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导航

合作友链

零散完本 >

[06-01] 【我看过妈妈的裸照】

  我今年已经过了30岁了,有一件事一直压在我心里许多年了,从不敢对任
何人说,也没人可以交流,感谢网络,可以把这件事写出来。
这件极隐秘的事情就是我看过妈妈的裸照。我今年已经过了30岁了,我妈妈
是60年代中期毕业于北京的一所比较有名的大学,后来分配到某单位从事科研
工作,当时算是一个高级知识分子了,我爸爸也是同一所学习毕业,他们是同学,
在学校结识的。
事情是这样的:我第一次对性好奇是在小学3年级的时候,具体年份已经记
不清了,大约是1978年或1979年的时候,那时候家里房子小,只有一件
卧室,可能由于觉得我还小,晚上睡觉都是我和父母一起睡在大床上。
有一天半夜他们做事的声音把我吵醒了,朦朦胧胧看到爸爸压在妈妈身上,
妈妈只是在喘气,没有叫,可能是因为我睡在傍边的缘故吧,因为当时是冬天,
天冷,他们身上都盖着被子,什么都看不到,只能看到被子一上一下的动。
后来大约是在放寒假的时候,那天白天在家做寒假作业,桌子是以前那种办
公室的办公桌,左边一个大抽屉,右边上下3层抽屉,无意中拉了一下,发现大
抽屉没锁。
于是好奇地打开来看,发现里面有几本影集,翻开一看,顿时感到血往头上
涌,原来里面都是妈妈的裸照,都是黑白的,有正在洗澡的,有躺在床上的,有
站在房间里的,傍边还注明「27岁留影」、「30岁留影」的字样。
当时看了以后的感觉整个头都是晕的,又非常害怕会被发现,匆匆把这些放
回原处。可是后来象上瘾了一样,一直忘不掉,总想再看一看,但是又找不到钥
匙,也无法指望爸爸再忘记锁抽屉了,心里很着急。
于是灵机一动,发现相邻的右边第一层抽屉与这个被锁的上面是相通的,大
概留有一寸宽的缝隙,我的手刚好能伸进去,于是试着把手伸过去,结果真的拿
到了影集。
后来一有机会就偷偷拿出来看,一直到上初二,期间照片也在不断地增加,
后来看得多了,发现一个规律,基本上每隔两三年到妈妈的生日的晚上,爸爸就
早早的和妈妈进卧室睡觉了,几天之后我就会在抽屉里看到妈妈的新的裸照,我
想是爸爸在妈妈生日的晚上给她照相留念吧。
再后来因为人长大了,手也大了,伸不进去了,只好作罢。
后来上了高中,也是放假的时候,百无聊赖,正好爸爸又出差去了,于是我
偷偷把爸爸留下的抽屉钥匙配了一把,趁妈妈上班还没有回来这段时间把抽屉打
开,这下终于看到抽屉里面的所有东西了。
不光有影集,还有一些其它的东西,如避孕套、一些性知识方面的书,还有
爸爸记的一个本子,上面有爸爸妈妈认识的经过、婚前的亲热抚摸过程、以及新
婚后的几次性交详细过程的描写。
在旁边的影集里又发现了一些以前没看到过的新照片,仍然大都是妈妈一个人
的裸照,但是与以前的有所不同,多了许多穴穴的特写,姿式也越来越淫蕩,有
在床上把腿分得大大的,有自己把穴穴掰开的,还对着镜头妩媚的笑,反正一摞
好几十张,不过还是黑白的,是爸爸自己沖洗的。
爸爸自己买了显影、沖洗的药水和相纸,还有一台自製的简易底片放大机,
