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导航

合作友链

零散完本 >

[都市成人]遍地桃花《全》-34

  
正文 第240章 旗袍美女,渐入佳镜(01)

一方面,肖如芸感觉到,从张海天的身上散发出来的充满了男性的热力的气息,是那么的让自己心动,让自己不由的产生了一种依恋的感觉,而另一方面,肖如芸第一次和一个男人这样的接触,心中隐隐的觉得这样子做不妥,因此,肖如芸的心儿不由的矛盾了起来,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这种矛盾,肖如芸不由的对张海天道:“海天,你说的话骗鬼去吧,看你说得活灵活现的样子,没有看到我尿尿的时候的样子才怪呢。”
听到肖如芸这么一说,张海天不由的着急了起来:“如芸姐,我真的没有偷看你尿尿的呀,你一定要相信我呀,不然,我可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呀。”到了现在,张海天感觉到自己真的是有口莫辩了起来,肖如芸看到了张海天的脸上的急切的表情,又听到张海天那么一说,肖如芸不由的用一双含泪的眼睛看了看张海天:“海天,你说,你没有看到我尿尿的样子,怎么又能说得那么活灵活现的呢,我刚刚尿尿的时候,就是你嘴里说的那个样子的。”
张海天听到肖如芸这么一说,不由的有种哭笑不是的感觉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由的咬了咬牙:“如芸姐,跟你说实话吧,刚刚我确实是没有偷看你尿尿的,但是,你尿尿的声音我却是听到了的,而在听到了你尿尿的声音以后,我便不由的在心中想起了你是如何的尿尿的,而为了逗你,所以,我才将我所想的都跟你说了,可是谁又知道,我所想的,跟现实中你尿尿的样子一样的呢,天啊,我可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呀。”
看到张海天这么一说,连在听到了自己尿尿的声音以后,幻想起了自己尿尿的样子的话都承认了,肖如芸这才相信了张海天并没有看到自己尿尿的样子了,想到这里,肖如芸不由的微微的松了一口气,但马上的,肖如芸才意识到,自己刚刚一时情急,竟然将自己尿尿时的样子一五一十的都讲给张海天听了,不由的心中又害起了羞来了,在这种情况之下,肖如芸不由的低下了头来,几乎都不敢看张海天一眼了。
张海天看到肖如芸低下了头来了,似乎还是不相信自己的话的样子,不由的更加的着急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搂着肖如芸的纤纤细腰的手儿不由的紧了一紧,嘴里也着急的对肖如芸道:“芸姐,你一定要相信我呀,如果我真的看到了你尿尿的样子,你这样子对我,我也不会怎么样的,可是我却什么都没有看到呀,你这样子生我的气,那我不是死得太不值得了么,如芸姐,你倒是说一句话呀。”
一来,肖如芸在心中相信了张海天是真的没有看到自己尿尿时的样子,二来,听到张海天在那里说得有趣,肖如芸听到了张海天的话以后,不由的吃吃的笑了起来:“海天,你这个笨蛋,姐姐相信你了,但你也得注意了,以后话可不要乱说了,要知道,女孩子的那里可是最宝贵的地方,你要是再跟什么人说看到了人家尿尿的地方,人家以这个为借口赖上了你的话,你的麻烦可就大了呀。”
而到了现在,张海天也明显感觉到,肖如芸已经不生自己的气了,而心中也就来由的微微一松,心情这一松下来,张海天就感觉到,随着自己紧紧的搂住了肖如芸的一个香软而充满了青春活力的身体以后,透过白色的上衣,自己就感觉到了肖如芸的纤纤细腰上的光滑而细腻的肌肤起来了,而由于肖如芸紧紧的靠近了自己,使得从肖如芸的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气也就更浓烈了起来,感觉着肖如芸的光滑细腻的肌肤,闻着肖如芸的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香水的气息,张海天的心儿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而色心又一次的在心中涌动了起来。
现在听到肖如芸这么一说,张海天不由的将脸凑到了肖如芸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在肖如芸的脸边轻声的对肖如芸道:“如芸姐,你要是赖上了我,我还是求之不得的呢,你想一想呀,哪个男人不希望整天有一个像你这么漂亮的美人儿追在屁股后面呀,如芸姐,你说是不是呀。”张海天感觉到,随着自己的脸而凑到了肖如芸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边上,肖如芸的一张白里透红的娇艳无比的俏脸就靠近了自己了。
闻着从肖如芸的秀发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幽香,看着肖如芸吹弹可破的俏脸,张海天不由的感觉到有些意乱情迷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仿佛受不了肖如芸的诱惑一样的,轻轻的在肖如芸的吹弹可破的俏脸上轻轻的吻了一下,肖如芸没有想到,张海天竟然是如此的大胆,自己才原谅了张海天,张海天就敢亲起了自己来了,一时不及防备,就给张海天在自己的脸上吻一下,而张海天在吻过了肖如芸一张吹弹可破的俏脸以后,不由的哈俣一笑,不待肖如芸做出什么反应,就逃离了肖如芸的身边。
而肖如芸则一面摸着自己被张海天吻过的脸庞,一边对张海天道:“张海天,你,你竟然敢吻我,你看我,你看我怎么收拾你,你看我怎么收拾你。”张海天一边跳得远远的,以防着肖如芸暴起伤人,一边哈哈大笑着对肖如芸道:“如芸姐,你的脸好香好滑呀,那滋味还真的不错呢,好让人留恋呀,怎么如芸姐,你要收拾我,吻都吻过了,我看你就别收拾我拉,我们两谁跟谁呀,要不,我也让你亲回去怎么样呀。”
听到张海天这么一说,肖如芸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不由的微微一红,在这种情况之下,肖如芸不由的呸了一口:“臭海天,谁要吻你的臭脸呀,你想得倒美呢。”肖如芸的话虽然这么说着,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却全是笑意,又哪里有责怪张海天的半分样子,看到肖如芸似乎不责怪自己了,张海天的胆子也不由的大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由的又慢慢的靠近了肖如芸的一个香软的身体,一边腆着脸对肖如芸道:“如芸姐,你看,我让你吻你都不吻,你可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可是有好么的美女想要吻我,我还不给她们机会呢,来,如芸姐,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要是错过了,以后后悔可就没有用了。”一边说着,张海天一边将脸凑到了肖如芸的嘴边,挑逗着肖如芸,想让肖如芸吻自己,可是过了半天,张海天却感觉到肖如芸不但没有吻自己,反面又一次的没有了声息了起来。


正文 第241章 旗袍美女,渐入佳镜(02)
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由的有些奇怪了起来,于是张海天不由的转过了脸来,看着肖如芸,想看看肖如芸怎么突然间不吭声了起来,这一看之下,张海天不由的吓了一大跳,原来,肖如芸正弱不禁风的站在了那里,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竟然又一次的含满了泪水,看到肖如芸的样子,张海天不由的吓了一大跳:“如芸姐,怎么了,又怎么了,你怎么又哭起来了,如芸姐,是谁得罪你了,我去收拾他。”
