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导航

合作友链

零散完本 >

[武侠]江山绝色榜[全本]-32

  


第三十五章难分上下

叶锋休憩的地方是一个雅致的院落,院前有一个水池,池旁满是盛放的桃花树,景色极为清雅。叶锋20个月护卫也被安排在叶锋附近的院落中休憩,叶锋可将她们随叫随到。

沐浴更衣又休息了一会儿,便有侍女来通知叶锋午膳了,叶锋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那侍女好奇地看了叶锋一阵后便抿嘴走了,看来叶锋和杨雨的事已快速地传遍桃花轩了。对于这些桃花轩的下人来说又是个很好的茶余饭后的谈资。

很快,在侍女的引导下,叶锋便又到了客厅上。杨雨,安国夫人等人都到了。赵建元和梦时雨、梦时雪姐妹正和梅寒清在说说笑笑得热闹,而杨雨和安国夫人则是含笑地坐在一旁倾听。

见叶锋到来,几双眼睛都向叶锋看来。李大爷忙亲切地招呼叶锋落座。

很快,午膳便开始了。就是梅寒清,李大爷夫妇;叶锋,杨雨,安国夫人,赵建元,梦时雨、梦时雪姐妹几人。其它叶锋,安国夫人随从等人,自然有专人招待他们。

不知是不是梅寒清有意安排,叶锋的座位便在赵建元座位身旁。两人都是丰神俊朗,坐在一起,气质风度不相上下。只是赵建元多了一份儒雅贵气的世家大族子弟气质,而叶锋则是有一种极有别于此世界人们的独特气质,显得与众不同,走到哪都能引起别人的注目。

在座的众人都是一边吃一边看向赵建元和叶锋二人,在心里暗暗比较二人的优劣。

先入为主的影响是强烈的,梅寒清看着赵建元,心中是暗暗点头。而杨雨则是心中只有叶锋最好。梦时雨、梦时雪姐妹虽觉叶锋也是男子中的杰出人物,但还是觉得赵建元更好。

午膳气氛不错,梅寒清招呼周到,让叶锋没有丝豪拘束之感。席中梅寒清向叶锋问起了一些关于此次大月国和冬寒国的战争事情,这件事,烟梦国从上到下都是很关心的。

自己知道的,叶锋一一说了,听得梅寒清和梦时雨、梦时雪姐妹惊叹不已。

梦时雪性情活泼,对这些事情最为好奇,听得不时惊呼不已,还连连向叶锋问了许多问题。而梦时雨虽然会比妹妹矜持些,但一双俏目也是露出了颇感兴趣的意味。虽然她们姐妹二人都是天之骄女,江山绝色榜上的绝色人物,但她们也是普通人,对这些事情感兴趣和旁人都是一样的。

赵建元虽然知道了叶锋和杨雨的事,但在午膳中没有露出丝豪异样及对叶锋的敌意。他坐在一边含笑地听叶锋说着话,他也不时发问,问的事情多和军事政冶有关,特别是对于此次大月国和冬寒国战争前景的问题,问得更多。他在烟梦国为官,自然最为关心这类问题。

当然,不论是赵建元,还是梅寒清,梦时雨、梦时雪姐妹等人,在他们心目里,当然都是希望大月国能赢得此次战争。上次冬寒国入侵大月国时,烟梦国也遭到了冬寒国人无比惨烈的摧残。对冬寒这些野蛮人,烟梦国人上下和大月国人一样,都是一样的痛恨。

吃过午膳后。梦时雨、梦时雪姐妹偷偷地看了赵建元一眼,便向梅寒清告辞走了。临行时,梦时雨礼貌地招呼叶锋和安国夫人到她们家中做客,她们的府院便离梅寒清的桃花轩不远。叶锋和安国夫人自然是满口答应。

梅寒清看了叶锋和赵建元二人一眼后,微笑地交待叶锋不要拘束,可在桃花轩及桃花川内随便行走,当是自己家一样,又吩咐赵建元好好陪陪叶锋后。杨雨和安国夫人便被梅寒清拉着走了。看来她们私下有话要说。

李大爷意味深长地看了叶锋一眼,也跟着几女走了。

留下叶锋和赵建元这两个情敌。也不知梅寒清怎么想的,不怕他们二人打起来吗?

众人走后,叶锋看向赵建元,正好见赵建元向他看来。

叶锋微微一笑,对他点了点头,道:“赵兄经常往来桃花川吗?”

赵建元道:“自从去年拜见了梅寒清大家后,便往来了桃花川几次。”他对叶锋道:“叶兄是第一次来桃花川吧,不如在下带叶兄在桃花川内走走?”

虽明知赵建元是自己的情敌,但叶锋却很难对赵建元产生恶感,他微笑地点了点头:“也好,就有劳赵兄了。”

在厅内侍女们的注视下,二人向外走去。

※※※

叶锋和赵建元在桃花轩内随意行走着,这桃花轩就如是桃花源中的桃花源一样。处处小桥流水,处处开满绚烂桃花的桃树林。不时有雅致的建筑映入眼帘,确是个充满灵气的地方。

轩内各处满是秀丽的女子在练习歌舞或是弹奏乐器。见到叶锋和赵建元二人走过,都是掩口而笑,然后互相低语,一边用异样的眼神看向二人。

看来叶锋和赵建元二人与杨雨的事,急速传播下,已成为了她们关注的焦点。当然,她们中间各人,对于杨雨会选择叶锋及赵建元中的哪一个,也各人有各人的看法,有的人支持杨雨选叶锋,也的人则是支持杨雨选赵建元。

当然,由于赵建元早已是她们熟知的人物,而且,赵建元的人品外貌风度气质早已取得了她们的认可,因而,支持赵建元的人会更多点。

叶锋和赵建元在桃花轩内随意而逛,说些闲话。两人都故意不提杨雨的事,就这样走出了桃花轩。走在了桃花川这个小镇内。

“这个地方还真是养生的好场所呢。”

呼吸着带着淡淡花香的清新空气,眼见着眼前处处参天古木,处处绚烂桃花林,小桥流水人家,有如山水墨画一般的桃花川内景色。

叶锋忍不住心中感叹:“怪不得桃花川内多美女,尽出杨雨,梦时雨、梦时雪姐妹这样的绝色女子,只有这样清丽的地方才能尽出杨雨诸女这样清丽的女子。”

走在桃花川内,几乎见不到丑女甚至是样貌普通的女子,看来看去,触目皆是容貌秀丽,或是气质不俗的女子。

特别是桃花川内处处洒丽的歌舞景色,或溪边,或小桥下,或是烂漫的桃花林下,总可见到亮丽的女子,或弹奏乐器,或歌舞,真是让人耳目一新,天下间,只有此处吧。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此时叶锋和赵建元正站在一座小桥上,两人都是丰神如玉,人中之龙,站在桥上,真是说不出的玉树临风,一些经过的少女都忍不住将眼光投向二人,在二人看来时,又脸红红的急步走去。

叶锋望着桥边不远处有几株桃树,桃花正纷纷落落地飘下来,落在水中,随流而去,意景极美。心中有感,随口便吟出了这首名动千古的诗句。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赵建元听在耳中,不由一震,喃喃道:“好诗。”

他似乎是痴了一样,半响,才道:“当我第一次见到杨雨姑娘时,她一袭白衣,俏立在溪水边。当她走开时,我知道我的梦也随她而去了……”

两人走出来这么久,赵建元还是第一次谈到杨雨的事。听到赵建元谈及杨雨。叶锋心中一动,正要凝神听下去。却见赵建元止住了话题,微微一笑,转头对叶锋道:“叶兄认识杨雨姑娘多久了?”

