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导航

合作友链

强奸轮奸 >

虚荣的代价

  大学毕业后,我就来到了广东打工,这年月大学生找工作都不好找。但是凭着自己漂亮长相和魔鬼身材的优势,我很快在一个外贸公司谋到了个一个文员的职位。每天的工作都很无聊,接听电话,发资料,接待客户等。

因为自己长得漂亮,所以经常会遭到一些同事或客户的骚扰。对于那些“癞蛤蟆”,我一个也看不上。我相信凭自己的实力,找到一个有钱的白马王子是不成问题的。

文员的工资很低,才一千来块钱,根本就不够我平时的花销,而我这个人又爱美,喜欢装阔。所以有时候我会花一两个月的工资去买漂亮的衣服和化妆品。

有一家大型商场,我经常去光顾,时不时的会买些名贵的东西回家。为了显示自己贵气十足,我每次出去逛街,都会穿的很漂亮。这大大地吸引了很多异性的回头率,也大大地满足了我的虚荣心。

然而,厄运的一天,终于来临。

我们公司是六天制,星期天休息。那天,刚好是月后的第一个星期天,工资也发了。我正盘算着到大型商场里买点什么东西呢。我就洗了个澡,里面穿上我上个月买的那套性感内衣内裤,肉色丝袜刚好拉到大腿根处,外面上身穿一件绣花领口的白色衬衣,下身套一条黑色超短裙,脚上穿的是白色的高跟凉鞋。然后再挎上我那心爱的包包,喷了点香水就出发了。

商场里的人并不多,大概这是因为这个商场卖高档品比较多的缘故,进来的顾客并不多,大都是有钱的人,还有就是象我这种打肿脸充硬胖子的人。

东西真是琳琅满目,看得我眼花缭乱,我看中了一套超薄黑色蕾丝花边内裤。

据导购员说,商场里只剩下一套了,进货的话起码要等两三个月才有,我看了看尺寸,正合我的身材,但是当我看一下价格标签时,吓了一跳,价格远远超过了我一个月的工资。为了不让导购员看出我寒酸的表情,我摇了摇头说不喜欢,就走开了。我又逛了一大圈,头脑里始终萦绕着要买下那套内衣的念头。我想我就是时下最流行的说法:购物狂。可是我没那么多的钱啊,要是等下个月来买的话,就很有可能被别人买去。我又倒了回去,这次导购员不在,我看了看表,快12点了,心想大概员工们都下班去吃饭了吧,商场里人已经很少了,只有几个保安还在远处站着。强烈的购物欲驱使我去拿那套包装精致的内衣,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并没有人看到我,我迅速地把那套内衣塞进了我的包包里。为了不引起怀疑,我又挑选了几件便宜点的东西,向收银台走去,心“扑通扑通”剧烈地跳着。我镇静了下来,付完那几件便宜东西的钱,当我正准备走出大门时,两边防盗检测仪发出“笛笛”的声音,一个拿对讲机的保安立马朝我走了过来,我慌了。如果他收我的包,那套内衣裤不就被他们搜出来了吗。我脑子嗡的一响,一转念拔腿就跑,可是我穿着高跟鞋哪里跑得快,不一会儿那个那对讲机的保安从后面一把抱住了我,两只手紧紧地箍在我的胸口上,两只乳房刚好被他的两只大手交叉包裹住。我拼命地挣扎着,只想摆脱他那两只可恶的手。可是我越挣扎,那两只手抱得就越紧。

我叫嚷着:“你放开你的手!下流!”

“你跑什么,是不是偷东西了?”