看到张海天转过头来看向了自己,肖如芸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含了多时的泪水,终于忍不住的流了下来了,一边轻声的拉泣着,肖如芸一边大声的道:“欺负我,在张家还有谁敢欺负我呀,除了你这个臭小鬼还能有谁呀,海天,我恨死你了,今天,你都让我哭了两次了,以前,人家的心情多好呢,可是看到你以后,你竟然,你竟然两次让我哭了,臭海天,你不就是有钱人家的公子么,怎么就那么喜欢欺负人呢。”
听到肖如芸这么一说,张海天在心中不由的微微感觉到了有些歉然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由的拉住了肖如芸的手儿,轻声的对肖如芸道:“如芸姐,对不起了,是我不好,我只图着自己的一时开心,没有顾及到你的感受了,所以,我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捉弄你,惹得你不高兴了起来,如芸姐,我向你保证,以后,我再也不会这样子了,好不好,如芸姐,你不要不高兴了,好不好,来,笑一个,我觉得你笑起来,才是世界上美漂亮的女人呢。”
听到张海天说得真诚,肖如芸不由的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仿佛有些支持不住自己一样的,肖如芸将自己的一个身体软软的靠在了张海天的胸膛之上,而一个头,也依在了张海天的肩膀之上,幽幽的对张海天道:“海天,我知道你是一个好人,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我一看到你,就想跟你在一起了,只是,你一次一次的欺负我,让我真的有点不知如何是好了,海天,答应我,以后不要这样子对我好不好呀。”
张海天显然没有想到,肖如芸竟然在又哭又闹的情况之下,又主动的对自己投怀送抱了起来,一时间不由的手足无措了起来,但感觉到肖如芸的一个香软而充满了青春的热力的身体正散发着温热的气息扑到了自己的怀里以后,张海天还是下意识的伸出了手来,搂在了肖如芸的纤纤细腰上,一边感受着温香软玉抱满怀的惊艳的感觉,张海天一边柔声的对肖如芸道:“如芸姐,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以后,我不会再这样的欺负你的了。”
张海天感觉到,随着肖如芸的一个香软的身体扑到了自己的怀里,而肖如芸的一对正在白色的上衣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而充满了弹性的温热的山峰,也就挤到了自己的之上了,从处传来的那种温热而弹性的感觉,让张海天不由的心神荡漾了起来,而此时的肖如芸的秀发,也随风轻舞了起来,正在自己的鼻兴上撩拨着自己,使得自己有些心猿意马了起来。
张海天本来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看到漂亮的女人以后,人家不来他,他都会想方设法的去人家一下,趁机在人家的身上占点便宜,而现在,张海天受到了肖如芸的以后,又怎么控制得住自己呢,在受到了肖如芸的一对正在白色的上衣紧紧的包裹之下而充满了弹性的山峰在自己的胸膛上挤压给自己带来的刺激以后,张海天不由的暗暗的吸了一口气,一双本来是搂住了肖如芸的纤纤细腰的手儿,不由的慢慢的向下滑动了起来。
张海天的动作明摆着在告诉着肖如芸,他想将手放到肖如芸的一个正在牛仔短裙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的要紧的部位之上,体会肖如芸的一个身体的要紧的部位上的温热而弹性的感觉呢,感觉到了张海天的意图以后,肖如芸的心儿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但是那身体却不知是什么原因,却还是静静的依靠在了张海天的怀里,仿佛是对张海天的行动默许了起来。
张海天的手在肖如芸的纤纤细腰上慢慢的滑动着,一边体会着衣服包裹之下肖如芸的光滑而细腻的,一边慢慢的向着肖如芸的一个正在牛仔短裙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要紧的部位上滑动着,一边看着肖如芸的神色,在看到肖如芸仿佛并没有反对自己的意思以后,张海天不由的心中一乐,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由的慢慢的加快了自己的手向着肖如芸的一个正在牛仔短裙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面充满了弹性的身体的要紧的部位的滑动的速度了。
突然间,张海天感觉到,自己手掌下肖如芸的突然坟起了起来,透过手掌传来的感觉,使得张海天知道,自己的手已经来到了肖如芸的一个正在牛仔短裙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的要紧部位的边缘了,离自己抓着肖如芸的的身体要紧部位玩弄,只有一步之摇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由的更加的兴奋了起来,一双眼睛中,也不由的闪烁起了灼热的火花了,而身体的某一个部位,也不由的又一次涨大了起来。
而因为肖如芸因为正紧紧的贴在了张海天的身上,所以,张海天的身体上的变化,肖如芸马上就感觉到了,感觉到了张海天的一根坚硬而火热的东西顶到了自己的下腹上以后,肖如芸的心儿环由的狂跳了起来:“天啊,这东西,这东西,莫非就是传说中的男人的那玩意么,怎么这么硬,这么热呀,好舒服呀,真的好舒服呀,看来,男人的这玩意,还真的是个好东西呢,天啊,我在干什么呀,我,我可还是个处女呀。”
受到了张海天的顶到了自己的小腹上的坚硬而火热的身体的某一个部位的刺激,肖如芸不由的微微的清醒了过来,在这种情况之下,肖如芸才意识到,张海天的一只大手已经摸到了自己的一个正在牛仔短裙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的要紧的部位的边缘了,如果自己再不采取措施的话,也话,自己的身体敏感的部位,就要在张海天的面前失守了。
想到这里,肖如芸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就将张海天给推了开来了,张海天显然也没有想到,就在自己就要占领肖如芸的一个正在牛仔短裙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而充满了弹性的正在向着自己散发着诱惑的气息的身体的要紧的部位,甚至都感觉到了从肖如芸的一个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的要紧的部位上散发出来的温热的气息的时候,肖如芸却突然间推开了自己,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的心儿不由的失落了起来,而一双眼睛,也不由的不解的看着肖如芸。
肖如芸看到张海天那样的看着自己,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不由的微微一红,在这种情况之下,肖如芸不由的嫣然的对着张海天一笑:“海天,你真的坏死了,刚刚你都说了不欺负我的,可是还没有过到两分钟,你就又开始欺负我了,我不理你了。”一边说着,肖如芸一边转过了身来,将一个优美的正在牛仔短裙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的要紧的部位留给了张海天,转身就走。