叶锋想了想,自己是在大陆历1605年在玉月湖边见到杨雨的,现在是1608年4月,当下道:“如果算时间,应该差不多快三年了吧?”

赵建元喃喃道:“快三年了……”

他沉思了半响,颇有风度地对叶锋道:“叶兄,不管将来如何,在下都尊重杨雨姑娘的选择,我想,不管结果如何,我们是能成为好朋友的。”

叶锋点了点头,说实在,赵建元温和的风度气质让所有接触到他的人都起不了对他的恶感,虽然自己是对杨雨志在必得。但如能和赵建元结个朋友,也是自己很愿意的事。

正在这时,叶锋忽然见到前方的另一座小桥上有一个清丽如仙的倩影走过,当叶锋再看时,那倩影已是消失在一片桃花林中。

“静素心?”

叶锋心想:“是她吗?她怎么也来桃花川了?她不是和杨雨很好吗?她如果来桃花川,听说了杨雨回来,为什么不去找杨雨?”

第三十六章歌舞交流会

晚宴时,梅寒清准备了丰富的宴席为叶锋,杨雨,安国夫人一行人正式接风。

宴席中,叶锋看向杨雨,安国夫人,想知道一下午梅寒清都对自己和杨雨的事如何想法了,却见梅寒清表面上丝豪没有异状。还是亲切地招呼自己和安国夫人,赵建元等人。

杨雨只是白了叶锋一眼,有点羞涩地避开了叶锋的眼光,不过眼神中却略有些无奈,想必是下午时分她已和梅寒清谈起此事,但梅寒清却是一下子接受不了杨雨想嫁给叶锋做小的事情,以师父的倔强,要说服她,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而安国夫人则是对叶锋示意了一个眼神,似是要叶锋不要太着急,慢慢来。叶锋明白了安国夫人的意思,早听说梅寒清是出名的倔强,杨雨虽心向自己,并有安国夫人,李大爷这两个强援帮助,但要说服梅寒清允许杨雨嫁给自己,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做到的事,自己还是想想如何打消梅寒清的心结才是。

晚宴后,梅寒清门下众弟子又表演了盛大的歌舞等节目,以为欢迎客人之意,看得叶锋等人舒心不已。不过整个晚上时分,叶锋都没有机会和杨雨说话,因为梅寒清一直都将杨雨叫在身边,让她在自己身边陪她说话。

不过梅寒清对杨雨的疼爱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的。杨雨出身于没落的世家,从小家中父母双亡,很小时就拜于梅寒清门下,可说是梅寒清将她一手养大的。在梅寒清心中,想必是早已将杨雨视为女儿了吧。

想想杨雨天之骄女,又贵为江山绝色榜上的人物,梅寒清又对她宠爱非常,以她的条件,完全可以找一个好人家。让她嫁给别的男人做小,确是有点贬低她的身份。梅寒清也一小子舍不得。

慢慢来吧,叶锋心想。只要杨雨向着自己,总有事成的那一天。

※※※

第二天快中午时,杨雨才似摆脱了梅寒清,找到了叶锋,将他叫到了花园中说话。

叶锋急不可耐地向她问起她师父梅寒清对自己二人的事怎么说。

杨雨有些娇羞地道:“我将我俩的事情和师父说了,师父还是有些惊讶的,接着她又连连叹气,说赵公子那么好的人,那么好的条件,为什么不选他呢?昨天一下午,师父都是在说这件事。”

叶锋急道:“那你怎么说?”

杨雨晕红双颊,低下了头,低声道:“我说……赵公子人是很好,但我只喜欢你……我的心只属于你……”

说到这里,杨雨更是羞红欲滴,勾魂摄魄的剪水双瞳害羞地看了叶锋一眼,将头别转了开去。

叶锋大喜,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杨雨对他这么深情,这么直白的表白,不由一把抓住了杨雨那双柔软的手,喜道:“阿雨……”

杨雨粉嫩的双颊更是红得厉害,不过却没有挣扎,只是羞答答地低着头,任由叶锋握住她的手。那种俏生生,羞答答的醉人样子勾人之极。

叶锋更是心动,又低声唤了声:“阿雨……”

杨雨抬头白了叶锋一眼,低声道:“你啊,都怪你太风流了,要不然也没这些事了……”

她这一眼妩媚之极,蕴含了无限的风情媚意,似要勾走叶锋的魂魄。声音也是娇柔甜美之极,让叶锋全身都一阵酥软。还有她身上发出的阵阵女儿幽香也让叶锋有点晕糊糊的,他道:“对,都怪我。不过我对你是真心的。”

说到这里,叶锋再也忍不住了,轻轻的一把将杨雨搂到了自己的怀里,在杨雨一声娇吟时,叶锋的唇已是轻轻地吻在了杨雨那如花瓣般美丽迷人的樱唇上。杨雨娇躯一颤,立时全身一下子火热起来,身子也瘫软在叶锋的怀里。

杨雨还是第一次和男子这么亲热,在叶锋吻她时,她觉得自己心都快跳出来了,晕糊糊的和叶锋接了一阵吻。杨雨的吻很青涩,可以看出,她从来没有经历过此类的动作。

这时,一声干咳惊醒了沉醉的二人,听到声音,叶锋和杨雨二人忙惊得分了开去。

却见是安国夫人站在不远处,似笑非笑地看着二人,见二人望来,她笑道:“你们俩个,……也不分清场合……还好是我,要是别人看见……”

自己和叶锋当众亲热被别人当场撞破,虽然这人是自己的师姐,杨雨还是羞得无地自容。她不胜娇羞地唤了声:“师姐……”低声地嗔了叶锋一句:“都怪你。”便绯红着双颊急急走了。

安国夫人笑着看了杨雨急急逃走的背影一眼,又嗔怪地看了叶锋一眼,似是有点怪叶锋不分场合。

不过或许是刚才看见叶锋和杨雨当众亲热的缘故,安国夫人此时那光洁嫩滑的粉脸上也泛起着一抹晕红,使她那如鲜花般迷人的绝世容颜更显诱人。这也难怪安国夫人了,她本来就是个保守贞洁的人,突然见到这种场面,还是会有点羞赧和难以接受的。

安国夫人的神情,叶锋看在眼里,心里也略泛起了些异样的感觉,他有些尴尬地唤了声:“夫人。”

安国夫人又嗔了叶锋一眼,对叶锋笑道:“小锋,慢慢来,你和阿雨的事,不用急!放心吧,我和老爷都会帮你的。”

叶锋忙感谢安国夫人的帮助。又询问安国夫人可有办法破解眼前此难题。

安国夫人沉吟了一会,道:“师父是个倔强的人,不过其实她的心还是很软的,又非常疼爱阿雨……阿雨虽心向你,但她却是个非常孝顺的人,必不忍让师父为难。”

“我会和老爷想想办法,看能有什么法子打动师父的心,让她接受你。不管怎么样,过几天是桃花川歌舞世家交流会,你好好表现一下,给师父留个好印象。”

※※※

接下来的几天梅寒清对叶锋还是象以前一样,脸上不露丝豪异样神情,招呼还是一样的热情周到,但就是不透露她对叶锋与杨雨事情的看法心意,让叶锋有些坐立不安,不过他想起杨雨和安国夫人的话,还是耐着性子在桃花轩内住下。

