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导航

合作友链

零散完本 >

[武侠]江山绝色榜[全本]-29

  

第二十六章收20月护卫

大陆历1608年2月8日,叶锋回到了金月城,对眼前他这个曾多次大败冬寒国人的名将红人,自然是宴请结纳的人不断,不过叶锋只想好好休息休息,婉拒了诸多豪门大族的宴请。在接受了大月王和太子的宴请嘉奖后,便和往常一样,住进了安国夫人府。

当然,叶锋还是抽空去安慰了王后及赵杏,不过却没有去赵府见赵秀。后来听赵杏说,这段时间赵秀改变了许多,没有再和周云接触,谈起叶锋后的神情也和以前有些不一样,见叶锋回金月城却没去见她后,脸色甚至有些患得患失了。

叶锋听了淡淡一笑,叫赵杏回去继续注意赵秀的动静。依他现在的情况,可以更从容地对待赵秀,主动权已轻转到了他的手上。

现在前线的战事已经告一段落了,要再次开战可能要等好一段时间。因为金月城之危已经完全解了,又有了开原府和马府两个极大的缓冲地,冬寒国的军力也遭受了极大的挫折,短期内无力再发动战事,现大王朝臣的惰性又发作了,对前线的事又不是那么热心了。

而且大月国国力虽然强,但却有一个极大的弱点,那就是骑兵的缺失,机动性太差。寒啸府,月北府,月西府三府之地又多为平原,冬寒国骑兵强横,机动力非常灵活。在平原之地和冬寒国人交战,非大月国所长。

因此前线战事进入相峙阶段。大月国除了对付冬寒国人经验丰富的寒啸军数万人还摆在第一线外,余部的神羽军,李会伟的玉月军,叶锋的乞活军都已撤到第二线,加强骑兵的训练,以便将来的战斗,这些时间的战斗,大月国缴获了许多冬寒国的马匹,大量训练骑兵已是成熟。不过这要时间,至少一年内二线军队都不会再上前线了。

至于原先的各地勤王义军民团,由于金月城之危已解,大月王已将他们解散回去了,唯一顶着民团身份的只是叶锋的乞活军一部,不过大部分人都将乞活军当成是李会伟的玉月军一部。

由于平静无事,因此叶锋将乞活军的事务交给刘烟及赵白管理,自己回金月城看看安国夫人及杨雨。

※※※

“小锋名声是越来越响了。”在又一个豪门大族给叶锋送来宴门请柬后,安国夫人在旁笑道。

此时叶锋正和杨雨在花园中下棋,安国夫人坐在杨雨身边观看。今天阳光灿烂,旁边的花树怒放,阵阵花香传来,让人精神焕发。

叶锋走了一步棋,笑道:“夫人过奖了!” 看得出来,安国夫人比起以前的心情好多了,已经完全从李飞战死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叶锋内心也为她高兴。

对面的杨雨闻言,抬头微微白了叶锋一眼,美眸流波,其中风情勾人心魄。这些时间,她一直在安国夫人府中陪伴安国夫人,安国夫人的心情好转,她功不可没。

有杨雨及安国夫人这两个绝世大美人坐在自己身旁,叶锋心情自然是非常愉快。淡淡的寒意中,安国夫人和杨雨身着淡红色的柔软貂皮外衣,更显她们气质脱俗。再加上二女那眉目如画,肌肤赛雪的绝世娇颜,观之真让人舒心无比。

而在花园的四周,是那些个身材高挑健美,貌美如花的月护卫们在忠心地护卫着。

安国夫人忽然想起什么,看看叶锋身旁,问叶锋道:“对了,小锋原来的那些护卫呢?”

叶锋有些伤感地道:“他们全战死了。”心头又不由浮想起了前些时间那残酷而血腥的战事。

安国夫人轻啊了一声,有些难过地道:“那真是太可惜了。”她看了看自己身旁的那些月护卫,说道:“小锋身为护国将士,身边不能没有护身侍卫,这些月护卫在我身边些日,护卫也是得力,我还是把她们送给你吧。”

叶锋想想自己的虎护卫都战死了,身边确实没有亲卫,月护卫在李飞身边多日,确实精于护卫之道,而安国夫人在安全的金月城内,又终日住于府中,使用不大。这次他没有拒绝,终于接受了安国夫人的好意。

※※※

以后,月护卫就跟在了叶锋身旁,奉叶锋为主。不过在叶锋还没有上前线之时,她们还是兼顾安国夫人和叶锋两头。以后等叶锋再上前线时,她们就是叶锋的私人亲卫了。

这些月护卫女孩们在护卫上一丝不苟,忠心耿耿,不过让人感觉就是她们冷了点。有这些美貌而又精于护卫的女孩们跟在身边,还是很让人高兴的。而叶锋在大月国威名远扬,为人又随和,因此,很快,月护卫便在内心接受了叶锋为她们新主人的事实。

当然,和别的男人一样,整日看这些美貌冷艳的雌豹们在眼前晃来晃去,个个又都是处子之身,叶锋有时也会动动心,寻思是否将她们拿来吃吃?特别是那个月护卫首领唐绮寒,高傲冷艳,又有一副让所有男人都动心的魔鬼身材。叶锋以前也见过她动情时的诱人样子,心中总是忍不住想,如果让她进一步动情,甚至在床第之间,是一番什么样的景色?

这天晚上,叶锋端坐床上练功。

练了一会儿,叶锋感觉身体有点变化,全身发热,似是欲火上升。这是最近才出现的情况,这都是练习邪经录的缘由,和初期不一样,现在邪经录越是练到高深之处,越是容易出现这种情况。看来以后自己练功时,该是要准备几个美女放在身边了。

练功完毕后,叶锋还是觉得欲火中烧,可身边妻妾又不在身边,一下子怎么办呢?

叶锋起身推开窗台,让冷风让自己冷静冷静,不过还是作用不大。突然他想起了在外面护卫的月护卫们,他心中一动,喝了一声:“来人!”

就听外面应了一声,月护卫首领唐绮寒走了进来,对叶锋躬身道:“大人有何吩咐?”

叶锋看着唐绮寒那惹火诱人的魔鬼身材,更是心下大动,心想:“一个吃不饱。” 说道∶“你把你外面的月护卫姐妹们都叫进来,我有事要说。”

唐绮寒疑惑地望了叶锋一眼,道:“是,大人!”将叶锋院外的另九个月护卫们叫了进来,带唐绮寒便是十个。另十个月护卫今天被安排在安国夫人的院外护卫。

十个月护卫都进入了叶锋的房内,不知什么事,一双双妙目都看着叶锋,等叶锋说话。和唐绮寒一样,这些月护卫们无一不是个个身材高挑动人,容貌冷艳。她们人人精于护卫合击之术,且都是以唐命名。

看着月护卫个个疑惑地看着自己,等自己说话,叶锋一下子又不知该说什么。

“我想跟你们上床!以解欲火!”这话一下子也是说不出口。

虽然在现今大月国,护卫们就是主人的私有财物,你可以命令他们作任何事。特别是女护卫们,简直就是护卫加侍妾。还有因为李飞不爱女色,所以这些月护卫们至今仍是处子之身,想想这更是让人心动。

最后,叶锋终于温柔地对唐绮寒说道:“绮寒,你到我身边来。”

唐绮寒听叶锋这样说话,有些惊讶,这语气好象太亲热了一点吧,不象是主下之间的言论。她看向叶锋,发现叶锋的眼神有些异样,她突然想起了那日叶锋对她施功的情况,莫名地,她心中一动,一股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

她依言走到叶锋身边,说道:“大人,什么事?”

叶锋微微一笑,环视了众月护卫一眼,右手轻轻地握住了唐绮寒的手,柔声道:“绮寒,现在你们明白什么事了吗?”