可是,肖如芸却并没有向着张家走了过去,而是有意无意的向着教室走了过去,一边走,还一边大声的对张海天道:“海天,有本事的话,我就跟我来吧。”张海天本来就正在为肖如芸的一个香软的而充满了青春的活力的身体离开了自己而在那里失落着的,现在听到肖如芸这么一说,张海天不由的给肖如芸的一会儿冷,一会儿热,一会儿热情,一会而冷落给弄得迷迷糊糊了起来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由的咬了咬牙,迈开了脚步,跟在了肖如芸的身后。
走进教室以后,肖如芸看到张海天果然跟在了自己的身后,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上不由的露出了一丝得色,在深深的看了看张海天以后,肖如芸不由的扭动了一体,嘴里也喃喃的道:“海天呀,刚刚给你那么一闹,我感觉到,我的全身都酸疼了起来了,唉,真想找个人帮我揉一揉呀。”一边说着,肖如芸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边看着张海天,想看看张海天对自己的话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反应起来了。
听到肖如芸这么一产,张海天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动,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由的靠近了肖如芸的一个香软而充满了青春的活力的身体,嘴里也道:“如芸姐,你看看,刚刚都是我不好,惹得你生气了,现在,为了向你证明我是真心的向你道歉的,所以,我决定,好好的帮你按摩一下,你看怎么样呀,不知道如芸姐会不会原谅我,让我尽一下我的力量,给如芸姐消除一下疲劳呢。”
听到张海天这么一说,肖如芸不由的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张海天:“海天,这不是相信不相信你的问题,而是你会不会按摩呀。”听出了肖如芸的嘴里想要自己给按摩的意思,张海天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乐:“如芸姐,你看你,我没吃过猪肉,可还见过猪走路的吧,按摩这东西,谁不会呀,只能说是精不精的问题了,我自问,我给你按摩一下,还是没有问题的,如芸姐,你要是不相信的话,那我们就来试一试吧。”
听到张海天这么一说,肖如芸不由的面向着桌子躺了下来,嘴里也喃喃的道:“好,海天,那就给你一次机会吧,反正,我也觉得全身都酸疼得很,正想找人给我揉一下呢,你来试一试吧。”张海天看到,肖如芸躺在了那里以后,一个正在牛仔短裙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的要紧的部位就展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虽然肖如芸是面朝下的躺在了那里,但那个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要紧部位却还是显得那么的,看到这里,张海天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荡。
在暗暗的吞了一口口水以后,张海天便走到了肖如芸的身边。一边打量着肖如芸的一个正在牛仔短裙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的要紧的部位,纤纤的盈盈一握的细腰,雪白而笔直的,正在肉色丝袜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张海天一边问肖如芸道:“如芸姐,你看看,我先从哪里开始按呢。”肖如芸听到张海天这么问自己,头也不抬的对张海天道:“你愿意从哪里就从哪里吧,只要你能将我弄舒服就可以了。”
听到肖如芸这么一说,张海天的心儿不由的怦的一跳:‘弄舒服,如芸姐,我现在马上的就能让你感觉到舒服的,只要我将我的那里插入到你的身体里,那还不舒服死你的呀,行,那我就来了,我要用我的那里来的两腿之间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女性的身体的最重要的部位了。”心中这样想着,但张海天的手上可却不敢这样的行动,而是老老实实的伸出了手来,握住了肖如芸的手儿,在那里揉捏了起来。
一边揉捏着肖如芸的纤纤玉手,体会着肖如芸的小手上的温柔而细腻的感觉,张海天还一边装模做样的问肖如芸道:“如芸姐,力度怎么样,舒服不舒服之类的话,张海天这样子做的目的,无非就是想转移一下肖如芸的注意力,使得肖如芸感觉不到自己是在借着给肖如芸按摩的机会,在占肖如芸的便宜罢了,但出乎张海天的意料的是,肖如芸却结自己的问话一句也不回答,那无声的样子,好像肖如芸是睡着了一样的。
从肖如芸挣脱自己的怀抱开始,张海天隐隐的感觉到,肖如芸每走的一步,就像是在故意的诱惑自己一样的,而现在,肖如芸不理会自己的样子,使得肖如芸看起来全身更加的充满了一种惊人的诱惑力,想到这里,张海天不由的在暗暗的吞了一口口水以后,一双本来是抓住了肖如芸的纤纤玉手在那里揉捏了起来的手儿,不由的开始慢慢的向着肖如芸的身上滑动了起来。
一边滑动着,张海天一边低声的对肖如芸道:“如芸姐,手给你捏完了,现在,我给你捏一下背吧。”肖如芸其实哪里睡着了呀,只是第一次和男人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让肖如芸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所以,才会装着睡了的样子,以免得张海天看出了自己心里的慌乱而笑话自己的,现在,肖如芸听到张海天那么问自己,却还是不做声了起来,但一颗心儿,却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


正文 第242章 旗袍美女,渐入佳镜(03)
虽然肖如芸的心儿怦怦直跳了起来,但是肖如芸却还是没有做声,只是听到张海天这么问自己了以后,肖如芸的不由的绷紧了起来了,张海天的手本来就在肖如芸的身上滑动着的,肖如芸的身体上的变化,张海天马上就通过手上的感觉而察觉出来了,感觉到了肖如芸的身体上的变化以后,张海天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乐,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由的喃喃的道:“唉,我还想好好的给如芸姐按摩一下呢,可是看来如芸姐太累了,还真的睡着了,这样的话,我的动作可得轻一点,这样才不会惊醒如芸姐的。”
听到张海天这么一说,肖如芸还真的以为张海天是认为自己睡着了呢,在这种情况之下,肖如芸不由的为自己不必去面对张海天的大手在自己的身体上抚摸给自己带来的难堪的感觉而心中微微一松,而随着心情的放松,肖如芸的本来因为紧张而微微的绷紧了起来的,也跟着就放松了下来,而是坦然的躺在了那里,享受着张海天的大手在自己的身上抚摸给自己带来的快乐的感觉来了。
