我不反对,这反而证明了你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女人,只会让我更爱你的,你就好好的照顾你的家庭吧,我向你保证,我和你在一起,是绝对不会影响到你的家庭的,但如果有一天,你感觉到不快乐了,你到我的身边来,到了那个时候,你就会发现,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男人,在那里默默的关心着你,为你准备了一处避风的港湾呢。”
说到这里,张海天自己都不由的为自己的口才而得意了起来,张海天没有想到,看电视竟然也能总结出一套能让女人听了心动的话来,想到这里,张海天不由的感谢起琼瑶阿姨来了,正是由琼瑶阿姨的小说改成的电视剧,使得张海天学会了这些东西的,而吴天瑜也没有想到,看起来还是一个小小少年的张海天,竟然会说出这样的深情款款的话来,听到张海天的话以后,吴天瑜的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突然间变得凌乱了起来,而在这种情况之下,吴天瑜几乎都不敢看张海天了。
于是,吴天瑜从张海天的怀里挣扎着站了起来,一边将张海天向着门外推着,一边对张海天道:“海天,今天的事情,你知我知就行了,可千万别让第三个人知道的呀,你放心吧,只要你能保守住我们之间的事情,等过两天有机会,天瑜妹妹还会再满足你的,好不好,海天,现在赵玉芬就要来了,你还是先回房间里去吧,不然,给她看到你在我的房间里,不好的呀。”
张海天点了点头,向着门外走了过去,可是,突然间想起了什么一样的,张海天却不由的停下了身体:“天瑜妹妹,对了,刚刚你的嘴里说的你老公在这事上不行的,怎么不行了,你能不能说给我听呀,海天很想知道,想知道你和你老公之间,是怎么干那事的呢,想到你老公和你在一起疯狂的时候,我就不由自主的会兴奋,天瑜妹妹,现在还有一点时间,不如,你将你和你老公之间的事情,说给我听一听怎么样呀。”
看到张海天突然间停下了身体跟自己说起了那样的话来了,吴天瑜不由的又羞又急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吴天瑜不由的咬着嘴唇狠狠的对张海天道:“海天哥哥,你要死了呀,竟然连这样的问题你也敢问人家,真是让人家难为情死了,鬼才跟你说呢,行了行了,你走吧,我是不会跟你说这些的,你赶紧走吧,别站在这里了,赵玉芬马上就要回来了,你在我这里她看到不好的呢,行不行海天。”
吴天瑜虽然这么说着,在说完了以后,又使劲的将张海天向着门外推了过去,但是张海天却看到了,在自己问吴天瑜和她的老公之间的事情的时候,吴天瑜的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那一闪而过的兴奋的神色,却使得张海天隐隐的感觉到,吴天瑜似乎在想到了要和自己讲她和她的老公之间的那些事情的时候心中的那种兴奋的样子,但现在,也不知吴天瑜是想到了什么正在那里大力的推着自己,张海天也不好再挑逗下去了,所以,张海天只好退出了吴天瑜的房间,在吴天瑜关上门之前,张海天还没有忘记对着吴天瑜说了一声:“天瑜妹妹,改天,你可别忘记了,将你的短裤我白色的紧身裤送给我呀。”
随着那门砰的一声关了起来,张海天不由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张海天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到了张家以后竟然好运连边了起来,不但结束了自己的童子生涯,而且还和六个女人先后发生了关系,而这六个女人,一个个都是风情万种诱人惹火的,有些人可以一辈子也不可能和其中的一个发生关系呢,而自己竟然和六人发生了关系,而且,从这六个人对自己的态度来看,张海天知道,这六个女人是随时都可以被自己玩弄的,想到这里,张海天不由的心中乐开了花,仿佛心中的得意无法宣泄一样的,张海天不由的重重的打了一个响指。
而吴天瑜关上了房门以后,再也支持不住的软软的靠在了墙壁之上,在那里回想起了自己和张海天之间的事情来了,感觉到了自己想到了张海天以后怦怦直跳的心儿,吴天瑜不由的在心中呻吟了起来:“吴天瑜呀吴天瑜,你莫不是真的爱上了海天吧,这怎么可能呀,你要知道,你今天,才是第二次见海天呀,而且,海天还小了你十岁以上的呀,你怎么可以爱上他呢,吴天瑜,不行的,不能这样子的,你一定要知道,你现在已经是一个有夫之妇了,你也有了自己的宝宝了,老公虽然那事上不行,但毕竟是你的老公呀,你为了自己的快乐,可以图一时的放纵,但是,却决不可以爱上海天的,吴天瑜,你听到了没有呀。”
想前想后,张海天,自己的老公,小宝,自己的家庭,这些个影子如同走巴观花一样的,正在自己的脑海里不停的转动着,使得吴天瑜不由的心乱如麻了起来,吴天瑜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在今天早上看到张海天的那坚硬而粗大的那身体上的一柱擎天以后,就打定了主意要勾引张海天,那时的吴天瑜想到的只是偶尔的放纵,以追求那种快乐而刺激的感觉的,但是吴天瑜没有想到的是,在经过了一场人肉大战以后,自己竟然会爱上了张海天了,而张海天却才不过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呢。如果没有结婚,没有现在的小宝,也许,吴天瑜会不顾一切的和张海天爱上一场,至于说张海天和姑姑张秋影有什么不清不白的关系,吴天瑜也不想去想那么多了,而现在,自己却是有了老公和家庭的人呀,那又怎么办呢。