唐绮寒惊讶地看着叶锋,她明白了叶锋的意思,冷艳的俏脸上不由飞起了一朵红云,一时之间,这个冷傲的女人不由有些六神无主。不知该如何应付眼前的事情。而且,她也没有拒绝的余地。身为叶锋的护卫,叶锋无论吩咐什么,她们都必须完全尊从。

其它的月护卫也是震惊地看着叶锋握着唐绮寒的手,她们也都明白了叶锋的意思,明白了今晚她们面临的结局。她们神情各异,慢慢地,各人冰容解冻,几人都是羞赧地转过头去。虽然在外人眼里看起来她们个个冷艳高傲,神情冰冷,但她们毕竟也都是些正常的女人,都有正常女人们的反应。面临这种羞赧的事情,由不得她们不脸红。

人生最大的乐趣无外非就是使冷艳或贞洁的女人动情了。看着众女的反应,叶锋心下暗乐,他说道:“绮寒,你们也到年纪了,也该享受享受男女之间的乐趣了。”

唐绮寒更是羞红了脸,只是无力而低声地道:“大人,不能这样。”

叶锋轻柔地将唐绮寒搂到怀里,唐绮寒娇躯一震,身体有些僵直,呼吸也急促起来。

叶锋伸手轻抚她的脸庞,抚弄她的秀发,然后轻轻地托起唐绮寒的下巴,端详了她那艳丽的脸容一阵,便轻轻地吻了上去。唐绮寒本能地抗拒着,最后还是生硬地迎合起了叶锋的动作。但是很快,她便陶醉在这深吻之中。

叶锋左手搂紧唐绮寒那柔软的细腰,右手则是穿过她的外衣,伸入她的胸内,隔着衣服不停地抚摸捏弄她那丰满坚挺的乳房,只觉手感极佳。

对于叶锋的抚弄,唐绮寒没办法抗拒,只有羞红着脸任他摆布。不过随着叶锋的动作,唐绮寒只觉阵阵难言又从未有过的快感涌上心头。这种感觉很奇怪,很快,唐绮寒艳丽的脸上便出现了难以形容的春情,白皙的脸颊上更是满片嫣红,呼吸更是越来越急促了。

看着唐绮寒那受不了的样子,叶锋笑了笑,暂时放开了她,而对其它月护卫说道:“大家都把衣服脱了吧。”

方才的一切,其它月护卫们都是看在眼里,人人面红耳赤又是春心荡漾,反正今晚的一切已是定局,管她了。众女心想。

于是便人人扭扭捏捏,娇羞不胜地将各人自己的衣服脱去,很快,几具绝妙的胴体便展现在叶锋的眼前。

月护卫们个个都是身材高挑丰满,人人都有魔鬼般的身材,因此,她们的裸体无一不是性感惹火,双峰丰硕高挺,细腰丰臀,让人见了直咽口水。

见这些美妙的肉体一一展现在自己眼前,又看着月护卫们那娇羞的神情,叶锋也是心头暗乐。心想今晚自己必将大展神威,尽享欢乐。

房内燃着炉火,温暖如春。

叶锋心中激情荡漾,他转过身来对眼前娇羞无限的唐绮寒继续展开了攻势,很快,叶锋便将唐绮寒的外衣脱去,立时,一对特别挺拔高耸的双峰就跳跃了出来,呈现在叶锋的眼前。只见那丰乳浑圆雪白,颤巍巍的,在唐绮寒胸前骄傲地耸立着。

特别是那乳头鲜红,诱人非常。论身材和姿色,唐绮寒确是20个月护卫中最出色的,也怪不得她成为月护卫的首领们。

美景在前,叶锋忍不住使坏搓玩着,不停地搓捏唐绮寒这对丰满的乳房,这让唐绮寒更是全身酥软,媚眼如丝,面红过耳,娇吟出声。

接下来叶锋的举动更是让唐绮寒受不了,只见叶锋抚弄了一阵唐绮寒的乳房后,竟手捧唐绮寒丰满的乳房,将她那鲜红的乳头含入口中,允吸起来。

唐绮寒更是一声娇吟,一股酥麻的感觉瞬间涌遍她的全身,让她一下子全身瘫软无力,似乎全身的力气都随着叶锋的这下动作而没了。整个人只知随着叶锋的动作有一阵没一阵地呻吟着。

旁边的其它几个月护卫们见这个样子,更是觉得春心难禁,坐立不安,满脸通红,一双眼睛不知该往哪儿摆。

听着唐绮寒的呻吟,叶锋更是兴奋,接下来,他的动作便由唐绮寒丰满的乳房往下,经过她那细细的纤腰,又由她那光滑的腹部往下,一直吻到了她那圆润雪白的大腿。

在叶锋不断的吸吮和捏弄之下,初经人事的唐绮寒哪难得了,早已是春情难禁,再也忍不住了。

时机已到,叶锋便也不再犹豫,迅速解开了自己身上的衣服,落出了自己健美的身体,在旁边几个月护卫的偷眼观看中,一丝不挂地爬到唐绮寒身上。分开唐绮寒的双腿,对准了唐绮寒的身体,破体而入。

唐绮寒一声低呼娇吟,立时点点落红便落在了洁白的床单上。唐绮寒也从少女变成了女人。不论她以前是个多么冷傲艳丽的女人,现在的她,也只是一个在叶锋身下娇呼呻吟的普通女人罢了。

叶锋搂紧唐绮寒,身体慢慢地,有节奏地动作着,他的动作温柔而纯熟。

渐渐的,唐绮寒雅痛楚过去,冷艳的脸容上,露出了性爱中每个女人都有的快慰之情,而叶锋的每一下动作,也都让她觉得有一种难以说明的,极为异样的快感从身体上升起,让她忍不住发出似痛苦又似快乐的呻吟声。

看着平时冷艳的大姐在叶锋身下发出了这种难堪的娇吟声,旁边的其它月护卫们真是大开眼界,又是羞赧,又是忍不住想看,人人只觉坐立不安,心下竟是盼望着叶锋身下那人是自己。

随着叶锋的动作越来越快,唐绮寒只觉那种难言的异样快感也越来越强烈,她脸容绯红,美目迷离,娇吟不已,胸前饱满坚挺的乳房更是随着叶锋的动作而快速地抖动着,整个人,只知道本能地紧紧缠住叶锋的身体。

叶锋的动作越来越快,唐绮寒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密,蓦然,一股让唐绮寒眩晕的快感从她的小腹深处涌起,她不由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只觉那种快感似乎让她的整个身心都飞到了九霄云外,只感世间万物皆不存在,只愿永远让这样的快感留存下去……

放过了全身瘫软的唐绮寒,叶锋含笑转向了其余面红耳赤的月护卫们,接下来自然又是另一阵的婉转交欢,抵死缠绵。当晚,叶锋的屋内浪语呻吟声不绝,交织成了一曲诱人心魄的淫曲!

※※※

第二天晚上,叶锋又将昨晚护卫安国夫人的另十个月护卫一起吃了。今晚她们换班到叶锋这边,叶锋自然不能放过她们。而这十个月护卫们也早已从姐妹们那得知了昨晚的事,心下竟是又是娇羞,又是心中暗暗盼望。

到了晚上换上她们时,自然床第间又是另一种动人的情景。

此后,二十个月护卫便全部成为了叶锋的护卫兼女人,叶锋也让她们尝到了以前从未经历过的快乐。

此后,月护卫们的角色也发生了些改变,她们除了仍是叶锋的护卫外,也有了些其它不同的身份,而她们的心理也随之发生了些改变,除了仍是对叶锋忠心服从之外,也有了某些其它的感觉。

第二十七章妖媚的安贵妃

就这样过了几天,这天叶锋单独一人上街散步,正走到一条繁华的大街上时,忽然一个身材高大,侍卫打扮的男子走过来对叶锋恭敬地说道:“这位是武状元大人吗,我家主人想请武状元大人到寒舍一述。”

叶锋并不认识这人,疑惑地道:“你家主人是?”