从背后看到,肖如芸的背部在旗袍的包裹之下,看起来是那么的优美,动人的曲线,的张力使得张海天的心儿不由的怦怦直跳了起来,而由于肖如芸是背朝上的躺在了桌子上的,所以,肖如芸的一个而充满了弹性的正被旗袍紧紧的包裹着的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的要紧的部位也就展现在了张海天的面前了,张海天看到,肖如芸的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的要紧的部位,依然是那么的浑圆而挺翘,那么的充满了弹性,正在那里向着自己散发着淡淡的诱惑的气息,使得自己看到了以后,忍不住的生出了一丝想要去抚摸的冲动的感觉来了。
但是张海天知道,肖如芸虽两然隐隐的透露出了勾引自己的意思,但自己这个时候如果去抚摸肖如芸的一个正在旗袍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的要紧的部位的话,肖如芸肯定是不乐意的,因为没有哪个处女会喜欢一个男人一上来就自己的身体最敏感的部位的,想到这里,张海天不由的看了看时间,在看到时间还早了以后,张海天便在心中下定了决心,那就是一定要好好的一下眼前的这个香软的充满了青春的活力的美妙,将这具对自己来说充满了诱惑的身体给得欲罢不能以后,再尽情的享用这具美妙的。
想到这里,张海天的心儿不由的微微一定,而想要尽快的占有肖如芸的一个香软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的冲动也微微的减弱了一些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由的将手放到了肖如芸的香肩之上,在那里隔着旗袍温柔的揉捏着肖如芸的香肩,感受着肖如芸的旗袍包裹之下的娇嫩的起来了,张海天感觉到,旗袍之下的肖如芸的肩膀上的,是那么的光滑,那么的细腻,使得自己的大手在上面揉捏,就像是揉捏在了一片温暖的丝绸上一样的。
而肖如芸感觉到随着张海天的大手放到了自己的香肩之上,在建阳城揉捏了起来以后,一本来本来的充满了男性的热力的气息,从香肩之上传到了自己的心中,使得自己的心儿不由的怦怦的真跳了起来,因为是第一次让男性如此的近距离的和自己接触,肖如芸不由的在心中叹息了起来:‘这样的感觉,。真的让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的感觉呀,这种感觉是那么的温柔,那么的美妙,那么的让我迷恋,难道,就是就男人和女之在一起时的快乐的感觉么。”
张海天一边在肖如芸的香肩上抚摸着揉捏着,感受着肖如芸的香肩的浑圆而柔软的,一边在肖如芸的身上打量了起来,张海天看到,全体的旗袍如同肖如芸的第二层一样的,紧紧的包裹在了肖如芸的香肩之上,使得肖如芸的一个优美的身材在自己的面前尽情的展现了出来,而正在这时,张海天看到,肖如芸的肩胂骨的下方,有一条细细的勒痕,从旗袍下隐隐的现了出来,看到这里,张海天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乐。
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的手不由的在肖如芸的背上滑动了起来,向着那细小的勒痕划了过去,一边体会着自己的手所到之处肖如芸的给自己带来的温柔的感觉,张海天一边喃喃的道:“如芸姐也真是的,穿个衣服也不好好的穿,怎么这里有这么大的一个折痕也没有看出来呀,还好给我看到了,要是给人家看到的话,那还不是要闹笑话了呀,不行,我得趁着如芸姐睡着了的时候,好好的帮她整理一下。”
肖如芸正给张海天的手上散发出来的阵阵的男性的热力给弄得心儿怦怦直跳了起来,现在却听到张海天这么一说,肖如芸的心中不由的感觉到奇怪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肖如芸不由的回忆了起来,回忆着自己的旗袍之上怎么会有折痕的呢,可是想破了脑袋,肖如芸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在这这种情况之下,肖如芸几乎忍不住的想要问张海天起来了,但话到了嘴边,肖如芸才突然间想起来自己现在在张海天的眼里应该是睡着的了,所以,那话到了嘴边也就给咽了回去了。
就在肖如芸把话咽回去了的时候,张海天的手儿已经来到了肖如芸的背后旗袍之下的细细的勒痕之上上,一边抚摸着那条勒痕,张海天的嘴里一边喃喃的道:“奇怪了,这好像并不是衣服的折痕的呀,怎么用手摸上去硬硬的,这是什么东西呀,奇怪死了,来,让我好好的看一看,这究竟是什么呀,把我都搞糊涂了。”一边说着,张海天一边更加用劲的在肖如芸的后背的细细的折痕之上抚摸了起来。
而当张海天的手伸到了自己的后背的细细的折痕上的时候,肖如芸几乎是马上就明白了张海天嘴里所说的细细的折痕是什么个意思了,因为肖如芸感觉到了张海天的手儿摸到的地方,正是紧紧的包裹着自己的一对盈盈一握的,充满了弹性的看起来十分养眼的山峰的的系带,感觉到了这一切以后,肖如芸在心中不由的吃吃的笑了起来:“看来海天还真的只是一个孩子呀,连女人穿的都没有见过呀,还抒她当成了我的衣服的折痕呢,弄得我空紧张了一场。”想到这里,肖如芸的芳心不由的微微一定。


正文 第243章 旗袍美女,渐入佳镜(04)
张海天一边喃喃的说着,一边伸出了一只手指来,熟练的将手指伸到了正紧紧的包裹着肖如芸的一对盈盈一握的养眼的,充满了弹性的山峰的的系带的下方,然后,手上微微的一用力,就轻轻的将的系带给轻轻的拉了起来了,然后,张海天不由的微微叹息了一声:“这是什么东西呀,怎么如芸姐的衣服之下还有这个东西呀,女人也真是奇怪,怎么和我们男人不一样呢,在衣服之下还有着这么一个东西,可是,这东西是做什么用的呢。”一边说着,张海天的手指有意无意的一松,就听到啪的一声,被张海天的手指拉了起来的正紧紧的包裹着肖如芸的充满了弹性的山峰的,在弹力的作用之下,重重的打在了肖如芸的后背之上。
看到这里以后,张海天的眼睛中不由的露出了一丝坏坏的笑意,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由的一边又一次的伸出了手来,将正紧紧的包裹着肖如芸的一对盈盈一握的充满了弹性的山峰的的系带给勾了起来,然后手一松,使得系带又一次重重的弹在了肖如芸的后背的光滑的上之后,张海天才又喃喃的道了起来:“如芸姐的这根细细的东西倒底是什么呀,怎么那么有弹性呀,真好玩呢。”
肖如芸感觉到,张海天抓住了自己的正紧紧的包裹着自己的一对盈盈一握但却充满了弹性的山峰的的系带,在那里玩弄了起来,随着张海天拉动系带的动作,使得本来是正紧紧的包裹着自己的山峰的,也开始在自己的上一紧一松了起来,而那样的感觉,使得肖如芸感觉到,自己的山峰竟然就像是受到了两只无形的大手的按压一样的,使得自己有一些异样的感觉从心中升了起来。
而受到这种刺激,肖如芸的跳心中不由的隐隐的感觉到有一些不妥了起来,但至于是什么地方不妥,肖如芸却还是不知道,也许只是凭着女性的第六感观的吧,而自己的一对盈盈一握的充满了弹性的山峰受到无形的大手按压给肖如芸带来的那种刺激的感觉,却使得肖如芸感觉到自己竟然微微的有些兴奋了起来,而一个身体,也不由的因为受到了这种刺激,而又一次的绷直了起来了。
张海天早在一看到肖如芸的后背的这根细细的系带以后,就马上知道了这正是紧紧的包裹着肖如芸的一对盈盈一握的山峰的东西了,但张海天装着不知道的喃喃自语的目的,就是要肖如芸在不知不觉之中放松警惕,从而使得自己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好好的一下肖如芸的,现在看到肖如芸的一个香软的身体又绷直了起来,张海天的脸上不由的露出了一丝坏坏的笑容,而又在那里玩弄起了肖如芸系带起来了。