其中,多是李大爷陪着叶锋在桃花川内及桃花轩内走动,见叶锋有些不安的神情,李大爷笑道:“小锋,不用急,有句俗语:心急吃不成热豆腐。还是静下心来吧,从容点,这样才能想出破解难题的办法。”

叶锋想想确是太过现形了,不由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平静了下心来,静观其变,静等时机。只是见到梅寒清时,小心地陪着她说着话。

不过着了象的倒也不是叶锋一个人,赵建元从自此次杨雨回来后,明白了杨雨的心意后,虽然梅寒清对他还是和以前一样的热情照顾,倒问题的关键是杨雨啊。

赵建元虽然心下有些知道梅寒清对他是比较满意的,很有意选自己为杨雨的夫婿,但可惜的却是杨雨中意的是叶锋,虽然此大陆子女徒弟婚事多是由父母师父作主,但赵建元却是个对感情比较专注在意的一个人,在他看来,男女双方如果没有感情基础,那勉强在一起也没意思。

如果杨雨最终对自己没有感情的话,赵建元虽然苦苦追求过杨雨,但也不会接受这样的婚姻。

况且梅寒清并不是个世俗之人,如果杨雨真的喜欢的是叶锋,而不是赵建元的话,梅寒清虽然在遗憾之下,但最终还是会尊重杨雨的意愿,只是在事情还没有最终确定之前,梅寒清还是会努力地搓合下杨雨和赵建元。

在杨雨回桃花轩的这几天里,杨雨每次见到赵建元,仍还是和以前一样的礼貌中保持着距离,但赵建元却是看出了杨雨面对叶锋时的娇羞与浓情,这让赵建元看在眼里,失落难过不已。

而且,赵建元心中还有个心事,那就是自己追求杨雨的这一事情并没有得到父母家族的认可。自己每次来桃花川时,都要顶住家族内颇大的压力。只是自己舍不得丢下杨雨,没到最后结局,自己不会放弃的。

多重心事下,让赵建元平时从容俊雅的言行举止也经常会失神,他常常呆立下桃花树下,一出神就是半天。看在桃花轩内的其它梅寒清女弟子下,也是为他难过。

平时赵建元儒雅温和的言行举止还是很得她们的好感的。这几天中,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杨雨喜欢的是叶锋,不是赵建元,只是杨雨恩师梅寒清比较中意赵建元罢了。

问题的关键是嫁的是杨雨,而不是梅寒清,如果杨雨坚持选择叶锋,而不是赵建元的话,以梅寒清对杨雨的疼爱,梅寒清最终还是会成全杨雨和叶锋的,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所以,可怜的赵建元公子。多么优秀的一个男人,烟梦国中诸多女性心仪的对象,却是遭遇了这样的结果。不由得,桃花轩内众女弟子都对赵建元起了怜惜与同情之心。或许在女性的心中,天生就是偏向弱者一方的。

不过说实在,经过几天的接触后,叶锋也颇得她们的欢心,叶锋相貌俊雅,举止风度翩翩,平时也没有丝豪架子,且说话也颇有内涵,说出的话经常能让人有耳目一新的感觉,说话的言行动作都很能讨女人喜欢。

桃花轩内众女弟子已经抱定了中立的观点,不偏向任何一方。静静观看叶锋和赵建元最终是谁抱得了美人归。

不过桃花轩内众女弟子私下议论的同时,也是对杨雨羡慕不已。平日里杨雨在桃花轩内就最得梅寒清的欢心,让众女弟子羡慕嫉妒不已。后来她又以歌舞之术闻言大陆各国,仰慕追求者不计其数,最终又被选上江山绝色榜,成为大陆各国万千少女心目中的偶像。

现在又有这么优秀的两个男子同时为杨雨倾倒,做女人做到这一步,确是让桃花轩内众女弟子羡慕不已。也成为她们今后奋斗的目标。

而此时在桃花轩内,叶锋和赵建元二人却是遭遇了同样的难题,以至于两人见面时也有点相对无言,倒有些同病相怜。

只是杨雨只有一个,所以注定两人中要有一个人伤心了。

※※※

几天后,桃花川内每年一度的大事,桃花川内及烟梦国的主要歌舞世家大家举行的歌舞交流会开始了。

一般来说,每年歌舞世家歌舞交流会主要都是由桃花川内的几个歌舞世家大族:如:梅家,梦家,杨家,李家等几家轮流主办。今年轮到梦时雨、梦时雪姐妹家族的梦家举办了,歌舞会自然也是放在她们家中举行了。

当梅寒清,李大爷带同杨雨,安国夫人等梅家众弟子到达梦家时,天色已近黄昏。只见梦家大门口门庭若市,人来人往,参加歌舞会的人不绝,叶锋有一个感觉,就是参加歌舞会的美女太多了。

这也难怪,每次交流歌舞会时,都是桃花川各家大显身手的身机,自然是要派出自己家最得力的人出选了。而各家弟子中多的是俊男美女,而且,眼前美女如云也是常理中了。而叶锋和赵建元则是做为梅家的客人参加此次桃花川歌舞交流会。

能参加每年一次桃花川举行的歌舞交流会可不是随随便便的人物,如没获得桃花川的邀请,就是各国的王公贵族也不能获得参加,因此,能以佳宾的身份参加桃花川每年一次的歌舞盛会,也是身份荣耀的象征。当然,这些事,李大爷事前也对叶锋有说过。

梦家的家主梦时隐满面春风地带领她的两个女儿,梦时雨、梦时雪姐妹迎接着前来的宾客。

此次歌舞交流会,梦家早已作了精心的准备,到时,梦家的得意弟子,也就是家主梦时隐的两个女儿梦时雨、梦时雪姐妹将会献上精彩的表演,以期能成为此次交流会的最大亮点。如能盖过梅家就更好了。这也是梦家几十年来的心愿。做老二的滋味可是不好受的。

梦时雨、梦时雪姐妹含笑地站在父亲梦时隐身边,很显然,姐妹俩今晚都是精心打扮过,这让她们这两个此次同时上了江山绝色榜的姐妹花看起来更是倾国倾城,迷人之极,成为众人注目的焦点。

当梅寒清,杨雨,安国夫人,叶锋,赵建元及梅家一干女弟子一行人到达时,梦时隐忙迎了上来。笑呵呵地和梅寒清,李大爷二人寒暄起来。

赵建元梦时隐是早已知晓的而且见过的,赵建元以前便早已上他家拜访过了。而叶锋梦时隐却是没见过。

不过自叶锋到桃花川后,短短的几天内,叶锋和杨雨的事已是在桃花川家喻户晓,因此梦时隐虽没见过叶锋,但这几天关于叶锋和杨雨的事梦时隐却是耳朵中都听出茧子来了。

而且叶锋的大名以前梦时隐也是听过的,大月国武状元,建立乞活军大破冬寒国胡人,娶得江山绝色榜上的绝世尤物花怡为妻,这些都是大陆各国众人平时闲谈的好话题。

因此,此时听说传闻种种的叶锋就在眼前时,梦时隐还是热情地招呼了叶锋,对叶锋颇为注意,并向叶锋介绍自己的两个爱女梦时雨、梦时雪姐妹。

叶锋自然也是礼貌地回了礼,回笑言道自己早已和令爱见过面了。梦时隐哦了一声,哈哈大笑。

梦时雨、梦时雪姐妹含笑地和叶锋见过礼,不过叶锋早看出来了梦时雪有些不耐烦这些烦文啰节。

相对姐姐的矜持,叶锋知道妹妹梦时雪是一个灵活又古怪精灵的人儿,这样必恭必敬地在大门口迎接宾客,陪笑地面对每一个人,实在有违她的性格,让她很不耐烦。

只是被迫于父亲的压力,才不得不耐起性子站在父亲身旁迎客,虽然父亲梦时隐自己感觉有她姐妹二人这两个绝色榜上的女儿站在身旁脸上风光无限。

不过叶锋,赵建元,杨雨,安国夫人等人的到来让姐妹俩的笑容换上了比较真实开心的意味。特别是一身白衫,负手而立,举止风度还是和以前一样优雅,只是脸上多了一丝忧郁的赵建元出现在姐妹俩面前时,梦时雨、梦时雪姐妹二人脸上的笑容越发的醉人。