“没……没有……没有!”我涨红了脸,气喘吁吁连并支支吾吾地说着。

不一会儿,又来了两个保安,拿对讲机的男人才心有不甘地放开了了他的两只手,我想,能够摸到这么漂亮女人的奶子,他可能是第一次吧。另外两个男人象拎兔子一样把我拽着,不一会儿就来了很多围观的群众,中国人就是爱看热闹,我害怕遇见公司里的熟人,就低着个头,只想尽快离开那个鬼地方。

我的脑子嗡嗡的,心里因为害怕而哆嗦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路,只记得走了几道楼梯台阶,最后来到了一个小房间里。房子四周都是墙壁,封闭性很好,还有几台电视机镶嵌在一面墙上,里面放着商场每个角落的镜头。房间里摆放着一张长沙发椅,一张办公桌,两张单人椅。我哪里知道这就是闭路电视监控室。

一进到房子里,那个拿对讲机的就把门关上并反锁。一股阴森恐怖的气息向我袭来,本能告诉我,接下来的事情会很不妙。我想起电视上警察审讯犯人时,有时候也会用刑的。

果然,那个拿对讲机的抢过我的包包,恶狠狠地说:“蹲下,两只手放在背后。”

我照他的话蹲了下去。我茫然地看着周围的一切,心里猜想着他们会怎么对付我这个小偷,他们会打我吗?他们会强奸我吗?他们会把我送到公安局吗?那样的话我的名声,还有我的工作,我的档案以及我今后的人生岂不是完了?

那个拿对讲机的开始翻我的包,我这时候才开始看清他们的面孔,那个拿对讲机的可能是他们的队长,老大什么的。身高大概有一米七五左右,长得很结实,脸黝黑,额头上有一块刀疤,我猜想他以前可能是个社会混混,或是流氓。另外两个,一个是胖子,脑满肠肥的,满脸的油腻,看了让人恶心,还有一个瘦瘦的,显得比较年轻,大概是刚参加工作不久吧,听那个胖子叫他小三。

刀疤把包里所有的东西都倒在了办公桌上,有唇膏,镜子,梳子,还有卫生巾等女性用的东西,还有身份证以及那套名贵的内衣也被倒了出来。小三拿着我的身份证做起了记录来。

刀疤拿着卫生巾盯了一会儿,然后又拿起那套内衣问我:“这是哪来的?”

我骗他说:“是在别的商场买的。”

“是吗?我要是查出来是在我们商场拿的,你就惨了。”

接下来,他们就看监控录象,然后又打电话问商场导购员,约莫半个小时,终于查出那套内衣确实是我偷的。

这时,只见刀疤揪着我的衣领,把我提了起来,狠很地掴了我一巴掌“啪!”,我只觉得眼冒金星,脸的一边火辣辣的。

我又说了一句:“我没有偷!”

这时另一边脸也被掴了一巴掌,好疼啊,我哭了。我长这么大还没有人这样打我。

“她妈的,证据确凿,你还想抵赖啊!”刀疤拿这那套内衣,指着我痛骂。

另外两个人,洋洋得意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其中那个胖子自言自语言地说:

“年纪轻轻的,又这么漂亮,没有钱买,可以扮大款嘛!”

刀疤骂了一通,拿来了一张纸和一支笔,叫我把自己的所做所为写下来。我下意识地去拿椅子坐下来写,谁知,刀疤的大手打了过来,打在我拿椅子的手上。

“谁叫你拿椅子坐了,就站着写!”

我哆哆嗦嗦地拿起了笔,弓着身子,伏在桌子上开始写起来,这样的话我的屁股正好对着他们胖子和小三两个人,后面因为超裙太短再加上我是弓着身子,这样下面就很容易暴露出来,而前面我的衣领刚刚被刀疤揪起过,两个饱满的乳房此时正好被刀疤透过衣领看得清清楚楚。我因害怕而专注地写着,却哪里知道我的春光正在泄露。胖子蹲在我后面看我的小PP,看完之后,他就跟小三窃窃私语,两人满脸的淫笑。

我很快写完,拿给刀疤看,他看了一眼,二话不说,就是一巴掌打在我屁股上,顺便狠很地捏了一下,凶神恶煞地说:“她妈的,你想糊弄老子啊,重写!”

我战战兢兢地,又开始弓着身子写,这次我把内容写得更真实了点。当我写完给他的时候,他又叫我重写,并又拍了一下我的屁股,又捏了我一下,这一次比上次更用力,我狠狠地白了他一眼。我辩解道“我这不是写好了吗?”