如此反复的将肖如芸的正紧紧的包裹着她盈盈一握的充满了弹性的山峰的的系带玩弄了几下以后,张海天才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唉,这样子刚刚开始还觉得挺好玩的,可是玩了一会儿,就感觉到不好玩了,而且,到了现在,我也没有搞明白这东西是什么,看来,只有等着如芸姐醒了以后,再好好的问她了,对了,我还没有给=如芸姐按摩背部呢,现在,我来给如芸姐按摩一下背部吧。”
肖如芸本来就给张海天的手指勾起了正紧紧的包裹着自己的一对盈盈一握的山峰的上的系带,拉起来又放下去的感觉给弄得心慌意乱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肖如芸几乎就要忍不住的装着睡醒了的样子,来阻止张海天对自己的行动了,但是却感觉到了张海天的手停止了对自己的,于是,肖如芸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松,但马上的,肖如芸又听到张海天说在自己醒了以后要问自己那是什么东西起来了,在这下,肖如芸不由的紧紧的闭起了双眼,一动也不敢动一下了,因为肖如芸害怕如果张海天知道了自己是装睡了以后,追问起系带是怎么回事来了以后,自己将会是多么的难堪呢。
就在肖如芸的心儿怦怦直跳的时候,张海天的已经伸开了双手,使得手掌按在了肖如芸的背部,在那里按压了起来,一边按压着还一边在那里涔涔的滑动着,在这种情况之下,肖如芸还真的以为张海天是在给自己按摩着呢,心情也就不由的放松了起来了。
张海天一边透过旗袍感受着肖如芸的背部光滑而细腻的,一固定资金地手慢慢的移动了起来,一边开始用自己的眼睛,打量起了肖如芸的一个正在旗袍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要紧的部位来了,张海天看到,虽然肖如芸是背朝上的躺在了那里,但是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的要紧的部位,却并没有因为如此而陷下去,仍然的显得是那么的浑圆而挺翘,看到这里,张海天不由的暗暗的吞了一口口水。
仿佛有些受不了肖如芸的一个正在旗袍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要紧的部位给自己带来的诱惑一样的,张海天一边用手在肖如芸的背部温柔的按压着,一边慢慢的将手向着肖如芸的一个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要紧的部位划动了起来,想到肖如芸的身体的要紧的部位在自己的大手的玩弄之下不停的变幻着形状的无限风光,张海天的心儿不由的有些怦怦的直跳了起来,而身体的某个部位也因为受到这种刺激,而微微的在自己的跨下抬起了头来,当然,张海天并没有猴急的直接将自己的手向着肖如芸的一个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的要紧部位划过去,而是转着圈的向着肖如芸的身体的要紧部位移动了起来。
因为这样子的举动,就会使得肖如芸根本感觉不到自己的意图,从而放松自己的注意力,从而使得张海天能够顺利的达到自己的目的了,果然,一开始肖如芸感觉到张海天的手在自己的后背按压了起来以后,心情不由的紧张了起来,但感觉到张海天只是在自己的后背上规矩的按压着以后,肖如芸的心儿不由的微微一定,防范的意识,也因为看不透张海天隐藏着的意图,而微微的有些松懈了起来了。


正文 第244章 旗袍美女,渐入佳镜(05)
张海天感觉到,在自己的手的按压之下,肖如芸明显的放松了自己的一个香软而充满了青春热力的身体了,感觉到了肖如芸的身体上的变化以后,张海天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乐,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由的加快了自己的大手对肖如芸的的速度起来了,只见张海天的手对着肖如芸的后背的按压的速度越不越快了起来,而手,也有意无意的向着肖如芸的一个正在旗袍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的要紧的部位进发了起来,但是,张海天到了现在也算得上是一个情场老手了,在将手的接触到了肖如芸的两片而充满了弹性的臀,肉以后,张海天却将手在那里停止了下来,一边在肖如芸的腰际和身体要紧的部位连接的地方抚摸着,一边体会起了肖如芸在自己的大手有意无意的之下的反应来了。
肖如芸也渐渐的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头了起来了,因为肖如芸感觉到了,自己的一个正被旗袍紧紧的包裹着的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的要紧的部位的边缘之上,已经给张海天占领住了,而这个地方,却一直是神圣而不可傲视侵犯的,是从来没有哪一个男人能越雷池一步的,而现在,却给张海天的手儿摸到了,肖如芸的心儿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一种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使得肖如芸不由的一边感觉到了一种异样的刺激,一边不由的想要在张海天的手下挣扎,将自己的身体从这种羞人的感觉中拿出来的想法,而正是因为有了这种想法,肖如芸本来已经软了下来的身体,又一次的在张海天的大手的之下,绷紧了起来了。
张海天的手放到了肖如芸的纤纤细腰和一个正在旗袍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的要紧的部位连接的地方的,一边抚摸着肖如芸的身体,张海天一边体会着肖如芸的身体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温热的气息,张海天感觉到,自己的掌际的和肖如芸的身体要紧的部位的边缘给接触了起来,而自己的手指,却还停留在了肖如的腰际,肖如芸的腰际是那么的紧致,而肖如芸的身体的要紧部位的边缘却又是那么的,那么的柔软,两种不同的感觉刺激着张海天,使得张海天不由的幻想起正在旗袍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肖如芸的一个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的要紧部位是多么的温热,多么的柔软,自己的手如果摸在了上面,应该是多么的舒服起来了。
但张海天在想像着这些的同时,也没有忘记时时的注意着肖如芸的举动的,随然张海天已经给自己的手掌处传不的肖如芸的一个正在旗袍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的要紧部位上散发出来的温热而柔软的感觉所深深的吸引住了,忍不住的升出了一丝想要将肖如芸的身体的重要部位的给抓在手里好好的把玩一下的冲动,但是在感觉到了肖如芸又一镒的将身体绷紧了起来以后,张海天知道了,肖如芸的心中已经对自己的行动产生了一丝的抗拒之心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由的迅速的做出了决定来了,于是,张海天不由的将手拿了开来,而嘴里也喃喃的道:“好了,如芸姐,你看看,我已经将你的后背给按摩完了,看你睡熟的样子,应该是对我的手法比较的满意的吧,可是,你醒了的时候,可要好好的表扬我呀,现在该给如芸姐按摩哪里呢,对了,帮如芸姐按摩一下脚吧,刚刚如芸姐走了那么长的路,脚上肯定是很需要我的按摩的吧。”