那男子笑道:“武状元大人去了就知道了!”挥挥手,一辆马车停在了二人的面前。那男子躬身道:“武状元大人请上车。”

叶锋虽然不知道他葫芦里卖什么药,但他艺高人胆大,但下也不惧,上了马车,和他去了。

马车行驶着,左转右转,驶了有20几分钟的样子,便停在了金月城西区一所幽静的大宅面前,宅外只有几个侍从打扮的人在外守卫。不过依叶锋锐利的目光看过去,这宅第外松内紧,戒备却是颇为森严。看这样子,拥有这宅第的人身份不低。

叶锋随那男子进入宅院内,一路行去,宅第深远,雕梁画栋,摆设华丽。越发显示其主人的高贵身份。

最后,二人到了一个豪华的大屋前,那男子躬身道:“娘娘,武状元大人到了。”

就听到里面一个销魂诱人的声音传来:“哦,请武状元大人请来吧。”听声音竟是安贵妃。

那男子躬身道:“是,娘娘!”冲叶锋行了一礼,说道:“武状元大人,请。”

叶锋心想:“原来是安贵妃,怎么她会在这里?”当下走了进去,那男子随手关上了门。

叶锋走进屋内,一股淡淡的香味传来,只见屋内摆设雅致堂皇,一个美艳的妇人正慵懒地斜躺在一张铺着华贵地毯的大椅上,一双媚目正看着叶锋,里面只有她一个人。而屋内燃着炉火,温暖如春。

看见叶锋进来,安贵妃优雅地坐了起来。

叶锋行礼道:“下官参见娘娘。”

安贵妃微微一笑,媚态横生,指着旁边的椅子柔声道:“武状元大人不用多礼,请坐。”

叶锋坐了下来,说道:“不知娘娘叫下官来有什么事?”

安贵妃瞟了叶锋一眼,颇有些狐媚的意思,叶锋被她看得心中一荡,心中大动:“难道……?”

只听安贵妃含笑道:“也没什么事,只是想叫武状元大人来陪本宫说说话。”

“说说话?怕是没这么简单吧。” 叶锋心中一动,这安贵妃一向极淫极艳,虽然表面上总是装着矜持正经的样子,但在大月国,人人都知道她是个淫妇,今天这种环境,这种气氛,难道……

她怕是要……不过叶锋也无所谓,所正自己也不会损失什么,而且自己早就想上她了,能上这个大月国最出名的淫妇加艳妇,是每个男人的心愿啊,特别是她那尊贵的身份,更是对每个男人具有强烈的吸引力。

自从上次在马车别后,自己这种心思就更重。不过如果她是带着为了招纳自己目的而来的,那自己到时含糊其辞就是了。

再看今天的安贵妃也是打扮得非常的冶艳肉欲,杏眼桃腮,一双眼睛水汪汪的,顾盼间,一股春意沛然而生。让人一见就欲火升起,最吸引叶锋的是她那对丰满的乳房,直似裂衣而出,让自己非常想上去摸一摸。

想起上次在马车上的情形,叶锋不由身子一阵火热。自马车那日后,叶锋一直有个预感,自己早晚会和这个淫妇翻云覆雨,难道就是今日?

安贵妃微笑道:“对了,武状元大人回来有几天了吧,休息得可好?此次战事一定很辛苦吧。”

叶锋说道:“谢谢安贵妃的关心,战事确是辛苦,不过为国尽忠是下官的本分,想想也不算什么。”

安贵妃微笑地点了点头,媚目又瞟了叶锋一眼,道:“为了祝贺武状元大人取得的一系列胜利,本宫一定要和武状元大人喝一杯。”

叶锋心想好戏来了,道:“多谢娘娘。”

安贵妃吩咐手下摆酒,在酒宴上来后,屋内只有他们二人相对喝起酒来。

和前次不一样,今日安贵妃并没有谈论招纳叶锋的事,说了一些战场上的事后,便和叶锋说起些闲话来。

出乎叶锋的意料,安贵妃的谈话颇有水准,她见闻出众,说话得体,每事都很有自己的见解,怪不得会受大月王的宠爱。一扫以前叶锋以为她只是依靠自己的姿色夺得大月王宠爱的印象。

不过喝了一会儿酒儿,话题便慢慢转入暧昧,二人彼此的言论慢慢都有了些挑逗性。

安贵妃由于酒意的缘故,双颊已是变得艳红,娇艳欲滴,星眼流波,水汪汪的,不时瞟向叶锋,颇有些春情荡漾的意味。

而叶锋看着骚媚入骨的安贵妃,也是心中早已欲火上升,从自己第一次见到安贵妃起,对她肉体的期盼便深深印在了自己的脑海中,特别是她高贵的身份和媚艳的外貌,更是让自己不胜克制。她淫毒的传说,也有一种强烈的吸引力,让人更想着去征服她。

虽然叶锋自己对安贵妃并没有半点爱意,但却不妨碍自己想得到她那美妙的肉体,以发泻自己对她的欲望。 而叶锋同时也有些明白了安贵妃今日的目的,就或许是换了另一种方式,想以肉体来控制自己,而自己也可以将计就计,或许到时是自己控制安贵妃也说不定。想到这里,叶锋已是作出了决定。

“武状元大人,本宫再敬你一杯。”

安贵妃举起杯,妩媚地对叶锋道。

“谢谢娘娘!”叶锋举杯一饮而尽。

在放下酒杯时,他的右手已是轻轻地放到了安贵妃的大腿上!

※※※

安贵妃身子一震,不过并没有露出不快的神情,只是狐媚地白了叶锋一眼:“武状元大人的胆子好大。”

叶锋更是放心,一边大胆地在安贵妃腿上抚摸着,一边笑道:“谢娘娘夸奖,下官胆子一向很大。”

安贵妃的双目越发的水汪汪,似嗔非嗔盯着叶锋的妙目似是要流出春水来,娇躯轻颤,娇哼细喘,显在叶锋的挑逗下已是春情难禁。

看着这个尊贵的淫娃动情,叶锋也是忍不住了,猛地一把将安贵妃拉到怀里,在她耳边轻轻道:“娘娘,让下官来抚慰你。”

安贵妃也是随势依到叶锋的怀里,一双玉手抚上了叶锋健壮的胸膛,妖媚地道:“武状元大人,你好坏啊。” 此刻的她,往日那种矜持之色已是全然不见,余下的尽是放浪挑逗之意。

叶锋柔声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安贵妃吃吃地笑道:“武状元大人就不怕被大王知道,治你的罪?”

叶锋笑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又意有所指地道:“再说娘娘都不怕了,下官怕什么?”搂紧安贵妃的娇躯,俯首便吻上了安贵妃红艳的双唇。同时右手隔着衣服握住安贵妃那饱满之极,自己早已梦寐以求的丰乳,大力地揉搓起来。

安贵妃的娇躯更是一阵轻颤,娇喘更甚,妙目微闭,热烈地迎合起叶锋的举动来。

叶锋的大嘴紧紧含住安贵妃那芬芳柔软的香唇,舌间启开她的贝齿,卷住香舌尽情地吸吮。只觉一股股异样的春情异香不断地从安贵妃身上传来,让叶锋更是欲火大升。安贵妃更是娇喘吁吁,身躯有如蛇般地在叶锋怀里扭动着。

叶锋欲火飞快地燃烧着,再也忍不住了,从第一次见到安贵妃起,自己就想着什么时候将这出名的艳妇按在身下狠狠地干,这种欲念折腾了自己好久,今日终于如愿以偿了。特别是安贵妃还是大月王最宠爱的贵妃,这种身份的禁忌更是让叶锋感到一股特别的刺激。

叶锋一把将安贵妃按在铺着厚厚地毯的地板上,旁边熊熊的炉火都更让二人心头火热。

叶锋飞快地脱着安贵妃的衣服,而安贵妃则是欲拒还迎地迎合着叶锋的举动,那狐媚的眼睛一直盯着叶锋,嘴角带着一丝妖艳的笑容,那股春情媚态更是让人受不了。

首先是脱去了安贵妃的上衣,当那桃红色的肚兜从她的身上脱离时,安贵妃那对在胸前高高耸立,一直饱满得似要裂衣而出的丰乳便解脱了束缚,弹跳了出来。那乳房沉甸甸的,骄傲地挺立在叶锋的眼前,暗红的乳头长长的,极有肉欲的味道。

“好美的乳房!” 第一次见到安贵妃起,叶锋就一直注意着安贵妃这对丰乳,今天终于完整地展现在自己眼前,叶锋忍不住一把抓住这对丰满的乳房一阵揉捏,啧啧不已。揉捏之下,极软又极有弹性的感觉涌上心头,让叶锋更是爱不释手地玩个不停。