只是见到赵建元脸上那忧郁的神情时,姐妹二人又心下暗暗为赵建元叹气。真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依姐妹俩的猜测,以后赵建元伤心的还在后头呢。

再见到赵建元身旁同样俊雅飘逸的叶锋时,姐妹二人心下又是为赵建元暗暗叹气,谁叫赵建元不幸,有了叶锋这样一个强大的对手呢。

这些时间里,梦时雨、梦时雪姐妹二人没事时,也在讨论叶锋是如何取得杨雨芳心的。看外貌,叶锋是有一些入选的理由,不过以前追求杨雨中的王公贵族子弟们相貌俊朗的不计其数,这又如何说呢。看来还是有其它方面的缘故。今晚能不能得知?

只是在看到不论是叶锋还是赵建元的眼光都经常投向身边的杨雨时,特别是赵建元那有些痴迷的眼光,让梦时雨、梦时雪姐妹又是一阵伤心和嫉妒。

今晚的杨雨也是打扮得非常的妩媚亮丽,一身粉红色的裙衫,低鬟敛袖,特别是脸上那种自信的浅笑,真是美得让人窒息,让同为江山绝色榜的梦时雨、梦时雪姐妹俩都是嫉妒不已。

同时站在杨雨身旁的安国夫人也是一身盛装打扮,美丽难言,充满了美少妇的风情,站在杨雨身边,就象是她的姐姐。两张同样让人窒息的绝世娇颜带给众人无比醉人的美好感受。

而杨雨,安国夫人,梦时雨、梦时雪姐妹这四个都入选了江山绝色榜的绝世美人儿站在一起,也是让叶锋看得大饱眼福,心叹此次来桃花川来得真值。

梦时隐还从没见过安国夫人,虽说安国夫人的大名他也是早已久仰。当听梅寒清自豪地向梦时隐介绍起安国夫人这个她在大月国收的弟子时,梦时隐也是一惊。

没想到这个闻名大陆,大月国的传奇女性就站在自己眼前,而且还是梅寒清在大月国的女弟子,梦时隐惊喜的同时,也是心下一阵忧虑,此次歌舞交流会梅家的实力干将不少啊。今晚自己梦家能不能出风头还是未知数呢。

寒暄过后,梅寒清,叶锋,杨雨,安国夫人,赵建元等众人进入了梦家。

梦家是依山势而建,占地极广。

走进院内,只见迂回曲折的游廊不断环绕各处,水榭泉石,风物妍丽。廊边花园扶疏,流水淙淙,清趣幽绝。置身其间,赏心悦目。

当众人走到主办交流会院落时,只见那里早已是盛况空前。

※※※

装潢秀雅华美,张灯节彩,且又宽敞的交流会大厅上早已坐满了此次参加交流会的桃花川各歌舞世家的人们及各地佳宾。

真是人头涌涌,一派喧华景象。

由于是一年一度难得的盛会,因此,桃花川的各歌舞世家弟子,一般来说都是女弟子,人人都是盛装打扮,争妍斗丽,打扮得花枝招展,以期能引起别人的注意。

厅内座位分两排数层式,各家家主们坐在前排,而各家的女弟们就坐在家主的身后,另还有一些座位是留给此次观看歌舞交流会的佳宾们的。另大厅的侧门上还有化妆间,以为等会表演的各家们作准备。

当梅寒清,李大爷带领杨雨,安国夫人,叶锋,赵建元及梅家各女弟子们进入大厅时,大厅中各人忙站起来,以示对梅寒清的尊重及相迎之意。

参加此次歌舞交流的桃花川的杨家,李家,赵家等桃花川的有名歌舞大家族的家主忙上来和梅寒清等人寒暄,另还有一些厅中此次梦家邀请的佳宾们也上来和梅寒清等人见礼。

这些佳宾们无一不是烟梦国或是大陆各国的有名的才子佳人,世家子弟,烟梦国各界名流或是风流人物。

杨雨和安国夫人不用说了,肯定是这些人渴望结识的对象,而梅寒清向他们介绍了站在她身旁的叶锋及赵建元时,也引起了他们的好奇。

赵建元他们中的许多人他们都见过。叶锋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其实对于叶锋的名声,他们中许多人早已听过了,大月国的武状元,武学修为和大月国的神秘人物,素心斋的传人,江山绝色榜上的绝色人物:静素心齐名。更让人感兴趣的是,叶锋娶了江山绝色榜上的人物花怡为妻,这更是成为人们茶余饭后谈论及羡慕的对象。

特别是此次他们来桃花川时,又听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叶锋又和桃花川内的风云人物,风靡大陆各国的尤物,杨雨有一手。此间正和烟梦国的佳公子赵建元赵公子两人在激烈地争夺中,鹿死谁手还不可知。

众人的目光都投向了站在一起的叶锋和赵建元,暗赞二人风姿的同时,心中在猜测他二人谁会胜出,同时在心中暗暗羡慕叶锋和赵建元二人,都有争夺杨雨的机会。对于这些佳宾来说,杨雨,梦时雨、梦时雪姐妹等人当然都是他们心中仰慕及渴望的对象。

只是杨雨及梦时雨、梦时雪姐妹都是些眼高于顶的人物,他们送出的橄榄枝,无不失败,只得心下叹息退缩。而叶锋和赵建元此时却是大有机会,各人不由得将嫉妒羡慕的眼光投入叶锋及赵建元二人。

寒暄完毕,众人便各自坐到自己的座位上。

叶锋和赵建元作为此次桃花川的佳宾,坐在了前排李大爷的身旁,安国夫人和杨雨也是坐在梅寒清的身旁,而梅家众弟子则都是坐在他们身后。坐定后,叶锋抬头望去,只觉厅内美女佳公子真是如云。

不久,客人都到齐了。

此次歌舞交流会的举办主人梦时隐此时也率他的两个绝色榜女儿梦时雨、梦时雪姐妹回到了大厅中。还有众多的梦家女弟子跟在几人身后。

在他们在各自的位子上坐好后,只听笙簧管弦齐鸣,梦时隐说了几句场面话后,便宣布此次交流会正式开始了。

依以往每次交流会的举办情况,先都是桃花川内各家的各色歌舞才艺表演,再接着是各家心得交流。由于歌舞艺技就是桃花川内各家,包括梅家的生命。是他们家族扬名,受人尊敬及生存的手段与法宝。

因此,为了保持自己家族技艺的源远流长,活力与进步,每年各家中的技艺相互交流是很有必要的,这样才能取各家的精华,以让自己进步。虽然桃花川内的各歌舞家族在桃花川是保持着相互竟争的关系,但对外,他们却是一直保持着有如一个整体。这就是桃花川能一直保持着整个大陆歌舞圣地的秘诀。