一方面,张海天的强壮,那在自己的身体里横冲直撞的,如入无人之境的身体的某一个部位,使得吴天瑜对张海天产生了一种依恋之心,使得吴天瑜在享受到了张海天给自己带来的自己一辈子都没有享受过的女人的快乐以后,一颗芳心系在了张海天的身上,而另一方面,还是婴儿的小宝,自己的老公,却使得吴天瑜不敢放开了自己的心情去爱,生怕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而影响了自己的家庭,整个一中午,吴天瑜都是在这种矛盾的心态中度过的,直到下午再见到张海天的时候,吴天瑜才将心思定了下来。
一下午的过程之中,张海天因为和吴天瑜有了那种超乎寻常的关系,所以,一直在挑逗着吴天瑜,想在将吴天瑜的那情欲给捎带起来了以后,自己可以在一天之内第二次的享受到吴天瑜的那香软而鲜美的肌体,但是因为吴天瑜的心中对自己的行为矛盾了起来,所以一直都对张海天的挑逗不冷不热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但没能将吴天瑜的那情欲给挑逗起来,以达到自己在一天之内两次品尝吴天瑜的那鲜美的肉体的目的,反而将自己搞得有些欲火焚身了起来,这一点,是张海天始料末及的。
一下课,张海天就回到房间里狠狠的冲了一个凉水澡,将自己的心中的那冲动给压制了下来以后,才回到客厅里看起了电视来了,一边看着电视,张海天便一边等着张秋影和林兰芳回来吃晚饭,在张海天的心目之中,今天早上,张秋影也看到了自己的一柱擎天了,而且,在自己的房间里的时候,张秋影也答应了自己,有机会的话会和张海天在一起满足张海天一下的,所以,张海天的心中就想着等到张秋影回来了以后,自己要用一个什么样的方法,制造出一个张秋影和自己单独在一起的机会,以安慰一下自己下午被吴天瑜弄得欲罢不能的冲动。
可是让张海天失望的是,这天晚上老太太,张秋影和林兰芳却没有回家来吃饭,而吴天瑜似乎也知道了张秋影她们不来吃饭,晚饭也是叫赵玉芬过来打到房间里去吃的,似乎在有意的躲着张海天,张海天一个人吃完了索然无味的晚饭以后,便无聊的坐在那里看起了电视,可是电视里演的是什么,张海天却是一个字也没有看进去的,俗话说得好,男人对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心中越是充满了征服的欲望的,而张海天现在也正是这样的心理。
眼睛虽然是盯着电视的,可是张海天的脑子里,却全部是今天上午和吴天瑜在一起的时候,吴天瑜的那一对正在那白色的家居服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那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山峰,那一个正在那白色紧身裤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那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的要紧的部位,想到吴天瑜和自己在房间里的时候,那表现出来的那种诱人的体态,想着吴天瑜辗转呻吟时的样子,想着吴天瑜快乐到了不能忍受的时候跟自己说的那些让人听了以后热血沸腾的情话,张海天再也坐不住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由的索性的关了电视,而信步的向着吴天瑜的房间走了过去。
来到房间的门口,张海天不由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才抬起手来,轻轻的敲了敲门儿,里面一个请进门没关的声音传入到了张海天的耳朵里以后,让张海天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热,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也没有去分辩那声音是谁发出来的,而推开门走进了吴天瑜的房间,一进门,张海天就感觉到,那房间里充满了一种能香味和女人的身体里散发出来的那种幽幽的体香混合在一起的味道,闻到这股味道,张海天的精神不由的微微一振。
抬头向着房间里望了过去,那床上,一个成熟的少妇,正在那里给小宝喂着奶,但那人却不是吴天瑜,而是那赵玉芬,看到床上坐的是赵玉芬,张海天的心中不由的微微的有些失望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走进了房间里来,对着正在那里给小宝喂奶的赵玉芬道:“赵姐,请问一下,老师到哪里去了。”虽然吴天瑜和张海天两人之间已经是哥妹相称了,但那是在只有两人的情况之下的,当着外人,张海天却还是叫吴天瑜为老师的。
听到了张海天的声音,赵玉芬不由的抬起了头不,在看到是张海天以后,赵玉芬的那俏脸上不由的微微一红:“张少爷,原来是你呀,真不好意思,我在喂奶,就不站起来了,吴老师刚刚出去了,至于去了那里,我也不是很清楚的,你等一会儿吧,我想,她应该很快就会回来的,少爷,你坐着,等我喂完了小宝,我就给你倒水去。”张海天听到赵玉芬对自己十分的客气,不由的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由的坐在了沙发之上,对赵玉芬道:“赵姐,不用那么客气,你忙你的,我坐在这里等老师一会儿,想向老师请教几个问题。”


正文 第194章 冷艳保姆,勾引推倒(02)
赵玉芬点了点头,不再理会张海天,而是坐在了那里专心的喂起了小宝来了,而张海天坐在那里也是无聊,不由的打量起了赵玉芬是如何的喂小宝起来了,这一看之下,张海天就不由的被赵玉芬的那一个雪白而丰满的大山峰给深深的吸引住了,张海天看到,那大山峰给赵玉芬给握在了手里,是那么的雪白,那么的柔软,那么的充满了弹性,那山峰的一头,给小宝含在了嘴里,一圈隐隐的嫣红,在小宝的小嘴的吮吸之下,也变得隐约可见了起来。