“老子叫你写,你就写!”说完,作出又要打我的手势。

我赶紧躲开了,只能继续写。

我在心里骂道:下流!流氓!

估计胖子把我的小PP看了个够吧。胖子跟小三的的淫笑声,吸引了旁边的刀疤,于是三个人在哪里开始说着悄悄话,说完就都淫笑起来。

这次我写完后,刀疤和胖子一起走了过来。

胖子笑咪咪地说:“小姐,我们呆会会给你拍个照,留个案底,然后交给公安局处理,你的身份证我们都已经登记好,今后不要再让我们看到你在商场出现。”

我一下呆了,如果他们把我交给警察,我就会被贯以小偷的罪名,而且可能还要拘留几天,那样的话,公司会开除我,并且我的档案上会留下不光彩的一笔,这对于我以后找工作都成问题。

刀疤好象看出了我的心事,就吓唬我说:“等你到了公安局,你的这一身衣服都会被换掉,穿上囚服,然后再把你的名字在网络上打入黑名单,你今后的一生都要背负曾经做过小偷这一罪名。”

我这个人本来就胆小,又爱面子,刀疤的话似乎点醒了我。我突然跪了下来,苦苦地哀求他们:“我求求你们不要把我交给警察,我求你们了。”

“不把你交给警察,那你说怎么处理?”胖子发话了。

我沉默一会儿,然后说:“私了。”

“怎么个私了?你说说看?”胖子淫笑着走到我身边。

“我赔你们钱。”我鼓足勇气地说了出来。

“切!谁稀罕你的钱!”刀疤有些不耐烦了。

“只要你乖乖地陪我们三个好好玩玩,今天的事情我们就一笔勾销,呵呵!” 胖子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来摸我的屁股。

我吓得立马躲开了,哭着哀求道:“我求求你们放过我吧!”

“放过你?你偷东西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刀疤逼近了我。

“来,过来,动手,别她妈的跟她讲鸡吧废话了。”刀疤穷凶极恶地扑向了我。

我象一只小鸡一样被他紧紧地抱住动荡不得,我扭动着身子,试图挣脱。

刀疤把脸凑到我眼前,威胁我说:“你最好给我老实点,不然呆会有你好看的!呆会把你脱光衣服,再用摄象机拍下来,然后在上传到网络上,让世人都来看看你的骚样!”

我感到全身起了鸡皮疙瘩,以前有想过如果自己被强奸的情景,可是从没有想到过会被拍成录象。而且,那录像如果真的被拍下来并永远都不会被收尽的话,那么我将一直这样在数不尽的男人面前被剥光,被展览和玩弄生殖器,被当众插入自己那神圣的洞穴。

想到这里,我的声音中包含着一股无名的恐惧。

“放了我吧!”我苦苦地哀求着

“别急,等把你玩儿够了,我们就会放了你。”刀疤左手搂住我,右手在我的屁股上来回抚摩着。我扭动着身体和屁股,试图摆脱他那只可恶的手。

突然我感到下身一凉,原来裙子被刀疤撩了起来。我那穿着白色蕾丝花边内裤的PP被暴露无疑。我想用手去把裙子放下去,却发觉两只手被另外两个人紧紧地抓住,我一看,胖子和小三正紧紧地拽着我的手,把我的上身固定住,使我动不了。

这时,一只冰凉的手伸进了我的内裤里,我吓得“啊”的大叫了一声。那只手丝毫没有因为我的叫声而停住,而是继续往下移动。我啜泣地喊着:“求求你,不要,不要啊。”

我将两只脚紧紧地并拢,严防着最私秘的禁地。可是我哪里守得住,那只手顺着我的阴毛,一直向下滑,然后是阴蒂,几根手指在我私部的两块肉片上来回抚摩着。上身的乳房也被那两个人来回揉捏着。突然我感到一根手指插进了我的阴道里,我吓得又哭泣起来,那根手指在我的阴道里使劲地抠挖着。两只乳房在胖子和小三的揉捏下,乳头居然有了反应。他们撕开了我的白色衬衣的绣花衣领,白色乳罩包裹住的乳房,挺了出来。我努力地挣扎着,却无济于事。