交流会开始了,首先是梦家的开场舞蹈。

丝竹管弦声中,只见十几个身着艳丽服饰的梦家少女从边门边歌边舞出来。

这些梦家少女款款舞动着,在美妙起伏的丝竹乐曲中,她们边歌边舞,歌声动人,舞姿优美。她们那美丽的服装,精湛的舞艺,让人观之有飘逸灵动,赏心悦目之感。

一曲完后,厅内掌声如雷。

叶锋看得也是精神一振,知道这只是刚开始,好戏还在后头呢。而这个开头舞曲,梦家的梦时雨、梦时雪姐妹并没有出场,看来她二人是要作为重头戏放在中间表演。

赵建元坐在叶锋身旁也是看得微笑不已,对他这样的世家子弟来说,欣赏歌舞是他们的必修课。

接下来又是桃花川的其它歌舞世家如:杨家,李家,赵家等几家弟子轮流表演。

精彩的节目一个接一个,使厅内气氛越来越热烈。

这些桃花川歌舞世家培养出来的弟子们,无一不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且多是秀外慧中的美女。

叶锋看着各家门下弟子们施展各样的绝技,争奇斗艳,确实对自己是非常大的享受,心中暗叹此行不虚。

不过桃花川歌舞世家们的门下弟子表演,也不一定都是表演歌舞。各式乐器表演也不少。叶锋就亲眼看到一个赵家的女弟子精通十数种乐器,并向众人一一展示她的各式精彩技艺。让叶锋看得叹服不已,心想能在桃花川排得上门号的,决对不容小看。

随着各家的女弟子一个接一个出来表演,厅中的气氛也越来越高涨。不论是各歌舞世家家主弟子们,还是厅中宾客们,都是看得如痴如醉,大开眼界。

接下来是此次交流会的重头戏,梦家的梦时雨、梦时雪姐妹出场表演歌舞曲艺。

※※※

梦时雨、梦时雪姐妹和众梦家女弟子进厅旁侧门化妆间后,不多久,就听悦耳的丝竹乐曲响起,只见梦时雨、梦时雪姐妹在梦家众女弟子如众星捧月的拱拥下,以一种美妙的舞姿从后台步履轻盈地舞了出来。

交流会大厅内的众人一下子安静下来,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厅中梦家众女中的梦时雨、梦时雪姐妹二人。大家都屏住吸引,全神贯注,要看看此次江山绝色榜上的梦时雨、梦时雪姐妹能给众人带来什么惊喜。

在姐妹俩美妙的舞姿中,只听婉转的歌声从二女的口中传出,似新莺出谷,音韵悠扬。歌声轻柔动听又富有抒情意味。立时抓住了厅内众人的心。

叶锋早听闻梦时雨、梦时雪姐妹二人多才多艺,姐姐擅长写词,擅于谱曲。看来这个舞曲也是二女自己所编了,果然是曲目欢快灵动,不拘一格,达到了极高的层次。不由得看得如痴如醉。梦时雨、梦时雪姐妹的舞功曲功真是丝豪不差于杨雨啊。

特别是二女的舞步更是引起了叶锋及众人的关注,只见二女的舞步颇为独特,舞动时好似手执花枝,轻微的颤动。双脚不时轻快地碎步着,进、退、横行,使舞姿看起来极为的轻盈优美,多姿多态。

特别是二女都是体态绝美,容貌倾城,又处于十八、九岁的青春年华,少女的风姿正是最好时,加上她们那美妙的歌喉,娴熟精彩的舞技,闻名遐迩,惹人注目也就是不足为奇了。

厅内众人都是看得目不转睛,暗叹梦家的实力真是越来越强了,隐隐有超过梅家之感。

当然,梦时雨、梦时雪姐妹能有这样的成就,和她们自己本身严格的训练及家族的薰陶陪训是分不开的。

姐妹二人本身就姿色超人,在容貌上就占有了极大的优势,此次同时入选了江山绝色榜就证明了二女的实力。加上姐妹二人从小就生长在桃花川这样的歌舞圣地中,家族又同时是一个歌舞曲艺世家。因此梦时雨、梦时雪姐妹二人从小就接受了家族严格及系统的训练,因此,从小她们就不但歌舞曲艺技能极高,在其它方面的素质气质等陪训也是非常全面。

加上她们那天生的遗传音乐曲艺细胞,更加与歌舞结缘,达到如鱼得水的地步。配上她们那绝美的容貌,窈窕轻盈的身姿,可以预见,姐妹二人的前途不可限量,成为大家只是早晚的事。

看着厅内众人迷醉的神情,梦家家主梦时隐心中暗喜,为了今天的这一刻,他可是准备多时了,今天也确实也达到了他想要的结果。

想到这里,他不时得意地看了坐在不远处的梅寒清一眼。却见梅寒清只是微笑着,平静地看着厅中梦时雨、梦时雪姐妹等人的歌舞表演,脸上不露异色。

其实对于梦时隐的目光,她早已察觉,只是她位居歌舞宗师之位数十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城府早已是极深,等闲不流露自己心中所想。对于梦家的强力挑战,她自然有自己应对的对策。

〓〓〓〓※〓〓〓〓※〓〓〓〓

此时梦时雨、梦时雪姐妹的歌舞曲艺表演正进入高潮。

歌舞正酣,不说姐妹二人的舞姿如花蕊缤纷,杨柳摇风,看得人赏心悦目。单说二女歌舞表演时的声情并茂就叫人陶醉不已。

歌声如莺啼燕语,声韵婉转迂回,让了听了舒服不已。而二女歌舞时的表情动作也非常醉人,妹妹梦时雪歌舞时,桃腮嫣红,脸上带着纯真的笑容,一双美目流盼,颇有可爱之意。

而姐姐梦时雨则是文静清丽,美目含情中又带着一丝羞涩,流盼中透出一股醉人的风情,看得厅内的众人无不是如痴如醉,神魂颠倒。

真是各种意境都非常到位。

歌舞曲罢,厅中顿时掌声四起,持久不衰。在梦时雨、梦时雪姐妹回到座位时,众人更是赞声不绝,叶锋也是点头不已,看着梦时雨、梦时雪姐妹,连声叹服。

坐在叶锋不远处的杨雨见叶锋这个样子,不由白了叶锋一眼。

接下来是梅家的表演,梅家来之前已经决定由杨雨出场。本来梅寒清为了此次交流会,早已安排名下弟子们准备好了歌舞曲目,不过在杨雨从大月国回来后,和梅寒清谈起了自己有最新编了一个舞曲。就是经由叶锋所传授的《踏歌》编成的舞曲。

梅寒清当然是个识货之人,在观看了杨雨的私下表演后,马上看出了此舞曲的价值及在此时歌舞界的突破,当即作出了决定,改变了原来的计划,改由杨雨出场。

因此,当歌舞表演轮到了梅家时,杨雨看了厅内众人一眼后,便和梅家的女弟子们离座先去侧门化妆间准备。

不久,在悦耳的丝竹舞曲声中,优美的众女歌声响起。

“君似天上云,侬似云中鸟,相偎相依,浴日御风……”

随着歌声,杨雨及梅家众伴舞的女弟子们踏地为节,边歌边舞出来,正是叶锋所传的那个《踏歌》舞曲。

〓〓〓〓※〓〓〓〓※〓〓〓〓

此舞曲一出,厅内众人立时都有一阵新奇悦目的感觉。

在此时的异大陆各国,此时流行的多是贵族意味极浓的各式歌舞曲。方才梦时雨、梦时雪姐妹表演的歌舞,虽然在艺术上已达到了此世界舞曲的高层,但却没有摆脱此世界歌舞一贯给众人的印象,及带给众人更新奇的突破,还是桃花川各歌舞世家所认知的那种范围。