肖如芸虽然在感觉到张海天的手和自己的一个正在旗袍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面充满了弹性的身体要紧的部位接触了起来,心中隐隐的感觉到了一丝的不妥,就想要从张海天的手下脱离出来,但是当肖如芸感觉到了张海天主动的将手脱离了和自己的身体的接触以后,肖如芸的心中不由的隐隐的一松,而在这种情况之下,肖如芸不由的又一次的躺在了桌子上,任凭张海天对自己摆布了起来了,但同时,肖如芸也感觉到,随着张海天的手儿离开了自己的身体,那种男性的温热的气息从自己的身上消失不见了以后,自己的心儿竟然隐隐的有些失落了起来了。
张海天在将手脱离了和肖如芸的一个正在旗袍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的要紧的部位接触以后,便移动着身体,来到了肖如芸的脚边,抓住了肖如芸的一只脚以后,张海天不由的被肖如芸的小脚给深深的吸引住了,张海天看到,肖如芸的脚上,虽然穿着一双白色的高跟鞋,但是那露在了外面的足背,却显得是那么的柔美,那么的,看到这里,张海天的脸上不由的露出了一丝坏坏的笑容。
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由的喃喃的道:“唉,如芸姐也真是的,睡觉公还穿着鞋子呢,也不怕这样不舒服,只是,她穿着鞋子我怎么去按摩呀,还是将如芸姐的鞋子给脱了吧.”一边说着,张海天一边伸出了另一只手来,将肖如芸的鞋子给脱了下来,一边看着肖如芸的纤纤玉足,张海天一边在那里欣赏起了肖如芸的秀美的脚部来了,可是,还没有等到张海天去欣赏肖如芸的脚部,张海天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还带着一丝酸臭的味道,从肖如芸的脚上散发了出来。
原来,由于两人的姿势的问题,使得张海天站在了肖如芸的脚边,而在脱肖如芸的鞋子的时候,张海天因为要手上用劲,所以,就无形中将肖如芸的脚儿抬到了自己的胸前了,一脱下了肖如芸的白色高跟鞋以后,一阵阵的带着一丝丝酸臭的味道,就从肖如芸的纤纤玉足了散发了出来,而由于张海天的鼻子和肖如芸的纤纤玉足离得很近,所以,马上的,张海天就闻到了那股有点难闻,但却很能让人兴奋的味道了。
闻到了这股虽然有些难闻,但却很能让人兴奋的味道,张海天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的某个部位在这种味道的刺激之下,又涨大了少许了起来,而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由的欣赏起了肖如芸的秀美的玉足起来了,张海天看到,肖如芸的一双玉足正被打到了肖如芸的踝部的几乎是透明的白色丝袜包裹着,透过那几乎是透明的丝袜,张海天看到,肖如芸的足部的竟然是那么的雪白,那么的。
而透过那正紧紧的包裹着肖如芸的秀美的足部的白色透明的丝袜以及玉足上雪白的,张海天看到肖如芸的玉足之下的血管都在自己的面前清晰可见了起来,而白色丝袜,已经给肖如芸的脚汗给打湿了一些,变得更加的透明了起来,而几乎是透明了起来的丝袜,则紧紧的贴在了肖如芸的纤纤玉足之上,使得肖如芸的纤纤玉足在白色的丝袜的紧紧的包裹之下,显得更加的诱惑了起来,看到肖如芸的纤纤玉足的诱惑的样子,张海天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荡,而产出了一种想要亲吻一下肖如芸的纤纤玉足的冲动来了。
但是张海天知道,到了现在,肖如芸还没有放松对自己的警惕之心,自己只要稍稍的有些异动,也许就会招来肖如芸的挣扎,从而使得自己的计划无法顺利的实现进行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的心中虽然升起了想到亲吻肖如芸的正在白色的丝袜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纤纴玉足的冲动,但却强行的压制了下去,而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个样子,既像是张海天想借着这个机会平静一下自己的冲到的内心,又想是在将从肖如芸的正在白色的丝袜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纤纤玉足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微微的带着一丝的酸臭的气息给全部吸到肚子里去一样的。
而张海天同时感觉到,自己的手指上,也传来了肖如芸的纤纤玉足上的那种温热的感觉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由的一边用手轻轻的在肖如芸的正被白色丝袜紧紧的包裹着的正在向着自己散发着诱惑的气息的纤纤玉足了揉捏了起来,一边嘴里也喃喃的道:‘如芸姐的脚还真的是很好看呀,这么的秀美,这么的柔软,这么的,海天还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美的脚呢。”
肖如芸听到张海天在那里一边揉捏着自己的纤纤玉足,一边对着自己的玉足称赞了起来,心中也是不由的怦的一跳,说实话,从小到大,肖如芸也听到过不少的对自己称赞的话语,有的说自己长得好,有的说自己身材好,有的说自己皮肤好,但却从来没有人当着自己的面说自己的脚长得好看的,现在,这称赞的话却从张海天的嘴里说了出来,使得肖如芸不由的芳心大慰了起来,而同时,肖如芸也感觉到了一阵娇羞从心中涌了起来人,使得肖如芸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也不由的变得红润了起来,只是因为肖如芸是面朝下的躺在了那里,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上的变化,张海天看不到罢了。
感觉到在自己说出了微微的带着一丝的意味的话以后,肖如芸并没有像刚刚那样的绷直了身体,张海天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乐,而胆子,也不由的渐渐的大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由的渐渐的将肖如芸的一双正在白色丝袜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充满了诱惑的气息的纤纤玉足给抬了起来,向着自己的嘴边凑着,使得肖如芸的白色丝袜紧紧的包裹之下的纤纤玉足慢慢的凑到了自己的鼻子边上去了。
而感觉到了张海天的举动以后,肖如芸的心儿不由怦怦的直跳了起来,虽然看不到张海天在干什么,但通过张海天在自己的纤纤玉足上的举动,肖如芸却隐隐的猜出了张海天的行动来了,在这种情况之下,肖如芸不由的有些心慌意乱了起来:“海天,海天在干什么呀,莫不是想要闻我的臭脚吧,这怎么可以呢,羞都要羞死人了,可是从海天刚刚对我的举动来看,海天应该是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孩子呀,我是不是错怪他了呀。”
“谁说海天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了,现在社会进步了,小孩子也成熟得早了,现在十二三岁的小孩子,什么不懂呀,肖如芸呀肖如芸,你可要小心一点呀,虽然你很想一下海天,以便于你了解海天对你的想法,但你这样子做,也是很容易的于海天的呀,肖如芸快点将脚缩回来,不要让海天闻到你的脚了,快点缩咖啡回来呀,肖如芸,今天你是怎么了呀,怎么不听话了起来了。”