而由于赵玉芬要喂小宝,所以,那本来是紧紧的包裹着赵玉芬的一对饱满而充满了弹性的山峰的那上衣,就给赵玉芬给撩到了一边而一只山峰完全的露了出来,另一只山峰,也露出了一点雪白而优美的轮廓,看到赵玉芬的山峰的那迷人而芬芳的样子,张海天不由的暗暗的吞了一口口水,在那一刻,张海天突然恨不得自己变得和小宝一样了起来,因为那样的话,赵玉芬也要喂奶给自己吃,而自己则可以品尝一下赵玉芬的那山峰的甜美的滋味了。
说实话,女人的山峰张海天见过的也不只一对,大的,小的,柔软的,坚挺的,包子形的,张海天确实是见到了不少了,可是,张海天却从来没有感觉到,有那一个女性的山峰能像赵玉芬的山峰一样,这样的诱惑着自己,这倒不是说赵玉芬的山峰比张海天见过的所有的女人的都好,而一来,张海天本来在下午的时候就给吴天瑜弄得欲罢不能了起来,所以,任何的女性在现在对他的诱惑都比往常要大得多,二来,赵玉芬本来就是一个保姆,所以,特殊的职业,也使得张海天的心中充满了好奇之心的,三来,男人都有见猎心喜的心理的,没有见过的东西,都是最好的,而张海天因为也是第一次看到赵玉芬的山峰,所以,就觉得赵玉芬的山峰更加的吸引人了起来。
赵玉芬本来正在那里喂着奶的,突然间感觉到房间里多了一个微微有些急促的喘息之声,在这种情况之下,赵玉芬不由的奇怪了起来,于是赵玉芬不由的抬起了头来,想要看一看张海天为什么会那发出那样急促的呼吸之声,而一抬头之下,赵玉芬就看到了,张海天的一双眼睛,正发射着一种炽热的目光,在那里看着自己的那一对雪白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山峰来了,看到张海天的那眼光,赵玉芬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跳,一张俏脸上也不由的露出了一丝红云。
看到赵玉芬发现了自己正在那里看着她的那一对山峰以后,张海天的心中也不由的微微一荡,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由的强笑了一下,那目光也转儿落在了小宝的身上,微笑着对正在那里红着脸的赵玉芬道:“赵姐,小宝很乖吧。”赵玉芬当然知道张海天是在那里故意的转着话题的了,听到张海天那么一问以后,赵玉芬不由的转过了身来,以一个背部对着了张海天,嘴里也淡淡的道:“对呀,少爷,小宝是很乖呀,也很听话的,不过,却不像有些人一样的,专门要盯着不该看的地方看的,少爷,你说我说得对不对呀。”
张海天听赵玉芬的说话的口气,不由的微微一愣,在张海天的心目之中,自己在对待女人这一方面,好像是特别的有缘一样的,和他发生过关系的六个女人中,除了林兰芳是自己的母亲,自己从小跟她生活在一起以外,其他的五个,从来没有在自己的手下支撑过二十四个小时,都会给自己压在身下了,而可是今天,自己才不过是看了一下赵玉芬的那一对丰满雪白而充满了弹性的山峰,就被那赵玉芬给刺了一下了。
而赵玉芬的这种态度,却使得张海天不由的感觉到了刺激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由的也站了起来,走到了赵玉芬的身边,轻笑着对赵玉芬道:“赵姐,你说得对的,有些不该看的地方,但却是很吸引人的,所以,让人不由自主的会向着那里看呀,对不对呀,小宝,你是不是也在盯着不该看的地方看呀。”原来,张海天看到小宝的嘴里含着赵玉芬的那一边雪白而丰满的充满了弹性的山峰上的那突起的一点,一边吮吸着,一边正睁大了一双黑黑的大眼睛,看着赵玉芬的一边山峰,所以,张海天才有那么一说的。
而且,张海天在说那话的时候,一双眼睛也是直勾勾的看着赵玉芬的那裸露在了外面的那一对饱满而充满了弹性的山峰,那眼中色迷迷的样子,自然而然的就不言而喻了,赵玉芬听到张海天那么一说,不由的又羞又气了起来,有心要将那撩起的衣服给放下来,以免得张海天的那一双色迷迷的眼睛在自己的那一对饱满而坚挺的山峰上打量着,让自己感觉到全身的不自在,可是职业道德却使得赵玉芬在还没有将小宝给喂饱的情况之下,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赵玉芬不由的又一欠的转过了身体,使得自己的身体背对着张海天,嘴里也淡淡的对张海天道:“张少爷,对不起了,我现在正在喂奶,请你出去吧。”张海天看到那赵玉芬将一个背部又一次的留给了自己,张海天不由的觉得更加的刺激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由的微微一笑:“赵姐,这可不是你的待客之道吧,叫我留下来等老师的是你,叫我留下来的人也是你,虽然我知道你现在为什么会赶我出去,但是,你想一下,你的那里那么白,那么丰满,我看到了以后,多看两眼也是正常的呀,你也不能完全的怪我,你说对不对呀,赵姐。”
赵玉芬没有想到,在张海天的嘴里竟然有着这样的一番歪理邪说,听到张海天这样一说以后,赵玉芬不由的转过了头来,狠狠的盯着张海天,那张虽然经过了岁月的风霜,但却还保养得不错的俏脸之上,也不由的泛起了一丝的薄怒:“少爷,我尊重你,所以让你留下来,但却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一个色狼,专门的盯着人家不该看的地方看,所以,我又想请你出去,因为我的心里面,已经不想和你这样的人呆在一起了。”
从语气上可以听得出来,赵玉芬正在那里刻意的压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在张海天的面前暴发出来,而那种样子,却使得张海天感觉到眼前的赵玉芬更加的充满了诱惑力,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由的微微一笑:“赵姐,你不想跟我在一起,你以为我愿意跟你在一起呀,告诉你吧,要不是为了等老师回来,我才不愿意和一个小气的人呆在一起呢,真是的,下次知道只有你在的时候,就算是打死我,我也不会到这个房间里来了。”


正文 第195章 冷艳保姆,勾引推倒(03)
