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导航

合作友链

零散完本 >

意淫疯狂熟女

  半个月了,终于可以痛痛快快地释放一次了,心里不由的多了些期待。
终于到了下班时间,到食堂里胡乱扒了几口饭,早早地回到了刘嫂家。
郁闷!精虫上脑,智商下降,我居然忽视了刘嫂的存在。刘嫂正在客厅里边吃饭边看电视,按刘嫂的习惯,要到太阳下山才会出去和邻居聊天。
计划要延后了,我无奈地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和刘嫂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今天那么早就回来了?」刘嫂问。
「啊,今天没什么胃口,没吃几口饭就回来了。」我看了一眼刘嫂的饭菜——很简单,就是一碗白饭加一碗水煮豆角,农村人就是节约,一个人吃饭能省就省。
「怎么?你们食堂做的菜不合你胃口?要不要我给你炒个鸡蛋?」刘嫂说着就要起身。
「不用,不用,刘嫂别麻烦了,我不饿。」我忙拦住刘嫂,心想:「乡下人就是淳朴啊!」
刘嫂看我极力推辞,也就没有坚持。
「小梦生病了吗?」
「嗯……啊?」刘嫂突然转移话题,我一时没反应过来,「是,好像是,听说请了病假。」
「怪不得,我这几天看她就不舒服,我还劝她去医院查查。」刘嫂说道。
「好端端的怎么会生病?」
「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的。」
「是啊,是啊……」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应付似的回答着刘嫂的话。
无聊地看完了三十分钟的国内、国际大事,刘嫂也吃完饭了。我心想,这下总该出去聊天了吧。
刘嫂收拾了一下桌子,并没有出去聊天,而是拿起了电视机旁的电话和刘哥打起电话来。
刘哥当然就是刘嫂的男人了,在外地打工,平均两三天刘嫂就和刘哥通一次电话。刘哥和刘嫂分工明确,男的在外地打工赚钱,女的在家里收拾庄稼,真正做到了男主外、女主内。
刘嫂这一通电话,至少又是半个小时。我不好意思偷听,于是把电视调到静音,回到房间。
我郁闷地躺在床上,安慰自己说:「好事多磨,好事多磨,再多忍耐一会。」
……
「没事就挂了啊!」终于,我隐隐约约地听到刘嫂准备挂电话的声音,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八点一刻了,这两口子还真能聊。
刘嫂挂掉电话就出去聊天了。
我的计划终于可以实施了。虽然之前有过一次经历,可还是忍不住有点小兴奋。
看着刘嫂出去的身影,我悄悄地溜进了徐晓梦的房间。
第三次进来了,久违的香气扑面而来,久违的帆布衣柜依旧摆在那里,久违的小内裤……久违的小内裤……久违的小内裤呢?衣柜里除了几件普通的外套、裤子,一件内衣、内裤都没有。
靠!搞毛啊?看病也不至于全带走吧?不行,我一定要找一件来泻泻火,要不然我也憋出病来了。
衣柜里、抽屉里、床上、床下都翻遍了,终于在床底下,翻出一个旅行包,应该就在这里了。
我兴奋地拖出旅行包,靠!我真想骂人!旅行包上居然上了锁,这不是欺负人吗?
我肯定不能撬锁,这要是被发现罪名可就大了。没办法,今天又只有委屈自家兄弟了。我依依不舍地回到自己房间。
躺在床上,我辗转反侧,无论怎样也睡不着。
「这样不行啊!无论如何得想个办法解决一下!」我想。
可这穷山僻壤的,想找小姐都没地去,再说我也没有那方面经验。
刘嫂?算了,虽然刘嫂有几分姿色,但是如果我冒昧的闯进刘嫂的房间,一不小心把刘嫂惹恼了的话,我十有八九要被赶出去的,这么热的夏天,蚊虫又多,我可不愿受那个罪,万一刘嫂再叫上那么一嗓子,左邻右舍一起出动,我就死定了。不行,风险太大。
思来想去,还是要在徐晓梦那里开辟新径。
第四章初睡闺房
正当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的时候,突然脑海中灵光一现,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去徐晓梦的房间睡。反正她今天不会回来了,不如去她那里睡。我长那么大还没睡过女孩子的闺房呢,这可比偷内裤更刺激!