就在肖如芸的内心开始挣扎了起来以后,张海天已经将肖如芸的一双正在白色的丝袜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正在向着自己散发着诱惑的气息的纤纤玉足拿到处自己的嘴边了,而张海天也感觉到,随着肖如芸的纤纤玉足凑到了自己的嘴边,从纤纤玉足上散发出来的那种虽然不太好闻,但绝对能让人兴奋起来的酸臭的味道也变得更加的浓烈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由的在那里贪婪的呼吸起这好闻的味道来了。
而同时,张海天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随着自己将肖如芸的一双正在白色丝袜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正在向着自己散发着诱惑的气息的纤纤玉足给抬了起来以后,那本来正掩盖住了肖如芸的的旗袍,却从肖如芸的上轻轻的滑动到了肖如芸的根部,使得肖如芸的一双结实均称而雪白的,在自己的面前充满的展现了出来了,而肖如芸正在内心的矛盾的挣扎中,想着自己倒底要不要抗拒张海天这种近乎的行动,而对自己的展现在了张海天面前的情况一无所知了起来了。
本来,张海天的打算是在将肖如芸的一双正在白色的丝袜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正在向着自己散发着诱惑的气息的纤纤玉足给凑到了自己嘴边,如果肖如芸没有反抗的意思以后,自己也许就会伸出舌头来舔肖如芸的纤纤玉足的,但是看到了这个意外的收获以后,张海天却不由的放弃了自己的原来的打算,而是趁着这个机会,在那里欣赏起了肖如芸的一双结实均称结实而雪白的来了。
张海天看到,肖如芸暴露在了自己面前的一双腿儿,小腿浑圆而光滑,结实而修长,实在是不得多得的女性的之中的极品,看到了肖如芸的雪白的双腿,张海天的心儿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而呼吸也不由的微微有些急促起来了:“如芸姐的真的好美好呀,可惜了,要是如芸姐穿上连体丝袜,这在丝袜的包裹之下,应该是更加的吧,可惜我没有这个眼福呀,真美呀,如芸姐,你的好漂亮呀,让海天,海天看得都有些冲动了起来了,如芸姐,我好喜欢你的呀。”


正文 第245章 旗袍美女,渐入佳镜(06)
张海天因为受到肖如芸的一双雪白而笔直修长的的诱惑,微微的变得有些急促了起来的呼吸,使得张海天的嘴里呼出来的热气,一阵阵的扑打在了肖如芸的一对正在白色的丝袜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正在向着自己散发着诱惑的气息的纤纤玉足之上,使得肖如芸的玉足不由的微微的颤抖了起来,而张海天也马上就感觉到了这一点,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由的一边欣赏着肖如芸的,一边感受着自己的手握住的地方肖如芸的上光滑而弹性的感觉,一边贪婪的呼吸着肖如芸的纤纤玉足上散发出来的的气息,一边喃喃的道:‘如芸姐,你的玉足真的好美,好呀,让我都忍不住的想要吻你的玉足了,但是,这样子做也太冒犯你了,所以,海天不敢去吻你的玉足,只好趁着你睡熟了的时候,闻一闻你的玉足上的香味了,如芸姐,你可千万别怪我呀,要怪,你就怪你的玉足实在是长得太美了吧。”
当如芸也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充满了火热的气息的男性的呼吸,扑打在了自己的正被白色丝袜紧紧的包裹着的纤纤玉足之上,使得自己的身体不由的变得懒洋洋的起来了,而心中也升起了一丝异样的感觉,而内心矛盾的挣扎中,那种要让自己从张海天的之下脱离出来的想法也渐渐的占了上风,而现在,听到了张海天说因为怕冒犯了自己而不敢亲吻自己的玉足,只是想闻一闻自己的玉足上的气息以后,那种顺其自然的想法的声音在心中又大了起来了。
“你看,你看,我说得没有错吧,海天还只是一个什么事都不懂的孩子呀,你听他的话就听得出来了,海天是很尊重你的,只是想闻一闻从你的脚上散发出来的味道而已么,你又何必太在意呢,给人闻一下的感觉虽然有些害羞,但是却并不影响你什么呀,而且,你的心中不是也有一种想让海天闻一闻你的玉足的冲动么,不然的话,你怎么会感觉到欣快呢,肖如芸,收起你虚伪的面容,好好的享受这种欣快的感觉吧。”
这种声音一大起来,马上就将另一种声音从肖如芸的心中打压了下去了,而肖如芸则静静有躺在了那里,享受起了张海天在自己的一双正在白色的丝袜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纤纤玉足上给自己带来的欣快的感觉来了,而同时,肖如芸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上的红润的颜色,更加的明显了起来,使得肖如芸看起来在这一刻显得更加的明艳动人了起来了。
张海天看到自己在说了这话以后,肖如芸还是静静的躺在了那里,一动不动的。仿佛是接受了自己的一样的,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乐,于是,张海天一边贪婪的呼吸着从肖如芸的正被白色的丝袜紧紧的包裹着的正在向着自己散发着诱惑的气息的玉足上散发出来的幽香,一边用火热的目光在肖如芸暴露在了自己的面前的结实均称而笔直修长的上游荡了起来。
张海天的目光在肖如芸的雪白的上打量着,慢慢的移动着自己的目光,那神情是那么的专注,那么的用心,仿佛张海天想要将肖如芸的上每一寸的特点,每一个毛孔的位置,都要给记在心中一样的,突然间,张海天感觉到自己的心儿不由的微微一跳,而目光中也不由的流露出了火热的神色,盯着肖如芸的身体的某一个部位,竟然再也舍不得将眼睛给移开半分起来了。
原来,张海天的目光在肖如芸的上打量着,慢慢的移动着,很快的就来到了肖如芸的两条雪白破落而充满了弹性的双腿的根部了,而旗袍也正好是退到了那里的,而由于张海天将肖如芸的双腿给高高的抬了起来,所以,就使得肖如芸的和旗袍之间就形成了一道大约一厘料米大小的空隙了,而从张海天所处的位置,却正好可以看到肖如芸的两腿,之间的风景,在自己的面前若隐若现了起来。
而那种若隐若现的风景,却比肖如芸什么都不穿,将自己的两腿交叉处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女性的身体最重要的部位展现在自己的面前更加的,更加的刺激有,男人都是见猎心喜的,肖如芸无意间露出来的那种若隐若现的两腿交叉处的风光,却正好勾起了张海天心中最底层隐藏着的偷窥的来了,而在这种刺激之下,张海天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的某个部位不由的一下子坚硬了起来了。
透过旗袍和肖如芸的雪白的之间形成的空隙,张海天仿佛感觉到一抹白色在自己的面前若隐若现了起来,而看到这里,张海天的心儿不由的狂跳了起来,因为张海天知道,那抹白色,肯定是正紧紧的包裹着肖如芸的两腿交叉处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身体最重要的部位的底裤的颜色了,看到这里,张海天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深处的某根最敏感的神经仿佛一下子受到了撩拨一样的,使得自己的眼睛中不由的射出了狼一样的目光了。