刀疤掏出那根有点湿的手指伸到我眼前,猥亵地说:“啧啧!水都出来了,还说不要。一看就是个欠操的骚逼!”说完他把我的内裤“唰”地一下子就扒了下来。我那光光的白屁股和那美丽的阴户就这样被暴露出来。

三个人象抱小孩子撒尿一样,把我抱到了办公桌上。他们让我仰躺着,双脚摆出M 型,我不依全身扭动着。

刀疤“啪”地一下在我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老实点,不然用钢管捅你屁眼!”我吓得全身哆嗦,流着眼泪苦苦地哀求着:“求求你们不要啊,不要啊!”

胖子和小三将我的上身死死地按住,刀疤则将我的两腿掰成M 型尽可能大地分开。

我那美丽的阴户这时完全暴露出来,在最前面的小丘处只长了一小撮阴毛,下面是两片浅褐色的厚厚隆起,略带褶皱,这就是大阴唇,两片小阴唇鲜嫩而光滑,整个形状看起来象个小馒头,给人难以抗拒的诱惑。

三个男人的目光紧紧盯在我的两腿之间。穿着丝袜和高跟凉鞋的两只玉腿,更加衬托出阴户的美丽和性感。

“好逼啊!这么嫩,肯定没有被多少人搞过。”刀疤盯着我的美穴,啧啧地赞叹着。

“老子搞了那多的鸡,还从来没有看到这么漂亮的逼!呆会操起来一定很爽,呵呵。”胖子淫笑着。

确实,我的阴部是我感到比较骄傲的地方,在大学时,我的男朋友就夸我的逼长得漂亮,当时我还骂他变态,是不是也搞了其她女人的逼,他说他是在A 片里看了很多逼。后来又怂恿我看A 片,所以很多的性交姿势我们都是从A 片里学来的,大学毕业后,我们就分开了。出来工作后,我将我的私部保养的很好,经常注意清洗。想到我那美丽柔嫩的地方马上就要被这几个流氓占有,我的心就象刀绞一般。

刀疤的手指粗暴地刮弄着我的阴蒂,我的身体一阵阵地战栗着,我知道,我最后的耻辱就要来临了。胖子和小三则开始解开我乳罩的纽扣,我不甘心地挣扎着,虽然无济于事,却也只能如此。随着乳罩的扯去,我的两只乳房颤巍巍地挺了出来。丰满白嫩的乳房在两个人的揉捏下,乳头早已坚硬挺立。

胖子看到我那诱人的大波,惊诧地叫道:“哇,好白,好嫩的奶子啊。”说完,开始用嘴吮吸我的一只乳房来,小三也效仿,吮吸另一只乳房。

刀疤这时用一根手指插进我的阴道里,不停地抠挖,而他的舌头则舔拭着我的阴蒂。三个敏感的部位都被侵蚀着,这让我的身体有了很大的变化,我只感觉到私部不断传来酥、麻、痒的刺激,这种刺激先是传到大脑,进而传遍全身。很快乐,但是羞辱感让我一直忍着,然而快感不断地传来,冲撞着我防守的最后神经。不争气的私部还是禁不住流出了一汩汩淫水。

“哈哈,出水了,好多水啊,还说不要,我看你是很想要吧!”刀疤的话让我羞愧的无地自容。

三个人开始轮流玩弄我的乳房和小穴。我闭上眼睛,强忍着耻辱。身体扭动着,战栗着。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哭声。

“喀嚓,喀嚓!”机械的声音让我争开了眼,我赫然地看到刀疤正拿着个数码相机对着我的下体拍照。我一下慌了,大叫起来:“不要,不要!”绝境中的反抗让我挣脱了那两个人的手,一下子坐了起来,我一只手遮住阴部,另一只手挥舞着,试图不让他拍。