见叶锋如此为自己的身体着迷,安贵妃也是忍不住心中得意,一直以来她最得意的就是自己的身体。并且她今天的目的一是为了以肉体拉拢收服叶锋,二也是为了自己好好享受,她是个极淫极浪之人,虽然表面上矜持冰冷,但其实每次见到俊雅的男子时,她心中都会春情荡漾。叶锋是大月国出名的武功高手,也是出名的美男子,她以前也有几次见过叶锋,每次时表面上虽无异状,但其实心下都是春心动荡不已,今日终于一偿夙愿。想到这里,她更是全身火热。

在叶锋的抚摸下,安贵妃的乳峰越来越鼓涨的,暗红的奶头也是渐渐硬翘起来,她的口中也是娇滴滴的喘息越甚。叶锋听得更是心动,握住安贵妃的一只乳房,将她的长长的乳头含入了嘴里,用力一吸,安贵妃立时被吸得全身发酥,哦的一声娇吟,灵魂便如出了壳般,双手也不由自主地放在叶锋的头上。

叶锋的舌头在安贵妃的两个乳头间轮流吮吸着,吸了左乳头,又吸右乳头,舌头也在乳头的周围不停地转动着,安贵妃更是呻吟个不停。

叶锋抬头笑道:“娘娘,是不是受不了了。下官这就来了。”

在他的动作下,很快,安贵妃便完全裸露了。

眼前是个雪白圆润成熟的肉体,水蛇般的细腰柔软丰腴,香臀丰耸浑圆,曲线完美。小腹平坦坚实。白皙的大腿修长结实,圆润光滑。两腿间芳草茂盛,涨鼓鼓的阴阜上长满了乌黑浓密的阴毛。阴唇丰厚,颜色浅褐,肉缝里的嫩肉暗红,汁水丰盛。整个肉体充满熟透了的肉欲诱惑感觉。

真不愧为大月王最宠近的爱妃,当年江山绝色榜上的人物,岁月带给她的只是妩媚肉欲的风韵。一个熟透了的熟女。

看着眼前这迷人的肉体,叶锋的鼻血差点流出来,好一个骚货,等下干起来一定爽死了。叶锋兴奋地分开安贵妃的双腿,用手拨弄着她那迷人的花瓣。只见丰厚的阴唇已经充血向外翻开,淫水更是源源不断地流了出来。

在叶锋的这种极淫邪的动作下,安贵妃也不由双颊晕红,心中燥动,咬着牙齿,眼中水汪汪的似要流出水来,整个人娇艳欲滴,不时瞟向叶锋,颇有些春情荡漾的意味。

叶锋知道她已是春情荡漾,不过他却不急,双手只是在安贵妃全身游走着,特别是在安贵妃圆臀大腿间来回抚摩。

在叶锋抚摸下,安贵妃只觉阵阵如电麻股的感觉在自己心里荡漾开来,叶锋的每一下抚弄都让自己快感飘飘,她的下身已是非常湿热,淫水不断地流了出来,已是极度的兴奋。

终于,安贵妃忍不住了。

“好人,快来。”安贵妃骚浪地道。

※※※

“来了。”叶锋笑道,并快速地脱去了身上的衣服。立时,他胯间那粗长的分身便弹了出来,青筋虬结,肉棒粗大坚挺,看得身下的安贵妃媚眼如丝,春情更甚。

好了,一切条件都成熟了,叶锋跪在安贵妃双腿之间,把她两条修长的雪白玉腿,大大地分开,然后将自己粗长的肉棒对准安贵妃毛茸茸的阴部,用力一刺,便直没入安贵妃的体内。

安贵妃发出一声腻人的呻吟,只觉一股难以形容的快感迅速由全身扩散开来。四肢立时便如八爪鱼般地紧缠住了叶锋的身体。

叶锋趴在安贵妃那柔软的身体上,感觉非常舒服。她的身体柔软圆润,就象个肉垫,趴在上面非常舒服,有点象躺在沙发上的感觉,而她那饱满的阴阜也像个肉包子似的,可任叶锋肆意冲撞。而她的肉穴内温热滑腻,充满弹性,阴道内壁的层层皱褶不停地吞吐吮吸着肉棒龟头,当叶锋的肉棒在安贵妃肉穴内快速进出时,那种快意的感觉真是无法用语言形容。

而安贵妃迎合叶锋的动作也是非常的狂野大胆,各种让叶锋极为舒服的动作层出不穷,呻吟声勾人心魂。果是个极品熟女,天生尤物,怪不得能得大月王的宠爱。

叶锋不由兴奋非常,从来没享受过这么美妙的欢爱,而安贵妃在床上的表现甚至比李音还要狂放。想到安贵妃平时在人前矜持高贵,对男人不假驰色,现在却如此淫荡,分外让人感到刺激。

叶锋在安贵妃身上狠狠地抽插着,动作又快又狠,他那粗大的肉棒急速地进出着安贵妃的阴道,啪啪声响,带得安贵妃穴口暗红的肉唇翻进翻出,淫水四流。

在叶锋的大力动作下,安贵妃不由舒服得全身痉挛,她娇躯不断地颤栗抖动着,双颊酡红,浪叫声不绝,感觉自己爽得便有如上了天堂般。她私下早就听说叶锋的床第之间功夫不错,家中娇妻美妾如云,都能一一满足。今日一试,果然如是。

两人埋头苦干,一时间屋内淫声浪语不绝于耳,如肉体撞击的“啪!啪!”声,安贵妃如诉如泣的呻吟声充盈了屋内。

“这个小心肝果然厉害!以后可得将他牢牢地抓住手中,以来满足自己。”安贵妃欲仙仙死地呻吟着,脑中闪过这样的念头。

如此交欢了约半个小时后,猛然安贵妃“啊!啊!啊~”的呻吟声越发高亢起来,声音直似哭泣般,显是快要达到了高潮,叶锋见状,也加快了下身冲击的力度,粗长的分身有如飞般地冲击着安贵妃的肉穴。“啪,啪,啪”的声音更是一阵比一阵响,一声比一声急。

安贵妃的四肢越发缠紧叶锋的身体,极度的快感让她全身不断地痉挛着,猛然安贵妃一声尖叫,双手死死地抱住叶锋,全身剧烈地抖动着,淫水大量地喷了出来,已是达到了高潮。而叶锋也与此同时放开了自己的精关,大量滚烫的精液直射出来,烫得安贵妃又是全身一阵颤抖不已。

云雨后,两人都是躺在地毯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好半响,安贵妃颤动的娇躯才平静下来,妖媚的脸上满是极度满足的神情,只觉此次交欢让自己全身发软,没一点力气,而刚才自己也泄得连骨头都瘫软了一般,实在是没有这么满足过。

※※※

良久,安贵妃回过神来,转身对叶锋媚笑道:“武状元大人好厉害!本宫从来没有这么满足过。”

叶锋也觉得此次的交欢让他欲仙欲死,回味非常,他双手交叉放到脑后,笑道:“只要娘娘开心就好。”

安贵妃脸上又露出狐媚的笑容,眼中异色一闪,移身过来,并趴在了叶锋的身上,一双妙目直视叶锋,呵气如兰地媚声道:“武状元大人以后可常来此处,此所尽是本宫心腹之人,不会有消息走失。”

叶锋心想这淫妇是拉上自己了,也不知她是怎么瞒过大月王,在这里暗置这所院子的,可怜的大月王。不过有这么一个妙人儿做自己的炮友,自己当然不会拒绝。这样一个美人,不玩白不玩,如果将来她明说了要自己效劳于她,到时自己装聋作哑就是了。重要的是眼前先玩够她。

同时又觉得安贵妃这样趴在自己身上非常舒服,安贵妃的身体非常柔软,就如没有骨头般,她趴在自己身上时,就如同一团棉花般地包着自己,感觉非常棒。不由暗赞她真是个让男人销魂的尤物,当下笑道:“娘娘有命,下官敢不从命?”