后来我一直经常看,也偷看过老妈洗澡,不过看不清楚,黑乎乎的一团,还不如
照片清楚。
后来我们家搬家,我乘乱偷偷拿了几张底片,一直保留到现在,现在妈妈已
经50多岁了,我基本上从妈妈28岁起一直到现在各时期的体态都欣赏过了。
我也知道这样做不对,可是就像毒品的瘾一样,每次告诫自己这是最后看的
一次,而且看完之后又自责又后悔,可过不了多久就又十分想看,心理的压力还
是挺大的,好在现在已经基本上恢复正常状态了,再也没有看过了。
再说说一些细节,后来我到12岁的时候分房分到了两室一厅,我的卧室和
爸妈的上面有一扇方形的小窗户相通,当时也一度曾经想看看他们的做爱,曾试
过透过那扇窗户看过,但是他们没开灯,什么都看不清楚。
我妈妈长的应该说还行,用当时的观点来看,属于中等偏上的水平,身材也
还凑合,从照片上看,我妈妈阴毛不是很多,大部分分布在顶部,阴唇的两侧有
一些,不多。
大阴唇比较丰满,基本上把小阴唇都包在里面了,只能看到小阴唇的两条窄
窄的缝,如果不是自己把穴穴掰开,就只能看到细细的一条缝,估计那时候里面
还是很紧的,一定很舒服。
到了后期40多岁拍的照片里,可能因为那时候已经完全放开了,姿势什么
的都很有挑逗性,撅着屁股正对镜头的也有,从后面拍的特写细节十分清楚,而
且阴毛估计让爸爸都剃掉了,光光白白的很可爱。
以前被阴毛遮挡住的地方都看得清清楚楚了,只是身材开始有些走样了,腹
部赘肉增加了不少,乳房也没有二三十岁时候坚挺了,躺在床上照的还好,站立
时候照的照片这些缺点就都显现出来了。


高柜大约高1.5米,前面有把晚上睡觉放衣服的椅子,气窗是一个半米的
方形窗户,高度在2米到2米5左右,电视是斜45度摆放的。

现在就来说说当时的经过。
那是1984年的7月初,那天单位里告诉大家,内部的闭路电视晚上要放
香港的武打片《塞外夺宝》,当时的文化生活比较贫乏,放录像可是个娱乐的大
事,而且特别爱看香港的功夫片,因为文化管制的还比较紧,所以放录像的时间
都很晚,要到晚上11点才开始。
晚上我们全家洗完澡,因为是晚上临睡前,又不可能有外人来串门,所以都
穿的随便,我和爸爸都裤衩背心,妈妈上身穿了一件汗衫,没带胸罩,下身穿着
短裤,外面繫了一条平时干家务时常穿的那条裙子,长度到膝盖这儿。
我们一家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那时我们家的电视还是12寸黑白的,好容易
等到11点开演了,我津津有味地看着,刚刚看了半个多小时,爸爸妈妈就喊我
叫我睡觉了,因为太晚了,第二天还要上学,而且又快要到期末考试了,我赖了
一会儿,实在赖不下去了,于是满脸不高兴的回到房间,把门关好準备睡觉。
可是,那时的老房子根本不隔音,躺在床上听见隔壁屋电视传来的打斗呼喊
声,心痒难熬,突然看到气窗上的光亮,灵机一动,又想起才买的一架高级玩具
望远镜,于是悄悄起来,拿出望远镜,又悄悄从椅子上爬到高柜上。
哈哈,很轻鬆就能看到电视,再用望远镜一望,虽然不像现在的军用望远镜
那样高倍数,可是因为本来房间距离就不远,所以仍然看的很清楚,就像在眼前