但《踏歌》这种民间意味极强的舞蹈一出来,便立时尤如一股清新的风,让人眼目一新。众人定时似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天地,认知了一个全新的思路。原来歌舞还有这样的表演思路啊。

立时,桃花川内各人,包括梦时雨、梦时雪姐妹也都睁大了眼睛,惊异地看着杨雨和众梅家女弟子们的一举一动。杨雨此舞一出,立时让她们受益匪浅,高下立判。

梦时隐惊疑不定地看着杨雨的表演,他本来认为此次他梦家已是稳操胜券,肯定可盖过梅家一头,没想到杨雨才一出场,就立时改变了他辛辛苦苦才作出来的优势。唉,梅家果然是梅家,不是自己梦家所能超越的啊。

只有梅寒清还是微笑地看着场中的杨雨在表演,表面上没什么异样,但其实内心中还是非常得意的。阿雨这个孩子真是为梅家争气,也不枉自己最疼爱她。

一般对她们这些曲艺大家来说,最难的就是万丈高楼再上一步,要突破自己原有的极限是非常困难的,但杨雨此舞一出,却又打开了一个全新的境界天地,对发扬自己梅家及桃花川的歌舞曲艺,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

但梅寒清随即又想起了杨雨对她说的此舞才是受叶锋的启发及教导而才的。想到这里,梅寒清心中起了异样的感觉,叶锋这孩子,似乎是很不错,也真没想到他是怎样能得到这样高超的舞艺知识的,这样的舞艺知识,就是连自己也认识不到,如果他留在自己家族,将对梅家带来想象不尽的好处……还有,具自己这几天的观察,阿雨也很喜欢他,自己是不是……

……只是建元这孩子又怎么办?

不说梦时隐和梅寒清心中想法,单说厅内其它人却没有她们这么多的想法,他们只是为欣赏到一个全新的舞曲,进入一个全新的天地而感到赏心悦目。

特别是桃花川的其它那几家歌舞世家,看到了杨雨的舞曲,更是内心暗暗喜悦,杨雨的舞曲触动了他们全新的灵感,对于他们这些以歌舞曲艺为生存的世家来说,绝对是一个非常好的启发。

众人各怀心事下,却没有妨碍到众人对杨雨等人舞曲迷醉的欣赏。

特别是此时杨雨以绝世的容颜,优美的舞姿,再配上《踏歌》中的那种优美意境,真是让人沉醉难言。

“……君似湖中水,侬似水仙花,相亲相爱,鱼跃弄影。人间缘何聚散,人间莫有悲欢,但愿与君长相守,莫作昙花一现!”

杨雨等人边歌边舞,翩翩翠袖,展现着舞曲中温婉小女儿情思意味,给人以难言的清新俏丽享受。让厅内各人深深地迷失进去。

赵建元更是看着厅中杨雨的一举一动,神情已有些痴迷了。完全没有刚才观看梦时雨、梦时雪姐妹表演时的那种从容。

这样的神情,落到了一直很注意观察他表情神态的梦时雨、梦时雪姐妹二人眼中,又不由心下暗暗难过及嫉妒。

一曲舞罢,杨雨等人退了下去,众人才似如梦初醒,掌声如雷。各人纷纷言道真是叹为观止,第一次见到这样清新的舞曲。

〓〓〓〓※〓〓〓〓※〓〓〓〓

平心而论,方才梦时雨、梦时雪姐妹俩的歌舞表演和杨雨的舞艺确是不相上下,只是在意境层次上她们输了一层。她们是达到此世界众人认知层次的极限,而杨雨却是突破了这个层次,开展了一个全新的天地,自然是高下立判。也由不得梦时雨、梦时雪姐妹二人不服气了。

杨雨表演完毕后,此次交流会的各家例行歌舞表演已是结束,接下来是一些经验心得的交流体会。

不过刚才杨雨舞曲带给众人的震慑还远远没有结束,在杨雨回到自己座位时,众人都是纷纷向杨雨询问她是如何编出这样清新美妙的舞蹈的?刚才的舞曲又叫什么名目?

特别是桃花川几个歌舞世家的家主,更是迫不及待地向杨雨展开询问。梦时雨、梦时雪姐妹二人的妙目也是看向了杨雨,渴望从她口中得到答案。

杨雨微微一笑,向叶锋瞟了一眼,说刚才的舞曲名为《踏歌》,此舞有成,是来自叶锋的指导。

“什么?”众人一听,不由惊异不已,纷纷将目光投到了叶锋身上。

“没想到武状元大人还对舞曲有这么高的造诣,竟可以指点大陆歌舞大家杨雨?”

杨雨含笑说是,众人更是惊异,梦时雨、梦时雪姐妹也是一怔,两双妙目都投放到了叶锋身上,叶锋竟可以指点杨雨?

坐在叶锋身旁的赵建元看见杨雨瞥向叶锋那脉脉含情的目光,不由心下颇为黯然,他身为世家弟子,虽然颇为知道如何欣赏歌舞,也对此道略知一二,但当然没有指点杨雨的本领。

他心想叶锋或许就是这样夺得杨雨的芳心吧,因为两人有共同语言,这样给叶锋的机会就多。

各人带着这样的心情,接下来的交流心得会,竟差点变成了众人向叶锋提问大会。

叶锋自然是大显身手。对于众人的疑问,他是有问必答,他虽然在歌舞的基础知识上不如众人,他的歌舞才华虽然在原世界也不并是大师,但在此世界,许多他世界就算浅显的知识理论在此世界却是惊世骇俗的。

因此,他的随随便便一言,便经常就能让人沉思。当然,有一些叶锋不懂的,他便故作高深,含笑不答,反而给人以高深莫测之感。

梦时雨、梦时雪姐妹二人也是经常大胆地向叶锋发问,特别是梦时雪,她性情活泼,善言伶俐,许多问题都问得非常大胆,而梦时雨喜欢思考,则是问得比较到位,问到了许多众人心中的疑问。

两个江山绝色榜上的美女两双眼亮的美目期待地看着叶锋,等待着叶锋的教导,自然是羡慕死旁人了。

美女相问,叶锋自然也是有问必答,几番话下来,梦时雨、梦时雪姐妹也是感觉极有收获。那种知识收获的喜悦,让二女连赵建元都忘了。

作为歌舞艺者,其实和杨雨一样,歌舞曲艺就是梦时雨、梦时雪姐妹二人的第二生命,获得知识的快乐,是难以言表的。

二女此时也有点明白了杨雨为什么会喜欢叶锋。因为她可以从叶锋身上得到自己内心想要的东西,加上时间的接触,自然是日久生情了。赵建元人是非常不错,可惜他没有杨雨想要的东西。

众人发问中,杨雨在旁含笑地看着叶锋,眼中掩饰不住的满是爱意,她喜欢叶锋此时的样子,或许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就是因为这点喜欢上叶锋的。

梅寒清看到了杨雨的神情,内心也有点明白了叶锋是如何获得杨雨的芳心的,不由心下暗暗叹了口气。李大爷与安国夫人自然是和梅寒清想的不同,为叶锋能在交流会上大显身手而高兴。而梅家的众女弟子们也是用惊异的目光看向叶锋,没想到叶锋这么厉害。怪不得杨雨师姐会喜欢他了。