一边说着,张海天一边看着赵玉芬的神色,想看看赵玉芬在听了自己的话以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反应,在看到赵玉芬在听到了自己的话以后,一个丰满而充满了成熟风韵的身体终于因为忍不住心中的愤怒而微微的颤抖了起来以后,张海天的心中不由的升起了一丝的快感,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由的意尤末尽的对赵玉芬道:“不要以为你长了一副好身材好相貌,就可以认为天下所有的男人,对你都是那种色心思了,告诉你,我是看到你的山峰长得漂亮所以才多看了两眼的,早知道你是这样的反应,就像是你跪在地上求我,我也不会对你的山峰多看上一眼的。”
说到这里,张海天不由的在鼻子里哼了一声,就离开了吴天瑜的房间而回到了客厅里面去了,但一离开吴天瑜的房间的时候,张海天的心情不由的失落了起来了,从到张家以来,赵玉芬还是第一个以那样的态度在和自己说话的女人了,而张海天还以为凭着自己的相貌和过人的性能力,应该是所有的少妇的杀手呢,但却没有想到竟然在赵玉芬的面前碰了一个钉子,这也就不由的不使张海天的心里失落了起来了。
可是张海天毕竟是少年的心性,在坐在沙发上想了一会儿以后,心情不由的又好了起来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的脑海天不由的浮现出了赵玉芬的那一对正在那胸前骄傲的挺立着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大山峰,想着那雪白的肌肤和从那两坐山峰之间散发出来的那种诱人的清香,张海天不由的心中一乐:“赵姐,你的小兔子还真的是很大呀,真的,我想,我的一只手掌,应该是盖不住你的一只小兔子的吧,要是能在上面摸一下,让我感受一下那小兔子的温暖和活力,那应该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呀。”
“张海天,刚刚你对人家怎么那样的态度呀,本来就是你偷看人家的山峰不对在先的吧,给你那么一说,好像错的是人家赵姐了,也真是的,后面可得找一个机会,好好的对人家道歉呀,哈哈,什么你跪在地上求我,我也不会对你的山峰看上一眼呀,赵姐,你就是不求我,我跪在地上求你,我也要看一看你的一对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雪白的小兔子的呀,因为你的小兔子实在是太美了,太诱人人。”
就在张海天在那里胡思乱想起来的时候,一阵脚步声响了起来,一个温柔而细腻的声音响了起来了:“小宝,乖,听话,阿姨在房间里无聊死了,陪我看一会儿电视好不好呀,等一下,你妈妈就回来了,你就得到解放了,小宝乖。”那温柔儿细腻的声音一传入到张海天的耳朵里,就让张海天的心儿不由的微微一跳,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由的转过头去,看了看来人,那人,不正是张海天刚刚还想着的赵玉芬还有谁来。
赵玉芬显然也没有想到,张海天竟然会在客厅里面,当赵玉芬看到张海天的时候,那脸上不由的现出了犹豫的神色,那一个身体也停在了那里,显然的,那赵玉芬是在心里犹豫着,张海天在这里了,自已究竟是应该留下来,还是应该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呢,看到赵玉芬的样子,张海天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乐:‘赵姐,你也来了,想我了是不是呀,知道我在这里,所以就忍不住的想过来看一看我呀。”
张海天自己的心里也搞不清楚,自己的心中本来是想见到了赵玉芬以后,就跟赵玉芬道歉的,但是看到了赵玉芬以后,这些刺激赵玉芬的话就像是不经过自己的大脑一样的,一下子就说了出来了,而张海天在说这些话的同时,还睁大了眼睛,脸上带着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看着赵玉芬,赵玉芬听到张海天这么一说,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不由的狠狠的瞪了张海天一眼,转身就想要离开这个地方。
看到赵玉芬想要走,张海天的心中不由的有些失落了起来,好在张海天反应得快,在看到赵玉芬转身了以后,张海天不由的故意的叹息了一声以后才悠然的对赵玉芬道:“赵姐,想走呀,莫不是给我讲中了你的心思了,心中有些不好意思,所以,才这么着急的离开我,不让你的心思暴露在我的面前呀。”这话一说出来以后,张海天看到赵玉芬的那转身想要离开的身体突然间停了下来,心中不由的微微一喜:“原来赵姐喜欢激将法呀,这就好办多了,以后,我保证将你刺激得发狂起来的。”想到这里,张海天的脸上不由的现出了一丝邪邪的笑容。
果然不出张海天所料,赵玉芬在听到了张海天的话停住了身体以后,在过了几秒钟,就缓缓的又转了过来了身体,走到了张海天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以后,一言不发的拿起了茶几上的摇控器在那里看起了电视来了,而张海天看到赵玉芬果然受不了自己的激将法的刺激,在听了自己的话以后果然的停在了客厅里面,不由的心中得意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由的打量起了赵玉芬来了。
其实赵玉芬给张海天给挑逗得几乎是要发狂了起来了,只是为了不让张海天得意,所以,赵玉芬才强忍着内心的怒意,在那里看起了电视来了,但是那电视的内容是什么,赵玉芬却一个字也没有看进去,因为赵玉芬感觉到,张海天的那一双眼睛,正在自己的身体的各个部位不停的打量着,使得自己全身都有些不自在了起来,但为了不在张海天的面前示弱,赵玉芬不但没有将自己的心中的那些不自然给表现出来,相反的,赵玉芬在张海天的目光的注视之下,反而更加笔直了自己的身体,以示自己在张海天的面前并不心虚。