看着那抹白色,张海天一边在想像着正在白色的底裤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肖如芸的两腿之间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女性的身体最重要的部位是何等的柔软,何等的弹性,何等的,何等的,而一边喃喃的在心中默念了起来了:“如芸姐,好宝贝,好宝贝儿,快点,快点再动一体,使得旗袍再向下滑动一点,再向下滑动一点,这样的话,我就可以,我就可以好好的欣赏一下,欣赏一下你那里的美妙的风景了。
可是旗袍就像是在跟着张海天做对一样的,不管张海天的心中怎么样的默念着,不管张海天怎么样的抬起了肖如芸的雪白而的,想要将旗袍给再滑落下去一点,使得肖如芸的两腿交叉处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女性的身体最重要的部位在自己的面前展现出来,那旗袍就像是铁铸的一样的,在肖如芸的双腿的根部纹丝不动了起来,始终的使得肖如芸的两腿交叉处的女性的身体柔软而的充满了诱惑的最重要的部位在白色的底裤的紧紧的包裹之下,在张海天的面前若隐若现了起来,就是不肯露出全貌。


正文 第246章 旗袍美女,渐入佳镜(07)
看到这里,张海天的心儿不由的痒痒的起来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恨不得现在马上就能刮起一阵大风,将讨厌的正掩盖住了肖如芸的两腿交叉处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女性的身体最重要的部位的旗袍给刮开来,从而使得自己可以好好的欣赏一下肖如芸的两腿交叉处的美妙风景以及那个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的要紧部位在白色的底裤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的样子,而张海天也知道,在这个教室里面,是不可能平白无帮的刮起一阵大风的,而想要欣赏到肖如芸的两腿交叉处的风景,那还得靠自己的努力。
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由的升起了一个大胆的主意,于是,张海天一边慢慢的将肖如芸的一双正在白色的丝袜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正在向着自己散发着诱惑的气息的纤纤玉足给慢慢的放了下来,一边在嘴里喃喃的道:“如芸姐的脚我也按摩过了,现在应该按摩哪里呢,对了,对了,应该给如芸姐按摩一下小腿了,好,就这样决定了,就给如芸姐按压一下小腿吧。”
一边说着,张海天一边将肖如芸的纤纤玉足给放了下来以后,一边伸出了手来,开始抓住了肖如芸的小腿肚子,在那里揉捏了起来了,肖如芸的浑圆而的小腿上的的那种光滑而细腻的感觉,让张海天的心儿不由的微微一荡,而受到这种刺激,张海天不由的有些急促的想要看到肖如芸的两腿交叉处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女性的身体最重要的部位的风光来了。
而正是因为受到了这样的诱胜惑,张海天不由的一边在肖如芸的浑圆而的小腿肚子上按摩着,体会着从肖如芸的小腿上散发出来的温热而光滑的感觉,一边慢慢的将手向着肖如芸的两腿交叉处的的根部慢慢的移动了过去了,而一双眼睛中,也不由的闪烁起了狼一样的炽热的目光,看着正掩盖住了肖如芸的两腿交叉处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重要部位的旗袍,那样子,就像是恨不得用眼光将旗袍给从肖如的身上脱了去一样的。
肖如芸感觉到张海天的手儿在自己的小腿上磨擦了起来,一阵阵的异样的感觉从心中升了起来,使得肖如芸不由的感觉到了一种异样的快乐,那种如火一样热情的男性的气息,从张海天的手上散发出来传到了肖如芸的心中,再加上自己的身体被一个男人揉捏给自己带来的快乐的感觉,使得肖如芸的心中也不由的变得微微的有些冲动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肖如芸感觉到,自己的防范的意识,正随着张海天在自己的香软而充满了青春的活力的身体上的,而有些松懈了起来。
但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肖如芸虽然意识到了这一点,却并没有准备将自己的防范意识建立起来,以应付张海天对自己的的意思一样的,而是在心中暗暗的安慰起了自己:“没事的,没事的,肖如芸,张海天还只是人个什么事都不懂的孩子,他这样子做,只是在给你按摩而已么,要是海天要对你动坏心的话,他刚刚为什么要主动的将手从你的身体要紧的部位上拿下来呢,而且,你想一想,一个连紧紧的包裹着女人的坚硬而弹性的山峰的都没有见过的少年,又能在你的身上做什么事呢,就算是海天有什么出格的行动,那也只是因为你长得太美了,你的身材太了,海天才会忍不住的在你的身上动手动脚起来的,对你不会构成太大的威胁的。”
张海天可不知道自己以前在肖如芸的香软而充满了青春的活力的身体上做出来的种种努力,已经在肖如芸的心中发挥起了做用,正在说服着肖如芸将自己的防备的心理一点一点的减弱了起来,张海天只感觉到,肖如芸好像对自己在她的浑圆而的小腿上划动着的,正向着肖如芸的两腿交叉处的正被白色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女性的身体最重要的部位的手儿好像并不怎么抗拒一样的。
在这种情况之下,张海天不由的兴奋了起来,于是,张海天的手上的力度也更加的大了起来,划向肖如芸的两腿交叉处的女性的身体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正被白色的底裤紧紧的包裹着的重要部位的速度也更加的快了起来,在这一刻的张海天,仿佛觉得肖如芸的两腿之间的那女性的身体最重要的部位的美妙的,就像是在向着自己发出着无声的如召唤一样的,使得自己不顾艰难险阻,一往无前了起来。
在手划过肖如芸的的时候,张海天感觉到,肖如芸的上的是那么的光滑,那么的细腻,而也许是因为肖如芸经常煅练的缘故吧,肖如芸的结实均称而雪白的上的,好像比林兰芳张秋影以及王秀芸母女等人的要紧至了许多,那种诱惑的感觉,使得张海天几乎都要忍不住的将手停留在肖如芸的之上,好好的感受一下末经人事的少女的上的美妙的感觉来了。
但是张海天知道,自己的目的不在这里,自己的目标是肖如芸的两腿交叉处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女性的身体最重要的部位的美妙的风光,所以,张海天的手抵止住了肖如芸的给自己带不的诱惑的感觉,而是一如既往的向着肖如芸的两腿交叉处的美妙挺进了起来了,而随着自己的手越来越接近到了肖如芸的两腿交叉处的美妙风光,张海天的眼睛中也不由的露出了一种兴奋而期待的目光。
肖如芸也感觉到了张海天的手儿正向着自己的两腿交叉处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女性的身体最重要的部位挺进了起来,一颗芳心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虽然张海天的手在自己的浑圆而的小腿上,在自己的结实而均称的上划过给自己都带来了一种难以言喻的美妙的感觉,而肖如芸却还是感觉到了一阵的娇羞,在这种情况之下,肖如芸的心儿不由的狂跳了起来,而嘴里也微微的感觉到有些发干了起来,到了这个时候,肖如芸知道,自己如果再装睡的话,自己也许真的就要在张海天的面前外露了。



[ 本帖最后由 cctv-2011 于 12-4 03:25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