交流会结束后,于会的各人都感觉到自己很有收获,当然,叶锋的收获也是很大的。

第三十七章烟梦城倩影

交流会完后,很快又过去几天,梅寒清还是没有表明自己对于叶锋和杨雨事情的态度。

不过这几天梅寒清却是每天和叶锋谈笑正欢,叶锋所知道的某些知识在梅寒清极有技巧的询问下,便如流水般地涌向了梅寒清。让梅寒清欢喜的同时也在心中暗赞叶锋真是一个金矿,真不知他的脑袋中是如何得知这些惊人的知识的。

这日,叶锋和梅寒清,李大爷,杨雨,安国夫人等人正在闲聊。忽然接到来自扬京烟梦城的旨意,烟梦王要召见杨雨,安国夫人,叶锋三人。

烟梦王有召,当然不得不去,当下叶锋几人便稍做准备,起身前往烟梦城。赵建元于此同时也接到了家父的书信,要他回京,当下众人便同行。在叶锋等人接到烟梦王旨意的第二天,一起前往烟梦城。

很快第二天中午时分,众人便到了烟梦城。

前些时日叶锋和杨雨,安国夫人来到烟梦城时,由于行事低调,因此烟梦城众百姓,贵族们都不知杨雨回到烟梦国。此次烟梦王召见叶锋,杨雨,安国夫人几人,却是整个烟梦城皆知。

在叶锋,杨雨,安国夫人几人到了烟梦城时,消息传开,来迎接几人的人不计其数。真可称作是万人空巷。杨雨早已是风云整个烟梦国的人物,而叶锋此时已是闻名全大陆,特别是这几天,叶锋,赵建元,与杨雨的事早已传遍烟梦城,成为众人茶余饭后的谈论热题,对叶锋好奇的人不计其数。大家都想看看这个叶锋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

而安国夫人以前曾入选江山绝色榜,是大月国第一名将李飞的妻子,也是大月国的传奇女性。此时三人同时到达烟梦城,用引起轰动来说豪不为过。

烟梦国负责礼仪的官员亲自出城来迎接叶锋,杨雨,安国夫人一行人。一番寒暄后,将叶锋,杨雨,安国夫人一行人安排在烟梦城内华美的驿馆内。赵建元则是要急着回烟梦城家中见过老父,因此,暂时拜了叶锋,杨雨,安国夫人几人,但晚上会参加烟梦王为叶锋,杨雨,安国夫人等人举办的欢迎宴会。

叶锋几人在驿馆内休憩到了傍晚后,又有负责礼仪的官员来宣召叶锋几人,请他们几人到烟梦城王宫中赴宴。

烟梦国王宫比起大月国王宫少了几分大气,多了几分秀美,就和整个烟梦城与烟梦国的风格一样。

华灯初上,整个烟梦国王宫灯火辉煌。

※※※

此时,王宫内欢声笑语,在王宫的偏殿中,烟梦王赵圣俊正设宴欢迎款待叶锋,杨雨,安国夫人三人。与宴的都是烟梦国的达官显宦,豪门大族。

其中,赴宴的还有赵建元的父亲,赵家家族的族长,司空赵志行,司空是烟梦国一个重要的官职,掌管烟梦国全国的水利及建筑等事务。后稷李召文,掌管烟梦国全国的农业事务。大御史赵雄,负责制定保管管理烟梦国全国的法律政令等事务。

一干人都是烟梦国权高显重的人物。另还有烟梦城内其它的豪门大族,贵妇显女等。

赵建元恭敬地站在父亲赵志行身后,脸色不是很好,似乎是挨了父亲赵志行的训斥,在宴会开始之前,赵建元引导叶锋,杨雨,安国夫人几人认识了他的父亲赵志行。

对着叶锋和安国夫人,赵志行脸色还好,对二人颇为客气,笑容满面。但对上杨雨时,赵志行的笑容却有些冷淡,客气中保持着距离。在宴会开席后,也禁止了赵建元坐到了叶锋等人一席去。

后来叶锋才知,赵志行此前就对赵建元追求杨雨,极为反对。赵志行是一个极为正统的人,最讲究门当户对,他身为烟梦国的司空,身份显贵。一意为儿子找一房对得上身份的妻子,最中意的是后稷李召文的女儿,而李召文对这门亲事也是非常同意的。而且两人联姻,在政治上也会有数不尽的好处。

杨雨虽然闻名全大陆,极受大陆各国人民喜爱,恩师梅寒清也是烟梦国举足轻重的人物,但她们必竟是歌舞世家之人出身,不管她们多么有名,影响多大,但身份却还只是歌舞姬。在赵志行这些人眼里,是远远配不上自己家族中人身份的。

再说,赵建元前途无量,年纪轻轻,便已是烟梦国烟梦路曲阳州的监当官,掌管一州的茶、盐、酒等税征收事务,上任不到二年,就成绩斐然。可以预见,他的前程似锦。

作为赵建元的父亲,赵志行可得为赵建元的将来好好打算,不能因小事而失了名声。被御史抓住自己家族的把柄。特别是大御史赵雄这些年和自己一直不和,自己更得小心从事。

因此,对于赵建元此次又前往桃花川,赵志行感觉非常恼火,特别这几天叶锋和赵建元二人争抢杨雨的事已经传到了烟梦城,让赵志行觉得家族的声誉受到了损害,在儿子回来后,狠狠地斥责了赵建元一番。

赵建元虽然不介意赵建元以后纳杨雨为妾,但赵建元的正房大妇却必须是和自己家族门当户对的人。至于赵建元以后是否再纳姬妾,赵志行却没有兴趣再管。

烟梦国实行的是一夫一妻多妾制,正房大妇的地位颇高,也受烟梦国法律保护,大妇没有失德,丈夫是不能休妻的。而姬妾的地位却较低,只是夫妻二人的共同财产,大妇对姬妾有生杀大权。

其实在大月国,和烟梦国也是实行一样的婚姻制度,只是叶锋却不管这一套,不管是妻还是妾,都是一视同仁。作为大妇的花怡也非常和气宽容,因此,在叶锋门下的女人,过得比这世界的女人,相对来说还是比较舒服的。

※※※

大御史赵雄主动地上前来和叶锋,杨雨,安国夫人三人见礼,他年在五十多,身材高大肥胖,这种身材在烟梦国普遍国民都是较秀气的身材中还是少见的。

赵雄和叶锋三人谈笑风生,非常热情,只是在看向杨雨和安国夫人的眼中却是掩不住的贪婪和色迷迷的神情,让叶锋对他好感全无,只是应于脸面和他说话。

赵雄的身后站着一个男子,年在25间,相貌俊朗,很有男子汉气质。叶锋听赵雄介绍,这是他府中食客,名叫何吕。何吕不怎么说话,只是站在赵雄身后静静地打量叶锋,杨雨,安国夫人三人。叶锋看他的举止外貌,似乎是身手不凡。

很快,烟梦王赵圣俊盛大的座驾到了,宴会开始。

烟梦王赵圣俊年在30多,颇为秀雅,说话也很为和气,烟梦国自立国后,便对国内实行无为而治,对百姓较为宽容,因此,烟梦国上下,普遍比较轻松富裕。

烟梦王赵圣俊热情地向叶锋,杨雨,安国夫人三人劝酒。对叶锋和安国夫人的到来烟梦国表示欢迎。而杨雨对于烟梦王来说是老熟人了,就不多做礼节了。

烟梦王特别是对安国夫人颇为尊敬。大陆历1445年时,冬寒国入侵大月国时,烟梦国也遭受了冬寒国的摧残,后来是大月国的名将李铁拯救了大月国,同时也拯救了烟梦国,因此,烟梦国上下,对李铁家族都颇为感谢和尊敬。