张海天没有想到,自己的激将之法除了将赵玉芬的身体留在了自己的身边,而且还有这种意想不到的效果起来了,因为赵玉芬这一坐直身体,就使得张海天可以更加清楚的看到赵玉芬的那身体的各个部位给自己带来的那种刺激的感觉来了,张海天看到,赵玉芬的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虽然一直盯着那电视,但是那微微的颤抖着的长长的睫毛,却显示着,赵玉芬的内心,到了现在,是何等的激动了,而由于赵玉芬侧着脸,使得张海天看得到,赵玉芬的那俏脸上的那肌肤是那么的紧至光滑,竟然一点也不比小姑娘的差。


正文 第196章 冷艳保姆,勾引推倒(04)
而那纤细的毫毛,也在那灯光的照射之下,清楚的印入到了张海天的眼帘里面,配合着那紧至的肌肤和那光滑如玉的样子,使得张海天不由的微微的有些陶醉了起来,而张海天看到,赵玉芬的那一双笔直而丰满的大腿,也因为坐在了那里的缘故,从而使得那正紧紧的包裹着大腿的衣服紧紧的贴在了赵玉芬的大腿之上,使得那优美的轮廓尽情的在自己的眼前展现了出来,看到那大腿的样子,张海天感觉到,赵玉芬的正在那长裤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那丰满而笔直的大腿是那么的结实,那么的均称,那么的充满了诱惑。
而因为赵玉芬是坐在了张海天的对面的缘故,就使得张海天的目光能通过赵玉芬的两条大腿,顺利的看到赵玉芬的两腿交叉处的风景来了,张海天看到,那长裤正紧紧的贴在了赵玉芬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身体的最重要的部位之上,而赵玉芬的那耻骨却又好像比一般的女性更加的突出,从而就使得,赵玉芬的两腿交叉处的那美妙的风景,在张海天的面前更加的突出了出来。
现在,张海天感觉到,在那长裤的紧紧的包裹之下,赵玉芬的两腿之间的那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身体的最重要的部位的轮廓,在自己的面前就尽情的展现了出来,那个地方,是那么的柔软,那轮廓是那么的优美,使得任何的男人在看到了那里的风景以后,都会忍不住的升起几分的冲动,看到这里,张海天不由的暗暗的吞了一口口水,而那一双眼睛,放在了赵玉芬的两腿交叉处的那美妙的风景之上以后,竟然就再也舍不得将眼睛给移动半分了起来,那样子,简直像极了一个小色狼了。
赵玉芬感觉到张海天的目光越来越大胆了起来,先是看了看自己的脸庞,那倒也没有什么,而所幸自己因为抱着小宝的缘故,从而使得自己的那一对正在那上衣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大山峰给小宝挡住了,所以张海天的目光并没有在自己的胸脯上多做停留,就在赵玉芬微微的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张海天的眼睛却盯着自己的两腿交叉的地方看了起来了,那种刺激的感觉,让赵玉芬的心中也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
赵玉芬也有心想要将自己的两腿并起来,掩饰住自己的两腿交叉处的那正在长裤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那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女性的身体最重要的部位,但对自己的身体清楚得很的赵玉芬知道,自己这样子做,以张海天现在所坐的位置来看,不但掩饰不住自己的两腿之间的那美妙的风景,想反的,自己夹紧双腿的动作,却会使得自己的那两片嫩肉,会一张一合起来,而自己的两腿之间的那处正在那长裤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那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女性的身体最重要的部位,就成了一道更加诱人的风景了。
所以,赵玉芬虽然被张海天的那一双正盯着自己的两腿交叉处的正被那长裤紧紧的包裹着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部位给弄得全身不自在了起来,但却一直不敢轻举亡妄动,而是坐在了那里左右不是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赵玉芬不由的在心中暗暗的安慰起了自己来了:“玉芬不要紧的,不要紧的,坚持住,你只要坚持住,这个色狼看够了就不会再看你了,你一定要坚持住呀玉芬。”
虽然在心中暗暗的安慰着自己,但是赵玉芬感觉到,自己在张海天的那目光的注视之下,更加的不自然了起来,但同时,赵玉芬竟然感觉到,在张海天的火热的目光之下,自己的心中竟然隐隐的有了一种异样的刺激的感觉,而在那种感觉的趋使之下,自己的心儿竟然怦怦的直跳了起来,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上的变化,赵玉芬不由的连忙的想要收敛起心神,将那隐隐的刺激有感觉从心中赶出去。
正在张海天和赵玉芬两人各怀心事的时候,一阵喇叭声从院外响了起来,听到这声音,两人的表情明显的不同了起来,张海天的脸上不由的现出了一丝淡淡的失落的神色,而赵玉芬则有一种明显的松了一口气的表情了,不一会儿,一阵脚步声响了起来,老太太,张秋影和林兰芳三人走进了客厅里面,看到张海天和赵玉芬两人在客厅里面以后,老太太不由的哈哈的一笑:“玉芬呀,又要麻烦你了,真是不好意思呀。”