一样。于是开始这样看起电视来。
看着电视,偶尔瞥了一眼爸爸妈妈,看他们有没有到我房间的意思,好提前
溜回床上,发现他们也正看着电视,没有起身的意思,于是就更放心大胆地看起
来。
这里说一下我爸爸妈妈的身材,爸爸身高1.72米,当时微胖,妈妈身高
1.58米,属于娇小玲珑的类型,84年的时候也已经人到中年了。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已经12点过了,片子已快到尾声,即将进入最后的
大决战的时候,突然,看到爸爸起来了,我吓了一跳,正想爬下高柜,却看见爸
爸走到门那儿,把门关好,并且反锁上,然后来到窗户边,先检查了一下窗帘拉
的严不严,又走在电视机前,将音量调到了很低,我几乎听不到了,接着走回沙
发,伸手扭亮了茶几上的台灯,40W的灯泡,房间一下亮堂了。
我心里一动,感觉气氛异常,估计他们可能要办事,以前虽然也偷看过,可
是都是睡到半夜听到动静才去的,只能看到爸爸在妈妈身上动,而且灯光昏暗,
没有今天这么亮,而且手里还有望远镜,一阵窃喜,準备好好瞧上一回。
爸爸做完这些后,后背往沙发上一靠,把嘴凑到妈妈的耳旁,耳语了几句,
只见妈妈低头吃吃笑了几声,抬手捶了爸爸一拳,爸爸顺势将左手从背后绕到妈
妈腰济,右手顺着大腿往上滑,伸到裙子里面摸索。
这时妈妈右边的屁股先抬了一下,然后左边也抬了一下,一会儿只见爸爸的
右手滑出来,抓着妈妈的内裤褪了下来,妈妈把脚抬了一抬,让爸爸把内裤从腿
上拿下,爸爸顺手将妈妈的内裤塞到沙发的角落里。
然后左手继续伸到妈妈的汗衫里面抚摸了起来,我只能看见爸爸的手在汗衫
里一动一动的,过了一会儿可能爸爸觉得汗衫碍事,就慢慢将汗衫往上撸到妈妈
的脖子处,于是妈妈的两个奶子露了出来,已经微微有些下垂了,两个葡萄大的
乳头镶嵌在正中央,呈褐色,爸爸的手在乳房上上下抚摸,不时用拇指和食指捏
捏乳头,并不时把嘴凑过去含着。
我看了看妈妈的表情,只见妈妈鼻中发出轻微的哼声,嘴里大口嚥着口水,
这时爸爸的右手从妈妈的裙下慢慢伸了进去,我只能看到裙子在动,一会儿妈妈
也把手伸进爸爸的裤衩里开始抚摸,这是电视里也正打得热闹,好像是在配合电
视节目一样,里边激烈他们的手也动得快,里边和缓他们的手也动得慢一些。
不久妈妈先撑不住了,身体发软,只往爸爸身上靠,于是爸爸让她倒在沙发
上,头枕在爸爸的腿上,爸爸用左手顺势将妈妈的汗衫脱下,右手将妈妈的裙子
撩到小腹上,扳了一下妈妈的腿,让腿分开了一些,大约可以放进一个拳头,然
后右手覆盖在妈妈的阴部上,上下抚摸。
妈妈阴部的方向朝向气窗的这面墙,我赶紧将望远镜对準妈妈的隐秘之处,
以前只看过照片上的,还从未活生生的看见过实物啊。
妈妈的阴毛不算很多,上方呈倒三角形分布,两边微微有些毛,虽然如此,
但还是觉得黑乎乎的一片,看不真切妈妈阴部里面的细节。
这时只见爸爸的大手频频抚摸着妈妈的阴部,不久爸爸用食指和无名指分开
两边的阴毛,中指顺着细缝上下滑动,这时爸爸将中指慢慢深入到妈妈的穴里,
妈妈喉头咕了一声,但爸爸并没有将手指全部伸进去,只到中指的第一个指节处