心动不如行动,我跳起来直奔徐晓梦的房间。
沁人心扉的香气,蕾丝花边的枕头,清新的小凉席,弹性十足的席梦思(虽然我的床也一样,但在心里的感觉就是不一样),粉红色的小凉被,这全方位的体验可比一条小内裤爽多了。
我都不由得佩服自己的大胆创意了,哈哈,你看咱自家兄弟也「举手」赞成了。兄弟啊兄弟,跟着我没错吧,今天让你痛痛快快地爽一把!
还等什么?我以最快的速度褪下内裤,全裸地躺在徐晓梦的床上。
看着一柱擎天的大鸡巴,仿佛龟头正顶着徐晓梦的阴唇呢,粉嫩的阴唇娇滴滴的,像未开放的花蕾一样,含苞待放。
「快……快来插我呀……」幻想中的徐晓梦扭动着身体,用阴唇摩擦我的龟头,勾引着我的大鸡巴。
「好,你等着,看我不插死你!」我一边幻想,一边伸手握住自己的大鸡巴,感觉就像鸡巴插进了徐晓梦的小蜜穴里,紧紧的,热热的。
「啊……好粗……好大……啊……这一下都顶到人家花心了!啊……轻点啊……」幻想中的徐晓梦惊呼着,上下扭动着身体。
「哈哈……怎么样?舒服吧?是谁喊着快来插我啊?」我套弄着自己的大鸡巴,脑海里全是徐晓梦的身影。
「啊……啊……好哥哥……是……是我……我这个小浪穴……好鸡巴……太大……太无敌了……每一下都顶在……顶在小mei妹的……的心里……痒……」我幻想着徐晓梦甜美的呻吟声。
「痒?……那大鸡巴再狠狠地捅你几下,给你止止痒,好不好?」随着幻想,我加大了套弄力度。
「不……好……」
「不好?那我不插了。」我停下手中的动作。
「不,不是……」幻想中的徐晓梦焦急地扭动着屁股。
「什么不是?」我故意问道。
「是……是……我要……要……要大鸡巴插我,狠狠地插我……插我的小浪穴……啊……」我边幻想着,边又加速套弄起来。
「小骚货……你的小穴还挺紧的嘛!嘶……好爽啊……」我握紧了自己的大鸡巴。
「嗯……都是……都是因为……哥哥的大鸡巴好粗……好涨……插得人家下面……满满的……好哥哥……你顶的人家全身都酥了……」
「小梦的小穴穴也好滑……好紧的……好舒服!喜欢哥哥的大鸡巴吗?」
「喜……喜欢……当然喜欢了……舒服吗?为了报答……报答好哥哥的大鸡巴……小梦……小梦要好好伺候大哥哥……大鸡巴。」
我闭上眼睛,幻想着徐晓梦坐在我的大鸡巴上,上下抬动雪白丰满的屁股,大鸡巴随着她的抬动,在小蜜穴里一进一出,带出湿滑的淫水,像小溪一样流淌在我的蛋蛋上,流淌到徐晓梦的床上。
「小梦……你的水好多啊……真淫荡啊!」我似乎听到了鸡巴插入小骚穴溅出淫水的声音。
「还不是因为大哥哥……大鸡巴……顶的人家……小浪穴……很爽……很爽……人家忍不住……淫水……忍不住……大哥哥……大鸡巴哥哥……小穴穴很淫荡吗?……那快插我啊……快……顶我啊……」
「你个小浪穴,还真淫荡啊,这么淫荡的话都说的出口,好,大鸡巴哥哥就让你好好享受享受!」我飞快地套弄自己的大鸡巴,耳边幻想着徐晓梦的淫言荡语,那种刺激别提有多爽了。
「好哥哥……你的鸡巴……啊……大鸡巴……好像……更粗了……更大了……涨……涨得我……好难受……」我边套弄着鸡巴,似乎鸡巴真的又变大了一点。
……
我一边打飞机一边幻想,足足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半个月储存的精华终于忍不住要喷发出来了。
「啊……小梦……我要……要射了……我忍不住……忍不住要射了!啊……」我加快了套弄速度。
「嗯……嗯……好哥哥……快……啊……快射……射给我……我也要……要高潮了……我要丢……丢……丢了……啊……嗯……嗯……啊……」幻想着徐晓梦高潮的呻吟声,我更加猛烈的套弄着自己的大鸡巴,大鸡巴似乎比刚才更粗大了,条条青筋如巨龙一般盘旋在大鸡巴上,我手上都能感觉到它们的凹凸不平,上一次应该也是这样,只是当时用徐晓梦的内裤包着,没感觉到。
要射了!不行!不能射在床上,射在床上可不好收拾,虽然射在床上比射在地上更刺激,可我还是理智地侧了一下身,挪了一下身子把鸡巴伸出床外。