听到老太太那么一说,赵玉芬连忙的站了起来,轻声的对老太太道:“阿姨,你可不要这样子说,我本来就是干这个工作的,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呀,张总,你好。”老太太点了点头,看了看正坐在沙发上的张海天一眼,对张海天道:“海天呀,今天学得怎么样呀,你姑姑给你找的这个老师,不错的吧,你还满意吧。”张海天点了点头,亲热的走到了张秋影的身边,搂住了张秋影的胳膊,对着老太太道:“奶奶,满意,怎么能不满意呢,姑姑对我最好了,海天的心里是清楚的,谢谢你了姑姑。”
那张秋影显然是没有想到,张海天竟然会当着众人的面那么亲热的搂住了自己,那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上不由的微微一红,在这种情况之下,张秋影不由的白了张海天一眼:“海天,你怎么谢起我来了,你要谢,那你就要谢你奶奶呢,请吴天瑜来教你,可是奶奶的主意呀。”张海天微微一笑:“姑姑我要谢,奶奶我当然也要谢了,谢谢你了奶奶,你给我找了这么好的一个才师了。”
林兰芳听到张海天这么一说,不由的有些不服气了起来:“好呀海天,你这个臭小子,你谢了奶奶,谢了姑姑,就是不谢我,可要知道呀,你当初不愿意的时候,是谁去劝说你,你才同意来上课的呀,到了现在,知道了好了吧。”说到这里,林兰芳不由的想到了那天晚上自己到张海天的房间里去劝解张海天的时候,给张海天狂干的时候给自己带来的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起来了,想到这里,林兰芳的那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也是不由的微微一红,而那一双眼睛中也不由的闪烁出了一道炽热的目光。
一家人在那里亲热的说着话,不由的对老太太道:“阿姨,你们都回来了,我也得回房间里去了,你们聊着吧。”末等老太太开口,赵玉芬就走出了客厅,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张秋影看到赵玉芬离去的身影,嘴唇不帕动了动,仿佛想要说什么,但就在这时,张秋影却突然间感觉到,张海天的一只手儿伸到了自己的那一个正在那白色的迷你裙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那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的要紧的部位上抚摸了起来。
张海天的大胆,让张秋影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荡,在这种情况之下,张秋影不由的狠狠的瞪了张海天一眼,那意思是在老太太的面前,让张海天不要乱来,不然,给老太太知道了,那可是后果很严重的,可是,张秋影却感觉到,张海天在看到了自己的警示的目光以后,一点也不为所动,而是继续的用手在自己的那一个正在那迷你裙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那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的要紧的部位上抚摸了起来。
不过,这一下张秋影的那抚摸着张秋影的那身体的要紧的部位的手却变成了手指,感觉到了这一变化以后,张秋影的心中不帕微微一动,开始用心的体会起张海天的手指在自己的那个正在那白色的迷你裙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那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要紧的部位上抚摸的样子来了,过了好一会儿以后,张秋影才淡淡的对林兰芳道:“嫂子,我知道了。”一边说着,张秋影一边轻轻的挣脱了张海天的搂抱,走到沙发上坐了起来。
张秋影的那无来由的一句话,让林兰芳不由的微微一愣,在这种情况之下,林兰芳不由的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不解的看着张秋影:“秋影,你说什么呀。”而这个时候,张秋影却已经转过了身来,跟老太太聊了起来了,竟然没有回答林兰芳的话了,林兰芳不由的摇了摇头,想着自己是不是听错了,那张秋影其实并没有跟自己说什么话。
张海天在这个时候不由的伸了一个懒腰,对老太太和林兰芳道:“奶奶,妈,今天练了一天的格斗了,我都要累死了,你们玩着,我要睡觉去了。”一边说着,张海天一边在三人的目光的注视之下,回到了二楼自己的房间里面去了,匆匆的洗了一下以后,张海天就静静的躺在了床上,仿佛在那里等待着什么一样的,而张海天的一双眼睛中,也跟想到了什么一样的,不由的闪烁起了兴奋而期待的目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门外突然间响起了几声轻微的敲门之声,张海天听到那敲门声以后,不由的更加的兴奋了起来,在喃喃的说了一句:“终于来了,姑姑,我等你好久了。”以后,张海天从床上一跃而起,快速的来到了门口,打开门一看,果然不出张海天的所料,张秋影正俏生生的站在了那门口儿,看到张海天打开了门以后,张秋影不由的对着张海天微微一笑,一个闪身,就进了张海天的房间了。
张海天将扇门给紧紧的锁了起来以后,便来到了张秋影的身边,一把搂住了张秋影,伸嘴就向着张秋影的那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上吻了过去,嘴里也不着急的道:“姑姑,你怎么才来呀,我都等得着急了,我还以为你没有明白我的意思,今天晚上不会来了呢。”张秋影静静的站在了那里,让张海天在自己的那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上轻轻的吻了一下以后,才依偎在了张海天的怀里,腻声的对张海天道:“你这个小笨蛋呀,我要来,还不得等你奶奶和你妈妈都睡着了才来呀,不然的话,她们找我找到你这里来了,你妈妈还好说,要是给你奶奶发现了我们之间的事情,我们还不死定了呀。”