安贵妃笑道:“武状元大人真是善解人意。”水汪汪的妙目风骚地看了叶锋一眼,一双玉手又来抚摸叶锋的身体,由其是叶锋的命根子。

叶锋心想她真是个淫妇,才一会儿,又想要了。不过他当然由着她动作。安贵妃的挑逗的手法很高明,在她的爱抚下,才一会儿工夫,叶锋的分身一下又硬挺起来了,直挺挺地翘立着。

安贵妃眼中露出喜色,媚笑道:“武状元大人好厉害,这么快又硬了。”

叶锋笑道:“这都是娘娘的功劳,来,让下官来侍候娘娘!”说着就要翻身起来。

却见安贵妃拦住了叶锋,说道:“这次让本宫来。”一边说,一边翻起了身子,跨坐在叶锋的身上,同时用手扶着叶锋粗长的分身,对准肉穴后便向下坐了下去,到底后缓缓地呼了口气,显是极为享受。

叶锋心想这淫妇花样很多啊,也就由着她去。

只见安贵妃坐在叶锋的分身上后,便开始一上一下,一前一后地动作起来,同时她的肉穴内也开始耸动挤压起叶锋的龟头,让叶锋颇为享受。而且安贵妃动作还越来越快,腰部一挺一挺的,颇有节奏感,同时口中不停地浪声呻吟着。搞得她胸前那对饱满沉甸的乳房也跟着一摇一摇的。最后动作更是飞快起来,让她的一对丰乳也就跟着跳动个不停,极为诱人。

叶锋还没见过在床上这么浪的女人,连李音都比她不上。心中也颇为兴奋,两手搂住安贵妃那柔软丰腴的腰身,也随着安贵妃的动作不停地向上挺动着。一时浪叫呻吟声不绝,屋内又是春意撩人。

干了一会儿,叶锋一瞥间,见右边墙角处有一面巨大的镜子,心中一动,便说道:“娘娘,让我们来玩个新花样。”

安贵妃停了下来,一双手爱不释手地抚摸着叶锋健壮的胸肌,吃吃地笑道:“武状元大人想玩个什么新花样?”

叶锋心想这淫妇真是大胆识做,知情识趣,真是一个好炮友,他叫安贵妃从他身上下来,然后拉着安贵妃来到了墙角处大镜前。立时镜中映照出他们二人的样子来。

只见镜的前面是一个极为妖媚美艳的肉欲女人,因为交欢的缘故而双目水汪汪的,满是春情媚意,俏脸上也是一片晕红,秀发披散,充满了欢爱女人中的风情。而她身后,则是一个健壮俊雅的男子。

叶锋的声音满是淫邪意味地道:“娘娘请看这边。”双手伸到安贵妃的双腿前面,让她张大了双腿,同时用手指撑开她的肉穴私处,在安贵妃毛茸茸的浓黑阴毛张开后,便露出了里面她那嫣红肉缝里的嫩肉及那忆经胀大的肉蔻。同时叶锋的手指在她的肉蔻上活动起来。

安贵妃低低地叫了一声,俏脸更是晕红,饶是她淫荡,叶锋如此的动作也不由让她羞臊,不过却又移不开自己的眼睛。她盯着镜子,脸颊通红,咬着银牙,双眼水汪汪地看着叶锋那双在她肉穴中活动的手,娇躯随着叶锋的动作一阵接一阵地颤抖。

镜中的景象除了淫靡外,还让她有种象是有旁人偷窥似的感觉,更是让她有一种异样的刺激感。在这种强烈的刺激下,才不久,她下体已是湿得一塌糊涂。

叶锋也觉下身硬挺得难受,当下又在安贵妃身边柔声道:“娘娘,睁着眼睛好好看着,看下官是怎么干你的!”

一边说着,一边站在她身后挺着肉棒,在安贵妃满脸通红的注视下,他那粗长的分身慢慢地,一点一点地进入了她那满是淫水的肉穴内。跟着便动作起来。

镜的对面把这一切都明白无误地显现出来,如此淫荡的画面让安贵妃的脑子麻痹,眼神迷离,她俏脸通红,眼睛却眨都不眨地紧盯着二人的交合处,看着叶锋的粗长的肉棒在她毛茸茸的肉穴进进出出,带着她下体肥厚的阴唇也是同样一进一出。肉棒由最初的一下一下的抽插到后面飞快的动作着,让她肉穴内的淫水不断地随肉棒的进出带飞出来。

特别是叶锋一边动作还一边在她的耳边说着淫秽的话语,这种无与伦比的刺激让安贵妃再也受不了,在叶锋不知干了多久时,猛然安贵妃一阵呜咽,身体急促地痉挛着,大量的淫汁从她私处急喷而出,已是达到了难以形容的快感高潮。

完后安贵妃只觉全身虚脱,站立不住,只是叶锋却没有满足呢,他搂紧安贵妃的身体,“啪啪!”地猛烈撞击着安贵妃的身体,粗长的肉棒在安贵妃的体内以惊人的速度急速进出着,让安贵妃尖叫哭泣个不停……

那日不知又经过多少次的交欢后,叶锋才离开了这里。

以后一连多日,安贵妃都叫叶锋去云雨欢爱,不过否认,安贵妃确是个非常让人着迷,媚骨天生的女人。她的肉体让叶锋享受非常,每次叶锋都从安贵妃身边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而安贵妃同样也是从叶锋身上满足自己。

每次叶锋去时安贵妃都没明提招纳叶锋的事,不过叶锋心知肚明,知道安贵妃一是想以肉体这招来拉拢自己,二也是她生性淫荡,要以叶锋来满足她,反正双方都没损失,眼前保持这个心照不宣的状态也不错。

第二十八章带香偎半笑

“君似天上云,侬似云中鸟,相偎相依,浴日御风……”

在安国夫人府后花园梅园小苑的空地中,阵阵清丽悦耳的歌声不断传出。原来是杨雨在带着一群舞姬正边歌边舞。

在悦耳的丝竹舞曲声中,叶锋及安国夫人等人坐在一旁观赏,颇感惬意。

此时杨雨及众舞姬正轻歌漫舞的这首舞曲却是叶锋所传,名为《踏歌》。

《踏歌》是中国汉民族的传统舞蹈,至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

其舞蹈源自民间,兴起于汉代,到了唐代更是风靡盛行。当时的盛况,连唐代诗人刘禹锡也按捺不住,赋诗《踏歌行》,以“带香偎半笑,争窈窕!”的诗句来赞叹当时的美景。

作为大月国的第一名妓,杨雨的生命和舞台便是在表演上,她是属于那种知情识趣,醉心艺术的可人儿。最自傲的便是自己在歌舞的造诣。

不过歌舞的创作是要外来灵感的,自从她的叶锋第一次见面,杨雨发现叶锋在音乐上的不同于大陆各国的独特才华,可以激发自己源源不断的灵感,因此只要有空,杨雨便会一直磨着叶锋是不是又有新意的音乐舞曲灵感涌现了。

在安国夫人府内的这些时间里,两人及安国夫人也是一直在研究诗词舞蹈。这日叶锋无意中说起《踏歌》这个舞蹈后,杨雨便大感兴趣,在叶锋教习后,更是大赞不已。

在大陆各国,虽然诗歌舞曲盛行,不过多为贵族味极强的歌舞。而《踏歌》这种民间意味极强的舞蹈却难得一见,便尤如一股清新的风,迎面而来。

特别是《踏歌》时中那种优美的意境,更是让人沉醉不已。一群纤巧的女子,穿着清丽的舞服,腰肢柔软,摇曳动人。一边舞一边唱着柔美的歌曲,展现着那种温婉小女儿情思和柔肠,给人以美的享受。

在多日的编舞练习后,这天,杨雨带着手下诸多舞姬音娘在梅园小苑中展现她们的成果。

“……君似湖中水,侬似水仙花,相亲相爱,鱼跃弄影。人间缘何聚散,人间莫有悲欢, 但愿与君长相守,莫作昙花一现!”