刀疤缓缓地放下手中的相机,淫笑着说:“不拍也可以,只要你乖乖的,老实地按照我们的要求做,做完后我自然会当着你的面把相机里的东西删掉,不然的话,你知道是什么后果。”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他们是有预谋的。我那最后的防线已经彻底崩溃,我屈辱地点了点头。

三个男人见我答应彻底屈服了,也不急着上来拉我,而是站在那里,拉开裤子的拉链,掏出那半软半硬的阴茎撸弄着。

刀疤命令我把裙子脱了,我妞妞捏捏地脱了,这样我的下体就只剩丝袜和凉鞋了。光洁如玉长腿,雪一样白嫩的美妙翘臀,上身只穿着一件敞开的白色衬衣,两只乳房傲然地挺立着,三个人看得眼睛都快要喷出火来。

“过来!”刀疤面露凶光地命令着。

我怯生生地走到他面前。

“跪下!”我只能照着做。我跪下去,脸正好对着他的裤裆部,他的阴茎就在我眼前。我羞愧得耷拉着眼皮不敢看。

“看着我的老二!”他用手拽着我的头发,让我仰视着他的阳具。我这时才看清他的鸡巴的样子,他的鸡巴很大,很长。比我以前的男朋友还要大许多。包皮很短,有点黑,看样子搞过很多逼了,龟头呈紫色的。

“给我含住,刚才我帮你吹了,现在也该轮到你了,知道怎么弄吧!”他拽着我的头,把他的鸡巴塞进了我的嘴巴里。男性鸡巴的骚臭味让我恶心得想要吐。

我以前跟男友看过A 片,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于是就开始用嘴吧含弄起来。鸡巴很有点烫,不象手指那样冰凉,我稍微慢了点,脸上就挨了一巴掌。

“给我弄快点,用舌头舔!”刀疤使劲地扯着我的头发,面目狰狞地威胁我。

我只好加快速度含弄,舔着。

刀疤仰着头,眯着眼睛,很舒服地呻吟起来:

“哦,哦,好爽,这妞的口技真不错!”

突然刀疤拽着我的头前后移动,有节奏地将他的鸡巴在我嘴里来回抽插,就象操逼一样。为了减轻头发扯着头皮的疼痛,我只能迎合着他的动作。

那根肉棍在我的嘴巴里开始变得越来越粗大,也越来越硬,。当他把鸡巴从我嘴里抽出时,一根油光发亮,上面沾满我口水的具棒威武地挺立在我面前,我都看呆了。

接着胖子和小三也走了过来,胖子的鸡巴短而粗大,龟头就象个鸡蛋,包皮上青筋暴出。在我努力的吮吸与啜弄下,胖子的鸡巴很快地傲然挺立。小三的的鸡巴则有点象我以前男朋友的,龟头红红的,上面还流着淫水,当我含住他那根香蕉般大小的阴茎时,我能明显感到他的阴茎在抖动,鸡巴液含在嘴里咸咸的,象鸡蛋清的味道。正当我吃得津津有味时,一股又腥又烫的浓浓的液体喷到了我的嘴里,只见小三“哦,哦”地叫着,原来他射了。刀疤和胖子哈哈地大笑了起来,骂小三没用,这么快就泄了。我恶心地将精液吐了出来。

刀疤命令我仰面朝天躺在办公桌上,腿和臀部摆出M 型的姿势。我只能屈服地照做,此时的我已经放弃了抵抗,我只想尽快结束这另人难堪的局面。心想只要让他们满足了,就会放了我吧。

刀疤和胖子三两下就把下身脱个精光,刀疤将我的屁股拖到桌子边缘,他的下身的高度刚好与桌子的高度差不多,他左手握住我的左脚踝,右手握住我右脚踝,将我的大腿极度地分开,挺着他那个大鸡巴猛地一下硬塞进了我那狭窄的阴道里。尽管我已经做好了准备迎接那根具物的撞击,但过度的痛苦还是让我惨叫了起来。我只感到一根粗大发烫的肉棒直抵我的花心,包裹着巨大阴茎的阴道括约肌因疼痛而痉挛着。