说到这里,张秋影跟想起了什么一样的,突然间吃吃的笑了起来:“海天呀,你跟我说说,你怎么会想到用那样的一个方法,来对我做出暗示的呀。”听到张秋影这么问自己,张海天不由的得意了起来:“你和奶奶妈妈她们一起回来,我肯定不没有机会和你单独在一起的,所以,我只能在你的身体的要紧的部位上写字了,只有这样,我才能让我的好姑姑知道,海天想要姑姑了呀。”
听到张海天这么一说,张秋影不由的软软的倒在了张海天的怀里:“海天呀,当时,我还在吃惊,你怎么胆子一下子大了起来了,当着你奶奶和你妈妈的面儿,也敢摸我的身体的要紧的部位呢,可是后来,我感觉到,你并不是故意的在摸我,好像是在用手在我的身体的要紧的部位上写着字,所以,我才用心的体会起来了,才会明白你的意思的呀,不过海天,这种方法以后不要用了,这样子太危险了。”
张海天听到张秋影的话以后,不由的点了点头,闻着从张秋影的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淡淡的成熟的少妇身体里特有的幽香,张海天不由的微微的有些陶醉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由的莫名其妙的想起了自己刚刚在吴天瑜的房间里看到的赵玉芬的那一对雪白而充满了弹性的大山峰来了,想到这里,张海天感觉到一股热力不由的从心上升了起来,使得自己身体的某一个部位不由的起了反应。
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由的伸出了手来,一边在张秋影的那个正在那白色的迷你裙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那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的要紧的部位上抚摸着,体会着张秋影的那身体的要紧的部位上的那光滑如玉的肌肤,一边对张秋影道:“姑姑,你不让我用这样的方法,那我用什么方法呀,要是海天想你了,想要你了,那又应该怎么办呀,姑姑,那你可得给我想出一个好办法来的呀。”
张秋影一边扭动着身体的要紧的部位,享受着张海天的大手在自己的那个正在白色的迷你裙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那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要紧的部位上抚摸给自己带来的那种快乐的感觉,一边不由的对张海天道:“海天呀,你讲的这个问题,我也想到了,这样吧,姑姑明天给你买一个电话吧,这样,你想姑姑的时候,就可以给姑姑打电话了,你看怎么样呀。啊,海天你轻一点呀,都弄疼你姑姑了。”那张秋影的啊的一声,正是张海天因为受不了张秋影的那一个正在那白色的迷你裙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那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的要紧的部位的诱惑,而终于忍不住的在那身体的要紧的部位上狠狠的捏了一下,张秋影忍不住疼,才那么说的。


正文 第197章 姑姑诱惑,迷你裙下(01)
听到张秋影的那娇嗔的声音,看到张秋影的那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上露出的那种小妇人的娇羞的神色,张海天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热,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由的重重的在张秋影的那个正被那白色的迷你裙紧紧的包裹着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的要紧的部位拍了一下以后,才贼嘻嘻的对张秋影道:“姑姑,谁让你那么性感,而你的身体的要紧部位又是那么的硕大,那么的丰满,海天已经好久没有享受到你的身体的要紧的部位给我带来的那种享受的感觉了,所以,才出手重了一些么,姑姑,你的身体的要紧的部位真的好让我着迷呀。”
张秋影听到张海天那么一说,不由的感觉到那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上微微的有些发烫了起来,而一个正在散发着淡淡的幽香的身体,在张海天的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男性的热力的侵袭之下,也不由的更加的发软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张秋影不由的媚眼如丝的看了看张海天,嘴里腻声的对张海天道:“是不是呀,海天,那你告诉姑姑,是你妈妈的身体的要紧的部位更有弹性更大呢,还是姑姑的身体的要紧部位更有弹性更大呢。”
张海天看到张秋影正媚眼如丝的看着自己,那眉目之间所含着的春意,让本来就有些蠢蠢欲动的张海天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荡,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由的更加温柔的手用在张秋影的那个正被那白色的迷你裙紧紧的包裹着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要紧的部位上抚摸了起来,一边享受着那温热而硕大的身体要紧部位,张海天一边柔声的对张秋影道:“姑姑,这,我说不上来,可能,我妈妈的那里比你的更加的有弹性吧。”