优美的歌曲中,只见杨雨等人踏地为节,边歌边舞。

敛肩、含颏、掩臂、摆背、松膝、拧腰、倾胯,翩翩翠袖尔来尔往。尽显少女之婀娜。动作又尤如行云流水,似天马行空,让旁观者感受出她们的清新、俏丽和婉约。

加上杨雨这样的绝世美人儿领舞之中,更给人以诗、乐、舞三位一体的极强美感。可以肯定,在杨雨推出这个舞蹈后,《踏歌》一舞,又将风靡大陆各国。

不但叶锋看得连连点头,安国夫人也是看得赞叹不已,旁边众多的月护卫也是看得目不转睛。虽然她们个个冷傲,但她们也是女孩子,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看到这些美的舞蹈,不可能不动心。

一曲舞罢,叶锋和安国夫人都不由鼓掌叫好。

杨雨从舞姬群中走出,来到叶锋和安国夫人身旁。桃花般的俏脸因喜悦而微红,更增娇艳。

叶锋夸道:“阿雨和众姬这舞真是舞出了踏歌的神韵,可以预见,踏歌此舞日后在大陆各地的风靡了。”

杨雨嫣然一笑,道:“这不都是阿锋的功劳?”

叶锋呵呵一笑:“那阿雨该如何谢我?”

杨雨闻言白了叶锋一眼,难掩风情媚意,让叶锋不由看得心中一醉,近期二人之间的感情可是越来越亲密。

安国夫人在旁看了不由微微一笑,打趣道:“好了,你们二人不要再眉来眼去的了。”

在二人都感不好意思时,安国夫人看了杨雨一眼,对叶锋说道:“小锋,我和阿雨商量过了,过几日我要和阿雨一起去烟梦国见恩师,小锋也一起去吧。”

叶锋看向杨雨,却见杨雨晕红了脸,避开他的眼睛,娇羞地低下头去。不由心下大喜,早在以前在玉月城时,杨雨就暗示过叶锋,她二人的事,只要恩师同意,就行了。现在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在想想现在却也正是时候,目前前线一直没什么事,他的乞活军至少也要一年再上前线。不如现在随杨雨一起去烟梦国,了结这个心事。想到这里,他不由喜悦地望向杨雨,而正好杨雨也正好向他偷看来,俏目娇羞中又隐含着一丝柔情。

安国夫人看了看二人,又在旁边笑道:“你二人的事,我都清楚,小锋放心,到了烟梦国恩师那,我也会为你们说项的!”

叶锋寻思杨雨恩师的丈夫是对自己有救命之恩的李大爷,到时他也会为自己说项,应该是没问题。不过他还是有些迟疑,问安国夫人道:“只是,到时我应该带些什么礼物呢?”

安国夫人笑道:“这些小锋不用担心,到时一切妾身都会为你们办好的,小锋就等着将来成亲就是了。”

叶锋连忙道谢,再看杨雨,已是羞得走了。

〓〓〓〓※〓〓〓〓※〓〓〓〓※〓〓〓〓

当晚,叶锋来到杨雨的房中,和杨雨在杨雨房研讨音乐舞曲,已是习以为常的事情了。

在杨雨的贴身侍女通报后,叶锋就进入了杨雨那散发着淡淡幽香,装饰幽雅的房中。却见杨雨正对一卷古乐谱出神,连叶锋进来也没发觉。

叶锋早知道了她的性情,只要进入了她喜爱的舞曲音谱,就可以忘了周围的一切。

看着她那绝美的身姿,不由心中涌起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怀,当下咳嗽了一声,杨雨抬起头来,见是叶锋,喜道:“阿锋快来,妾身正在研究一卷古乐谱,阿锋快来给点意见。”

叶锋闻言走到杨雨身旁,仔细观看这卷古乐谱,只见该乐谱外身样式古老,看样子至少已有百年历史。古谱中满纸弯弯曲曲奇形怪状的符号犹如“天书”,除了一些曲谱的名字外,其它都没见过。

叶锋研究了半天也不知所云,问杨雨此谱何处来,杨雨告知此乐谱乃是几日前静素心所赠。言静素心也是该谱爱好者,因不识该乐谱上奇形怪状的符号,故而请求杨雨,但杨雨研究了多日,也是不得其果。

“静素心?她什么时候见过你了?”

杨雨转向叶锋,抿嘴笑道:“这很重要吗?”

叶锋没想到杨雨这么敏感,不禁有些尴尬,连忙道:“只是随口问问而以。”

杨雨白了叶锋一眼,只是含笑地看着叶锋不语,神情妩媚难言。

叶锋见她风姿无限地站在那,俏脸上一丝晕红,额上的一络头发掉了下来,更增娇艳,不由心中一动,已是将静素心的问题抛到了九霄云外去,大胆地握住了她那柔软的手,柔声道:“阿雨……”

杨雨被叶锋这样亲热的举动搞得心口一跳,抽了下手,却抽不出来,更是心儿通通乱跳,身子也有些瘫软,白了叶锋一眼,娇羞地低下了头:“讨厌~”

见杨雨如此,叶锋更是心醉,再闻着杨雨身上传来的淡淡幽香,忍不住又要想更上一层楼,如亲吻之类的,不过杨雨却又是白了叶锋一眼,轻轻将手从叶锋手中抽了开去。

虽说杨雨是大月国第一名妓,但事实上,她在男女上却是个比较保守的人。和男性最大的进步,就是和叶锋拉了下手。没有成亲之前,这些亲热的举动可是让她极为羞赧的。

叶锋也了解杨雨的性格,当下自然也是要尊重她,当下,二人又研究起那古乐谱来。

只是方才的一幕却是深深地印在二人的脑海中。

〓〓〓〓※〓〓〓〓※〓〓〓〓※〓〓〓〓

接下来就是叶锋安排将要去烟梦国的事宜了,首先,便是要向军部请假。

正好这日李会伟也来金月城,叶锋便向李会伟说起,现在前线无事,出来了也这么久,也该回玉月城看看妻小了,却还没有和他说起自己和杨雨之事。作为闻名天下的大月第一名妓,天下歌舞大家,杨雨的追求者不计其数,如果此事公开,会带来不计其数的麻烦。

自己住在安国夫人府,已经让人议论纷纷,闲话不断了,只是因为李飞上将军及安国夫人在金月城的名望,才没人公然找叶锋麻烦。

虽然自己不是怕事之人,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等将来真正娶到杨雨再说,目前还是低调点好。

第二十九章出金月城前的风流

李会伟正好也想回玉月城一趟,处理一些玉月府的事,看看妻小,也看望看望自己一直挂念的妹妹李音,便也和叶锋一起去向军部请假。

由于此时前线无事,加上李会伟和叶锋都是大月国权雄势大及炙手可热之人,因此,李心之便慷慨地准了二人的假。

请了假后,叶锋便和李会伟先回金月城外军营中,安排一些别后的事情,叶锋已经作出了决定,刘烟是要和叶锋一起回玉月城休息一段时间的。

所以关于乞活军的军务便留给赵白,由他负责乞活军的一切事物。

听说叶锋要回玉月城一些时日,赵白虽然也想念在家中的孙眉等人,不过他对军中的事务更感兴趣,况且叶锋,刘烟离去后,乞活军中也要一个重量级的人负责,因此,赵白便自告奋勇地留了下来。

赵白在乞活军的这些时间里,早已熟悉乞活军的一切事物,而赵白是叶锋的义兄,因此,也没有什么手下不服的事情。

再说赵白以前一直就对官道仕途非常感兴趣,自从他进入乞活军后,这些时间里他在乞活军内一直如鱼得水,对军中的一切事务都非常感兴趣。

现在有机会更深地加强自己的能力了,自然更是热情如火,非常热心。再叶锋问起他有什么事要带回玉月城给孙眉时,他只交待叶锋回玉月城后要好好问候孙眉,转答他对妻小的思念之意,叶锋自然是满口答应。

安排完乞活军的事物后,叶锋便是要去向金月城的几个女人道别了。

在叶锋和刘烟及李会伟,赵白约定在几日后在金月城外会面后,他便又独自进入了金月城,月护卫虽然目前已属于他,但暂时,他还是将她们放在安国夫人府,护卫安国夫人及杨雨等人。