而李飞上将军是李铁的后人,此次,因对抗冬寒国人,他的战死。烟梦国上下也是同感悲痛。而爱屋及乌,对于李飞将军的遗孀安国夫人,烟梦国上下都是非常尊敬的。

对于此次冬寒国人的再次入侵,烟梦国上下都是非常的关注。因为如果大月国失败了,烟梦国有可能会再次遭殃,对于冬寒国人的残忍,烟梦国上下都是心有余悸。

而叶锋是大月国的武状元,一是他来自上国高官,二是他组建了乞活军,大败冬寒国人,又娶了江山绝色榜上的花怡为妻,并再次和江山绝色榜另一个尤物杨雨又传出了绯闻。因此,烟梦国上下,包含烟梦王在内,都对叶锋颇为好奇,想看看,这个扬名全大陆的年轻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

叶锋自然是不会让他们失望。独特的气质,俊雅的外貌,让烟梦王看得点头不已。

※※※

王宫晚宴的气氛非常热烈,各种歌舞节目过后,杨雨也是例行地上去表演了自己的节目,就是此次桃花川歌舞交流会时大受好评的舞蹈《踏歌》,每次她回烟梦国被烟梦王接见宴会时,她都会表演一个自己的节目。

与宴的豪门大族们以前大多见过杨雨的歌舞表演,不过当《踏歌》这种与众不同,清新意味极强的舞蹈一出来,立时众人眼前一亮,赞叹声不绝,特别是那些豪门贵女,更是关注。可以想象,杨雨此舞表演后,立时便会在烟梦国及大陆各国掀起一股新风。

赵建元看着杨雨,眼中还是那种迷醉之意,他身旁的父亲赵志行看在眼里,不由怒瞪了他一眼。

舞蹈完毕,掌声如雷中,杨雨退了下去。

对于杨雨的各样掌声,赞叹声,欢声笑语声后,烟梦王赵圣俊向叶锋问起了一些关于此次大月国和冬寒国的战争事情。

听到烟梦王赵圣俊的话后,与宴各人都露出了注意的神情。此次大月国和冬寒国的战争,实际上也是关系到烟梦国的切身利益,如大月国战败,那冬寒国人如果南下,将对烟梦国是一场灾难。

当然,关于这些时间大月国军队,特别是叶锋的乞活军,对冬寒国人连战连胜,已解了大月国京城金月城之围,大月国的生死存亡关头已经过去,这些事情,烟梦国中人,特别是烟梦王赵圣俊早已得知。

烟梦王赵圣俊还从自己的情报中得知,叶锋的乞活军之所以战斗力强悍,是因为他的装备非常精良,而这些精良的装备,竟是叶锋及自己手下制造的。

赵圣俊听闻后,不由对于叶锋的这些武器颇感兴趣,看来此次叶锋来,武器买卖还是可以做做的。只是叶锋乞活军武器生产不易,大月王那边及大月国上下各地军队也都要求叶锋和玉月府提供这些强悍武器,叶锋早已是应接不暇,有没有余力再和烟梦国做生意,还是未知数。

※※※

关于此次大月国和冬寒国的一些战事问题,能说的,叶锋一一说了,不能说的,叶锋也没有办法。

讲到浓处,众人不由听得惊叹不已。

当晚,宴会很晚才散。晚宴后,叶锋,杨雨,安国夫人等人仍回驿馆休息。烟梦王赵圣俊还赏赐了叶锋等人很多东西,叶锋自然是不客气地收下。而赵建元因自己父亲赵志行在旁,看了杨雨一眼,叹了口气,无奈地和赵志行回烟梦城自己府中。

在驿馆内休憩一晚后,第二天,杨雨和安国夫人要去拜见一个烟梦城一个歌舞世家的朋友,叶锋却是没好气和她们一起去访亲见友的。

在她们去后,自己也出去玩,他谢绝了月护卫们的跟从,独自一人在烟梦城内到处乱逛。逛街其实也是叶锋的爱好之一,想当年在原世界时,他就是个旅游爱好者。

行走在婉约秀丽的烟梦城内,到处是熙熙攘攘的人流,听在耳中的都是柔软的话语,看在眼里的都是精雅的建筑,叶锋不由得兴味昂然。极有兴致。

他在烟梦城内乱逛,烟梦城内多河,纵横如蛛网,桥梁比栉,有一种特有的临河依水之美。更让叶锋感兴趣的是,一些略大一些的河中歌楼画舫尽汇,极有烟梦城风情。轻柔的风,懒洋洋的阳光印在身上,让叶锋感觉非常轻松。

此时叶锋正站在一座桥梁之上,桥下是一条蜿蜒的河道,河中满是各色小船。河的两边,则是密密匝匝的建筑街道,各色店铺云集。

正赞美迷醉间,忽然,叶锋发现一个蒙着面纱的熟悉靓影从街旁一个规模颇大的书画玉器店走出,妙曼地直登上河边的一艘乌舫船。

叶锋吃了一惊:“严眉笑?”

叶锋看得明白,这蒙着面纱的熟悉靓影就是严眉笑,严眉笑竟已来到了烟梦城?她来做什么,难道是来销赃不成。

自那日自己的财物被严眉笑窃去后,叶锋就忘不了这一切,此时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叶锋直想大笑一场,以表示自己的高兴之意。

不过见严眉笑那艘小船已是荡了开去,直往前方划去。叶锋已不容多想,也连忙走下小桥,跟了上去,直跳上了河边的一艘小船。此河中的船只大多是出租,以便烟梦城中的雅士或是外地来的游客租用之用。

叶锋叫船主远远地跟着前方严眉笑的那艘小船。船主看到银子的份上,自然是满口答应。以为叶锋是城内的哪家佳公子,看上了哪家的小姐,以便跟上去答擅。这种事情船主也经历过几次。当下口嘴含着笑,熟练地划着船,远远地跟在了严眉笑的那艘小船上。

船行了很久,不知来到了烟梦城哪个区,到处是密密匝匝的房屋,看样子,是平民的聚集地。

远远地见严眉笑停住了船,上了岸,叶锋正要催船主快点划,却见严眉笑走向了街边停着的一辆马车上,叶锋一惊,心想不好,可能要跟丢了严眉笑。

此时他身下的船离岸边还有几十米,他又不好惊世骇俗,当场使用轻身之术。只好一个劲地催船家快点划。

那船家也远远的看见了严眉笑,心想果然不出所料,这俊雅的公子果然是看上了别人家的小姐。为了手上的银子,他也是拼命地划着船。

这时叶锋见马车门开了,上面走下来一个俊朗的男子,含笑地走向严眉笑,口中说着什么。叶锋觉得这男子有点熟悉,再一想,这男子不是自己见过的,昨晚在烟梦王赵圣俊举办的宫中晚宴中,大御史赵雄身后的那个食客何吕吗?

他们怎么会在这里见面,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

没等叶锋想明白,只见远远的严眉笑和何吕说了几句话,二人便进入了他们身边的马车中。

等叶锋身下的船只靠了岸,叶锋冲上街道时,只见街上人来人往,马车来马车往,哪里还有严眉笑的身影?哪个才是严眉笑乘坐的马车车影?

叶锋目瞪口呆半响,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