粗暴的磨擦就像打桩机般一下接一下打击着我的肉体和神经,刀疤双手紧紧地抓住我的两团软软的乳肉,飞快地抽插,每一下都死命用力,插入极深,好像要把睾丸都要挤进我的肉壁里去。

巨痛使我“啊……啊……啊!”地惨叫着,豆大的汗珠从我额头上冒了出来。

我的脑海十分混乱,痛苦得脸都扭曲了,一种极其屈辱的感觉挥之不去,两行清泪又禁不住流了出来。

刀疤听到我的惨叫声,看着我失魂落魄的神态,更加变态地抽插起来。

胖子不动声色地看着我们两具扭成一团的肉体,小三则看得目瞪口呆,涉世未深的他大概对于这种场景还从没有见过吧。

约莫抽插了几百下,刀疤大概也有点累了。就把我抱到了沙发上,他将我的双腿按到我胸口上,使我的整个大屁股和阴户朝着天花板。这个姿势可以使男方插得更深。我因恐惧和疼痛而变得茫然,目光呆滞,不知所措。

刀疤将他那沾满淫水的大鸡巴,对准我的小穴,整个身子一下坐了下去,“啊!”我失声叫了起来,“呜呜!”地开始啜泣起来。

刀疤每插一下都尽根莫入,再缓缓地拔到龟头处,然后再飞快地插进去,每插一下都会伴随着我的惨叫声。

我的骨盆被他整个沉重的大屁股压着,只能仰躺着,任自己高耸的乳峰指向半空。刀疤用力地的揉捏着,直捏得我“啊,啊,啊”地叫着。

经过刀疤一番折腾,我的身体在慢慢发生着变化。我并不想有这种变化,但是这种强暴式的突然袭击使我的身体异常敏感,甚至根本就无法自控。我再次感到自己的乳头早已变得坚硬,下面发烫,酥麻的感觉再次袭上心头。淫水不断地流了出来,滋润着对方的肉棒,似乎在保护着我那稚嫩的小穴。

我的下身的两片嫩肉包裹着他的阴茎,开始越来越紧,兴奋之下的刀疤,做出了最后的冲刺,我的叫声也变的越来越快,我觉得自己已经快要达到高潮的顶点了,“快……啊……快……啊!……不要啊,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令我无法抗拒的无比快感袭卷了我的身体,我达到了高潮,阴道一下一下的痉挛着,一下有一下的收缩不自觉的让我的阴道去更有力的压迫他那粗大的肉棒,在我阴道痉挛的刺激下,他的龟头微微跳动着,那是男人射精的前兆,在我高潮的快感还没有结束的时候,他压住我的双腿,一下子把肉棒挺到我的阴道最深处,顶住我的子宫口,“啊!———”他也达到了高潮,一股浓而烫的精液对着我的子宫直接射了进去,我的阴道和子宫里面迅速充满了精液,他从我阴道里抽出他的肉棒,很满足地长吁了一口气:

“真他妈的爽!”

而我因为没有听到指令就傻傻地依然大张着白嫩嫩的大腿,摆出一副欢迎再来的姿态,任凭阴道里还在流淌出白浊的精液,而眼眶深处则还在闪烁着泪光。

胖子摇摇头:“老大,像你这样玩法,哪个女人都会废了,也没情趣。看我示范。”

他转向我:“那,你乖乖的,我一定会好好的对你。”

我“恩”地点了一下头,屈辱的泪水流了下来。

胖子叫我把身子转过来,脚蹬着地,双手扶在沙发上面。胖子一按住我那雪白的背,我不由得撅起雪白肥嫩的屁股。这种狗交式让我感到既羞愧又兴奋。胖子紧贴着我的背部,一手伸向前摸着我湿湿的阴毛,一手端着他的阴茎引导着从身后插入我的身体。由于刚才刀疤在我体内射了精,里面很润滑。胖子身子略为一蹲,然后站起来,一下子贴在我的背上,我“啊”的一声轻吟,只感觉一根粗硬的肉棒很轻松地插进了我的私部。胖子插进去以后,双手伸向前面抓住我的乳房,不断地揉捏着,下身则不停地挺动着,操着我的小穴。