首先他是先去向王后道别。

晚上叶锋潜入王宫,先是床上的一场大战后,叶锋向王后说起了此事,王后这些时间在叶锋经常潜入王宫安慰她,已是非常迷恋叶锋,听了此事后虽然不舍。

但她也理解叶锋出来这么久,人之常情,确是会非常思念家中的妻儿,因此也没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听着,在叶锋说后,只是以自己的肉体再次热情如火地逢迎叶锋,以安慰自己的心身,此后叶锋去后,她又要独守独寂的夜晚了。

而在叶锋第二天潜入城中他经常和安贵妃幽会的院第时,在叶锋和安贵妃说起此事后,安贵妃哦了一声,眼波流转,一双狐媚的眼睛仔细瞟了叶锋好一阵,一双玉手轻轻抚摸着叶锋的胸膛,嫣然笑道:“武状元大人出来这么久,回去看看妻小也是应该的事,只是别忘了早去早回,本宫一直在苦候武状元大人呢。”

叶锋见了她这样妖媚的样子,也不由心下销魂火热,这个骚媚入骨的女人,越来越吸引自己了。

他爱不释手地抚摸揉搓着她那沉甸饱满柔软的乳房,吮吸着那坚挺乳房上长长性感的乳头,含糊不清地道:“娘娘放心,下官自然不会忘了贵妃娘娘,一定早去早回,早日再来见娘娘。”

安贵妃不由被叶锋吸得双颊晕红,心中情欲荡漾无比。见叶锋如此迷恋自己的身体,也不由心下得意,同时也有一丝茫然,她近期勾引叶锋的目的当然决不是为了什么爱,一是为了拉拢这个近期声威不断高涨的人儿,为自己的儿子也就是二王子将来的王位争夺增加能量。

二也是见叶锋长得俊雅,忍不住春心荡漾,想勾引他,尝尝这男儿的滋味,但这些时间和叶锋绝顶快感,自己以前从未有过的几番云雨后,却让自己心思有了一些异样的感觉,心态变得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不知这种变化对自己是好还是坏。

男女之事,便如玩火,谁征服谁是说不清楚的。

叶锋见这个熟女艳妇娇艳欲滴,春情荡漾的样子,自然也是心下火热,三两下便脱光了安贵妃的衣服,露出了她那圆润成熟的肉体,一双手爱不释手地滑过她那水蛇般柔软丰腴的细腰,滑过她那圆润光滑的大腿,然后霸道地分开,以强大的姿态深深进入她的体内。

接下来自然又是一阵惊天动地的翻云覆雨,欲仙欲死的交欢。

性事结束后,安贵妃暗暗叹了口气,脸上又浮现起了那种诱人的狐媚笑容,这是她的另一种面孔,和往日在人前的一本正经完全不同。或许,这才是她的本性。

她送了叶锋许多礼物,也不说什么其它的话,她知道反正现在战事还没结束,叶锋回玉月城后,还是要回金月城的,她还多的是机会来勾引叶锋。

这也是她的一个让人迷醉之处,欲擒故纵,欲拒还迎,自然而然让男人更加迷醉她,显示出了她的心机。而事实证明,在这些和她接触的时间里,叶锋确实也对她的肉体非常迷恋,在离开她时,颇有些恋恋不舍。

〓〓〓〓※〓〓〓〓※〓〓〓〓※〓〓〓〓

搞定了王后及安贵妃后,叶锋犹豫不决着是否去见赵秀一眼,不管怎么说,她现在也算是自己的女人了,自己又要离开这么久,是应该去见见她才是。

想起前几日自己和赵杏云雨亲热时,赵杏说起了赵秀,说现在赵秀的心情不是很佳,整日把自己投入到工作中去,以店中的事物来麻痹自己。

由于现在前线的战事暂时告一短落,金月城之危也解了,因此,前些时间金月城停滞不前的商业活动又火热发展起来,外逃的商家也纷纷回流,金月城的商业活动又恢复了往日的繁华。

赵秀的玉虎布行也恢复了往日的繁忙,虽然以前由于如青货源的事玉虎布行比以前衰落了不少,不过自从赵家和如家又合作起,但现在,战事告一段落后,已经又恢复了往日的规模的大部,赵秀也可以全心地投入店内的事物,以工作来打发自己烦躁的心思。

这日叶锋正在安国夫人府忙着准备去烟梦国的一些事情时,却见月护卫来报,说是外面有人求见武状元大人,让月护卫离后,叶锋出府一看,在府门口站着的竟是赵秀之父赵错。

见到叶锋出来,赵错一张老脸上露出喜悦的神情。

因为这些时间内,叶锋在安国夫人府中一直拒绝见客。因此,就是连赵错也没见到过叶锋。赵错由于非常挂念着赵秀和叶锋的事,在听说叶锋要回去玉月城一些时间了,担心叶锋和赵秀的事有变,因此,便亲自来见叶锋了。

叶锋将赵错迎进了自己的厅内,由于安国夫人对叶锋的关爱,因此,叶锋也不是客气之人,早已是将自己示为安国夫人府的主人之一。

赵错进入安国夫人府,神情有些不安,安国夫人在金月城及大月国的名声都极大,普通人不是随便能进入安国夫人府的,再加上有闻名大陆各国的大月第一名妓,此次江山绝色榜的入选人杨雨也一起住在府内。

因此,安国夫人府对普通人来说是个神秘又神圣的地方。赵错虽说身家富有,但在政治上却没什么地位,因此进入安国夫人府,对他的压力还是很大的。不过好在今日安国夫人和杨雨都出去了,准备去烟梦国的礼物。因此,赵错的压力才会小点。

进入厅中,看茶后,赵错有点犹豫不决地试探起叶锋和赵秀的事情,叶锋正合心意,笑道:“在下正要去府中见赵错大爷,也随便见望赵秀姑娘呢,赵爷来得真是巧。”

赵错一听,老脸上不安神情才放松下来,当下眉开眼笑,恭恭敬敬地请叶锋出府,和他一起坐上他那华丽的马车,二人一起去了赵府。

到了赵府,赵秀不在,原来她正在玉虎布行中忙着店中事物。

赵错要派人去叫赵秀回来见叶锋,叶锋笑道:“在下正想去见见赵秀姑娘。”示意赵错不必派人去了。

赵错笑道:“这样也好,这样也好。”

当下叶锋别了赵错,他自己骑马亲自去玉虎布行找赵秀。

〓〓〓〓※〓〓〓〓※〓〓〓〓※〓〓〓〓

到了玉虎布行,情景还是和原来自己第一次来一样,门口处人来人往,顾客盈门。

叶锋想起了自己第一次来过这的情景,想起了自己曾在这买了几件衣服,还在这里见到了赵秀和周云。那时自己只是一个进金月城掏金的微小人物,眼前却是大月国炙热的武状元大人。人生真是变化莫测啊。

眼前故地重游,让他颇有一种感慨。

店内人来人往,见了俊雅的叶锋时,许多人都向他投来了各异的目光。

叶锋慢慢踱上了三楼卖丝绸、皮货等高档商品的上楼,一个颇有姿色的女店员正在忙里忙外,正是赵杏。

见到叶锋,赵杏一喜,她知道叶锋的来意,说自己去叫赵秀,叶锋含笑道不用了,自己亲自去找,见旁人不注意,轻捏了一下赵杏的雪白的脸颊,在赵杏脸一红时,微笑而去。

拐过一个弯,却见赵秀正从一个房间走了出来,见是叶锋,她微一怔,眼中露出复杂的神情,有喜,也有其它莫名的东西。

叶锋含笑问道:“阿秀,有些时日不见,一向可好?”

赵秀见叶锋用这么亲热的语气和她说话,再想想自己前些日和他有过的肌肤之亲,不由脸上微红,神情复杂地望了叶锋半响,才低声说道:“奴家很好,有劳武状元大人关爱。”

说到这里,她又觉得心乱如麻,她以前爱的是周云,只是家人硬要她和叶锋结亲,在那日她和叶锋发生关系后,她正打算认命时,却又见叶锋对她又不冷不热,让她若得若失,一颗心七上八下,不知该如何是好,按大月国的风俗,她失身于叶锋后,自然已是非叶锋不得嫁。

只是叶锋的神态让她琢磨不透,是娶她不娶她又让她和家人担心,以至自己的心情如一团麻般,只好全心地投入于工作中,以排解烦乱的心境。

叶锋笑道:“那就好。”

赵秀望着叶锋,见叶锋身披一条红披风站在那,显得英气勃勃,想起叶锋近期在大月国的威名,不由心生异样,犹豫半响,问道:“听说武状元大人这几日要回玉月城?”