一边说着,张海天一边坏坏的看着张秋影,想看看张秋影在自己的语言的挑逗之下,会是一个怎么样的反应,而同时,张海天感觉到,自己的大手虽然在张秋影的那个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的要紧的部位上抚摸着,虽然隔着一层衣服,但是透过那薄薄的衣服,张海天却感觉到了,张秋影的那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要紧的部位上的肌肤是那么的光滑,那么的柔顺,而现在,那肌肤,在自己的温柔的抚摸之下,竟然有些微微的颤抖了起来,而这样的感觉,使得张海天不由的感觉到兴奋了起来,在这种刺激之下,张海天的身体的某一个部位不由的起了反应。
而张秋影本来就对着自己的身材相貌有着极大的自信的,可是听到张海天那么一说,好像林兰芳的身材比自己更好似的,张秋影的心中不由的有些不服气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张秋影不由的一下子从张海天的怀里挣扎了出来,使得自己的那个正在那白色的迷你裙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那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的要紧的部位一下子脱离了与张海天的大手的接触,嘴里也不由的淡淡的道:“是不是呀,海天,你妈妈的身体要紧的部位比我更诱人么。”
张秋影虽然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但从她的那微微有些冷淡的话里,张海天却还是体会出了张秋影的心中的不服气与淡淡的失落,看到张秋影的那个样子,张海天不由的在心中暗暗的偷笑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由的叹息了一声,那一声叹息,果然引起了张秋影的好奇了,听到张海天的那一声叹息以后,张秋影不由的也顾不得失落了,而是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媚眼,看着张海天道:“海天,你说姑姑的身体的要紧的部位不如你的妈妈,姑姑才是会不高兴的呢,你怎么却叹息起来了。”
看到张秋影果然上当,张海天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乐,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由的看了看张秋影的那一个正在白色的迷你裙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那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要紧部位一眼,才轻声的对张秋影道:“姑姑,你是不知道呀,妈妈从小和我在一起的,所以,妈妈的身体的重要的部位的各种姿势,我都见过的,而你的,我却没有见过,所以,在我的心中,我就认为,我妈妈的身体的要紧的部位肯定是比你的要好的了,如果你也愿意摆那些个姿势的话,海天会在心中和妈妈比较的,会得出一个正确的结论的,姑姑,你看怎么样呀。”
张秋影听到张海天这么一说,才明白了张海天刚刚故意的说自己的那个正在白色的迷你裙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那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的要紧的部位不如林兰芳的的缘故就是想看自己在张海天的面前摆出各种各样的姿势了,想到了张海天的不怀好意,张秋影不由的犹豫了起来,站在那里不停的转动着那黑黑的眼珠子,仿佛在考虑着什么一样的,而张海天却趁着这个机会,打量起了林兰芳的下半身的美妙风景来了。
张海天看到张秋影今天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迷你裙,而那裙子,似乎只打到了张秋影的两腿交叉处的大腿的根部,而两条秀美的充满了诱人的味道的那雪白的大腿就在自己的面前展现了出来,张海天感觉到,张秋影的那两条大腿上的肌肤是那么的光滑,那么的充满了弹性,那么的雪白,白得让人看到了以后,几乎就忍不住的想要伸出手来,去抚摸一下张秋影的那雪白丰满了弹性的大腿。
而那白色的迷你裙,也正因为仅仅的包裹住了张秋影的小肚脐以下到两腿交叉处的大腿的根部以上的部位,从而使得张秋影的那身体的下半部更加的诱人,更加的让人瑕想了起来,那裙子的位置,使得张海天感觉到,只要张秋影微微的做出一个动作,就会使得那迷你裙向上缩回去,从而使得张秋影的那两腿交叉外的风光,就会在自己的面前显露出来一样的,使得张海天的心中充满了期待。
而那白色的迷你裙仅仅的靠着一颗扭扣,就将那白色的迷你裙给系在了张秋影的那纤纤细腰之上,从那使得那白色的迷你裙紧紧的包裹在了张秋影的那一个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要紧的部位之上,而那紧紧的贴住了张秋影的那个身体的要紧的部位的那部分和那腰间的那松跨的部分,却形成了一个强烈的对比,使得张海天在看到以后,十分的担心那正紧紧的包裹着张秋影的那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女性的身体最重要的部位的那白色迷你裙会随时的掉下来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