「啊……」随着一声低吼,我积存了半个月的精液终于释放出来,这一次比上次射得更多,更远,从徐晓梦的床上一直射到她的门上,有接近三米远,要不是门挡着,肯定能射出三米。
精疲力竭的我躺在徐晓梦的床上,根本不想起来。
「反正她不会回来,明天早上再打扫。」我想。
爽过了,自然也就容易睡了,释放后的疲倦使我不一会就睡着了。
「咚咚……」我睡得迷迷糊糊的,就听到有人在砸门。
我睁开眼,窗外已是繁星密布,「谁呀,这三更半夜的!」
「咚咚咚……」
我睡眼朦胧的打开门,门口站着的这个人使我瞬间清醒了。
「小……小梦……」我站在徐晓梦的房间里脑子里一片空白……
第五章不可思议
「小……小梦……」我站在徐晓梦的房间里脑子里一片空白。
我看见徐晓梦全身颤抖着,右手还保持着敲门的姿势,借着月光,我几乎能看到指尖在剧烈的抖动。
「完了……我死定了……」我心想。
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短暂而又漫长。
正当我鼓起勇气道歉的时候,突然,徐晓梦抽了一下鼻子,一把把我推开,冲进房间。
下面一个场面,说给谁听,谁都不会相信,我当时完全傻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要不是徐晓梦刚才推我那一下,我绝对以为这是在做梦,因为一个女孩,即使是一个生活不太检点的女孩,只要精神正常,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
废话少说,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
徐晓梦一把把我推开,冲进房间,一下跪倒在地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趴在地上舔了起来。那是我刚刚射出的精液啊!
我呆了、傻了、蒙了……这是什么情况?
我一动不敢动的靠在门上,看着徐晓梦贪婪的舔食着我的精液,虽然那些精液射在地上,已经被污染,但徐晓梦似乎根本不在乎这些,忘我地享受着美味。
一番舔食过后,徐晓梦终于冷静下来,慢慢地站起来,坐到床边。
「把门关上!」徐晓梦用命令的口气说道。
「啊?哦!」我现在才想起,这大半夜的开着门可不好,万一被刘嫂看见,还不知道会惹出什么麻烦,连忙关上门。
我关上门,不知所措地站在门后,不知道我面临的将会是什么样的惩罚。
「说!你是不是对我做过什么?」徐晓梦一脸愤怒的责问我。
「这……」这个我还真不好回答,要回答是吧,我确实没对她做过什么啊;要回答没有吧,我又偷她的内裤自慰过。
「意淫算不算?」我试探着回答道。
「……」这下换徐晓梦不好回答了。
「你都是怎么意淫的?老老实实给我说清楚!」徐晓梦想了一下说道。
于是我原原本本的把怎么偷内裤,怎么还回来,又怎么跑来自慰和睡觉的事和盘而出。听到最后,徐晓梦的眼睛明显有些红润,眼眶里泛着的泪花,几乎随时都要落下来。
「对不起……」我现在除了道歉,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怎么会这样?」徐晓梦摇了摇头,陷入了沉思中。
「怎么了?能告诉我么?」我鼓足勇气,小声地问道。
「你生病了吗?怎么回事?好些么?」我看见徐晓梦的手上贴着医用胶布,没等她回答又问道。
「还不是因为你……」徐晓梦看了我一眼。
「我?我怎么了……」我有点莫名其妙。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你……」徐晓梦拭了拭眼角的泪水道。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能说明白点吗?」我相当纳闷。
「我……这……」徐晓梦吞吞吐吐道。
「不要吞吞吐吐的了,快告诉我怎么回事?」我催促道。
估计是徐晓梦回想到刚才我把她舔食我的精液事情看得清清楚楚,也不好再隐瞒了。
「我也只是猜测……」