由于胖子刀疤温柔了很多,所以我也感到舒服了很多,屁股也一前一后地迎合着他的抽插。我开始由先前的惨叫变为呻吟。

胖子一手抓住我的一头秀发向后拉,一手把我的手向后扭着,为了不让他伤害我的性器官,也为了更舒服一点,我不由得把屁股挺得更高,方便那个男人的插入。这个样子让人想起了骑马的样子。

这样操了一阵子,胖子找了一张有扶手的椅子坐了下来,然后叫我面对他坐下去,这个姿势很淫荡,我张开穿着丝袜的玉腿跨坐在他的腿上,然后他叫我抬起屁股,他一手扶着阴茎,一手在我的两片嫩唇上拨了拨,对准我的蜜穴,缓缓地插了进去。阴茎尽根末入,我的两只乳房暴露在胖子的面前,他张开他那油腻的嘴,用舌头开始恬拭起来。一种奇怪的快感涌上我的心头:只想把自己的整个身子交给面前这个猥琐的男人。下面已经很麻痒了,上面的乳头硬得有些胀疼,我抓着扶手,开始忘我地上下起伏着屁股,“恩,恩”地浪叫着。

不一会儿胖子去掉了我的衬衣,我的美丽的脊背暴露在三人面前。站在一旁的刀疤羡慕地说:“胖子,还真有你一手的啊,不愧是摧花高手啊”

目光游离之间,我看到了小三的那根香蕉又硬了起来。据说男人在射精后半个小时内就可以恢复。今儿见了,果然是这样的。胖子两只手抱住我的腰,不停地吮吸着我的奶子。

我的快感一波又一波,我也紧紧地搂住胖子的脖子,本能地快速蠕动着屁股。

恨不得让他把我的乳房吃掉,把我的逼操得更深。

我那既痛苦又快乐的的呻吟中加上轻轻的抽啜声。使得胖子也兴奋了起来,一会儿胖子自己抽插了起来,速度越来越快,我知道他快要射了,突然一挺,他两手紧紧抱住我,将头深深地埋进我的乳沟里,我只感觉一股热的液体射进了我的子宫,我瘫软地伏在了他的身上。

小三因为之前没有操我,就射了,这让他很没面子,也很丢脸。所以这次他想好好的操一下我的逼。

他叫我象母狗一样爬在沙发上,然后双手抓住我的雪白的嫩臀,在我的后面挺送着那香蕉般大小的鸡巴。由于射了一次,所以他现在的射精时间大大地延长。

他先后照着两位前辈的招式操练了一边,最后是将我一只腿扛在他肩上,我的另一只腿着地,双手撑在沙发上,摆出凌空的姿势让他操,很快他就打到了高潮,将精液射进了我的阴道里。

站在一旁的刀疤和胖子很快恢复了战斗力,两个人开始一起来干我,一个操嘴巴,一个操逼,轮流着奸淫着我,也不知道我被折腾了多久,总之到最后时,我是精疲力尽了,身上、乳房上、嘴上,阴道口到处是他们白白的精液。

他们当着我的面将数码相机里的照片删掉了,我穿上被扯的皱乱衣服,将包里的东西整理好,到洗手间清洗了一下就回家了。

回到家里,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洗澡,我拼命地揉戳着全身上下,想把身上的污迹全部洗掉,我用手指抠挖着我的私部,将里面残留的精液一点一点地抠了出来,洗完澡我换上新的衣服,又到药店买了紧急避孕药,回家吃了,然后就睡觉。那天晚上,我不断地做着的噩梦。那个商场我后来再也没有去过。到如今我的心已经平和许多了,我试着去忘掉这段耻辱的经历,然而内心的创伤岂能轻易地治愈?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