然后就退了出来,就这样不时的进出,一会儿就隐隐地水光一片。
这时,爸爸又凑到妈妈耳旁低语了几句,开始妈妈摇头,喉咙里轻轻吐出,
「不嘛,有什么好看的,都看过那么多次了。」
爸爸又低低地说了句:「百看不厌,常看常新嘛!」
又低头附在妈妈耳旁好像在劝妈妈什么,同时手指加紧在妈妈的穴里进出,
最后妈妈的脸红了一下,微微地点了一下头,爸爸好像很高兴的样子,一下子站
了起来,吓得我一缩头,以为他要过来,却见爸爸拦腰把妈妈抱起,放到床上,
仍然是头冲着电视机一头,将裙子撤掉。
这时妈妈已完全赤裸了,这个角度对我来说更佳了,心里那个高兴啊,然后
爸爸自己也将背心和裤衩脱掉。
爸爸走到放杂物的架子旁,拿了一些东西放到茶几上,回身将电视机关了,
同时冲着妈妈坏坏地一笑,妈妈瞪了一眼,把头转过来,把眼微微闭上。
我仔细一看,爸爸拿的东西有刮鬍刀、痱子粉、手电筒,还有一卷手纸,只
见爸爸先撕了一截手纸,又顺手把沙发扶手上的毛巾抓了过来,来到门边这个位
置,将手纸捲了卷,又将妈妈的两腿分开得更大了一些,先用手纸擦拭妈妈的阴
部,将流出的水擦净,又拿过那条毛巾垫在妈妈的屁股下面,打开那筒痱子粉,
用里面的海绵蘸着粉扑在了妈妈的阴部上,然后拿起刮鬍刀,小心翼翼地开始给
妈妈剃阴毛。
随着刮鬍刀的运动,阴毛和着粉纷纷地落下,一会儿就剃乾净了,我心里一
阵激动,因为从望远镜中看得十分清楚,剃乾净后的妈妈的穴,呈枣红色,现在
知道那是一种成熟妇人的颜色,大阴唇十分丰满,能清楚地里边两条细细的小阴
唇,看起来里面还比较紧,而且好像近在咫尺、触手可及,真是光光滑滑的一件
妙物啊。
爸爸剃完后将毛巾包成一团,放到沙发上,然后把枕头拖下来,垫在妈妈的
腰下,又将妈妈的两腿屈曲,脚心贴在床面,尽量向两边分成M型,同时引导妈
妈的双手,让妈妈自己尽力掰开穴穴,然后一手拿起手电筒打开,对着妈妈的阴
部照,脸凑到近前仔细观察,这让我也大饱眼福,真是一切的一切都看的清清楚
楚啊,当然比起照片来还是略为逊色,但这可是活生生的呀。
一会儿只见爸爸再次将中指探入并开始搅动,妈妈也不时地发出「嗯、嗯」
的声音,开始扭动身体。
这时爸爸又将头伸到妈妈近前,开始与妈妈接吻,并一路向下,吻完左边的
乳房吻右边的,再顺着肚脐往下,最后来到妈妈的阴部,这时爸爸把妈妈的两条
腿抬起尽力往上压,让妈妈的脚在头的上方,然后让妈妈自己的两只手将腿把住
并分开。
这时妈妈的阴部已经完完全全的正面向上了,爸爸将手扶在妈妈的两腿上,
头埋进妈妈的双腿之间,上下点头,开始舔穴,我一阵头晕,这可是从来没有看
到过的情景啊,真是太刺激了。
舔了一阵后,看见妈妈也受不了了,眉头微蹙,头摇来摇去,身体一阵阵的
颤动,拚命压抑着不喊出来,喉咙里发出古怪的声音。终于两手无力支撑双腿,
只好将腿放下,同时大大的分开,让爸爸继续舔,啧啧有声,好像是吃冰棍的声
音。
不久爸爸轻轻地一推妈妈,妈妈会意地将身体翻过来,双膝跪在床上,双手
的胳膊肘撑在枕头上,将屁股高高撅起,让爸爸从后面舔穴,只见爸爸双手放在
两瓣屁股上,两手拇指用力将大阴唇分开,伸出舌头,起劲地舔起来,不时将舌