叶锋心想,我的事情你还是知道得很清楚嘛,说道:“是的,暂时回玉月城看看妻小,假期到后还会回来的。”

赵秀哦了一声,说道:“到了玉月城后,请大人代奴家向花老师问好。”

叶锋点头笑道:“会的。”见赵秀俏生生地立着,颇有风姿,不由心中一动,他走了过去,抚摸了一下赵秀的秀发,柔声道:“阿秀……”

见叶锋如此,赵秀娇躯一震,俏脸也红了起来,呼吸变得急促。心下却是莫名地一喜,她没有抗拒,只是低声说:“大人,不要这样……这里会有人来……”

叶锋低声道:“那你的掌柜房在哪?我们私下说说话。”

赵秀红着脸,将叶锋带到了不远处的一个房内,看来这是赵秀在玉虎布行的私人工作房间,只有赵秀一个人拥有。

可进入房内后,叶锋却不见有什么动作,只是立在那沉吟什么。赵秀偷看了叶锋一眼,见叶锋如此,又有些伤心起来,她最受不了的就是叶锋这种不冷不热,一上一下的样子,她忍不住道:“大人,我们的事,该如何说?”

叶锋故作不知:“我们什么事?”

赵秀近期伤心的事全部涌上心头,忍不住流泪道:“你占了奴家的身体,现在又这样不冷不热的,大人想怎么样?”

叶锋心想,我以前对你好,你不知好,现在又这样,女人就是这样。

当下他淡淡说道:“你不是说要好好考虑一阵吗?我给你时间考虑,你又这样子,唉。”不过见她落泪的样子,又有点心下不忍,说道:“放心吧阿秀,你的事,我肯定会负责的,我不是那种饱食远扬之人,我只想让你想清楚。”

赵秀听了叶锋的话,不由放下心来,一副认命的样子,这女人真是复杂。

两人一时无话。

叶锋转身看她,见赵秀抚弄着衣角,站在那,俏生生的,不时偷看自己。不由心中一动,刚才的感觉又上来了。他走了过去,轻轻抚摸赵秀的秀发,赵秀没有不愿意的神情,只是慢慢红了脸,含羞答答地站立不语,好在以前她和叶锋曾发生过关系,因此,叶锋的动作不会让她过于羞赧。

见赵秀这个样子,叶锋更是心下大动,低下头去亲吻赵秀的小嘴,左手将她轻轻地搂到怀里。赵秀娇羞地道:“大人,不要在这里……”

叶锋在她耳边低声道:“就是在这里才刺激呢。”右手去揉赵秀的乳房。

赵秀立时全身发软,俏脸滚烫,心中羞赧难言,却又舍不得出口拒绝叶锋。只是似怨似羞地看着叶锋。任由叶锋动作,脱光了她的衣服,将她靠在房中记帐的桌上。

两人就在这店中交欢。

叶锋脱光了衣服,就这样站着刺入了赵秀的身体。赵秀在这样的环境下,又是紧张,又是刺激,小脸儿通红,在叶锋进入她的身体后,莫名心境之下,竟觉快美难言,这种滋味真是从未有过。

全身酥软下忍不住伸出双臂搂紧叶锋的脖子,口中也是呻吟出声,下面更是黏滑异常。

叶锋也是非常兴奋,快速地动作着,进出没多少下,就听赵秀的呻吟声加大,全身更是忽然间剧烈地颤抖起来,下体一阵痉挛,一大股浓腻的蜜汁直涌出来。

〓〓〓〓※〓〓〓〓※〓〓〓〓※〓〓〓〓

快近傍晚时,在赵错正等得心急时,叶锋领着羞红着脸的赵秀一起回到赵府。见二人一起回来,还神情亲近,赵错自然是非常高兴,一颗心也放了下来。

当下,他连忙吩咐备宴,晚饭时,赵府家族中一干重量级人物都在陪伴叶锋。宴中,叶锋和众人谈笑风生。

吃过饭后,赵错看叶锋的样子是要在赵府中休憩了,自然也是暗暗高兴,这样看来,自己女儿和武状元大人的事是铁定了。赵府家族中人自然也是看了出来,也是相顾而乐。

赵错正要吩咐下人为叶锋准备房间时,却见叶锋站了起来,对赵错说道:“赵爷,时候不早了,在下去歇息了。”

伸手握住坐在自己身旁一直神情异样的赵秀,拉她站了起来,对她道:“阿秀,时候不早了,我们回房歇息吧。”

见叶锋如此,赵府众人都是呆了一呆,目光都投向了赵秀,赵秀突然之下,也是脸红过耳,全身滚烫,低着头不敢接触旁人的目光。

※※※

赵错等人看了叶锋的举动,一是惊讶,觉得叶锋这动作真是太突然和大胆了,不过接下来又是心下暗暗高兴。

其实以赵错的目光,自然是早就看出赵秀不是女儿身了,因此才更担心女儿和叶锋的事,而叶锋目前的举动,等于告诉别人,他和赵秀的事情已经是铁定了。

只是叶锋的举动在这个空间实在是太过于惊世骇俗了,语气也显得极为暧昧,他和赵秀两人还没成亲呢,就在众人面前完全是一个夫妻夜话般的口气,而且还似是当众告诉在场的人他二人要回屋行房交欢一样,让人联想翩翩。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赵秀,众目睽睽下,让赵秀更是红霞满脸,阵阵异样的感觉不住从心头涌起。

赵错神情怪异地道:“那,那武状元大人就和秀儿早点歇息吧。”

在众人的注目下,叶锋拉着赵秀的手,离开了厅内。

走在去赵秀房间的路上时,叶锋和赵秀还是紧紧地拉着手,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叶锋手上传来的阵阵热力让赵秀心神羞乱不已。

走在路上,赵秀也明白到时到房中等待着她的是什么,那肯定是阵阵若狂风暴雨般的欢爱。每多走一步,就离那种暴风雨就更近一步。只是,这又是等着她的必然结局。想想,赵秀又全身滚烫,下午在店中交欢时的那种让自己全身酥软的极度快感又涌上了她的心头。

再想起方才厅中人看她的那种异样眼神,忽然间,赵秀觉得自己一阵春心荡漾,下体已经湿了。她心中甚至开始期待起等会将要发生的事情,以前存在她心中的那种犹豫心结已经荡然无存了。

而她身旁的叶锋也是同样如此,从厅中出来后,自己心中就蔓延着一股莫名的欲火,让他全身发热,下身硬挺,只想等会将赵秀压在身下狠狠地交欢。

不久,二人来到赵秀的房间。

两人进了房,叶锋将门关上,推上横栓。赵秀立时俏脸红了起来,狂风暴雨就要来临了,她的酥胸立时剧烈地起伏起来。

叶锋也不多话,就开始脱起了自己的全身衣服来。看着叶锋露骨的动作,赵秀更是春心荡漾,她咬着牙,双颊绯红,眼睛水汪汪的,竟不等叶锋动手,就自己主动脱去了身上所有的衣服,并走向了叶锋。

叶锋有些惊讶赵秀今天的举动,并且他注意到赵秀的下体已是湿得非常厉害,淫水不断地流了出来。

当叶锋狠狠地进入赵秀的身体时,赵秀哦的一声大叫,声音舒服满足之极。

接下来是畅快淋漓的性交,赵秀欲仙欲死地呻吟着,只觉以前自己十几年都白活了似的。她第一次抛开了心结和叶锋全心的交欢,竟觉得是如此的舒服。

一个晚上,叶锋和赵秀欢爱了一次又一次,试着各种姿势。赵秀也是激情无限地逢迎着,呻吟着,毫无顾忌,声音远远地传了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