头伸进妈妈的秘洞中,用舌尖触及妈妈花心中的小豆豆,这时妈妈的屁股也随之
摇起来,顺时针画着圆圈,里面的水一股股地流出,都被爸爸吸进口中。
就这样一直搞了十多分钟,见爸爸终于抬起头来,用手轻轻地拍拍妈妈的屁
股,妈妈于是重新躺下,但这次是侧卧,并朝床边挪了挪,同时左腿伸直,右腿
屈曲,撑在床上。
爸爸转到茶几前面的床边,左腿抬起跪在床上,右腿单脚站立,左手扶着早
已高高勃起的阴茎伸到妈妈面前,用右手扶住妈妈的头,妈妈明白了,于是把头
转过来,伸右手握住爸爸的肉棒,并示意爸爸把扶着阴茎的手放开,来回撸了几
下,嘴一张,一口将爸爸的肉棒含住,头开始前后运动,舌头捲动,发出「姆、
姆」声。
而爸爸的左手也没闲着,一会儿捏捏妈妈的乳头,一会儿用大力握住乳房,
让妈妈的乳房都变形了,一会儿又伸到下面去摸妈妈的小穴穴,并将中指伸进妈
妈肉缝,飞快地进出着。
后来爸爸眉头一皱,可能感觉要射,急忙阻止妈妈头的晃动,停顿了片刻,
休息了一下后将肉棒撤出,翻身上床,将妈妈的腿高举过头,用阴茎去触碰妈妈
的阴部,左顶一下,右顶一下,再顶肉缝,顶进去半个头后又马上退出来。
就这样挑逗着妈妈,妈妈急了,一把抓住爸爸的肉棒,急急忙忙地就往自己
的穴里塞,嘴里说着:「快一点、快一点……」
这时爸爸微微一笑,猛然往里一送,妈妈「啊」了一声,好像完全放鬆了,
任凭爸爸在身上驰骋,爸爸放开了妈妈的腿,妈妈自然地把腿缠在爸爸腰间。
爸爸这时趴到妈妈身上,开始抽送,肉棒慢慢退出来,又狠狠送进去,来来
回回了许久,后来越动越快,只听见肉与肉的撞击声,夹杂着滑唧唧的水声和妈
妈含混不清的呻吟声,最后见爸爸突然一抖,趴在妈妈身上不动了,精液一股股
地射进妈妈阴道,终于到达高潮了。
不一会儿,见妈妈推开了爸爸,爸爸顺势躺在妈妈身边,妈妈大分着两腿,
穴里白浊的精液慢慢流了出来,爸爸抬手将茶几上的手纸递给妈妈,只见妈妈坐
起,低头自己仔细地擦着阴部,擦乾净了往后就躺,爸爸将台灯一关,两人相拥
而眠。
我轻轻地从高柜爬下,回到床上久久不能入睡,满脑子都是刚才的情景,不
知道过了多久终于睡着了……
后记:
花了一下午和半个晚上的时间终于写完了,要说明的是,这篇文章有我臆想
的部分,到妈妈为爸爸口交以前的部分都是真实的,只是真正的插入过程没有看
到。
原因是当时80年代的时候不要说口交,连听都没有听说过,猛然看见爸爸
妈妈这样,当时头都晕了,只觉得爸爸好噁心,居然舔妈妈那里,而妈妈又好淫
蕩,这种事情还能笑。
后来不敢再看了,就悄悄爬下来回床,可是过了一会儿又忍不住,又爬上去
看,第二次上去的时候,刚刚站起来就无意中碰了一下高柜上摆放的镜子,发出
响声,动静倒是不大,可当时吓坏了,而且透过气窗看见妈妈突然朝气窗的方向
睁眼看了一下,感觉好像与我对眼了,吓得赶紧溜了下来,回到床上,不敢再看
了,心里忐忑不安。
可第二天没什么事,后来回想可能声音很小,只是夜深人静时显得很大,他
们根本没有听见,至于妈妈瞥的那眼,现在想想那眼神感觉失神又迷茫,可能正
在情浓之际,只是下意识的行为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